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高州漫游记(之一)分界、泗水、曹江、高州城  

2009-12-19 15:34:51|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州漫游记(之一)分界、泗水、曹江、高州城

 

高州值得旅游的地方确实不多,我在《高州自助旅游手册》里罗列了那么多旅游景点,大半是没有什么旅游价值的,其中一些地方只是因为具有文化价值或考古价值,大部分景点我也没有去过,所以我很应该切身实践一下,否则这个手册怎么对得住人民大众。

于是我决意在空闲时间去一些地方考察。

 

从茂名市区出发,经过茂南区的新坡镇新墟、山阁镇到达高州分界镇,一路虽然是果树遍野,田地油油,但这里也是茂名市高岭土的工业开采区,以致白尘蔽日,弄到灰头灰脸,十分难受。

分界距茂名市区约14公里。分界镇是高州南部重镇,名人辈出,又以种植荔枝和龙眼盛名,更使其显扬的是黄烟产业,传言分界墟有奔驰、宝马车五六十台,几亿身家的人都有几个,每年年例分界墟的两个街区为了显示谁有钱,各出其谋,斗得难分难解,这些都是过去黄烟产业所造就的。分界漂亮的楼房很多,多是大小烟头的房子,但街市景观不敢恭维。黄烟产业已是昨日黄花,却已经为分界创造了辉煌。进入分界墟街心向左转,来到分界市场,长长的街道熙熙攘攘,又杂乱无章,在菜市场口,有一间五帝庙,红墙黄顶,最奇特的是它为两层楼房建筑,二楼为铝合金窗,怀疑原来是哪栋楼房改建而成的。我也没有兴趣下车进去看是什么,便过去了。若对文化研究感兴趣,倒可以去看看祀奉的是什么五帝。过了五帝庙,来到广南医院,广南医院为陈济棠于1941年冬香港脱险后回到茂名县,目睹乡里亲邻缺医少药而兴建的,我看见院门右侧依然有旧式平房耸立,可能就是建院初的建筑。

在广南医院返回,在其他街区转悠,没有发现分界冼太庙,在墟尾见到茂名三大牛市之一的分界牛市,顺便祈愿中国股市也是长期牛市。出了分界墟,沿分界至高州公路行驶,约行三公里,来到飞马径村,在路中可以望见村落里有一座红墙黄瓦的寺庙建筑,于是来到村里。这是一座文武帝庙,庙规模不大,为二进仿古建筑,庙门紧闭,无以窥庙堂之貌。文武庙一般文帝为文昌帝君,武帝为关羽,在中国各地非常普遍。继续上行几百米,在飞马村委会珠宝坡村以北的一条村落,发现一座协天宫古庙,为旧时青砖庙宇,亦大门不开,我仔细阅读庙门外墙壁上未脱落的红纸,得知这里祭祀的是天后、康北帝、观音、王母、盘古,盘古是瑶族的祀奉,天后源于于福建漳州,这不一定说明这里的民族成份及文化渊源,有可能是村民后来从别的地方引进来的神祗。

我想寻找到曾有莫氏大屋的大屋村和莫秀英家乡杏花村,一时没有找到路边的村落地名指示牌。大屋村在良种场东南面,清雍正年间富豪莫友芝迁居此地,建起一座200多间的大屋,故此得名。我转了几条村落,后来进入储良村委会办公楼对面的农场路,行走约一公里,终于发现了杏花村。说起杏花村鼎鼎有名,是民国时期广东“南天王”陈济棠夫人莫秀英的家乡,陈济棠在此置庄园一座,我在村口就见到了一座青砖大房,占地几千平方米,高约三层,形似碉堡,只在南面开一正门,东侧开一小门,极少窗户,壁垒森严。问及村民,他们确认了,房子解放后曾作为农场的房子,现在好象空置了,应该是返回给陈莫家了。村民说莫氏祖祠亦在房子后面,我未得其门而见。陈济棠为今广西防城人,由于对夫人的恩宠,几乎把茂名当做他的家乡了,他的小孩或在茂名出生,或在茂名求学,据说从未返回过防城老家。遇见一个在庄园一角开杂货铺的一个老太婆,向她询问莫氏旧事,她皆不应,我猜想能借此屋一角者,必与莫氏有亲缘关系了,所以她不理会我了。

分界此行基本达到了目的,总结一下,所去景点几乎没有什么游览性,从事文化与历史研究者,可以来此看看。

离开分界储良地界进入泗水镇地界,这里都是高州著名的水果产区,公路两旁田园景色优美。行约十公里,来到石牛岭下的大翰村委会。在大翰村北公路边有地名“彬瓜队”指示牌,从对面进到一个路口,即可见到小山坡上有一座广福庙和天后庙,我没有马上下车,继续行进,不一会见到大翰小学,再前进到彬瓜村,见到有一座民国时期的旧屋,随后返回到路口的广福庙和天后庙。庙为三间两进,青砖建筑,部分为红砖重修,规模甚大。有三个长者坐在门口,见我进来,斯文样子象个学者,问我是不是高州来的老师,我应之为茂名来的,他们就说我是茂名学院的吧?上次他们曾经送书来学校,我不想诸多周折便随口应了,欺骗了他们一回,心亦不安。庙里的神像甚小,是新做的。广福庙祀奉福神康王,我问为什么天后庙祀奉天后,他们说不出什么原因,只说是他们的祖先开始只建了广福庙,天后庙是后来加建的,我想这就与福建移民未必有关系了。我又在发挥自己的渊博知识,解释说天后就是源于福建的妈祖,高州城南宫岭也有一间,但他们一点都不清楚。之后我转了话题,问梁华盛的老家离垌坑(亦云“里道坑”)离这里有多远,他们说有两三里路。我问那里还有他的旧屋吗,答曰有,但其后人未曾回来过,梁华盛的后人不太有成就,听说他的一个儿子刚升了大官就病死了,亲属就打电话回来问,是不是你们把他家的那棵风水树海南豆树破坏了,坏了他家的风水,答曰确实有人伤了那棵树。我说,梁华盛的儿子确实不怎么样,女儿还可以,在台北,蒋介石曾经赠送闹市区的一座房子给他居住,梁华盛死后,梁的儿子就把房子租给麦当劳,国民党不同意了,要收回房子,认为这是国民党党产,只能你自己用,不能出租,为此国民党和梁家打起了官司,梁家后人窘迫至此了,与海南豆树有关系耶?此地正对石牛岭,风景亦佳,至于庙宇,因为资财的关系,无法修复得十分完美。不过天后信仰在一个不是海河的地方亦盛行,是可以值得研究的。

彬瓜队上去一点为生鸡坡村路,进到路口的一个山坡上有一条小村庄,山头上有一座新兴庙,为一间过青砖古建筑,庙门紧闭,庙前有一个宽大地堂,庙门正对着石牛岭,环境相当不错,不过没有什么值得游玩的。石牛岭又名谢牛岭,位于高州城区东13公里,泗水墟西3公里的大翰村,海拔424米,形象如牛,牛头向东,有石岭滩、马鞍wa(土字旁加化)、黄竹wa、正南有渔翁撒网山、莲塘、氹仔嘴、大谷wa、犁壁岭、鹧鸪胸等,西南有牙鹰窦、燕子窿、瓜咸坛,西连鸡翼岭、榄根岭、马撒尿,北面有龙湾村等胜景。古迹有鹧鸪胸天后庙,风景名胜有马撒尿瀑布和榄根水库胜景。

离开泗水沿分界—高州公路来到高州城郊的火星胶场场部,我见摩托车的链条松动了,恰在大路口看见一间韦记摩托车修理店,便进去修理。老板是一个很man的青年人,留一撇胡须,我问老板,你是水库搬迁的吗?他说是,以前是黄塘墟的,水淹了,也不知道在哪条村的了。我说我也是姓韦,也是以前那个黄塘墟的,我的堂姑也在火星场。因为是同宗,大家觉得很亲热,很好聊,聊到回家乡和大坡拜山,聊到胶场的现状,聊到茂名油公司。他为我试车,检验加油的情况,他说化油器有问题,加油反应迟钝,大多数车都有这个问题,但要调试得好,一定要花上半天时间,一般没有哪个师傅有能力做得好。我说我的车就是有这个问题,瞬间起动十分慢,所以去深镇爬山就出现了死火现象,可惜我住在茂名市,否则来你这里修一下。聊了几十分钟,他没有收我的修理费,我答谢他后继续上路了。

下一个目标是曹江镇冷水铺村的高力士衣冠冢。

高州城区山美沿素水公路行一公里即至石一村、冷水铺村路口,向左侧转进去,是一段砂石路,常有运沙车进出,卷起一大股灰尘,这里基本是山岭,约行一公里,看见路左边有一座“乐平社”庙,庙门紧闭,乐平社为单进结构,祀奉高力士,庙门两侧对联应为“乐业安居,草木禽鱼依旧样;平原广土,衣冠文物胜当年。”社,是村落土地之神或春社秋社祭祀的庙宇,为何与高力士有关,不甚明白。由于高州整治庙宇,庙宇必须改造,所以庙门牌已为其他文明进步的对联红纸所覆盖,只是红纸败坏,才显露出原来的牌额和部分对联出来。资料介绍,从乐平社到衣冠冢须经过一条小溪,溪宽10余米,一条驿道跨溪而过,溪上有一条石桥,称“落马桥”,桥头竖有朝廷特赐的一块御碑,碑上刻有“文武官员至此落马”八个大字。我没有寻找到此桥。没有其他可观性的东西,我再往前行几十米,见到左侧山坡上有一座新建的牌坊,上枋书“通儒里”,下立碑一座,叙述了重建这座牌坊的缘由和杨冷渔(杨廷桂)的介绍。杨廷桂,字天馥,号冷隅先生,冷水铺村人,道光十四年中举人,禀性颖悟,广读诸书,博闻强记,一生主要从事教育事业,主教于“高文”、“近圣”两书院,高州府士子,多是他的学生,杨颐即为其弟子。“通儒里”为县巡道陆心源于杨逝后所建。现又重建,想必是曾经是被毁灭过的封建事物吧!问一过路村民“风梢岭”在哪里,言在牌坊对面,但高力士衣冠冢是否存在,他不清楚。见草木森森,不再寻之。路再往上一点便是鉴江,见挖沙甚剧,灰沙满天,未再前行。总结:此地无甚游览性。至于风水甚佳,以及作为有关高力士的历史文化遗迹,可来窥之。

从冷水铺返回,回到山美收费站向右进入东门路,约几百米有一条引鉴渠横过马路,车未过桥而向右转,沿渠堤前行,须臾来到了平山岛的鉴江秧地坡拦河坝,拦河坝上另有一条水渠横空而过,高州新八景有“飞龙引鉴”即此,由于上游鉴江水流不大,坝上蓄水并不多,周遭风景有山有水绿树成荫亦算可以,倘若加以建设,这里可以成为高州美景。开车跨过拦河坝来到平山岛,在坝西的山坡上有一座“平山社”,亦为社庙。岛的西侧有一条鉴江侧流,在山间直流而过再注入到绕了一个大弯的鉴江,亦有两座小水坝拦住,以前没有水坝的时候这支水流落差很大,水声轰鸣,是高州郊外著名的美景。由于落差大,所以这里建设了一座水电站。从平山社右边穿过,来到水电站,过了第二座水坝,不一会到一座山下,停车拾阶而上,来到一座“回龙庵”前。回龙庵是一座古庙宇,山门之下是鉴江支流,不远是清沏的鉴江主流,四周群山耸立,绿树苍翠,景色甚美。明代岁贡孙祖贻曾作诗曰:“境隔仙凡咫只间,森森古木隐禅关。一帝花雨客初到,半榻荣烟僧自闲。定有竹符能调水,愧无玉带可留山。言归恰趁新晴好,惆怅故人犹未还。”不过现在这里是尼姑庵,非明朝诗人所言之僧了。回龙庵正在重建,右侧的庵堂为二层楼房钢筋水泥建筑,中间的大雄宝殿刚建成,十分高大雄伟。里面仍空空如也,只临时摆设了几尊供信徒膜拜小小的观音瓷像。回龙庵是高州文物保护单位,但它的重建并没有禀持文物保护“修旧如旧”的管规,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现代化的古式建筑了。由于重修费用巨大,仍告示需信徒的不断捐输,长年累月方能成功。或许这也是修行者一生的宏愿。相信这里会继续成为高州美景之一。

平山村曾是高州著名的水上运输口岸。穿过村庄,跨过平山桥时,回想起我小时候来这里时,是一座由浮船架起来的浮桥。过了桥,沿已经全部铺设了水泥路的河堤向西行,河的对岸依旧是苍山滴翠,倒影水中,清新质朴。只不过不明白为什么高州人把眼前的河堤美景全部浪费掉,没有沿河两岸进行城市建设,而是沿高凉路来发展。倒是信宜、化州人精明,沿河两岸发展,城市景观就有很大的不同。就是电白县亦明白了这个道理,新电白政府就在海堤边,并且做东湖、西湖的文章,城市景观立即大为改变。水是有灵性的事物,城市及自然景观也会缘于水变成灵动而有生气,高州城有山又有水,是难得城市自然资源,只是高州人现在似乎还没有完全改变规划,还继续向石仔岭、笔架岭等地发展,虽然有“蓄水美城”的构想,却又在资金上停步。而现在鉴江两岸私人楼房林立,以后想改造就不容易了。

我来到江边的高州人民医院,找了个地方停车。医院在西关路,就此我展开高州古城建探索之旅。

按照事先的计画,我要寻找一些资料上标明有方位的古建筑。主要都是聚集在旧高州古城墙范围内的地方,即环城路、西关路、中山路包围的地方。我询问店铺的老板,西门路、南华路等在哪里,灵惠寺是否还有存在。她不知道灵惠寺的存在,她指着前面的益寿庵说那里则在重建。益寿庵为高州文物保护单位,曾作为抗战时期香港学赈会青年回国服务团团部驻址,是一个有革命纪念意义的地方,只不过身处闹市当中,已是十分破旧,故而重修。

我至益寿庵门口看了一会,见门口堆积了许多陈年旧木,庵只剩门楼未拆,里面已拆净,一个老尼姑坐在门侧,许多女信徒在里面帮忙清理砖石。

我沿西关路西行,又穿行西关路北侧的一些小巷如西关巷,想寻找灵惠寺的遗迹,只寻找到一些古老的民居建筑,多为低矮的民国民居,没有什么寺庙的痕迹。西关路连接着环城西路,再到南关街口,转向南华街,南华街两旁大部分为民国的骑楼,有的达五层,装饰极为精致美丽,可以显示出当年的豪华,现在是繁杂的商品街,变得浊气。南华街不长,就到了高州最繁华的中山路,这条街过去和现在都是高州的政治文化中心,旧时的府县署和现在的市委市政府都处在这里,而且有很多民国时期骑楼建筑,骑楼大多显得很陈旧破烂,夹杂在现代的楼房之间,有点不协调。我想,可以学习广西容县,改造旧骑楼街,临街骑楼都翻新粉刷,然后成为繁荣的商业街,美化了城市,又吸引了很多商家和顾客。南华街出口对过有一条小巷,我着意穿行进去,原来这条街为新安街。这里也是有不少民国民居,左侧有一栋二层骑楼,只见门额上有一花岗石匾正楷刻“南潄(漱)草庐”,为陈树柏于1988年所书,原来这正是陈济棠在高州城的旧居。新安街还有一座民居很有庙宇或祠堂的特色,门户洞开,里面住着人,不知曾经是什么建筑。新安街以前有一座大陵驿,不知是否就是此建筑。旧时的民居似乎都了现在的贫民窟,只有没钱的人才不会重修或拆建,才可幸运地保存下来。

穿过新安街又到了环城西路,又从环城西路转回到解放路,解放路亦是高州繁华的商业街区,解放街有高州天主教堂和高州粤剧团。我又从中叉入一条仙桂街,我想寻找仙桂上街,那里曾经有座城隍庙,没有寻找到。再度进入中山路,向东行,回到解放路,再兜转进入永镇街、北直街、北街,这里的民国民居很多,有些依稀可以看出是当时非常豪华的大屋,青砖、门饰、门坎、门额、窗樘、屋檐等都显示了很精致的工艺水平,很有研究价值,历经久远风采依然。这些屋子应该给予适当的保护,作为高州民俗研究的活标本,说不定以后可以成为高州的民俗博物馆。本来这里以前是达官贵人富户的住宅区,相当部分是民国名人的旧居。

北街尽头来到艮龙路,东边是高州农校,农校后山是高州三塔之一的艮塔。艮龙路南端有一座重新装修的基督教堂,黄色的外墙,高大的建筑非常有外国特色。艮龙路南接东门路,我于是来到冼太庙。新近建成的冼夫人广场,增加了花圃,给以前的景观美化了许多,我特意进冼太庙购买了几本有关冼夫人研究的书就离开了。

继而来到冼太庙北边的东门巷,想寻找陈氏宗祠,但大半条街都未见任何古建筑存在。

出东门巷,至环城东路,回到西关路,还是想找到西门街,却没有发现有此街,我想可能就是西关街。资料所说的西门街“林氏宗祠”亦没有发现。就此结束古街的古迹寻游。

我开车来到位于南关街的南宫岭,相继参观了天后庙、宝莲庵、复龙庵、潘仙观、回水庵,天后庙又称高州府阿婆庙、妈祖庙,建于道光十六年(1836年),处于岭腰,岭下一条小河流过,上有太平庙、文昌宫,只是眼前民居杂处,水沟是条臭水沟,风景已大不如前。高州天后庙在原西门外有一座,明万历乡人吴文魁捐建,至于与福建移民有什么关系,无以考究。天后诞为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宝莲庵、复龙庵则是面临鉴江,处在岭端,风景十分优美。复龙庵规模最大,建有大规模的庵舍,可供信徒居住清修。回水庵亦收回了庵庙周围的土地,准备建成占地五千平方米的建筑群。高州的尼姑庙都在扩展建设,都得依赖信众大力捐献,高州这弹丸之地,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建成了。

其实南宫岭是高州城的一个风水宝地,它隔江对面是宝光塔,鉴水中有瀛洲岛,如果建设得好,此地风景肯定很美。我就没有想明白,高州为何没有好好地利用江边风景搞城市建设。高州向南发展的城市规划,我想是因为规划逐步向南边的茂名市区、金山开发区方向开拓,打通了南向隧道,高州中学的南迁,无不是此规划的意图。从而忽略了至好的鉴江风景。

 

高州一日漫游,只是稍微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些迷乱,或许在我的眼中,这里的世界依然变化缓慢,景色杂陈,缺乏光彩,或许给予高州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我想高州才会建设为我心目中的理想天堂。

                                                2004年9月30日完成

2005年5月30日更正:

(1)杏花村的大庄园经确认为大地主莫辉朝的庄园,庄园东面的一座碉堡楼才是陈济棠的故居。

(2)新安街的那座庞大古建筑左侧为大陵驿巷,大概这座古建筑为大陵驿。

(3)“南潄(漱)草庐”应该是在永镇街。

  评论这张
 
阅读(1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