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关于高州平云山等地区古代军事遗址的探究  

2009-06-24 11:47:35|  分类: 高州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高州平云山等地区古代军事遗址的探究

 

近几年来,有许多有关石龙、新垌、平云山、三官山、浮山、飞龙山等山峰上冼夫人军事遗址的新闻报导以及文史记述,事实上,这些军事遗址早有考古的记述,并非最近才发现,只是最近关于这些军事遗址认定为“冼夫人军事遗址”的论述特别引人注目。究竟这些遗址为何时何人所建,如果经过碳14的检测,我想下定论就更为确切。

 

2006年版《高州县志》对这些军事遗址有比较详尽的记述。

《高州县志》第1511页记载:

“清代后期,随着社会阶级矛盾的日益激化,农民暴动事件逐渐增多。当时在高州县内波及面较大的是清同治年间的陈金釭部属军事活动。陈在高州的活动范围很大,达至本县北部、东部及中部,占全县面积的四分之三。在陈部的活动范围内,留下了许多遗迹及有关文物,其中著名的是新垌镇的番薯堡,云潭镇的白花坪、山鸡斗、塘肚保,大坡镇的平云山,东岸镇的大应山等地方,都留下了当年驻军痕迹。在曹江镇砧板岭一带,还遗存有大小不一的铁弹丸,这是当年战争中的遗物。

(一)   石龙军事遗址群

石龙军事遗址位于石龙镇(今长坡镇)旺沙、中和等村,其中有营垒遗址、烽火台遗址、炮台遗址、垒墙遗址以及堡垒遗址等5大类。

营垒遗址  位于中和村烽火岗右下侧的山坳间。这里由两道山梁延伸包裹成一道弯凹下去的小山坳,其地理形势隐蔽性好。在小山坳内,发现一堵石墙门口,在其周围,有多处用山石围成的圆状遗迹,当地村民称其为“十二火灶”,相传是驻军煮饭时所用。这遗址属古代军事营垒遗址。

烽火台遗址  位于中和村大坪顶烽火岗上,距营垒遗址约200米。烽火岗视野开阔,可鸟瞰到方圆数十里的地域范围。在烽火岗上,残存有3座用山石砌叠而成的方形遗迹,遗迹边长1.2米,当地村民称这里为“烽火岗”。这遗址属古代军事烽火台遗址。

炮台遗址  位于中和村大坪顶烽火台遗址上方约100米的山梁上。这山梁控制着上山的唯一通道。在通道中间,耸立两块巨型山石,两石中间相距1米,恰似石门。在石门处用山石垒叠,中留一孔,恰似火炮伸出口。在巨石两旁,有一环用山石垒成的墙体,残墙高约1米。石墙阻断上山的通道,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当地村民称这里为“炮火岗”。这处遗址属古代军事炮台遗址。

垒墙遗址  位于旺沙村大坳岭顶。该岭顶呈长条形,并按其山脉走向,往前延伸,绵延1000余米,岭顶宽约5~8米。在岭顶外侧,遗存有一条约1.5米高、1米宽的山石墙,石墙按其山顶高低走势,逶迤而去。由于年代久远,墙体多已倒塌,留下部分残段以及散落墙石。当地村民称这里为“长城”。这遗址属古代军事垒墙遗址。

堡垒遗址  位于旺沙村大坳岭顶石窿头。石窿头上方是一块方圆数十平方米的小坪地,在坪地一侧,紧接着垒墙的尽头处,散布着一排巨石,每块巨石高约2~5米,共10余块。在巨石中间,用山石垒接,形成一座方形的堡垒建筑。在堡垒墙体尽头处,留有一石门,石门一边已倒塌,只留另一边残体。当地村民称这里为“闸门口”。这遗址属古代军事堡垒遗址。

根据以上古代军事遗址的建筑特征及附近出土的地下文物进行综合考证,以上遗址群属明清时期的军事遗址。

(二)   番薯堡驻军遗址

番薯堡驻军遗址位于高州县东部的新垌镇流垌管理区(现为村委会)的番薯堡岭顶部,属明清时期驻军遗址。

番薯堡海拔650米,是当地群山之首,居高临下,地势险要。顶部有3个连续起伏的山包,呈条状,南北走向,长950米,宽140米。在山包东西两侧,顺着山势,分别用山石砌成围墙一圈。高3米,宽1.5米,东侧存墙800米,西侧存墙950米;南北两端存墙各为30米。耗费石料约8000立方米。在南北两端和西侧中部各有石门一座,门口宽3米。门口周围散布有许多陶瓷残件及瓦片。在遗址中南部之间的顶端位置上,残留水井一口,井口直径2米,深4米。在东西石墙内侧,沿着山势开辟有一条平坦宽阔的环带,环带宽5米。遗址中心顶部有一巨石,巨石下掩蔽着一个小坪地,长7米,宽5米,似为指挥部。在遗址东侧的石墙内侧,从南到北连续排列着64个圆形小坪地,每个坪地直径为4米,四周均用石头垒起,此为军士住所。

番薯堡驻军遗址是高州县保存最完整的军事驻军遗址。”

 

我也曾经去过平云山的大轿顶、大双罗、六符顶、挖黄堡等高山上,见到一些相类似的古代军事遗址,还有驴友们去到的番薯堡,我发现这些军事遗址皆十分简陋,即使保存最为完整的番薯堡,也是如此,基本是在山上捡拾的石头垒砌起来的,没有灰沙,垒砌亦算整齐有序,墙体平直,墙角方整,但总体看来似乎只是临时性的建筑,很容易毁坏。

对于《高州县志》认为是陈金釭部属的军事遗址的说法,我不全部认同;而至于是冼夫人军事遗址的说法,更是有些荒谬。《高州县志》根据考古分析判定为它们为明清军事遗址,则应该是比较科学的论断。那么更确切些,这些军事遗址究竟是什么性质的呢?

我始终比较认定是明清时期高州瑶族的军事遗址。主要依据是:

1.  军事遗址所处的地方主要为古代瑶族的居住区域。

2.明清时期高州瑶族长时间与政府进行军事对抗,爆发了许多战事。陈金釭部属与政府的战斗主要发生在人口比较密集的集镇和农村(比如平山黄塘墟、曹江南山等地),这主要是陈金釭部属的军队庞大,要就地解决后勤的粮食、饮水、住宿问题,不可能选择山顶上那种有险可依但无粮无水的劣地。而瑶族本身居住于此,山上的临时工事只是在有战事的时候才会撤至山上,并非长期工事,否则也是无粮无水,不可久峙。

3.另外,有些军事遗址的所在地也是明清时期狼兵的驻扎地,比如石龙的周垌,大坡的飞龙山下的清湖、军堡、军屯等地,狼兵是为对防御瑶族而存在的,因此从反面也可以说明这些军事遗址是瑶族的,甚至也有可能是狼兵的。

瑶族的历史往往被正史忽略,其实,明清时期,瑶族对高州历史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瑶族的遗迹存在,主要是庙宇、军事遗址、姓氏、风俗习惯等,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探索。

                     2009年3月11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