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韦昌辉族籍考  

2009-08-24 13:38:29|  分类: 狼兵家族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昌辉族籍考

 

韦昌辉的祖籍及其民族成份问题,历来争论颇大,有两种迥然不同的说法,一说韦昌辉是来人,即客家人;一说韦昌辉是土著,即壮族人。我认为韦昌辉是壮族人。

《广西历史资料 广西历史人物传(4)》中有一篇李毓麟和王湛恩《韦昌辉是汉族“客家”人》的文章,里面详细地叙述了他们查阅了三本韦氏族谱,他们得出以下观点:这些韦氏族谱共同说明了金田地区的韦姓是从外地迁居桂平宣二里的汉族客家人。桂平金田韦氏《宗支谱》的序言指出:“韦氏宗谱系出京兆,由宋及元,代有大儒。至明,历代公卿。首迁丹阳,徙明历仕。后迁居广东牒窃塘开创,又至广西梧州容县立业,后分至浔州平南城,散入木棉都兴寨岭居住,我始祖一新公由寨岭迁上桂平宣二里理村保安理护社处立宅居住。”另一部韦氏《传经堂族部(薄)》的序言也指出:“韦氏本源系平南寨岭村与木棉村相近居住,在明末清初之时,乃系法成、法学公迁居上来,初到桂平宣二里理村居住,到时有当兵马夫田耕种,后恐防有误公事,原(愿)将其田交回总兵管理,另行耕读自兴创业。”安徽有关韦昌辉家的《简谱》,亦说:“韦氏一世祖籍由广东广州府发脉,至广西平南,人丁兴旺又分支至浔州府桂平县金田,又由金田迁朱暂。”另外还有有关的口碑、韦氏的祖坟考证,得出结论,韦昌辉的先祖是从广东迁来广西落籍的。

罗尔纲的《太平天国史迹调查集》附录“金田采访记”,他据1928年桂平新墟人刘某路经安徽宣城红林桥双沟村见到的韦昌辉家族的后裔,及韦昌辉的家乡都是讲客家话的,加上金田的韦氏族谱,也认为韦昌辉是客家人。

如何认定民族成份,谢重光在《客家形成发展史纲》中说到:“民族、民系虽然与种族有关,但毕竟不同于种族,在本质上它们都是文化的概念,而不是种族的概念(种族是血统的因素居多)。”(书第7页。)谢重光又认为,“过去(对客家人)的研究中,人们比较注重人类学田野调查的资料、考古的资料语言学的调查资料,对于文献资料,则比较注重谱牒和方志资料,对于传世文献资料后倒相对忽略了。”(书中13页。)我看到确定韦昌辉的族籍,各专家学者主要从几方面来确定:一是从田野调查对语言的调查,二是从田野调查中对生活习俗和生活环境的调查,三是从谱牒、方志等文献资料。不错,以上研究说明韦昌辉是讲客家话,族谱也说他的先祖来自于广东,因而是来自于广东的客家人。即从文化上大体来说,韦昌辉家族是汉族客家人的了。但我们就此落下结论,我认为还不够。首先中国人的族谱存在严重的伪托假造现象,仅靠谱牒得出的结论有很大的片面性。而又忽略了资料的研究,因此我认为以上结论是表面的现象,我细细研究,则发现并非都是如此。

我们都知道韦姓是广西壮族的大姓,相反客家人的韦姓人数是比较少的,虽然这不足以证明韦昌辉就是壮族。

据清朝《发逆初记》说:“发逆之兴,肇自粤西桂平县金田村民韦正(即韦昌辉)也。是乡有客民、土民之别,客民系粤东潮郡所迁,读书是务,绅士居多;土民则心地朴实,业农者多,呼为獞(壮)民,乃苗瑶侗獞(壮)四类之一,而韦正(即韦昌辉)即系土民,为天诛教首。”又说:“韦正独自带领其族人约有一千”参加太平军。1954年10月广西太平天国文史调查团去桂平调查,提出韦昌辉是壮族人,韦氏一世祖从明末迁来金田村,后来才分为五房,除季房仍留居金田村外,其他四房分居黎垌江、黄鳝冲、朱盏村、洪利村,这里都是壮族的居住地区。调查材料引用与韦昌辉同族韦妹的话,“韦昌辉的民族成份是壮族”。而罗尔纲在其《太平天国史迹调查》一书中,是以韦氏家族的语言和族谱来确认韦氏的族籍,而否认了以上调查结果。

我们仍可从金田韦氏族谱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传经堂族部》序言中说:“明末清初之时,乃系法成、法新公迁上来,初到桂平宣二里理村居住,到时有当兵马夫田耕种,后恐防有误公事,愿将其田交回总兵管理,另行耕读自兴创业。”这里可以知道韦氏初来桂平有所谓的“当兵马夫田耕种”,之前韦氏先居容县,再迁平南,明末清初才到桂平,而明朝始末粤东客家人并未有大量迁居广西。客家人移殖广西主要是在清朝同治以后,它是广东台山、开平、四会一带空前惨烈的土客械斗的产物。(见谢重光《客家形成发展史纲》275页)

我们来看“当兵马夫田”是什么。明清时代桂西、桂西北地区隶属狼(“狼”,桂西壮族的一种族称)官、狼目的狼人、狼民分为几种。其中一种是耕种“庄田”的狼民,他们除向狼官缴纳一定钱粮外,还要为狼官耕种“庄田”。另一种是耕种“役田”的狼民,虽不需缴纳粮谷,但必须担负与其田地名称相应的劳役,他们从狼官那里领取“份地”,收获归自己所有。例如:“应伕则有伕田,应役则有役食田,若禁卒田、仵作田、吹手田、鼓手田、画匠田、裱匠田、柴薪田、马草田、花楼田、针线田、以至管沟、管河,凡有执役无不有田。”再一种是耕种“狼田”,无事为农,有事征调为兵,故狼兵是以服兵役为代价的。(见《中国民族关系史论集》150页)那么桂平韦昌辉先祖的所谓的“当兵马夫田”,似是一种“役田”,又是一种“狼田”,或为两者之结合,总之是与东迁的狼兵有关系。桂平狼兵来自于归德(今广西平果县)、思恩(今广西宜山),明成化年间(1465~1488)桂平有狼兵937名,清雍正仍有狼兵169名。(见《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304页)至于韦昌辉先祖先居容县、后居平南、再居桂平,而其在桂平仍有“当兵马夫田”,则应属明朝末年狼兵的调动。这在广东高州的韦氏狼兵也有向外调动的情况,根据高州《韦氏族谱》记载的韦氏迁徙,从广西归德州来高州的狼兵韦氏有迁调往广东信宜、化州、阳春及广西北流等地。

韦昌辉祖先的经历并不是孤证。唐晓涛在他的文章《狼兵的“消失”——大藤峡地区武靖州被裁撤后“狼”的身份变化》中讲述了他的田野调查资料,他在桂平市江口镇的水秀村调查时发现,水秀村原来为狼兵的屯驻地,但现在这里的村民已全部被标识为“汉族”,他们自己也以汉族自居,虽然现在他们与作者交谈时使用白话(粤语),但他们也告诉作者, 原先族中之人均讲壮话, 他们关于祖先来源的故事称, 当年覃、韦、陶、陆四姓结伴, 由二十四土州来到桂平水秀村落业, 而他们保存的《陆氏族谱》中明确记载: “始祖讳文显, 在二十四土州来……。三世祖讳云鉴, ……公蒙沈总兵大人分清田地, 兹立大人在上村寺堂, 皆期至七月十三日诞祭他以酹恩。” 祖先来自土州, 又立沈总兵大人于寺庙中拜祭(而明代中期确有率兵平“猺”的总兵沈希仪,贵县人。贵港市现已发现其墓碑, 今贵港市南山寺即摹刻有其长编墓志铭)。这与韦氏《传经堂族部》序言中所的“总兵”是极其相同的,也印证了韦昌辉祖先是狼兵的情况。

明朝,广西的民族矛盾十分激烈,各地的民族暴动十分频繁。为了镇压这些暴乱,朝廷除了派遣正规军来镇压外,更加倚重的是所谓“以夷制夷”的方法,即调遣广西各地的土官所拥有的土兵、狼兵来镇压暴乱。朝廷于临时征调之外,又采取了让土、狼兵轮流驻防和屯田耕守之法。屯田耕守,又叫耕兵。朝廷每平定一个地方人民的反抗后,就该地划出一部分田地给土兵,让其且耕且守,以加强对这些地方的控制和镇压。这些耕兵,朝廷不给粮饷,平时从事生产,自食其力,遇警则应调为兵,前去征战。

其中狼兵来自于桂西、桂西北地区,明代狼兵屯守遍于桂中、桂东、桂东南、粤西各府,而且数量十分庞大。我们且来看韦昌辉族谱说的先祖所来的容县,从清光绪二十三年编的《容县志》了解到,明正统四年(1439年),两粤诸瑶叛乱,招归德州狼兵灭寇。此后相继有归德州狼兵到容县屯守,此中便有韦姓狼目所率之狼兵。今天容县的韦姓已是旺族,且看与其同源的高州《韦氏族谱》(此谱序言同抄容县、信宜韦氏族谱)是怎么写的:“溯念吾太祖系归德州之根籍,裔也上源流枝远很长至韦孟、韦贤之子韦玄成皆系贡生,汉代三国时期父子名经俱为丞相......隋朝始祖韦丹......唐朝始祖韦庄公号邦相系翰林院文渊阁大学士......又奉旨到广西平南容县田州府归德州府官为给副官旗身拨兵保障护民耕守。”明明知道自己家族是从桂西来的壮族人,却要安上一个汉族的祖先,而且缺乏科学依据,这便是在当时以汉族为正统的社会里,对少数民族有偏见,对待少数民族不平等,壮族人为了获取某些平等的地位和心理,便形成的一些壮族历史学家所认为的壮族“汉族后裔意识”。他们的族谱伪托假造先祖为汉族人的情况十分严重,不足为据证明其是汉族人。但韦氏狼兵到广西容县、平南、桂平等地的历史是不容抹杀的。(见《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

而如今在桂东、桂中、桂东南、粤西地区已没有壮族存在,数量十分庞大的狼兵后裔都已经汉族化,但是我们不能错认他们的族源,不能轻易以他们的族谱来认定他们源自于汉族。同样,韦昌辉家族的族谱写到韦氏发脉于广东,但是族谱的资料脉络模糊,不能以之作为考据韦氏是汉族人的依据。而其说“有当兵马夫田耕种”,则应说明韦氏先祖是这种东征狼兵的耕兵。当然,我们仍然应该从历史文献资料和田野调查来获取更多的证据来确认韦氏的壮族成份。

韦昌辉在金田村的家族,应该说是汉族化的壮族人,由于处在客家人的环境中,壮族人讲壮语会受歧视,久而久之,已经是讲客家话和粤语(金田村还讲粤语,所以韦家族谱又自认发脉于广东广州府)。文化上的汉族客家人化,并不能消除韦氏家族所受到的歧视,这种歧视就是在很多历史书中所说到的韦昌辉参加太平天国起义的原因。他们说韦昌辉家因是暴发户,所以受到别的富户的歧视,韦家的社会地位很低。我认为并不是如此,史料并没有说韦家是做生意的,怎么会暴发,相反史志及口碑说韦家是有很多土地的地主,见前《发逆初记》所说土民“业农者多”,所以韦家发展成为地主。那有钱的地主为何会受歧视呢?韦家受到歧视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他们是壮族人。于是有韦家为了改变他们受歧视的地位,花钱去捐了个监生,又挂什么“成均进士”的匾牌,却被同村的谢姓捉弄,漏夜刮去“成均”两字,以致大湟江巡检王基借此拘索了韦昌辉,花了几百两银子才释放出来。在韦昌辉带领其本村全体韦氏家族成员几百人参加起义时,同村其他姓氏却没有参加,也说明了有可能是民族界限的问题存在。可以说韦氏家族与汉族文化上的同化并没有消除民族的界限,首先在意识上,当地汉族人知道韦氏家族原先的民族成份,虽然以前没有民族观念,但汉族对所谓的化外之族都是确认和歧视的,有明显的界限存在,只能逐步在漫长时光的同化中消除、淡化。其次在政治、经济中,对原土民的歧视,韦氏家族的政治地位十分低下,即使他们经济上十分富足,又捐了监生的名位,也不能消除汉族人对他们的歧视。

或许韦昌辉家族都已讲客家话,生活习惯都已汉化,甚至文化都是汉族的文化了,但这也无法抹杀掉他们原是壮族人的身份,以致备受汉族人的歧视。而韦氏其他分居四房多居壮族地区,并不是他们被壮族化,而本身他们就壮族。从而才可以解释韦昌辉率族参加太平天国起义的原因。太平天国起义军以客家人为主,以洪秀全为主导的太平天国思想对少数民族并没有歧视,提倡和实行民族平等、男女平等的政策,于是有许多壮族、瑶族人参加了起义,韦昌辉的家族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少数民族成员,况且韦氏家族都已经基本客家人化了,与洪秀全等客家人在语言交流、文化、生活习惯上更是没有了差异。

                                         2003年完成

参考资料:

《客家形成发展史纲》(谢重光 2001年)

《中国民族关系史论集》(中国民族史协会 1988年)

《明清时期壮族历史研究》(苏建灵 1993年)

《壮族论稿》(范宏贵 顾有识 编 1989年)

《岭外壮族汇考》(谢启晃 郭在忠 莫俊卿 陆红妹 编1989年12月)

《太平天国史迹调查集》(罗尔纲 1958年5月)

高州黄塘《韦氏族谱》

唐晓涛《狼兵的“消失”——大藤峡地区武靖州被裁撤后“狼”的身份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