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回乡散记  

2009-06-24 12:28:50|  分类: 河口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乡散记

 

八叔的儿子我的堂弟摆结婚酒和满月酒,父亲从广州回来,和我夫妻两人、我一岁八个月大的女儿一起回老家去参加。这是我妻子、女儿第一次回老家。这么久没有带她们回去自然有交通困难的原因,妻子问,回老家有多远,坐车怎样走,要耗多少时间。我费好多口水讲:过去呢,村子没有修通公路的时候,坐车到高州再转车到大仁庙,然后走五公里山路到村子对面岸边,叫叔叔撑船过来过渡,或者可以分别在大仁庙、东岸旺村坡良德水库大坝、长坡设教、长坡水库大坝都可以坐船回到,大概要早上出发到下午三四点才能回到;现在村子开通了公路,我开摩托车一般花两个半小时87公里路程回到,自驾汽车要两个小时左右;这次小孩也要回,首先坐7路公车到山阁,再坐路过的高州线客车,到高州城转乘客车到达平山大仁庙,再搭船或租摩托车,大概花三至四个小时即可到达。

不是我啰嗦,是因为生活在城市里的妻子、女儿依然会视回乡为畏途,即使是条件相对较好的且路途并不算遥远的家乡。

8月16日,天气少云炎热无雨。我知道这种天气条件情况下,家乡会变得湿热难受,不知道妻子女儿是否能够承受。这是因为水库处在盘地中,一般风势较小,当太阳炙晒下来,水气蒸发上升,又散发不出去,就会显得憋闷湿热。

9时半我们提着行李到茂名学院门口花170元租了一台五菱之光的面包车,11时03分就到达了平山镇仁耀垌大桥。这个选择真是解决了转车的难题,速度又快又舒适,用金钱节省了时间和体力,尽量避免妻子的晕车反应。不过妻子还是在车翻越龙头坳之后差点晕车呕吐了,如果是车径直回到村里肯定要缴械投降。

由于这几个月多雨,水库的水位很高,一直浸到大仁庙墟头,仁耀垌大桥桥孔仅可过小船。这是很久没见过的情形。11时23分九叔驾驶着八叔的那条大船到达了,这船有篷可以遮阳。女儿见到我要抱她下船,她竟然大哭起来,叫嚷着“不要、不要”,安慰了好久她才安静下来,可能是她第一次坐船。待船的发动机轰鸣响起,她再一次恐惧,伏在母亲的怀抱中,过一会才适应下来,开始在船上蹦蹦跳跳。

水库的风景真是美丽,怪不得姨丈要再度回来建楼,姨丈广州美院毕业的侄子更是在水库边建了一栋漂亮的楼房,假期那些美院的老师会来这儿度假写生钓鱼,当我们的船经过那儿的时候,对那栋漂亮的楼房不禁啧啧赞叹,当然主要是赞叹他们会享受。经过母亲老家的水面,继续向水库腹部进发,船舷掠过凉爽的清风,带我回到了久别的家乡。

远远看到那坐落在山坡中的小山村,绿树环绕碧水相拥,而驶近八叔的楼房,就看见门口前的阶梯和护墙已经浸在水里了,以前门口正对的那座半岛全部淹没在水中,只剩下那丛竹子林露出翠绿的顶部,门口下的晒场淹没在水面下,楼房左边的竹林部分浸在水中,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若水位再升高两米,我们的船就可以撑到八叔家的厅里了。此时八叔和邻居这两栋楼门口前拉起遮阳的柳条布,人们在杀鸡劏鱼忙碌着,而宾客们坐在客厅房子里聊天,好不热闹。

见过八叔八婶,见过弟嫂抱着的小婴儿,感觉到好小,我才回想起我的小贝满月的那个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呀,回头看看现在的小贝这么大个了,几多艰辛。我们上到二楼放好行李,从这里的凉台向水库望去,山水碧绿,碧波荡漾,我还看到了远处长坡水库那边的大双罗、六湖顶、大轿顶等山峰。但此时太阳光照射下来,空气非常闷热,只是有些地方才有风吹袭过来。

又见到其他几个叔叔婶婶和潭头过来的姑姑、表姐。吃过午饭,外面太晒了,也没法带妻子女儿出去逛逛。门口下面的水里则有好多镰刀鱼,我们杀鸡劏鱼的杂碎都抛入水中,引来无数的鱼来争食。于是我带着小贝倚在门前的凉台上看鱼和给鱼喂食,小贝开心极了。然而要时时照看着小贝,她还不懂事,这里地形复杂,如果上窜下跳就容易出事,真的好辛苦。

高州城的表姐表姐夫也驾车来到,他们许久没有来过这儿了,兜了好久才找到,有个表姐还晕了车。我们城市人来到乡村,确实感受到了乡村生活的种种不方便。

我们这里,是水库的移民村,在建设水库移民时,没有选择离开祖籍地,而是向未被水浸的山坡上迁移,山坡陡峭,挖山圈地,没有多少供建房子的土地,房子平面面积都不宽敞,所以这次摆酒,就借用邻居的房子煮食和摆台,十几台下来还是显得拥挤不堪,一次坐不下那么多人。村子小,有什么喜事大家都来帮忙和参与,年青人就少些,多数出去打工了。

闷热的天气,喧嚣的人群,我心里总显得有些烦躁,就想了一些问题:我们乡村能否把年青人吸引回来,生活在这里,并且生活得非常舒适,发展这里的经济,建设一个美好的乡村世界。

设身处地,以我一个城市人来说,到乡村生活一天两天,还是一个不错的生活方式,但是心里总有一个预期:如果有一栋漂亮的大楼,里面设施完善。有宽敞的大厅,摆着真皮沙发,开着音响电视;有舒适的睡房,天气热的时候可以开空调;有干净的冲凉房和厕所;厅前面做一个落地的玻璃窗,对水库的风景一览无遗。然而有自己的游艇,可以驾艇出去游览钓鱼,还可以爬爬山,游游水。这种生活并非不可能,而且是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的奋斗理想。

第一次见到七伯公的女儿,父亲的堂妹。她说,不是第一次,小时候见过我,那时我还不懂事。和高州城表姐们的母亲一样,她们的父亲是我爷爷的大哥。于是我问起她父亲的事情,她向我讲述。解放前,她父亲是我们家最有文化的人,那时候已经做了教师,但是他觉得教师不是他的理想,没有出头之日,决定去当兵。我爷爷有四兄弟,按民国的兵役法,四抽其二,两个人要去当兵,不过那时大家都不想当兵,因为多数很难执条命回来。六伯公已经去当兵了,又抽到十叔公(以前我错记为九叔公),七伯公决定代替十叔公去。她的母亲也是教师,坚决不同意,七伯公做了许多思想工作后才同意了。本来十叔公不用去了,他却挑了一担盐跟着大哥去了合浦,这一去也当了兵,后来没了消息。她父母原来育有一个女儿,却因屙肚(可能是痢疾)屙死了。她父亲打过日本仔,抗日胜利后又与共产党部队打仗,他本来文化程度较高,逐渐升迁当上连长,七伯婆就跟着去了部队的后方驻地合浦,她就是在合浦出世的,四岁那年,大概是解放前一年她父亲战死了,母亲只能带她回到家乡。母亲不愿舍弃她,向别人提出改嫁的条件就是一定要带上女儿。堂姑其实很聪明,读书经常拿第一,后来因为母亲病重,继父不给她读书,她哭了好久,继父说,你母亲都病得那么重了,你要回来照顾你母亲。

我听了堂姑的叙述,十分心酸。虽然事情过了很久她已经看得很开。我说六伯公也因为当兵死了,他当了国民党军队的逃兵,在广西被抓住灌了桐油。我父亲说,他还记得小时候看到六伯公回到家里才死。

七伯公就这样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弃文从戎,战死沙场。生活在乡村里面的人,不知有多少人像他一样,怀着理想,走出乡村。然而那个动荡的时代,命运并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抱着女儿走到不远处七叔家的厅堂,那里以前是祖父祖母的旧居,厅堂的墙上悬挂着祖父祖母的遗像,我带着女儿来看他们,要女儿向他们叩拜。我带着我的女儿回来啦,我是你们的长孙,年纪老大迟迟未结婚,对不起,来迟了,祖父祖母。

下午2点多,八叔和堂弟去祭拜了祖父祖母,回来到家门口的地堂也摆上祭品烧香烧纸祭拜。4点多宴席开始,桌面上的菜堆得要叠起来,六七个人根本吃不完,亲戚们说现在农村都是这样,比城市浪费。不过这显示了乡村主人的好客。第一轮吃完,客人们趁天光陆续赶回去。我们不用急着吃,女儿此时眼睏,就陪她去睡了一会,二楼的房间比较热,要开着小吊扇。5点多第二轮开台了,我也起来吃。农村的宴席上炸鱼、炸鸡翅、炸花生腰果等煎炸的东西多,比较浪费油。整台菜太多了,能被吃掉的不多。

女儿来到这里不肯吃东西,牛奶也不喝,勉强喂了些粥、面、汤之类,大概是环境陌生,心想她肯定晚上会饿。傍晚客人渐渐散去,太阳下山后,水面的对流变小,风更小显得房间更加闷热。天色昏暗,七月十六的月亮从东边天空升起,在蓝黑色的水面上映照出一串粼粼波光,喧闹过后,仍然心想着如果是坐在一艘大游轮当中,肯定是非常的美好。

二楼顶上的天台地面很热,很久都没降温,带来的帐篷也没法搭上,索性打一桶水浇在楼顶上,或许可以搭上帐篷,也可为楼下房间降温。女儿按照她的习惯9点多入睡,这时她没有什么不适应。沉静下来,心里又想着我这一个城市人在乡村遭遇炎热的困顿,又在梦想如果有一座漂亮舒服的大屋,这一夜会更加美好。

今天是结婚酒,明天是满月酒,还要吃一顿。

第二天早上近7点起来。吃完早餐去九叔那里,堂弟堂妹在家。妻子说九叔家风水不错,加上出了三个名牌大学的学生,房子正对着水库口,风很大很凉爽,如果我们家回来建房要选择这里。我却喜欢八叔那里,闷热只是暂时的,我们又少回来,肯定选择风景漂亮的地方,门口就是水库水面多好。之后去六叔家摘龙眼,六叔专门留了一棵叔给我们,已经熟透了。今年龙眼大丰收,让大家大饱了口福,乡村生活有这样一种收获果实的乐趣。妻子说六叔家风水也不错,在这里建房子也是好选择。我们确实想在老家有一个窝,坐落在水边,闲时回来休憩垂钓游船,享受生活。

返回,父亲带我们去七叔厅堂那里祭拜祖父祖母,小贝也跟随跪下向曾祖们磕头,这可是年初去灵惠寺拜佛时学会的。

午宴过后二时,到了告别的时候,堂弟开船搭载着我们往长坡设教村驶去。告别了家乡,带回喜悦,心中的负累则随着青山绿水消失而去。我想,在凉爽的季节,会再次自己开车回来,感觉会更加美妙。这次因为天气闷热感觉到有些辛苦,于是联想到了许多乡村人们面临的困局,乡村人们劳累辛苦,收获艰辛,居住条件差,娱乐活动少;但是城市人何尝不是面对更多的困局,激烈竞争,压力巨大,这一切却不是可以在纯朴恬静的家乡得到消解吗?乡村何尝不是城市人的天堂,是城市人的最佳归宿呢!

                                   2008年8月19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