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丁衍庸(转载)  

2009-08-12 13:32:30|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衍庸和他的中国画(转载)

王工  韩小明

 

丁衍庸又名衍镛,因生肖之故又称虎,中年更名鸿,字叔旦,1902年4月15日出生于广东茂名。幼喜书画,读中学时,其叔父丁颖自日本帝国大学农学科毕业归国,促其留日,十八岁终获广东省府公费留学资格,1920年9月抵东方习日文,并于川端画学校学习素描。1921年,同卫天霖同时考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科,受业于滕岛武二,得艺术自由表现之启蒙。在参观《第一届法国现代画展》后,对西方绘画之表现色彩大为惊讶,自此受西方后印象派和现代派影响,选取马蒂斯之画风为其深探之基础。曾以印象派作风的油画静物《食桌之上》入选展览会,为中国留学生之殊荣。东京美术学校定修学期五年的最后一年为毕业创作专修,不强求学生留校,故丁衍庸于1925年秋至上海,与吴稚晕、陈之佛、刘太白、朱自清共级“立达学院园”,与丰子恺、陈抱一、关良、陈之佛、黄涵秋等留日同人共职立达学园美术界科。丁衍庸复兼职上海神州女学。适值上海艺术大学学潮,与蔡元培、陈抱一等共建中华艺术大学,任董事、教务主任、艺术教育科主任职。同陈抱一一道,在“洋画运动”中共倡“现代画派”之誉。次年正月,参加《中华艺术学社师生绘画展》,与关良、陈抱一在安乐宫饭店举办《洋画家联合展览会》,提倡新派艺术。1928年任中华艺术大学校长,出任“第一届全国美术展览会甄审及筹备委员会”委员职。是年秋应邀返广东,筹建广州市立美术博物馆,兼任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教授。丁衍庸之作《读书之女》在1929年上海《第一届全国美展》获佳评,被胡根天誉为“现今画坛上一个有力的表示,流畅的笔致,表现之大胆,足令拘谨的观众惊倒。”自此,丁衍庸个人风格,得到了系统化的发展。同时将立足点移到民族传统绘画上,收信石涛、八大、扬州八怪等历代作品,观赏临摹。同时奠定了搜藏文物之癖好。丁衍庸向中国绘画转化,开拓出融汇中西艺术的途径。虽然曾引出现代画派画家之非议,终不能抵销其创造性的历史作用。1932年,丁衍庸复赴上海,任教新华艺术专科学校。因有感于当时中国艺术界精神之颓废,乃同倪贻德、庞薰琹、阳太阳、邱堤、关良、陈之佛、陈抱一、杨秋人、张弦等成立“决澜社”,试图“ 以狂飚一般的激情, 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替的世界”,倡导立体主义、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艺术。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而返粤, 旋即迁徙四川重庆, 任教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次年12月, 同林风眠、关良、倪贻德、李可染共组《独立画展》, 以对抗同时在重庆举办的《第三届全国美展》。1945年光复后归沪, 同关良、倪贻德、陈士文、周碧初、朱屺喻、宋钟元、钱鼎、唐云成立“ 九人画会”, 进一步实践中西艺术的融汇与贯通。1946年被聘为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 其作品《荷蛙图》在法国举行的《中国当代绘画》展中, 被巴黎东方博物馆收藏。因在广东省立艺专执教有功, 得“启钥民智”之匾额。

丁衍庸四十八岁时移居香港。初隐居青山,后曾任教德明中学及诸圣中学, 逐步接纳入室弟子,授中国画。1956年,应钱穆之邀请, 与陈士文筹备新亚书院艺术专修科,推展艺术。丁衍庸授水彩、油画也授国画之花鸟虫草, 并教授《艺术概论》和《中国绘画史》。积多年比较研究中国绘画和西洋绘画之源流、变衍所得, 著文发表。1957年得英国文化协会之助, 在港举办首次个人画展, 复应巴黎国立历史博物馆之邀参加《动物画展》。1958年, 丁衍庸收藏的《木鉥造像》在新亚书院展出,遂以积年鉴藏古玺之智, 从事篆刻。1961年, 丁氏创立德明书院兼艺术系主任。1963年, 在荃湾举办个人艺术欣赏会, 展示中西画近作数十幅, 遂创立弘道艺术书院。1973年始, 于香港中文大学校外进修部授国画课程, 兼清华书院艺术系主任, 并于博雅艺术公司举办个人近作展。同年7月访问巴黎, 并举行展览。1974年赴京都参加日本南画院第14届年展。次年访问澳洲,在尔本举办画展、参加日本南画院第15、17届年展。1978年12月23日病逝于九龙法国医院, 享年77岁。

丁衍庸诗 、书、画、印皆精湛, 一生出版画册多种。1958年日本出版《丁衍庸画集》, 1973年香港运元出版社、三一出版社分别出版《丁衍庸画集》, 巴黎第七大学出版《丁衍庸的书画印章》, 1976年日本秋道书院出版《丁衍庸诗书画篆刻集》, 香港惟高出版社出版《丁衍庸印选》,1980年台北国泰博物馆出版《丁衍庸书画集》。1979年2月台北举办《丁衍庸遗作展》, 6月香港艺术中心举办《丁衍庸作品回顾展》, 1984年12月香港成立“ 丁衍庸画会” 并出版《丁衍庸画册》。

历史上的许多艺术现象, 给后人留下很有价值的启迪和反思。塞尚、凡高、马蒂斯、毕加索都曾因为借鉴和摹仿东方艺术而享誉世界, 这些二十世纪初叶的欧洲前卫艺术家摒弃传统的写实画风, 挣脱物体形象的约束, 追求自由的表现空间、狂放不羁的线条、对比鲜明的色彩, 变形而神似的效果, 其生命力与韵律感, 与中国传统绘画有相通之处。丁衍庸留学日本时, 正值大正后期, 留欧之日本画家陆续归国, 西洋画在日本的发展进入盛期, 除固有洋法及印象派之外, 崇尚个性和表现的后期印象派、野兽派及立体主义影响也日盛。受野兽派鼻祖马蒂斯的启发, 使丁衍庸舍弃写实而专攻线条, 汲取中华原始艺术之单纯、民间绘画之稚拙, 而投身于民族性油画实践, 尝试将中国画的线条和水墨用于西画;复在欧洲现代艺术之启示下, 将探索移至中国画的改革和表现。征途自然不是平坦的。庞薰琹在“ 决澜社”最后一次展览会中说:“在我们的前面, 还有无数阻路的沟渠, 必要的时候,把自己的身驱, 去填塞那些沟渠让后来的人跨着我们的身体, 迅速地向前走去。”丁衍庸起到了先驱作用。他牢牢驾驭着“ 线” 这个中国绘画的灵魂, 把现代意识和审美观念, 注入传统绘画, 赋予它新的生命。人称他为“ 东方马蒂斯” 。

丁衍庸在中国画尝试中, 首先涉猎的是吴昌硕风格的花卉。丁在西方现代意识与中国传统笔里之间,将马蒂斯、毕加索与金农、八大之神韵融汇。洋红、燕黄、赭石、花青、黑白, 稚拙生动, 醒目跳跃浸着秋光之葫芦、迎着晨曦之牵牛、蘸着箱色之金菊、挂着雨意之芭蕉,挟着绿风之红莲、映着斜阳之丝瓜、玉兰丛中的孔雀、兰竹之下的八哥,神与物化,心与天游。仰首据傲、冷目斜光、独居凄寂、自信清狂,都是丁衍庸笔下仙鹤的神姿, 无不以形写神, 深见其把握造型功力。

丁衍庸的人物以“ 线” 造型, 动态强劲, 内容非戏剧人物, 即历史典故, 如苏武牧羊、苏三起解、牛郎织女、吕布貂蝉、击鼓骂曹、贵妃醉酒、西游四僧、过海八仙, 题材广泛, 变化繁多, 颇饶趣味。人物形象夸张, 略其形而写其神, 寥寥数笔而活灵活现。如《三顾茅芦》将刘、关、张三人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又与画面左上角酣睡中的诸葛亮鲜明对比。《贵妃出浴图》以现代的意识与技法表现白居易《长恨歌》之古意, 再现一千年前的封建宫廷生活。丁衍庸善于从民间故事取材。丁氏画廊中的人物, 有脚踩小舟之钟馗, 男装女扮之花木兰, 面壁坐禅之达摩, 孤山放鹤之道士, 一身素缟之娇女, 各显其能之诸仙, 由江心漂泊之仕直至鸡鸣狗盗之徒, 牵猴的、献寿的、舞枪的、卖药的, 人、神、动物相互缠绕, 吵吵咬嚷, 热热闹闹, 编织成大型浪漫交响组曲,令你开心,令你欢笑。

丁衍庸的绘画, 一反传统格局, 笔墨、章法、立意, 焕然一新。他崇尚石涛和尚的山水, 并以己意效仿之。他依然以线作骨, 笔简意赅, 作不拘一格的艺术表现。丁衍庸的山水, 不见皴擦, 仅以大笔粗线略勾其轮廓, 以短、干、断、涩表现苍朴之态。综合中国散点观察和西洋焦点透视法, 大面积空白画瀑布不留白, 以干笔随意为之, 反具流淌之势。逸笔草草,

纵情挥毫, 适兴之所至, 却也有很多兴味。

丁衍庸也是一位传统诗、书、篆刻的全能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我们觉得他的单一方面的成就, 也明显地高于其青年时期的挚友关良、庞薰琹、倪贻德,是否为其居住的环境之故耶?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