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高州漫游记之三(秧地坡拦河坝、石龙、大坡、新垌)   

2009-12-19 15:36:41|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州漫游记之三(秧地坡拦河坝、石龙、大坡、新垌)

 

又一次来到高州城平山岛的鉴江秧地坡拦河坝,是朋友慕其名,引之而来。已入暮秋,这两天却白雾纠结,烈日为之退色,所以天气感觉比较舒服。即使将近中午,宏伟壮观的水坝和宽阔的鉴江水面仍然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今日江面很宽,坝上水闸泄水出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江面宽的原因,我估计是因为近日干旱,高州水库为了下游土地抗旱,泄水下来而致。

在坝东,有一个水上饭店,置于江船和江岸,站在江岸边的望江楼上,可以俯视鉴江、水坝和周围的青山绿野,环境十分优美。这里有船出租进行鉴江游,中等船需120元,沿江溯水而上。我们人数少,没有租船。之后,我们沿坝西侧的鉴江岸边道路向上行进,这里有几公里的两车道水泥公路,十分好走,而此段鉴江夹在青翠的山岭当中,水面深邃而宽阔,江中大小船只不时穿过,真的是一幅十分美丽的画图。可惜水泥道路只延伸不长的距离,无法再沿江岸行走,只能返回。在东岸侧,亦有沙石道路上行,我曾经行走过,当然感觉没有水泥道路好。

拦河坝上西侧有一鉴江支流劈山而过,从而分出一个平山岛,由于这里水流从山间急速倾泄而下,历来和周围的景观为高州美景之一。

坝东侧分出一人工引鉴渠,而坝上亦有一引鉴渠凌空而过,坝下鉴江河段由于引鉴渠分流了大部分水而去,水流甚小,而江面又宽,于是在这里形成了小溪流和宽阔的水间江洲,洲中花岗石密布,青草灌木丛生,一大帮高师的学生来这里进行野炊。坝下和坝上江岸,则又是垂钓者的乐园。

中午到山美葱油鸡饭店吃饭,这里以葱油鸡、焖鲩鱼、炒豆饼、鸡红汤、高州麦菜等出名,食客为之盈门。

下午1 时15分,我们决定去石龙和大坡。沿S280省道行约21公里来到长坡墟,然后在墟中心向右转,经镇政府,上到长坡水库大坝的副坝上,这里是长坡—大坡的X633县道的起点处。道路沿水库边的山岭修建,为四车道柏油沥青道路,干净平整,蜿蜒起伏,从道路上可以欣赏到长坡水库,而中午时分雾气仍未散去,水面笼罩在迷茫的雾中,水中小岛隐隐可见,我们的感觉就是“仿如在仙境之中”。这是我第二次走这条路,但感觉与上次坐汽车去大坡扫山完全不同,特别是开摩托车行走,能与大自然有更多的融合与交流,能够呼吸自然清新的空气。长坡墟至石龙墟有15公里,全部为水库沿岸公路。石龙也已并入长坡镇,但为了旅游地点明确,我习惯仍称之为石龙。在X633县道12公里—13公里处,有一条石桥,山岭间有一条溪流流下,溪中石头密布,有地名牌“旺沙林邓路”,沿此路上去有旺沙村,那里的溪中存在极具科学研究和旅游价值的“石壶穴”,究竟是冰川所致还是水流冲击所致,存在争议。

石龙墟在X633县道的15公里—16公里处,已是长坡水库的东向尽头,处在山间的谷地当中,大坡河在此注入水库当中。从石龙至长坡水库大坝,有机动船只通行,人货兼杂。在石龙墟头山坡上,有一座“石龙冼太庙”。石龙以前称石坟,源于此地有一石像坟而得名,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地人觉得石坟很不吉利,才改为石龙。恰好冼夫人当时亦曾被封为“石龙郡夫人”(石龙郡为今天化州),所以石龙冼太庙可略显尊贵了。墟中,我们又见一栋两层楼房的二楼,竟也有一座小小的冼太庙,下面则是铺头,真是奇特。墟尾山坡上则有一座“石坟天师、冼太庙”。

我们越掠而过,继续向大坡方向行进,在X633县道19公里—20公里处到达了大拜墟。这里的一些特殊地名曾经引起一些学者的猜测,例如石坟、大拜、双桥、军堡,就被认为与冼夫人有关。大拜墟头向南,有一道路通向平云山中的平云古寺,从这里可开车行11公里到达平云古寺,之后再登上海拔1336米的平云山大轿顶,还可以由此去位于大轿顶西北侧的石龙鸦口岩。我们没有时间去登山,而是想到达格苍河进行考察。大拜墟中正在修桥,所以有段路难行。再前行至22公里路碑处,为碧臣矿泉水厂的所在地坑塘村,矿泉水引自平云山上,有一溪流流下。从坑塘村有路可以走路爬上大轿顶,路程甚远。坑塘村是井冈山时期当毛泽东警卫的张桂芳的故乡,张是高州极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行至X633县道23公里—24公里之间,我们见到了一条桥,一条溪水由南向北淌流而过,我认为已经到了格苍河,于是向路口店铺的村民打听,获得了确认,过桥由溪东侧道路上行。入路口,见到有一座平云宫和藤水大庙古建筑,庙顶却挂一横幅曰“革命博物馆”。我以前了解的资料如下:平云宫建于宋朝,为纪念巾帼英雄冼太夫人而建;藤水大庙建于明朝,为纪念严戴郎、龙念三及吴念一三将平寇阵亡,功泽黎民社稷而建。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藤水大庙和平云宫成为当地支援游击队和地下党活动的联络点。在茂北山区,平云山村、坑塘下村、格苍东垭、新田单竹等各村的游击队,凡需粮食、油盐、枪支修理、转送物件、通讯联络等都以此处作为中转站。解放后,平云宫、藤水大庙成为格苍、坑塘、朋情三乡的农会驻址。文化大革命期间,该宫庙被作为“四旧”事物遭受灭顶之灾。1995年,格苍、坑塘、朋情三乡将其重建一新。重建后的平云宫和藤水大庙,亦作为山村历史文物展示使用,展示珍藏的历史文物300多件,基本上是村民捐献出来的。我分析,藤水大庙所奉祀神祗是高州古代瑶族人的名字,应该是与古瑶族有关的庙宇。大坡是高州古代瑶族的主要聚居地。

格苍河旁的道路十分难走,为砾石泥沙路,砾石突兀路中,以致摩托车十分颠簸。而溪流景色十分优美,愈上行,河中花岗岩石密布,两岸是翠竹、绿树,西边是高耸的平云山大轿顶,一些村落倚溪边巨石而建,打听到此路进到新田林场都比较平坦,而有一源于大轿顶的支流,在福州村段形成一个高200多米的瀑布。

我们下午3时返回。从高州山美至长坡22公里,从长坡至格苍河路口23公里。

3时45分回到长坡水库大坝,之后转向左进入X615县道,高州新垌—长坡公路,为三车道平坦水泥公路,路况极佳。7月,高州北部大雨,此地段为云炉河流域,受到严重的洪水灾害,桥梁道路冲毁,村庄房屋受浸损坏,经济作物被破坏。现在已经看不到多少洪水伤害的痕迹了,象我们所经过的长坡土域村、西坑村、众村。这里为平云山的西侧,在下大雨时山上的水容易流下这里而汇集起来,引起洪灾。不过云炉河也有特点,就是河中花岗岩石子特别多,它有一支流源于海拔1257米的三官顶,我们已经可以从路边看到东边不远处的山峰。行至X615县道12公里—13公里之间,在路西侧山坡有一牌坊“石山古庙”,我们无暇停留观看。X615县道9公里—10公里处为新垌镇云炉墟。云炉为高州明清时代古瑶族聚居的山寨之一。云炉墟中有一座冼太庙,三间单进古建筑,较为破损。

依旧快速行进不停,在X615县道5公里—6公里之间,过坳头村的西侧见到了“林泉寺”招牌,有一条小路穿山而进,林泉寺旅居台湾的新垌同乡捐资兴建的,听闻有和尚在此住持。

终于在4时半左右到达新垌墟,新垌有出瑞龙茶出名。新垌—长坡的X615县道里程21公里,路两侧主要为香蕉林。

新垌至高州为S113省道,路况不佳,为沥青道路,年代久远已变差,还不如我们刚走过的众多县道。行约9公里向左有X628县道通向泗水和根子,道路为三车道平坦蜿蜒的水泥路,路况极佳。这个路段荔枝、龙眼树漫山遍野,十分壮观。已至秋收季节,处于平云山南侧的这里明显稻谷比北侧的大坡早熟,村民皆把收获的稻谷和禾草垛堆放在路边晾晒,散发出阵阵的稻香味。

行走9公里,接一段近2公里的坑坑洼洼的沥青路,来到了泗水墟。在中间7公里处有分叉路至根子,亦为水泥道路。泗水墟南出1公里至高州—分界公路,我们行走24公里回到茂名市区,时间下午5时45分。

从高州山美至大坡格苍,然后返长坡,至新垌,新垌至泗水、分界、茂名市区,行程约150多公里,费时4小时30分钟,对我们体能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但沿路风景优美,亦使我们获得了极大的享受。这是一条很值得旅行的路程,只是时间有限,未能体察入微,留有遗憾。

                                                 2004年10月17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