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卢叔度(转载)  

2009-12-19 15:39:29|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人知命有余欢(转载)

——卢叔度教授祭

龚伯洪

 

2004年10月21日,是卢叔度教授逝世八周年的日子。8年来,我常忆起卢教授的音容笑貌,尤其难忘的是他在20世纪90年代初在致朋友的一封信上说:“吾少也狂,中年坎坷,又以孔子‘述而不作’为训,故寡著作,然吾之《无题诗草》必传世之作。”

卢叔度先生(1915-1996),字尚志,号征雁,广东高州人,生于书香门第。民国21年(1932)到广州中山大学法学院读书。民国25年(1936)参加进步组织广州市艺术工作者协会,曾发表活报剧《怒潮》、诗剧《丹娘曲》等文艺作品。大学毕业后,他回故乡茂名师范学校任教。民国37年(1948),因参加进步活动,曾身陷囹圄。1949年初,到香港在高流湾渔民学校当教员。不久后,应香港进步文化界人士开办的南方学院之聘,任文艺系主任和院务委员。1951年回内地,先后在广西大学、中山大学任讲师、副教授、教授,主讲《诗经》、《楚辞》和先秦诸子散文等课程。“反右”时,卢叔度被错划,曾被贬农场劳动。从此,他潜心研究我佛山人(吴研人)著作及周易。“文革”时亦不免入另册,拨乱反正后才得以恢复名誉,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和先秦文学研究生导师。

老一辈学者多知先生博学,诗人刘逸生赞他是“活字典”,卢先生自谦“因太杂而不能成大器”。古文字学家容庚在赠卢先生的《古木寒山横卷》上题道:“叔度性疏狂,不拘小节,不谐于俗,与余时相过从,商榷古今,庄谐杂出……”卢先生说这段话“道出我个性”。他请人刻了4方闲章:“吾少也狂”、“中年坎坷”、“晚而无成”、“老来学易”。其中的“晚而无成”过谦了,起码在研究吴研人上他是有相当成就的。

在近代文学史上,晚清有“四大谴责小说家”,其中以吴研人成就最高。从其作品中可见对晚清的政治、经济、外交及人生各方面的剖析。因此,我国著名文学史家郑振铎、阿英生前都想编吴研人文集,惜未实现。卢叔度先生被错划成“右派”后,潜心研究吴研人,有其独到心得。1988年,他主编的《我佛山人文集》由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凡8卷8册共300万字。卢先生撰写长达5万字的《前言》,全面评价吴研人的生平及作品,精辟得当。该文集荣获1989年度广东省优秀图书一等奖。

卢先生精研易学虽不张扬,却名声在外,时有中外学者访他,讨论周易问题。1990年春,意大利学者威士高(Cisco Ciapnna)7次专访卢先生,谈论周易问题,后来综合概括成文,发表于意大利的杂志上。广东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采访卢先生后,把他的谈易经讲稿在电台播放,颇获好评。20世纪80年代末,广州几位中青年易学研究者编写《周易大辞典》,特聘卢先生作唯一审订人。他不但逐一细阅,提了数百条意见,还为该辞典撰写了序言。他认为研治周易首先要打破门户之见,象数、义理、训诂与考订并重,两派六宗合一炉而治之,对周易的义蕴才能获得真知灼见。

然而,最见卢叔度先生性情的还是他的诗,可惜未见报刊介绍。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卢先生常约我相叙,因他是广东诗词学会理事,时有诗谈,故我对其诗亦略知一二。1995年秋,他请我吃饭时,给我看他的《八十抒怀》。诗云:“历劫平生岁月残,豪情逸兴渐阑珊。反思始觉寻根易,穷理方知问道难。偶听禽言浮妙想,闲看儿戏乐忘欢。而今境界全非昨,八十聊为物外观。”他说:“我说的寻根,乃指寻求中华民族之优良传统、精深博大之美学意识、高尚之道德伦理观念与丰富多彩之文化遗产。从长远来看,倘不寻这些根,是不能立于世界之林的。”

当时,我想起中山大学中文刊授中心刊物上曾刊登卢教授的《祝中文刊授诸生自学成才》诗:“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无恒安息聊天地,义也狂狷论古今。自学成才怀远志,勤思苦读抱雄心。囊萤映雪传佳话,刊授明灯路可寻。”我说此诗曾鼓励我自学,他哈哈大笑道:“此诗稿酬奇高,其实也不足以传世。我在‘文革’时写的《无题诗草》,才是必可传世的。”

他说的《无题诗草》,是30首七绝组诗,后来收入花城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卢叔度集》中。这组诗含蓄地记载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不正常社会现象,以及老知识分子当时的复杂心态。诗虽含蓄,却不艰涩,不少佳句令人于黯然回忆中产生会心的苦笑,产生各种联想。诗能如此,当是佳什。

《无题诗草》第一首吟道:“我爱吟诗亦爱茶/不穿袍子不穿娑/闲来卧读齐谐志/满眼妖狐鬼蜮蛇。”此反映了作者“欣赏”现实的“旁观者清”心态。“尝思隐姓随屠狗/拍膊忘形醉市廛/大块文章大块肉/文章如土肉千钱。”(其三)这令人想起“仗义每多屠狗辈”古诗句,联想当时一些文人为了生存而相互揭发的丑态,不禁喟然叹息。“僧尼日诵传灯录/妙契菩提百窍通/顶礼佛前参寂灭/可怜禅悟不相同。”(其五)这是当年全民读语录的深层反映,不禁为卢先生捏一把汗,“文革”时这应属要批臭的“大毒草”。“绿满东园水满塘/百花争艳弄红装/随风袅娜千般态/胜似秋荷赛六郎。”(其六)此诗含蓄鞭挞风派人物对江青争相取媚的丑态。“老树经霜未尽摧/且将箩畚共徘徊/斯文扫地寻常事/大雅扶轮实可哀”(其七);“俗言惨过判游刑/十载伶俜泪涕零/梦里犹闻猩鼠号/依稀魂断斗牛亭。”(其十一)这二首是正直学者对文化人遭劫的抗议,也表现了不屈的骨气。“少年气盛喜横戈/斗狠风成怒阎罗/羊石桥头今成垒/空余弹洞映江波。”(其八)此诗令人忆起“文革”时广州两派武斗的可悲。“群山堆雪松心冷/泪竹无衣苦折枝/古道病梅愁岁暮/春寒风雨落花时。”此诗诗中有画,形象地描绘了当时神州文化界之“风景”,含蓄地申诉人才遭劫之惨状。

最有幽默感的是其十七:“虞卿穷困著春秋/岂是穷时百事休/不作穷途哭阮籍/高山穷目望神州。”表面上每句皆有“穷”字,骨子里却显“志不穷”,反映了正直知识分子在逆境中不屈不挠的乐观情绪。“午夜惊弦月色微/蘧蘧客梦未忘机/云天可有图南路/自在高鸣自在飞”(其廿一);“素月流空北斗明/斑骓何处柳风清/长河倒照征帆影/梦里蓬山乍暖晴。”(其廿九)此两首皆是乐观者在困难时刻看到光明、看到前途、提高勇气的反映。“落笔纵横气绝尘/诗心诗意见淳真/若从形象评诗品/不废江西社里人。”(其廿七)此可见诗人本色。写诗若虚伪,必不能经受历史考验。

《无题诗草》结尾一首写于“文革”结束后,反映了诗人“达人知命有余欢”的心态。诗云:“清波荡漾两山间/绿野无尘山外山/山水多情应笑我/浪游胜似少年闲”。雨过天青,老学者青春已过,却又何妨看开一点呢。这是作者乐观的反映。“文革”后,熟悉卢老的朋友都知道他的健谈,其幽默谈吐常令满座春风。他自嘲号“吹翁”,却得旧雨新知们喜爱。

1996年8月,在病榻上他还写有《八十一抒怀》:“历劫平生志未残/且将诗兴寄湖山/当年英发腾江易/壮岁伶俜行路难/君子安贫无大过/达人知命有余欢/夕阳红胜中天日/老却何无物外观。”可惜两月后,卢教授魂归道山。

卢先生还有一辑《命题诗存》,他虽不以诗名世,但他的诗是不会被尘封的。

 

转载于:花城出版社《粤海星光》(《文史纵横》精选)广州市文史研究馆编2008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