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高州黄塘韦氏家族的历史研究  

2009-08-24 13:34:30|  分类: 狼兵家族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州黄塘韦氏家族的历史研究

 

前言

我自小在南方油城茂名市区出生和长大,直到我大学毕业之前,我都没有回过家乡扫墓。不过我知道,我的祖先是行武出身,少年我的时代尚武风气盛行,于是心中对祖先充满了仰慕之情,热血不禁沸腾,总幻想着能回到祖先的冷兵器时代舞刀弄剑大展宏图。

于是我在追寻祖先的足迹,我要知道他们是否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足以令我们后辈自豪。

毕业工作后的第一个春分,我终于回到了家乡扫墓。南方的春天来的早,我们习惯在春分至清明节期间去拜祭先人。祖先的生活之地在1958年变成了一片水库汪洋,我和族人来到水库中一个小岛,来祭拜一世祖。小岛的岭顶平坦宽阔,故而称之为磨盘岭,在平地中起了一个两米高的坟茔,蔚然壮观,这是一个明朝广西壮族军人的埋葬之地。回来我从祖父手中得到一份清末的《韦氏族谱》,我才知晓,我们的祖先从那遥远的明朝广西归德州(今平果县)来到这里,带着近千名的壮族兵士,都携着他们的家眷,来到这里抚瑶耕守,最终定居在此地区。而他们的后代繁衍至今,已融入到汉族的一员中去。这段历史在府县志里只有篇幅很短的记载,几乎被淹没无人知晓。

族谱和族人对祖先的一些事迹和传说,更加激起我探究的欲望。祖先来高州的这段历史,在明朝中后期,是发生在粤西和粤西北、桂东、桂北、桂东南、湘西南众多同类事件中的一件,十分具有代表性。现在我把自己的探究公诸出来,供大家共同探讨。

 

(一) 先祖来茂北(今高州北部)的原因

我的祖先来到当时高州府茂名县北部,与明朝的瑶族动乱有关。 瑶族的先民是原来居住在湘西地区的武陵蛮,唐宋时期武陵蛮逐渐南移,已遍布今湖南、广西、福建、江西、广东等地。今茂名地区(原高州府)的原住民是百越的俚族,冼夫人曾是他们的杰出领袖,至唐末宋初,俚族因汉化或迁移已逐渐消亡,取而代之,是汉族、瑶族的存在。汉族占据中、南部的肥沃平原地区,瑶族占据北部、东北部、西北部的山区,瑶在以汉族为正统的史藉中写为“猺”,含有歧视意。

粤西瑶人性多悍粲,不驯服于官府,对统治者的管治常采取反抗的态度和行为,“每出劫人”,因而被认为是两广“寇之剧者”。由于瑶民的频繁起事和官府的肆意征剿,致使宋明时期高州府地区的民众深受战乱滋扰之苦。一方面,“瑶獞出没剽掠,民不聊生”,另一方面,官府常常不问青红皂白,滥杀无辜,“又疑民阴贼,辄戮之”。官兵的残酷镇压,使瑶民遭受了更大的劫难。明朝成化二年(1466年),茅峒流贼(瑶族)邓公长犯高州,官兵为此剿杀高州瑶民,“斩贼首四百七十余名”。就是这一年,我的先祖韦昊带领着近千名的壮族兵士来到了原茂名县和电白县的北部,镇压瑶民。壮族由上古时期的骆越、西瓯发展而来,史藉称今天的壮族为獞、獠、狼等,称来自桂西北的壮族兵士为狼兵、土兵,含有歧视意识。

过了两年即成化四年(1468年),由于茂名县、电白县北部的瑶族战乱,不得不把原电白县城从长坡旧城迁至电白县电城,而原电白县北部地区也就划归茂名县,基本上形成今天高州北部、东部的地域。

当时朝廷一面采取武力镇压,另一面也通过招抚的方法来和解瑶人。也是成化年间,明朝高州知府孔镛的招抚最为有效得力,此后高州境内逐渐走向安定。

 

(二) 狼兵在高州镇抚瑶民的情况

据韦氏族谱的记载,由于高州府官兵对瑶乱征剿不力,屡屡锉败,而朝廷也采取所谓“以夷制夷”的方式,所以从广西调遣狼兵来对付瑶乱。这种方法普遍用于粤西、桂、湘东南等瑶、獞乱地区。先祖领兵到高州府茂名县北部镇压瑶族,很快取得成效,并准备回师广西时,时督抚上奏要求我先祖留驻茂北,于是皇帝赐先祖为千户侯,并可以世袭,拨茂北朗韶米440石奇(26400公斤)为犒赏,有战事则听从调遣,无事则务农守隘。

“狼”是桂西北、桂西部分壮族的族称之一,有专家认为,狼和獠有密切关系,狼是獠骆的转音,也是壮语“山麓”、“我们的”的意思,狼是骆越、乌浒、獠的后称。虽然“狼”的原意是上面所指,但在明朝时,“广西狼兵于今海内为尤悍”,“狼兵素勇,为贼所畏”,“粤右狼兵鸷悍,天下称最”,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好狼”。广东话的“很狼”、“好狼”就是“象狼一样很凶狠、很厉害”的意思。所以在明代中央王朝常常调用桂西狼兵去进行军事行动,贵州、江西、海南岛、江浙、辽东、交趾都有其征战的足迹。而参与最多的是在桂中、桂东、桂东南及粤西、粤西北、湘西南的镇压獞(壮)、猺(瑶)族之战事,后来有很多“狼”兵及其家眷东迁定居在征戍地,后裔融合入汉族,在一些县市数量达数万以上。

明代,在土官(狼官)统治之下的广西左、右江及红水河流域壮族地区,社会性质已处于领主经济发展阶段。这时“狼官”是这一带各个地区的最高统治者,而隶属于狼官的狼人、狼兵,或“僇力田作”,或“刀耕火种,暇则猎兽”。有专门耕种“庄田”的狼民,他们要向狼官缴纳粮谷,还要为狼官耕种“庄田”;有耕种“役田”的狼民,则不须缴纳粮谷,但要服种种劳役;有耕种“狼田”的狼兵,无事为农,征调为兵,故狼兵是以服兵役为代价,以便向狼官领取“份地”,实际还是农奴,与狼民不同的是“惟应调遣,不服杂役。”还有狼目,是为狼官办事的土目,有的在官府内为狼官办事,有的直接统领狼兵,他们的社会地位有的上升到领主阶级的统治地位,有的只是农奴阶层的上层分子。他们亦从狼官那里领取一份“狼田”,等于薪俸。各土、狼官为了建立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非常注重对土、狼兵的组织训练。土、狼兵“少长习甲骑”,颇通武艺,战斗力强,军法严酷,并非一批乌合之众,战斗力强于朝廷官军。朝廷乐于调遣他们征战,利用土、狼兵又可以节省大量军费,在许多情况下土、狼兵是自带钱粮的。在历史上,狼、獞与国内各族相比,其兵役负担之沉重是非常罕见的。

来到茂名县北部的壮族韦氏究竟是什么地位身份?光绪县志里有称“狼总、狼目”。高州狼兵人数不是太多,战事规模不大,未必要级别很高的狼官出动。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说茂名县“狼二十七寨,招主三名,领兵八百三十九名。獞七寨,招主二名,领兵约八十七名”另明朝万历《高州府志》卷二记载:茂名县狼兵六百六十名,狼目三名领之;獞兵八十名,獞目一名领之。两篇记载虽有区别,也是因为时局变动人数有所增减,但是皆说明狼兵有三名头目,却没有有关韦氏的记录。韦氏的级别地位只在其他历史资料来确认,高州黄塘《韦氏族谱》表明韦氏是总领高州狼兵的,光绪《茂名县志》里亦有对明末清初举行暴动的韦翅鸣为“狼总”,还有现存的高州平山韦兆礼墓碑碑刻“世袭千户郎”等史料和遗迹,确信韦氏地位较高,为总领“招主三名”之“狼总”。

明朝朝廷于临时征调狼兵征战之外,又采取了让土、狼兵轮流驻防和屯田耕守之法,以收事半功倍之效。而屯田耕守者又叫耕兵。朝廷每平定一个地方人民的反抗后,就该地划出一部分田地给土狼兵,让其且耕且守,以加强对这些地方的控制和镇压。这些耕兵不给粮饷,平时从事生产,自食其力,遇警则应调为兵,前去征战。我的先祖率领的就是这种耕兵了。

韦氏最早开籍在明朝茂名县黄塘甲朗韶乡双花,即今平山镇仁耀垌管理区双花村。据明朝万历《高州府志》卷二记载,明朝茂名县狼兵660名,为大屯寨30名、李观寨40名、石壁寨30名、黎垌寨30名、大桑寨40名、甘竹寨30名、牛皮寨40名,以上俱黄宪管领;周垌寨60名、清湖寨60名、鹤垌寨30名、军堡寨30名、双花寨60名、近周寨40名、寨背寨30名、莲塘寨30名,俱李廷华管领;潘龙寨50名、平眠寨30名,俱邓魁管领。 獞兵80名,为东瓜寨20名、博马寨20名、马村寨40名,俱曹应鳌管领。另外,茂名县地方军营驻防军队亦有狼兵,为:热水营,县东100里,狼兵乡夫25名;平铺营,狼兵50名;沙田营,县东60里,狼兵乡夫25名。而猺兵580名,为圆垌寨20名、单洞寨30名、大田水尾40名、黄坡寨30名、六甘寨20名、长院寨30名、坑塘寨30名、潭婆寨20名,俱周郁管领;藤水寨40名、陶井寨30名、周敬寨30名、白水寨60名,俱吴弘志管领;黄坑寨50名,(管领人看不清);鹅头山100名,吴聪管领;丹章大寨50名,周述魁管领。

另据清朝光绪年间《茂名县志·卷三经政·兵防》记载清朝初年茂名县的“狼寨”有:大屯、牛反、李观、石壁、黎峒、大桑、甘竹、周洞、清湖、鹤洞、军堡、双花、近周、寨背、莲塘、潘龙、平眠等,与明万历《高州府志》记载基本相同。而瑶山有四十四座,为:端黎、云盧(卢)、南清、杨坑、涼峒、谭坑、滕水、陶井、黄坑、週逕(周径)、张坑、东埇、单张、蕉林、木犂(犁)、白饭、罗平、郭埇、火煙(烟)、高岭、冯岸、车田、彭峒、大峒、石碑口、碗窰(窑)大峒、北昊、里道、调马、蒙村、双覩(睹)、甯(宁)坑、苏坑、石脚、张林石栗、那蓬、曹连、龙湾、马例、大陵、马匮、周坑湴峒、元石峒、三角湾。可见瑶族的人数更不在少数。以上一些地名或谐音的地名现在都存在,相信对这些地名的研究,对高州瑶壮两族的研究也是很有用。

千户,官名,元代卫所之官,掌兵千人,明代卫所亦置千户。明朝户籍分为军户、民户两种,卫所属明朝地方省都指挥使司管辖,卫所的军人及家属属军户,不赋税,地方县府不能管辖他们;除军户外为民户,属地方省布政司,由县府管辖。明代职官千户,没有韦氏族谱或墓碑所称的千户侯或千户郎。查一些地方史料,民间对千户也有千户侯、千户郎的习惯称呼,例如广东怀集县古代驻军蔡氏族谱记载,其祖先亦称为“千户侯”,因而可以认为是一种朝廷的封赠,或者是民间对历史的不慎重和不了解所造成。

高州府属神电卫,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设立神电卫,治所在今电白县电城,管辖九个千户所,在县内有高州、信宜、双鱼(阳江)、宁川(吴川)等4所,县内有左、右、中、前、后等5所。而我先祖不在此九卫。《明史》没有记载茂名县内相关的这个千户所,那么这个千户是否存在呢?光绪县志只记载有“狼兵、狼总、狼目”等名词。明朝置羁縻卫所,授归附的边疆各族首领为都督、都指挥使、指挥、千户、百户、镇抚、总旗、小旗等职,授予来高州进行军事行动的狼人韦氏职千户,则是一件可能的制度,亦可能是一种名誉性的职位。这个狼兵是仍然带有土司性质,苏建灵著的《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就把桂东地区的狼兵确认为具有土司性质的军事农业组织形式。但地方史志以“狼总”称其职,而未称韦氏族谱里所记载的“千户侯”之职。另外,根据韦氏一世祖婆封号称“黄氏四品恭人”,按千户为正五品官,那么说明一世祖韦昊的“狼总”官品应与千户同品级(朝廷对有功官员的夫人封号会等同于或高于官员的官品)。管地方的军事的千户官品,比管民事的六、七品的县官的官品还大,这是明朝的军事制度对军队的倚重。神电卫的九个千户所也是有事则听从调遣,无事则务农守隘。韦氏“狼总”统率的与守御千户所相类似的军事组织,管辖的范围比较小,只限于茂北的一片,包括今高州北部的平山、大坡、石龙、深镇、古丁、大潮、东岸、长坡、荷花(木头塘)等镇,之后有调遣往高州化州北部、阳春、信宜、北流东部等一些地方(根据高州黄塘《韦氏族谱》中记载的后裔分布情况及族谱序言来分析)。这些地方都是山区,也是当时瑶族的聚居地。当然也有些是后来的农业移民,不属军事移民。

韦氏一世狼总千户侯为韦昊,继任者族谱没有记载,我所看到的府县志也没发现。族谱有记载的是六世韦兆礼,我去我家乡对面山的韦兆礼的狮子坟看过,墓牌上刻写的是“世袭千户郎”的头衔。这里是千户郎,与族谱的千户侯有所不同。韦兆礼是韦昊之三子韦容的后代,若以千户侯是世袭制度,子孙继承,这样以韦容的世系推算,韦昊之后继任千户侯的可能是二世韦容,三世韦江,四世韦忠仁、五世韦璋、六世韦兆礼。但我的推测未必正确,也不一定是直系继承,韦兆礼后的继承有韦翅鸣,因为县志里有“狼总”韦翅鸣发动暴动的记载,韦翅鸣却又非韦兆礼的直系。真正的千户所中,千户之下还设有副千户(从五品)、卫镇抚(从五品)、实授百户(正六品)、试百户(从六品)、所镇抚(从六品)、总旗、小旗等职位。而狼兵军事组织里,各系先祖及其其他姓氏壮族的人也有类似千户所级别高低不同的“狼目”职官职位。

至明末清初的1645年9月(高州此时仍属南明政权),发生了七世祖“狼总”韦翅鸣的叛乱,率狼兵民上千人进攻高州郡城,兵败西遁,后被擒捉杀害。此光绪《茂名县志》有载。此事的发生和清朝政权的建立,从而使狼兵兵事荒废,韦氏没有了世袭的特权。之后,清朝立国初,州境不宁,这样七世韦秋登趁时而起,统领狼兵献诚于清廷,征剿贼寇,这样又得准以承继千户侯之职,韦秋登也是韦容之后,其后裔是谁继承也无从查考。延至雍正四年,朝廷着手实施云南巡抚鄂尔泰的政策,进行改土归流,废除西南土司的世袭制度,也殃及狼兵制度。雍正十年(1733年)高州韦氏狼兵的千户世袭被废除。实际,当时瑶族动乱已减少,瑶族也逐步同化,其它土寇作乱随清朝立国日久社会经济发展也减少,世袭千户的职能作用削弱,且卫所制度、耕守狼兵也不洽合朝廷的户籍、土地、赋税管理,阻碍了经济的发展。

从1466年至1733年,不计中间改朝换代的停顿时间,韦氏千户侯世袭时间达267年,跨越两个朝代。之后韦氏壮族及其兵士也同化为汉族。

 

(三) 高州壮族韦氏人物和发展状况

韦氏一世祖韦昊,广西归德州(今广西平果县)人。事迹不详。元配黄氏四品恭人,明代一、二品称夫人,三品称淑人,四品称恭人,千户为正五品,为何一世祖婆称四品恭人呢?明朝对有功的朝廷命官的配偶封号高于命官职官品位的俗例,所以出现四品恭人的称号。他死后葬在茂名县黄塘甲朗韶乡官寨山巅,即今平山镇磨盘岭,现在是水库中的一个小岛,在我家乡南面约三公里处。另外岭侧尚有冼夫人丈夫冯宝之墓。

六世韦兆礼号敬斋,族谱载其为明朝侍郎总督千户,不明就里。由于明朝的军事制度重在建立卫所,卫所的官兵无事则耕种,有事则听调遣。国家地方有军事任务时,会从各地调来卫所官兵进行军事行动,卫所的军官会持某职位的军官职牌统率军队,军事行动完后把牌交回。有可能属于狼兵系统的韦兆礼也参予了这种军事行动,不过不可能有总督侍郎的职位。埋葬他的狮子坟在高州平山镇河口村对面的狮子岭,保存良好漂亮,远近闻名。是研究茂北壮族的一个重要遗迹。

七世韦翅鸣字飞狗,亦韦容之后,族人传说他可以双手捉住飞快奔跑的马匹尾巴,随马而跑动。而他徒手跑步,快得头发能平掠在脑后,故有“韦飞狗”之称。他文武全才,十五岁时进郡庠生。明朝官府办学校为称学宫(孔庙),在这里读书的生员称为庠生。韦氏狼兵据茂北,有军事则听朝廷调遣,无事则守隘耕种,他们是拥有田地的一种特殊军事人员,自己耕种自养,不用花国家的财政。但由于国家朝政的败坏,虽然卫所和狼兵土地名义仍属于国家,但事实上全国各地卫所和狼兵的土地已为卫所官兵所侵占,没有土地的其他卫所和狼兵官兵和当地民户租用此土地耕种,侵占土地的卫所和狼兵官兵(主要是军官)成了事实上的地主。明末,国家更为动荡,法治不行。一朱姓富豪占据了狼兵的戍守耕种之地,狼总韦翅鸣向县令方海防上告,但是方海防枉法,作出了有利朱某的判决。于是1645年9月,韦翅鸣率众千余人进犯高州城。知府方象乾、参将孙维翰率兵防守。狼兵派间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擒,韦翅鸣遂率众连夜奔窜,方象乾等乘势追击,斩获以千计。韦翅鸣西遁,11月被擒获诛之。以上是清光绪县志的记载(清光绪《茂名县志》卷八,经政,兵事的原文为“乙酉顺治二年秋九月,狼贼韦翅鸣犯府城署,知府方象乾、参将孙维翰破走之。翅鸣双花狼贼也,率众千余逼犯东城,象乾与维翰率兵拒之。会贼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擒,遂连夜奔窜,象乾等乘势追击,斩获以千计。翅鸣西遁,十一月擒获,解府诛之。《乱离见闻录》:是时各乡练总捉贼甚严,茂名蓝溪之张百袋、吴川芷寮之陈长脚二俱授首,惟信宜狼总韦飞狗因朱姓占其狼田,告于方海防,愤方枉法,率党数千犯府城,屯扎于枕头岭”)。族谱记载的是,朱某厚贿县令,郡生被犄去衣杖青(意韦翅鸣还被责打),遂逼屯反,即回西粤,帅府士兵作乱,将富豪全家杀害,复统兵攻高郡,劫库犒军,竟遭擒捉。遂抄三族,各房子孙逃散甚多。韦翅鸣的暴乱,虽是清朝顺治二年,但仍处在南明统治下的高州。1648年清势力始入高州,与南明势力几度消长,双方在此进行了几次争夺。至1657年才完全稳定下来,因韦翅鸣事件,所以后来韦秋登率众归附清廷,为清朝效命是很自然的事。

七世祖韦秋登号维谷嗣,清朝初高州壮族韦氏的中兴领导人物。清朝消灭了明朝的残余势力后,高州境内仍然存在许多不安定的因素。例如不服清政权的敌对军事组织、乱贼盗寇、不服管辖瑶、壮、汉民等。由于韦翅鸣事件,使狼兵有倾向新政权的可能。总之,在韦秋登的带领下,狼兵发挥了军事作用,族谱言:“韦秋登统诸兄弟等帅兵征剿,戎马所至寇皆授首,曾一月三捷,皇帝赐牌世效忠诚,永袭千户,又赐花红狼田,载祖三千石(180000公斤)。”由于韦秋登的功劳,使韦氏千户得以恢复。其后,我的族人有个传说,当秋登立功受赐狼田时,旨意允秋登在一个白昼内走马圈地,然而秋登却是跑马来圈地,激起当地(垌尾田)黎氏势力的愤怒,告到官府。新兴的韦氏并未受到惩罚。黎氏遂与韦氏发生械斗,韦秋登把黎氏首领杀死,从此两家结下世仇,族规规定永世不准与垌尾田黎氏子孙通婚,现在仍是如此。族人口传中的黎氏是瑶族的首领,即县志所称之“瑶目”。由于瑶族接受朝廷的招抚,朝廷也在各寨立瑶兵,设瑶目统辖。倘若韦秋登跑马圈地,日行可一两百里,范围就太大。肯定会得罪这片土地上各式人等,又何况狼兵就是为镇压瑶族而来的,本来两族就结有仇恨。当然这只是族人的口传,至于茂北狼兵的狼田有多少,我看过广西浦北县文史资料,明朝那里的狼兵共有273名,拥有狼田7724亩,人均28亩。而明朝茂北狼獞兵924名,按同比例,则狼田估算狼田有25800亩;《壮族历代史料荟萃》载清乾隆间桂平、岑溪、北流等地狼兵田地大约每兵配田20亩,而清朝高州府茂名县狼兵有666名,若同比例,茂北狼兵狼田估算为14000亩左右。但没找到确切的资料前,这数据只作参考。

雍正十年1733年,狼兵被废,韦氏的世袭制度终结。此后壮族和瑶族皆逐步同化为汉族。

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有些记载:“狼獞者,高州府所属州县,先年节议,招取广西耕守狼兵共131村,獠兵1763名,獞9村,兵220名......茂名狼20寨,招主3名,领兵839名,獞7寨,领兵约85名。”顾氏著书说明的应是明朝成化年间最初征调来的狼兵数据。

而到清朝,光绪《茂名县志》记载清朝初茂名县有“猺兵580名,狼兵666名,獞兵80名。”在朝廷的招抚政策下瑶族已是归化,清朝狼兵人数会比明朝为少,加上韦翅鸣的暴动,南明剿杀了上千的狼籍民众(我认为史志所载“斩获以千计”有夸张的成份),又令不少狼籍民众逃散、改姓和迁移,自然兵员也减少。而《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说在桂东等地区的耕守狼兵,逃逸甚为严重,总之在役不及一半,茂北狼兵应也有类似情况出现,这是狼兵兵员减少的又一原因。另外壮族韦氏迁徙的情况有,二世长子韦岳之三子韦通琏迁居化州北部和广西北流,应是军事移戍的原因。而韦岳妻谢氏带八子韦韬、九子韦稔去了阳春。此后陆续有迁往信宜,而韦氏现在分布的高州北部地区,大部分亦应是军事移戍定居的原因。至于壮族有哪些姓氏,我没有全面的资料,按新出版的《信宜市志》的姓氏录,明初(约1400年),来信宜戍守的壮族姓氏有韦、李、陈、邓、农等姓,据族谱记载及家乡的民间口传,我推测本地壮族姓氏有韦、黄、李、曹、凌、刘、邓、覃、欧、钟、赖等姓。《明史》广西土司载,狼兵由当地土官,选管下健壮贫苦人充当。

瑶族的后裔可能有盘、胡、雷、侯、蓝、周、吴、陈、谭、梁、赵、黎、唐、冯、黄等姓,一些瑶姓在中国南方各地瑶族中具有普遍性。

狼兵拥有田地,平时耕种自给自足,不需向国家交纳赋税,国家亦可不必财政支出给戍守的卫所部队,便可达到养兵用兵的目的。这在明朝是一种很重要的军事制度。卫所的兵官是带家属从戍的,狼兵亦是如此,于是在高州繁衍后代,逐渐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韦翅鸣的暴动便发动了上千人,被斩杀了上千人。其后韦秋登仍可组织起庞大的兵源进行军事行动。

朝廷对瑶族或壮族,都存在着歧视。而另一面,又给予瑶壮教化,让他们的子弟入学,并参加科举考试,韦翅鸣就是官府学校的一员。明清县学宫生员配额为30人,士人入学,马上享受朝廷供给廪米,此称廪生;后各地官坤强烈要求增加名额,这些学生不供廪米,称增生;又再增加一批称附生。这些府县学宫里的生员皆称庠生。能进入府县学的生员,是要经过县试、府试和院试几关,院试中式,才录取为州县学附学生员(附生),俗称秀才。县府史志有关“秀才”的记录并没有韦翅鸣的名字,韦翅鸣或许是因为狼总之裔又有才能而特别对待成为府县学宫的庠生,但这也表明了他是比较有名望的人。这些汉族教育措施促进了他们的汉化。

光绪《茂名县志·卷四·宦绩传》陶之俊,黄冈人,康熙中由监生任茂名县丞。刚毅严正。已未(1679年)秋,祖泽清倡乱,土寇纵掠乡落,之俊率狼猺兵捕之。渡涧遇贼,力战马陷淖中,遂被害。这是清朝官府县志对狼兵作用的昭示记录。

雍正十年后,随着世袭制度和狼兵、猺兵废除,加快了壮族和瑶族融入到当地汉民当中,并入了府县的户籍,按所据有的土地赋税,服徭役,逐渐全部汉化。

在明清时期,国家统治下的边远地区主要是以少数民族为主,民族矛盾比较严重,每每少数民族不服国家的管理,而朝廷便派军队来镇压,引起更大的反抗,以历史的观点来看,朝廷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有偏见,每以之为下等,以不平等的眼光和政策对待。但朝廷为维护国家的统一和稳定社会,以武力对付少数民族的动乱,也是一种强硬而有效的方法,只是手腕不算太高明。而作为朝廷派来茂名北部镇压瑶族动乱的桂西狼兵,是朝廷的御用工具,是“以夷攻夷”中的政策当事者,进行了民族压迫,其实自己本身也受压迫。然而他们也对社会的稳定也起了重要作用,这是不能否定的。这在清初后茂名北部的经济发展所能看得到。此时茂名北部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安定祥和,出现了黄塘墟这样一个茂名北部第二大的墟镇,还有石骨墟、均(军)墟、朋情(鹏程)墟、大坡墟、东岸墟等繁荣墟镇,人才也开始兴盛。狼兵在这里起到了一定的历史作用。

 

(四)韦氏世袭制度废除后的发展

世袭制度的废除,没有了特权,土地有可能被国家收回,也有可能被卫所官兵侵占为私有。当然经过了二百多年的发展,韦氏内部也会出现贫富分化,而后分化继续存在。总之到我祖父辈,我家已是租用别人土地耕种的贫民了。高州韦氏当今分布最广的是平山镇,在解放前主要为一般平民,比较富裕的是乐泗村茂坡的韦氏,成份多为地主,文化水平比较高,他们是韦兆礼的后裔。而韦氏人丁也不算十分兴旺,高州韦氏约六千多人(不包含已迁住外地的韦氏后裔)。

高州黄塘韦氏的后裔主要分布地为:高州长坡镇新坡、旺坡山、塘坑一、大坡、黄坡山、大□(土+化)等,东岸镇木居坡、桃子坡、大应塘、坡心、大双、西山、西水、石兰塘等,深镇镇横溪三进石,平山镇河口、垌尾田、柴坡、荔枝根、术坑、乐泗、大番田、落田、茂坡、西塘、根竹垌、合水口、山边、平山墟,大坡镇清湖、军屯、贺坑、田坡、利坑、河口、坡田,古丁镇南木埇(?),南塘镇大塘笃,石板镇湖朗,沙田镇的横岭墟和曹岭,宝光街办黎垌十二队,大井镇秧坡,山美街办的火星农场,泗水大旱村酒坡一;高州市之外有化州平定镇、文楼镇、宝墟镇,电白那霍镇石坑,信宜市大成镇丽沙、东镇竹山更口冲、东镇湾角、东镇佑英、东镇樟坡单岭头、怀乡镇西洞、贵子墟、镇隆的红旗农场、水口镇高岭乡章岸、高坡镇雷坡、北界镇六利,阳春岗侨农场,阳西县塘口镇、儒洞镇、阳西新墟镇,珠海市斗门区,恩平市恩城镇,雷州容路镇,广西北流六靖镇沙冲和、清湾镇等地。另外,因为工作等关系有定居茂名市茂南区、茂港区、高州市区、高州石鼓镇、电白县水东镇,广州市,深圳市,中山市,阳江市区,湛江市霞山区,遂溪县沙古镇,英德市府城镇,海南省海口市、白沙县等,广西桂林市,上海市,内蒙古,贵州,浙江省平湖市,辽宁省铁岭市,台湾省桃园县和嘉义县,香港,南洋等地。

近现代主要高州黄塘韦氏人物有:

韦世清,信宜人,文林郎

韦忠扬,信宜人,修职郎

韦祥进,信宜人,修职郎

韦祥明,信宜人,登仕郎

韦正荣,信宜人,登仕佐郎

韦广林,,信宜人,清朝国学生,曾任乡长和民政所长

韦斌刚,信宜人,大清五品军职

韦品镜,平山镇茂坡村人,民国留学美国,医科大学医生

韦品衔,平山镇茂坡村人,民国法学大学生,省参议员,曾任遂溪、四会、浙江法院院长,高级大法官

韦品铸,平山镇茂坡村人,民国曾任黄塘乡乡长

韦丽坤,女,平山镇茂坡村人,曾任阳江市副市长,现任阳江市政协主席

韦曾裕,平山镇木坑村人,曾任平山镇副镇长

韦森,阳春人,曾任阳江市公安局副局长

韦鼎光,阳春人,曾任广州流花区公安局局长

韦荣郁,阳春人,大学教授

韦克,阳春人,法院审判员

韦德戈,平山镇垌尾田人,水库移民斗门三乡镇,曾任斗门法院院长。

2003年完成,2009年8月23日修改

 

 

参考资料:

高州黄塘《韦氏族谱》1992年版

高州黄塘《韦氏族谱》1990年版

清光绪《茂名县志》

清光绪《高州府志》

《客家形成发展史纲》

《百越源流史》(何光岳 1989年)

《交融与变迁——明代云南汉族移民研究》(陆韧 2001年12月)

《韦姓史话》(杨东晨 杨建国编著 2001年9月)

《新唐书》

《清史稿》

《信宜县志》(1993年版)

《壮族论稿》(范宏贵 顾有识主编 1989年版)

《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苏建灵 1993年版)《壮族历代史料荟萃》

  评论这张
 
阅读(25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