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吴强年(转载)  

2009-10-17 10:41:21|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访曾经画家村  不该被遗忘的文化生态(转载)

 

它曾经临江靠山,曾经绿树成阴,在它70年的历史里,是重庆一张享誉国际的文化名片。而如今,它却满目疮痍,近乎消失。

在重庆画家之村搬迁整整3年、即将被人们遗忘之时,本报记者再次走进曾经绿树成阴的艺术集散地,探寻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老画家们。

这种探寻并非一时兴起,而是基于对文化的尊重。如今,各种新兴的画家部落纷纷形成,但并不意味着,这个最初的画家聚集地,这道曾经的文化生态就应该被世界遗忘。至少,那段历史应该被记得。 

画家之村·现状 

已成一个空壳 

重返画家之村,在嘉华大桥下依旧能看到画家之村的“遗迹”——几栋破烂的楼房。 

“剩的房子太旧了,有很多小偷,根本不可能在里面办公。我们把房子租给了棒棒,只有这样,感觉才有点人气。小偷看到有人,也不会再来偷东西了。”王尚荣,是如今留守在画家之村的“行政总管”(四川美协重庆办事处行政人员)。 

他说,现在的画家之村其实已经是一个空壳了,画家们都走了,只剩下两三个工作人员。要不是偶尔还会接到国外旅行团要来参观的电话,自己几乎就是待业在家。 

3年了,这个村子渐渐被人们所遗忘。直到汶川地震后,有许多成都的画家都“逃”到重庆,才想起,曾经在重庆还有一个画家之村。这一刻,画家之村似乎又有了新的血液。“可是,就算是新成立一个画家之村,曾经的文化生态也永远回不去了,因为一切都变了。”王尚荣一遍遍地重复着。 

画家之村·素描 

林军  一位老人的叹息 

6月的一个清晨,老画家林军又一次梦到了画家之村绿树成阴的巷道。睁开双眼,一缕淡淡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一幅名叫《巫峡》的版画上,这幅画是林军在半个世纪前刻画的。一瞬间,恍如隔世,让如今早已双鬓雪白的林军百感交集。 

林军顾不得吃早饭,也顾不得和老伴儿说声,便急匆匆地下楼坐车,赶往那个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林老有很长很白的胡须,虽然已87岁高龄,但依旧很精神。一回想起画家之村,这位老人的眼睛中总是斟满了泪水。他说,自己在画家之村住了50多年,曾经过往的青春岁月都在这50年里。50年中,他不仅创作了《苗岭山麓》、《酣睡的山谷》等享誉国际的版画,还因为画家之村在国际上的地位,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经常会带自己的朋友来我的画室看画,大家吃完晚饭,我们会去江边喝茶、聊天,从来不会感到孤独。”林军说。 

如今,年事已高的他很少再拿起画笔了,但在他家中,客厅、储藏室、卧室的墙壁上随处可见一幅幅鲜活的黑白版画,朱红色陈旧的画框透露着岁月的痕迹。“曾经,它们都在我的画室里。画家之村没了之后,我把画全部搬到家里了,虽然现在来看画的人很少,但我每天都会把画框擦一遍。我想让我的画感觉到,我并没有抛弃它们。” 

除了摆弄自己的画,近年来,林军开始整理外国友人们给自己的信件,并小心地存放在了相册里,现在已经有了整整三大册。每当有人到家里作客,提到画家之村,林军一定会拿出相册,给客人讲述关于画家之村的故事,“画家们都老了,分散在世界各地,画家之村已经变成一种记忆。” 

吴强年  思念的石头记 

吴强年最近新作的画叫《曾伴大江听涛声》,主画面是一块石头,石头上有抽象的字、画笔、墨汁、树林、小鸟……吴强年指着画室里散落的鹅卵石说,这些都是我从画家之村江边上捡回来的,我想把它们变成一种思念。

吴强年年近70、广东人,但因为在重庆生活了大半辈子,说起话来满口的川味。在当年的画家之村里,吴强年年纪比较小,属于比较另类的画家。他比较早地洞察到版画应该“多元”发展,不能仅仅是“红色”题材。于是,从1980年代初期开始,他开始创作《自然之声》系列,受到很多画迷的喜爱。

说到吴强年早年的版画,一些上了年纪的市民都不会陌生,特别是那幅手端枪支、在青松前站岗的《雷锋》,作为当时教科书上的插图,是当时许多孩子们临摹绘画的对象。当然,还有《红岩》小说里的插图,如今,那一幅幅熟悉的画面,跃然纸上,唤起人们许多被遗忘的岁月。

2005年,画家之村搬走,吴强年在沙坪坝一小区买了两套房,一上一下,一套作为自己的住宅,一套是专门的画室。“我很满意这里的环境,很安静、也很舒适。和画家之村的木地板房子相比,这里的条件好很多。”吴强年说,3年了,自己还是保留着在画家之村的习惯:上午睡觉,中午吃过早饭,开始在画室进行创作。“现在身体是不如以前了,但只要有创作灵感,我还是会画。这次汶川地震,我还作了新的版画。”

吴强年不卖画,在他的画室里,是自己各个时期的版画作品,就像一个小型的个人作品展,由于面积的限制,很多作品不得不叠放起来。吴强年很欢迎年轻人去看他的画,对每一个看画人,他都会亲手泡一杯清茶,耐心地讲解画作背后的故事。

“平时很少有人来看画,小区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是一个画家,来看画的人都是一些老朋友。现在画家村的老朋友们的年纪也大了,平时也很少有走动了。”吴强年说,现在在画室里,时常只有他一个人,虽然自己很享受这份孤独。但却很希望自己的画能被更多的人看到,被大家接受和认可。

牛文  落叶归根的哀愁

接到记者采访电话时,牛文的女儿牛小群有些惊讶,“要采访我父亲?可能有些困难……因为现在,连我们他都快不认识了。”谈到自己的老父亲,牛小群有些哽咽。“现在的他,只记得画家之村,记得他的那些老友们,有时候甚至执拗地要我们带他回重庆。”

牛文是画家之村的第一批“村民”,曾任四川美协主席。在画家之村里,他创作的《东方红、太阳升》、《吉祥如意遍地锦》、《芳草地》等作品都被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收藏过。2005年画家之村拆迁之后,他随儿女们一起到了成都。之后,牛文的生活并不为多少人知道。

据牛小群断断续续地回忆:到成都后,牛文还在坚持创作,虽然也有很多朋友常来家里探访,但还是时常会听到牛文的叹息。“他总是把画家之村放在嘴边,我们都知道,在他的心目中,只有画家之村才是他的家。”

画家之村·往事

·40知名画家聚此处

画家村是上世纪30年代(抗战初期)建在重庆大轰炸废墟上的西式建筑,曾是一个旧军阀的别墅。解放后,整修成为苏联专家招待所。1954年,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成立,重庆市政府、市委就将其划给四川美协使用,画家们又自己动手在院内建画廊、修展厅,并建了部分宿舍,最辉煌时,有近40名知名画家在这里吟诗作画。

·版画发源在化龙桥

美术界曾有这样的说法,中国当代版画艺术最高成就在四川,而四川版画的发源地则在重庆化龙桥。半世纪以来,数十位经历不同,艺术风格各异的老、中、青画家,在此潜心艺术实践,创作了不少优秀的精品力作。其中包括在中国首届画展上获得一等奖的作品《巫峡》(林军创作),在德国莱比锡获得金质奖章的《蒲公英》(吴凡创作),在中国第五届美展时得金质奖章的《主人》(徐匡、阿鸽)等等。

·中外名人慕名拜访

画家之村于1985年正式对外开放,曾接待了上百万的中外客人和知名人士。他们来此参观交流,购画收藏。包括美国前国务卿万斯先生、李嘉诚夫妇、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女士、韩素英女士等。如今,依旧有不少境外旅行团来渝指名要参观画家之村。

 记者 王琼  来源:《 时代信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