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试探狼兵的土地制度  

2009-06-24 12:30:49|  分类: 狼兵家族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探狼兵的土地制度

 

张声震主编的《壮族史》记载(320页):“明代是土司发展的兴盛时期,几占广西左、右江及红水河流域。各土司拥有武装少数者数百,多者逾万,或称狼兵,给田使耕,称‘兵田’、‘狼田’,因田而役,是农奴性质。”“宋代的土丁、壮丁、保丁、峒丁、寨丁,明、清时期的土兵、狼兵,都是耕种役田服兵役的农奴。”“这些土兵、目兵、狼兵隶属于土司、土酋,平时在土司境内耕种兵田、狼田,一年定期训阅,免纳赋税。如果奉调外地防戍,不给饷俸,给田耕种,且耕且守,故又称为‘耕兵’。”这些在土司管辖地域上土兵或狼兵的阶级性质是农奴,狼兵家庭耕种土司的土地,土地上的收获归诸于自己家庭,以此养家糊口,然后他们的代价是要为土司服兵役。由此可见狼田不是以缴纳收获为地租,而是以兵役抵当地租,狼兵是一种半农半军事的人员。

而狼兵奉命外调戍守的土地性质如何,我手上的资料皆没有详细说明。狼兵外戍是与卫所相类似,或者也是卫所的一种(或为守御千户所、屯田群牧千户所,未见史料说明,高州韦氏族谱称韦氏狼总为千户侯,因此判断狼兵是类似千户所的一种),对此,我尝试从卫所和狼兵狼田资料等来分析狼兵的土地制度情况,并说明狼兵离开土司管辖地域之后的阶级性质。

 

据《明朝军事史》记述:

“卫所制是明代独特的军事制度。卫即卫指挥使司,所则有千户所和百户所。洪武二十三年又在未设府州县的边境地区设卫军民指挥使司和军民千户所,兼理民政事务。此外还有守御千户所、屯田群牧千户所等。少数民族地区,还设置羁縻都司、卫所,以当地的酋长、首领为都督、都指挥、千户、百户、镇抚等官,朝廷颁予敕书印记。

卫所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兵营制度,相当多的卫所,不仅是一个军事单位,还是一个地理单位,掌管着一块类似布政司、府、州、县管辖的地区。

  卫所的土地除用于卫所正军的屯田外,还包括余丁、军妻及其子女的耕地,而且还有一些民户的耕地。相当数量的卫所于自己独立的辖区内择地筑城,即卫城 、所城 ,独立管理其所辖地区。

卫所补充、更新兵员的办法,采用了世袭制度。军士携带家口,世居一卫所,远离祖籍。子孙一人世袭为军,代代相传,并有严格的户籍制度以保证军民分籍。一人为军,其在卫所的军家便须世世承袭为军,其在祖籍的军户在军家无人为军的情况下,要另行提供一名军丁。军籍控制极为严格,必须皇帝特许,才能免除军籍。”

《明代兵制的变迁》则记述:

“1392年(洪武二十五年),明朝政府制定了军事屯地制度,其中规定:边军三分守城,七分屯种;内地二分守城,八分屯种。每个军士受田一份(五十亩),由朝廷供给耕牛、种子、农具,三年后交纳赋税,每亩一斗。1402年(建文4年)规定屯田赋税条例,军士一份屯田,征粮十二石,置于屯仓,由本军自行支配,余粮上缴,作为本卫官军俸饷。这些政策刺激了军士屯田的积极性,在明朝初期,军屯政策不仅可以支付粮饷军需,还能略有剩余,军屯的税粮是早期明朝政府的主要收入之一。军屯则属于卫所管理。”

可以看出,卫所的土地是由国家分配给军士耕种,但是土地仍然由国家拥有,军士在土地上耕种的收获基本由自己掌握,相当于国家发给的军饷,其余部分上缴卫所。对于传统的中国农业社会来说,拥有土地是所有人的梦想,于是这种国家分配土地并服兵役的制度,对兵士有相当的激励性。

而对于狼兵集团来说,由于他们来自于土司地区,本身他们的阶级身份是农奴,他们外戍之后,这些性质会有所改变吗?他们的土地制度如何?

2006年11月13日桂林晚报记者陆汝安、通讯员周荣华的《探访桂林临桂古兵寨透江堡》报道记述:桂林临桂县五通镇西塘村委透江村“透江堡的狼兵政府没有粮饷供给,但政府给每位狼兵配备14亩良田给其自耕自食,并保证此堡田不许买卖,政府也不收任何税。堡兵满役后此田交堡目管理,待有新兵到来由新兵耕种。狼兵服役满期后,愿回家的可以回家,不愿回家的可以在当地成家立业。首任堡目韦元庆是庆远府(现宜州)那地州胡杨波庙堡人,役期满后在当地成家。县府看其忠厚老实,有一定的领导才能,赐他家世代当堡目,至民国27年(1938年)县府宣告撤销透江堡时止,最后一任堡目韦佛土(韦松林之祖父)才卸任。”

《浦北县文史资料》1993年第三辑陈家源文章《明代石梯狼兵与山官王》:“明季,成化间狼兵总目黄李继……春旨征电有功,赐职山官,无殊后奏,身当狼役,口吃民田,每狼兵三石种,生养死葬,威振石梯。”“狼兵总目黄陆圣娘卒(率)本部狼兵一百零五名插住石梯水。屯戍于牛颈隘、界碑、分界、碑志、樟木该闸口卒伍与编氓杂处。石梯山最为险要,命狼人守其地,批耕民田自食,除赋役,其地始可守。”“黄李继由屯田一方的狼人总目得到恩宠,摄取独霸一隅的土司王的特权,主宰石梯山……立土司王、里长、渠长。”

《玉林市文史资料》1990年第18辑黄焕廷文章《山心乡壮族为什么不讲壮话了》:“嘉庆《兴业县志》卷八又载,明成化年间,调集壮(狼)兵分守县内各隘和到外地征剿匪寇,拨给食田供养,食田严禁买卖侵占,当时称为军田。”

民国《贵县志》:“清狼田以正疆界。成化间左江盗起,田土为圩,其后民渐复业,欲借兵自卫,议招归思恩等处狼甲,徙浔护守,以绝户田给之,纳粮免差,年代渐久,生党日繁,有司稽考无法,原额之外,各狼私置,亦混狼田。奸滑吏民又以逃亡产业招狼住种,见户田税,诡寄狼名,所以民田日削,民差日重。”

《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160页:武靖州(今广西桂平)土官岑邦佐在明嘉靖间(1522-1566年)就把“狼兵”田亩拿去出卖,“如彼私产”;他手下的一些“狼兵”头目则“自置私田”,他们在周围地主经济的影响下,开始向地主阶级转化。武靖州管辖下的一部分“狼兵”,也被附近壮、汉族地主招引去“承佃绝业”,他们“招朋引类,杂居民里”,由昔日领主经济下的农奴转化成为了地主经济下的农民。

……

 

综合各种资料,可以认为狼兵的土地制度是与卫所相同的,这是因为,他们的土地是属于国家,由国家统一拨给,而不属于所谓的土司或带领狼兵的狼总、狼目,这样就与土司地区有了本质区别,甚至因此改变了军士的阶级性质,使他们摆脱了农奴的阶级性质而转变为农民阶级。

但是,由于政府土地管理的不到位,比如资料中的贵县和桂平,民田大量变为狼田以逃避赋税;狼兵管辖区域,领导阶层的狼总、狼目也大量侵占土地,高州韦氏对七世祖韦秋登跑马封地的传说,也说明狼总占有土地的情况,狼总的土地就会驱使部下耕种(这些部下会不会仍然是农奴身份呢?高州大坡军堡有韦氏的守墓人凌氏,就是这种身份情况的显示呢),或租佃出去收租,甚至买卖土地,抢夺军士平民的土地。甚至于如浦北石梯山的黄氏狼目又转变成为土司的情况,进行土司统治。

卫所制度的后期,卫所土地被卫所军士、军官和平民地主任意侵占的更加严重,明朝末年,广东高州发生了由于狼田被当地地主侵占而暴发的狼总韦翘鸣率领的暴动。由于卫所军官、官府的剥削欺压,卫所军士多有逃亡,卫所严重缺员。狼兵也同样如此,狼总、狼目对属下的军士进行剥削欺压,而且这些来自于土司地区的狼总、狼目,在一定的程度、一定时期内仍然继承了土司地区的农奴制度,以有效地领导狼兵,并有效地对狼兵区域进行的军事、行政、经济管理。

土地制度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是农业社会,国家依靠土地上的赋税来维持,人民依靠土地上的收获来生存。卫所及狼兵这种特殊的军事制度而带来的特殊土地制度,可以看到中国人特殊而又合理的生存形态。

                             2008年6月23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