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瑶族文化对高州文化的影响  

2009-06-24 12:48:21|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瑶族文化对高州文化的影响

 

关于瑶族文化对高州文化的影响,首先我来讲一件近邻阳春的瑶族往事:在1956年和1958年,阳春县委统战部两次派专人调查,对瑶族办理甄别手续,但是由于过去阳春瑶族人多遭残杀,所以瑶民心有余悸,加之瑶族老人不了解共产党政策,不敢承认自己是瑶族。直至1981年3月10日经国家民委备案,广东省民委批准,确认阳春横垌赵姓群众为瑶族,成为阳春唯一杂散居的少数民族。横垌赵姓瑶族至今保留唯一的民族特征是语言,瑶语属汉藏语言系苗瑶语族的瑶语支。例如我叫“呀”吃叫“仁”,吃猪肉叫“仁峒疴”,木薯叫“青苔”。这些语言为了防范外人入侵,旧社会绝不外传。经省民委鉴定他们的语言与粤北瑶族语言,及广西十万大山瑶族语言实是小同大异。除此之外,服装、风俗习惯完全与汉族同化。赵姓瑶族,据1982年人口统计共123户,890人,分布在阳春县的永宁、圭岗、合水、陂面、春湾、岗美、马水等区,和开平县的塘红等8个区,14个乡,33个自然村。后来阳春的盘姓、麦姓等民众也要求恢复瑶族的民族身份,并分别于1988年、1989年获得承认。至1989年底,阳春瑶族人口8288人。

高州瑶族的历史绝对是一部血与泪、水与火交加的悲惨史,阳春瑶族的确认过程也是这个历史余绪的体现,对此许多文章中已经有所叙述。曾经十分庞大的瑶族却已经消失在高州的茫茫人海当中,追踪溯源,不禁令人唏嘘不已。其实我们无法否认瑶族对高州文化有过的巨大影响,时至今日,依然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遗留千丝万缕,绵延不绝。

我手上没有资料表明高州是否依然保留着瑶族的语言,也没有能力和机会进行田野调查,但我相信肯定或多或少存在的。不过相对而言,虽然瑶族的民族特征是语言,但是瑶族语言对高州文化的影响却是微不足道的,在高州粤语中,相信没有多少瑶语的遗存。专家研究阳春粤语中则存在一些瑶语的成份。

因此,我们更加注重的是除瑶语之外的其他瑶族文化因素对高州文化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已经融入到高州文化的底层中去,成为高州文化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存在。

首先,瑶族文化对高州文化影响最大的是宗教崇拜,这也是证明高州瑶族曾经存在的历史遗迹。宗教崇拜体现着瑶族特定时期的人的文化精神,瑶族的宗教崇拜处在以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等较为原始的阶段,而在与汉族文化的不断接触之后,也逐渐进入了神祗偶像崇拜的阶段,祖先以及本民族传说中的人物演变为神祗,并建立了庙宇崇祀之,在汉化后则继续演变为汉族的神祗。岭南的自然崇拜依然有很深的影响,这是岭南文化发展迟缓的一个表现,至于哪些属于百越哪些属于瑶族,似乎难以辨别,缘于自然崇拜大家皆有类似。而有所区别的就是神祗崇拜,高州文化中最有代表性的瑶族宗教崇拜的神祗就是盘古,其次是伏羲。盘古是瑶族的祖先,亦称盘瓠,在瑶族传说当中是一条狗头人身的神犬,因为保护国家有功,皇帝把公主嫁给了他,生了六子六女,各取一姓,是瑶族盘、胡、蓝、雷等姓氏的来源。其实狗也就是瑶族的图腾,又衍变为祖先神。高州瑶族的这个传说却与东汉出现的“盘古开天地”的神话结合起来,瑶族的盘瓠演变成为开天劈地的盘古,因此高州有关盘古的庙宇里,已经不是犬而是人(广东许多地方的盘古庙依然是狗头人身,不知高州有没有),盘古的模样各式各样,有的就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形象,左手捧月右手托日,腰束草裙袒胸露臂;有的与道教的神祗相类似,头顶凤冠身着黄袍。东汉的“盘古开天地”的传说其实本来并非是汉族的远古传说,而是其他少数民族的传说综合演变过来的,其中主要就是瑶族传说的成份。至于伏羲,则是一个女性的神祗,而原始的瑶族传说中是伏羲兄妹两人,他们的结合诞生和繁衍了人类。

高州的有盘古崇拜的庙宇非常多,其中一部分直接以盘古命名,例如深镇桥胜村的盘古寨和盘古庙、深镇辣椒卜山上的盘古祖殿、曹江的盘古寺、马贵朗练村的盘古庙等,而崇祀盘古的庙宇则有平山大仁庙的大人庙、东岸平山交界的奇壬岭大仙庙、分界飞马珠宝坡村协天宫古庙等,从北到南都有分布。至于哪些是瑶族的直接遗留,哪些是后来的传播衍变,我还没有研究。

高州还有些庙宇应该与瑶族也是有关系的。比如,大坡格苍河桥路口的藤水大庙,建于明朝,为纪念严戴郎、龙念三及吴念一三将平寇阵亡,功泽黎民社稷而建。从所纪念的人的名字来看就是瑶族人,因此这所庙宇也是与瑶族有关的。另外,在众多的冼太庙当中都有甘盘祝三先锋,先锋盘氏显然是瑶族所特有的姓氏,甘氏也可能为瑶族,这是冼太庙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加入了瑶族的宗教文化因素所形成的,这更是俚人、瑶族人融入汉族所特有的文化现象。

承接上段,我所谈到的遗留的瑶族文化的第二个影响因素就是瑶族所特有姓氏和名字。高州瑶族后裔的姓氏主要有盘、赵、胡、雷、周、吴、梁、冯、侯、蓝、谭、唐等,盘姓为瑶族人所特有。而邻近的阳春瑶族有盘、麦、蓝、雷、钟、苟、赵、唐,阳江瑶族有黄、彰,恩平瑶族有盘、方、唐、黄、莫、梁、谢、吴,台山瑶有甘姓。而瑶族人的名字多取“郎”、“念”等,还有数字,从这些名字很容易判断出为瑶族人。一次我们在攀越平云山后在大坡一个水电站住宿,当地村民给我们讲了一则平云山上的传说,传说中的主人陈佛郎,显然也是瑶族人的名字。从姓氏判断高州瑶族人的后裔为数不少。

第三个影响因素是一些风俗习惯。高州一些地方的民间传说讲到不食狗的风俗,这是瑶族的狗图腾崇拜的延伸。瑶族人是不吃狗的,就缘于瑶族人的祖先是狗首人身的盘古。有些民族的图腾并不成为避讳,而瑶族主要是因为图腾演变为祖先,有了很大的实质不同。但是,不食狗的风俗由于瑶族人同化为汉族有演绎上的变化,例如深镇黄姓人是这样说的:由于狗在一次山火中救了祖公,所以后代不食狗。这种原因上的转换,把自己原来的民族身份做了一个隐匿,但在精神上依然坚持原来的风俗习惯,只是找了一个适当的借口。这个事例我也在电白电城黎氏的族谱找到相类似的说法,电城黎氏原来居住在恩平,在某次盗匪的抢劫中狗救了祖先的命。

蓝靛种植也是与瑶族人有关,但也有部分由客家人从粤东传入,客家人的这种生活生产习俗就是来自于瑶族,建国后这种风俗逐渐消失。蓝靛是一种衣服染料,蓝靛种植在瑶族人中有重要的地位,他们的蓝靛印染有一套成熟的技术,中国瑶族还有一个支系叫蓝靛瑶。

有专家认为,粤东、福建梯田的成熟和发展与瑶族也有很重要的关系,瑶族是在山上烧畲耕种的民族,在他们接受汉族的稻谷耕种技术后,转而在山上开辟耕种稻谷,进而影响了客家人的梯田的发展。而在高州、信宜、阳春等山区,梯田系统非常发达,一方面由粤东、福建客家人带来,另一方面是瑶族汉化后,仍然习惯在山上耕作,开辟了梯田的耕作形式。

郁南连滩有“跳禾楼”的民间傩舞,为瑶族从湘南传入。而化州也有“跳禾楼”、“跳花棚”的傩舞,主要是百越的遗风,但是瑶族与百越的“跳禾楼”无论内容和形式都是极其相同的,流传在粤西地区的这种傩舞显然是瑶族文化与百越文化的一次重要结合,而且我认为是百越文化占主要因素,这是百越稻谷耕作文化的一个重要显示。高州民间醮也有着许多风俗习惯,太平醮的上刀山、走火链等,却有着与早已汉化的百越民族不同的风俗,是否也是瑶族文化的遗留呢?我参加过家乡奇壬岭大仙庙的开光仪式,大仙庙主祀盘古,并祀冼太、伏羲、观音,就有“走火链”的仪式,这种形式在高州北部的许多庙宇开光活动中存在,是否也与瑶族有关呢?所以还有许多瑶族文化的问题值得我继续去研究、探讨、挖掘。

瑶族的文化遗留还有的是存在于北部、东部、东南部高海拔山区的军事石墙遗址,这是历史上瑶族战争的特殊遗存,足以展现当年瑶族抗争的激烈状况。

最后说说本地人的一些说法:汉族人脚趾末趾分瓣不成形,瑶族人脚趾末趾十分完整,并且尾龙骨末端有厚茧,象长有尾巴。这是判断瑶族人的特征。因此可以说,虽然经过长期的演变,汉族人依然对瑶族存在异样的眼光与说法,因此有象阳春瑶族人原来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瑶族身份一样。其实我是一个脚趾末趾分瓣不成形、但尾龙骨末端又长有厚茧的人,祖先却是壮族,说明我有着汉、瑶、壮的血统,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参考资料:

1.  江门瑶族史初探(网络资料)

2.  瑶族舞蹈“跳禾楼”(网络资料)

3.  瑶族与汉族的血统有什么区别(网络资料)

2009年6月23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