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黎天伦(转载)  

2009-07-16 13:11:50|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天伦的另一片风景(转载)

黎华强

    在寻常百姓眼里,黎天伦先生可堪称为“官”,且“官”历不浅,是个有能耐的角色。本来,他凭自己这份“官”俸,衣食无忧,行止自如,何等优悠自在。但他却不甘安逸,于工余暇时,孜孜矻矻于书法艺术,十数年如一日临池不辍,锲而不舍,从而渐入佳境,终于修成正果,成为本市书坛的领军人物之一。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作为市书协的主事者,不仅在艺术上潜心悟道,不断完善自我,而且以提升本地书艺水平为己任,乐于奖掖后进,并为此不辞辛劳,内联外引,襄举各类艺事,组织交流切磋,为扶植书坛新人甘当人梯,居功至伟。此外,他乐于拜师访友,广结良缘,以其虚心仁厚赢得各地名家嘉许,以至他们纷纷以墨宝相赠,遂使其所藏叹为观止。黎天伦先生集书家、藏家于一身,从容为官,刻苦治艺,于烦恼世界固守一方心灵净土,这是其为人处世的超脱之处,亦可见其高蹈远举之致。

    一

    翻开漫长的中国艺术史,身处宦海沉浮的传统文人,往往在艺术领域也别开一途,独树一帜。古代从王右军、黄山谷、米元章、赵孟頫到董玄宰、刘石庵、戴醇土、汤贻汾等,莫不如是,近世则衍其余绪,继起者有于右任、康南海、陈树人等最负盛名。他们或痛感官场黑暗,尔虞我诈,因而退守砚田,寄情丹青;或仕途失意,报国无门,从而醉心翰墨,终有大成;或家学渊源,天资纵迈,以至官场得意,笔墨风流。如今虽时过境迁,人事两非,但热爱艺术,倾情翰墨,并念兹在兹的为官者,却大有人在,举不胜举。黎天伦先生虽然位非大显,艺不惊世,然而处世有道,学有所长,于古今书坛巨擘“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比起那些尸位素餐、不学无术者流,其高下不可以道里计。

    黎天伦先生乃高州人士,出生于该市北部一个偏僻山村,农家生活使他从小养成了自强自立的品格。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高州师范学校,这在当时处于穷乡僻壤的家乡小镇,可谓凤毛麟角,一鸣惊人。甫进校园,他便满怀喜悦地给家里写回一封信,报告自己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当过几年私塾教师、写得一手好字的伯父看过信后,摇摇头说:“(信)文笔流畅,内容也丰富,但字写得不像样。”伯父的话后来传到他的耳里,深深地刺痛了他的自尊心,遂使他暗下决心习书练字。当时,学校有位留日归来的教师陆仕凤,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书法家,黎天伦即向他拜师习字。那时学习条件很差,只有几本描红选字本可供练笔,而名家法帖难得一见,但由于他学习刻苦用功,循序渐进,一年后即开始为家乡及学校周围农村书写春联,被父老乡亲传为佳话,也由此令伯父对他刮目相看。从师范学校毕业后,黎天伦先生先后从事行政、文秘及基层领导工作,虽然公务繁重,但他却依然矢志不移地坚持对书法艺术的叩问和探索。他从各家碑帖入手,博采众长,转益多师,尤以临习王羲之、米芾、苏东坡、王铎及于右任法帖用功至勤,而对热情奔放、淋漓尽致的明清书艺风格情有独钟。其涵泳既久,则天窍自开,由此初窥书法艺术之堂奥。此后,黎天伦先生被推举为茂南区书协主席,继而出任市书协常务副主席。在此期间,他常有机会接触全国著名书法家,看他们现场挥毫,向他们取法请益,从字划到字法、墨法、章法参化妙悟,穷形究理,并在实践中不断地否定自我,超越自我,从而为自己走向书法艺术的殿堂找到了进阶门径。

    书法是一门独立的艺术,又是一门综合的艺术,是艺术家的“精、气、神”的外在表现形式。黎天伦先生深谙此理,因而自觉着力于字外功夫,以涵养胸中逸气,提升自身境界。为了开阔视野,增长见识,他利用公差之便,遍访国内书坛名宿,曾先后受到启功、沈鹏、刘艺、李铎、佟伟、曹宝麟、陈永正、王楚材等师友学长的耳提面授,并亲临西安碑林、故宫博物院等地观摩书法名迹,而对辽西出土碑帖及泰山刻经至为神往,谒之者再三。他还参加广东省书法家代表团访问南朝鲜,拜会南朝鲜书法界代表人物金膺显,李孰兴诸贤,并参观访问南朝鲜书法国展及艺术学院。此外,黎天伦先生于文史、哲学、诗词、散曲、音乐、体育等学科均有涉猎,且自有心得。这些,对黎天伦先生的人品艺品无疑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表现在其挥洒自如的行草书法上,则给人以热情奔放,清雅流丽,富于文化底蕴的视觉享受。多年来,他的作品曾先后入选全国首届行草书大展、第二回中韩展、粤台展、全国行草书精品展以及省内历次书法展,部分作品先后被选送广州、北京、海南、香港、新加坡等地展出。还有的作品分别被国内有关单位征选并刻入大型公共场所及碑林。他也由一名书法爱好者而成为省书协会员,接着被推选为省书协理事,继而又跻身于中国书协会员的行列,成为我市屈指可数的国家级书协会员之一,可谓功成名就。平心而论,能取得这样不同凡庸的成就,即使对于专治此道的艺术家而言,亦属难得,何况他只是半路出家,又是业余兼攻,更可谓来之不易,可见其用功之勤,用力之深。

    黎天伦先生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究竟能走多远?现在作结论或许为时尚早,我们在拭目以待。

    二

    如果说,黎天伦先生为了自己酷爱的书法艺术而苦心孤诣,穷究不舍,且有所成,为识者相许,那么,他为本市书坛各类雅举热心襄助,奔波忙碌,对身边的书道同好相帮相扶,金针度人,则更令人称道。近年来,本市书坛如花事应节,一派盛景,可圈可点者如成功举办省、市乃至全国性书法作品大展,邀请各地名家前来办展传艺,组织市内、外书家观光采风、交流切磋,或逢节令典庆举行笔会为百姓即席挥毫,等等,这既为市民送上一份份精美的文化大餐,也让本地的书法爱好者沐浴到氤氲的书林墨香,为他们提供了观摩研习的美缘良机,可谓功莫大焉。然而,谁能想到,这一切都凝结着黎天伦先生的良苦用心,都无一例外地凭借了他的热情和辛劳——作为市书协的主事者,他为此四处奔波,费尽周张,拉赞助、求经费、请名家,真是事事躬亲,处处劳神,为伊消得人憔悴。记得在1995年的荔红蝉鸣时节,中国书协与茂名市政府千里结缘,联合主办了备受关注的全国首届行草书大展。为使这一书坛盛举不负众望,黎天伦先生不辞劳顿,数度北上京城,向中国书协的领导请示汇报,与他们共同商讨策划。为了解决大展的主办经费,黎天伦先生更是搜索枯肠,寝食不安,他走关系、求亲朋、找商家,使尽了浑身解数。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凭着自己长期建立的社会关系,以及笃实诚信的为人之道,终于得到了当地一位喜爱艺术而热心公益的实业家的鼎力赞助,解决了巧妇无米之忧。在大展举办期间,参展作品像雪片般从四面八方飘来,20多名评委从全国各地莅临油城,大展办公室里一时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电话铃声终日响个不停。黎天伦先生和他的同道们又马不停蹄地忙开了,单是对来稿进行拆封、登记、装裱,就足以令人忙得不可开交,而他还得和评委们一道对数千件原作进行初评、复评和终评,真是分身乏术,手长脚短。大家对每一道环节都严格把关,一丝不苟,有时还为一幅作品的去留争论得面红耳赤,各不相让。在此期间,他还要费心于评委们的饮食起居,陪同他们观光访问。往往一天下来,他直累得腰酸腿痛,茶饭不思。直至评选结果揭晓后,获奖作品被公开展出,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事实证明,本市乃至本省的一批书法爱好者,正是由于参加了这次大展并荣幸获奖,从而脱颖而出,走进书法艺术的神圣殿堂。对此,黎天伦先生虽未置一词,但作为这次大展的始作俑者,他实在功不可没。

    在中国的文化圈中,“文人相轻”由来已久,这四字真言几乎成了人们的口头禅。尤其是在当今的消费社会,艺术作品已成为商品进入市场,艺术家之间的相互竞争日趋激烈,以至在利益的驱使下明争暗斗,蜚短流长,甚至拉帮结派,互相倾轧,这在大众话题中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见诸报端的事例,往往是借学术探讨之名,行人身攻击之实,最终双方闹得水火不容,唯有对簿公堂,其结果只能以法院的一纸判决不了了之。对于发生在文化群体中的这种种见怪不怪的现象,黎天伦先生每每提及,便仿佛有着切肤之痛,深感文化人德艺双修之不可或缺。正因为有此识见,他在长期挥弄翰墨的同时,更注重对自身的涵泳修炼,做到胸怀磊落,淡泊名利,宽以待人,尤其对新人后学更是热心扶持,其添花送炭,为知情者翘指赞叹。兹举一例,或约略可见其为人风度,亦可证上述所言之不虚。数年前,原在本市供职的一名青年书家,为拓展书艺,提升自我,只身闯荡异地他乡,在历经几度春秋的艰难拼搏之后,终于在书坛崭露头角。但因难以忍受离乡独处的凄清寂寞,他在无奈之下决定重返故里谋求发展。对此,本市某些书道中人,出于种种原因,对他颇著微词,并多方设障,大有拒人门外之意。而黎天伦先生有感于人才难得,遂不顾避忌,设法从中斡旋,使他如愿以偿地调回本市某部门任职。此后,黎天伦先生还从生活和工作上对他多加关顾,当他一时出现经济拮据,求助无门,便慷慨解囊,为他解决了燃眉之急。近几年来,这位青年书家如鱼得水,书艺大进,其作品频频在全国各类书法大展中展出并获奖,其本人也在中国书协设立的权威机构中占有一席之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本职工作中不负重托,奋发有为,为推动本市书画艺术的发展,培植艺坛新人,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如今,每当旧事重提,他对黎天伦先生的知遇之恩仍深怀感激,多少心里话尽在不言中。

    三

    认识黎天伦先生的人,大多知道他居官从政,擅书能文,但他同时作为一名书画收藏家却知者寥寥。其实,在中国的传统文人中,工书善画者,往往更喜爱也更有条件收藏和鉴赏书画;而书画收藏、鉴赏家,却未必都能成为书画创作的行家里手,这是一件不无遗憾的事情。从古今中外收藏界的无数事例可证,一名收藏家对其藏品所涉领域知之若何,所持何种观点,可窥其性情识见;而从收藏者搜宝求物的方式方法,可知其心性锐钝,亦可见其为人处世之道;又从收藏者对藏品的态度及处置方法,更可见其胸襟情怀。黎天伦先生尝言,收藏若为增长才识,陶冶情操,娱乐身心,则可倡可行;若为屯积居奇,借物自雄,甚或玩物丧志,则多一物添一病,徒损无益矣。诚哉斯言。

    但凡一名成功的书画收藏家,必须具备两个先决条件:一者眼力,一者财力。此说虽屡试不爽,但亦有例外。黎天伦先生乃工薪一族,其收入所得用于养家糊口尚称裕如,却少有余资购藏书画。故而,其藏品中罕有古旧书画名迹,而多见当代名家墨宝,盖因前者须以金钱易得,而后者则可随缘化来。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降,国内书画名家纷纷走出书斋,奔赴全国各地办展交流,弘扬艺道,本市得承风气,极一时之盛。黎天伦先生躬逢其时,有缘与来访的书画家们把酒论欢,共商艺事,以尽地主之谊。而书画家又多是性情中人,他们在酒酣耳热之际,常常即兴挥毫,以书画酬赠。每逢此时,黎天伦先生当然不会坐失良机,往往信手而得。所谓君子爱财(画),取之有道——此乃其中一道也。

    在黎天伦先生的书画藏品中,有两幅墨宝被他珍若拱璧,那是当今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的自诗书作品,其得来颇有一段情缘。那是多年前一个果熟花香时节,沈老率领中国书协评审委员会的一干人马,风尘仆仆地赶赴茂名,参加在这里举办的新世纪全球华人书法大赛的评审工作。其时,黎天伦先生出于对沈老的敬仰之情,一直随侍左右,陪同他登荔山,进蕉园,踏海滨,令他诗兴大发,感从中来,于途中口占古律二首,并掏出本子记录下来。当晚回到下榻的宾馆,他依然饶有意兴,在灯下染翰挥毫,将两首古律分别书成横幅。临别返京之际,他特意把这两幅纪游遣兴的自诗书作品,郑重地赠给黎天伦先生藏赏。黎天伦先生如获至宝,一直将它珍藏箧底,不敢略有闪失。

    黎天伦先生长期浸淫艺术,跻身书坛,与全国各地的书画家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加上他常有公差之便,每到一地,都不忘登门造访那些相识或不相识的同道中人,一些书画家有感于他为人质朴,谦诚厚道,将他引为同道知己,并慷慨以书画相赠,以助他收藏梦圆。启功先生是当代书坛泰斗,又是饮誉中外的大学问家,黎天伦先生对他的人品艺品心仪已久,曾几经访寻,欲求其书法墨迹而不可得。一次,黎天伦先生客次京城,与书画界朋友谈及此事,流露出心有不甘。也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朋友中有得道者当即表示乐意帮忙,并很快与启功老取得了联系。当晚,黎天伦先生按照朋友的指点,到商店花几十元钱买来一只布娃娃,然后和朋友一道造访大师府第。慈脸善目的启功老虽已八旬高龄,却童心未泯,他一见那只憨态可掬的布娃娃,顿时笑得前俯后仰,一把将它抱在怀里。当晚,黎天伦先生虽是初次拜谒启功老,但却毫无拘束,彼此相谈甚欢。启功老还乘兴展纸挥毫,以端庄遒劲的“启功体”为他题写了“天伦之乐”四字斗方,令他大喜过望,真是多年夙愿一朝得偿。

    历史上的收藏家,在对待藏品的态度和处置的方式方法上,大多无法摆脱狭隘保守的局限。他们或因藏品来之不易而奇货可居,或因其价值不菲而蓄之密室,或因其众所争求而秘不示人。因此,落入豪门大户的收藏品,成了少数人私下玩赏的奇珍异器,而使其服务社会的应有功能丧失殆尽。黎天伦先生不被物役,不为物累,而是藏之有道,藏而致用。但凡市里举办各类雅庆,需要他送展藏品,他都有求必应,满足所需;平时,一些相识或不相识的书画爱好者慕名而来,求观名迹,只要预先有约,他都不作推辞;逢节时假日,他更常常邀约三五知己,到家里观赏书画,品茗切磋;更多的时候,则是他自困斋室,于箧中取其所好,心追手摹,如痴如醉。不难想见,其书法创作日臻妙境,于此得益良多。

    黎天伦先生已逾知天命之年,于仕进或无大望,于艺道则大望在焉。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