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张锦芳(转载)  

2009-07-16 12:54:09|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援越抗法战将——张锦芳(转载)

张梅修

 

张锦芳(1855年-1923年),字荔园,高州城东郊下苍地村人。父亲张文富,诰赠中宪大夫。母亲丁氏,貤封四品恭人。他六岁死了母亲,父亲不惜破产,聘师课读。黄卷青灯,不辍寒暑。苦学十载,学业有成。可惜两应童子试,均名落孙山。家贫亲老,只好在本村设馆授徒,任教年余,忽遭奇祸:馆邻一下蛋母鸡,跳上馆中的字纸篓寻窦,无奈鸡重篓轻,被覆在里,锦芳不知。邻妇入馆问:“有无鸡入来?”锦芳答曰:“未曾发现。”邻妇曰:“我亲眼见鸡入馆,怎么说没见呢?”边说边用手揭开字纸篓,见鸡覆在里面。此后,她四处宣扬,说先生偷鸡!

锦芳自觉无颜而解馆,往镇江江口走访同宗举人张湖石。举人劝他投笔从戎,立功异域。并推荐他到广西边防右路统领赵沃处任一文书。他到任不久,觉得终日抄抄写写,难展其长。决然辞去,托而为商。由龙州到东兴,过芒街,深入越南内地,“察其山川险要”。此时,越南陆李两酋长内乱,全国骚乱,法国借口兴兵。

光绪七年(1881年),广西提督黄桂兰,得知他熟悉越南地形,招之麾下,命他与南官妥商,借其饷械,防守兴安、水东一带。次年法兵进犯南定,张为先发制人,便率兵越出防区,“疾趋而迎击之”。结果失利而回。提督黄桂兰亦不责备。

右路统领赵沃(张举人朋友),知张好战,在提督面前荐举他到狗头山、阿波闤、海圻……等地,招募熟悉水性的青年入伍。编成应、良、岳、润四营,委他任岳字营帮带兼营务处文案之职,驻防越南北宁省。

光绪九年(1883年)八月,法军攻占越南中部之顺化,迫越南签订《顺化条约》,法获得对越南的“保护权”后,继而窥伺中国边境。广西提督黄桂兰见法国汹汹入侵,便请旨派遣刘永福率黑旗军前来共同援越。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刘二(永福)打番鬼”,当时声威远扬。同年十二月中旬,法军大举向驻越中国军队攻击,中法战争从此爆发。

无奈我国援越之师,因军械优劣悬殊,黑旗军亦落得一败涂地,越南的山西、北宁两省,相继沦陷。中国的黄、刘部队退回谅山、牧马、太原各省。黄令锦芳率队殿后掩护。张待部队安全退后,自己率部且战且退,退到谅山之公馆圩,见地形对我有利,才驻下来。法军尾追不舍。锦芳料法兵必越清花江而直趋观音桥。他绕道抢险设伏而待之。

法军果长驱直入。待其大半渡过,锦芳率队突然出击,法兵首尾不能相顾,未渡的,全部集结在清花江堤。锦芳队伍居高临下,弹如雨下。法兵前无去路,后有伏兵,纷纷投河,溺死者不计其数,江水为之不流。而已渡过的法兵,又被驻观音桥之镇南军迎头痛击,十有九伤。此时初提和议,各军皆无功而回。此是张锦芳“公馆江中歼入寇”大捷之事也。

光绪十年(1884年),张锦芳的岳字营改为巡勇中队,归广西巡抚潘鼎新指挥,驻防威坡。因和议不成,再与法军交战,各地捷报频传,法军屡战屡败,望风逃窜,元气大伤。

光绪十一年(1885年)正月,法兵倾巢出动,大举北侵,攻陷谅山,势如破竹。正月初九日,直逼我广西之镇南关。广武军元帅杨玉科阵亡,我国复换将出征,朝廷起用老将冯子材挂帅,统率萃字营全军出战。

广西边防督办苏元春、靖乱定边楚军统领王德榜皆归冯帅麾下听令。张锦芳的巡勇中队,编归苏元春指挥,跟随冯军出发。在镇南关外前隘修筑一道长墙,连接东西二岭,成防御阵地。

二月初七日,冯军在摩沙,首与敌遇,鏖战三日,几难抵挡,所有栏岗、闸外营垒,以及马鞍山各炮台,相继失守,大势濒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张锦芳身先士卒,随苏部统领陈嘉,冲锋陷阵,跃出长墙,短兵相接,杀得法军尸横遍野,如此轮番鏖战,至初九日,毙敌千余,取得了震动中外的镇南关大捷。

接着乘胜追击,一举攻克了文渊州,收复谅山,把法军赶至船头、郎甲一带。至此,法军全线崩溃,统帅尼格里身受重伤,带兵狼狈逃窜。越南各地人民也纷纷起来与冯军联合,共同驱除侵略者。但是,清政府却在胜利中下令停战撤兵,与法国议和。使这场抗法之战,落得“不败而败”的结局。当停战令下达时,前线将士“无不椎胸喷血,徒唤奈何!”张亦写下:“回头莫问和戎事,孤愤南来记甲申”之诗句。

光绪十一年(1885年),自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后,越南割让于法。越南人民的反法运动风起云涌。张锦芳亦愤然辞五军参赞之职,复入越南,召集旧部,以武崖、知里、十三陇一带为根据地,开展抗法斗争达七年之久,大小战争,不下百仗。

光绪十四年(1888年),清廷派钦差邓承修、王之春为划界大使。法国则派狄狮、海士为正副大使。两国对边界争执,十分激烈。法国大使,明欺中国无能,想将我国一部分国土划归越南,我国不同意,相持不下。锦芳闻知此事,登门拜访王之春,请他要以国格为重,寸土不能相让。王曰:“法使盛气凌人,我等确无办法。”锦芳向他耳边如此如此说了几句,王点头称是。

两人商量妥当后,锦芳告辞回来,马上联络在越南各霸一方的中国好汉,与高岳松等聚集八千余众。同到东兴一河两岸,会师芒街,围攻海宁,连打三天三夜,誓死保卫边界,后来生擒法国副划界大使海士,就地枪决,斩头示众。经此一举,法国正划界大使狄狮,当知众怒难犯,于是要求我国大使出面调和。对于边界问题,法再不敢野心勃勃,所以我国江平、稔市两地,不被法国划入越南,皆是锦芳之力。

自中法定界后,广西边防督办苏元春,派人入越南邀张锦芳回国,共保边疆,委他任前部先锋之职。驻防镇南关,领导广西边防部队十三年。法人闻风破胆,不敢稍越雷池半步。

光绪二十二年至光绪三十二年,张锦芳因在广西全省肃清匪徒有功,内保以通判分省归候补班遇缺前,先补用并加盐提举衔,赏顶戴花翎。并先后任迁江知县、宁明知州等职。

对于肃清匪乱,维持地方治安,巩固边防,张锦芳确有显著政绩。宣统三年至民国九年(1911年-1920年)五月,先后调任广东右路巡防队十八营管带,阳江知县、岑溪知县、东莞知县、高雷道尹、粤海道尹,兼新编陆军游击司令等职。民国八年六月至次年四月代理广东省长。此后退居香港三年,1923年于香港病逝,终年68岁。

注:转载自周镇宏主编《茂名历史名人传》作家出版社2007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