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大仙庙开光记  

2009-10-17 11:16:10|  分类: 河口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仙庙开光记

 

1996年10月19日,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一个特别的日子。昨夜我还在第一滩的海边聚会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早上10时回到了宿舍,匆匆吃了午饭,11时半乘车北上,到高州转车去平山镇大仁庙墟下来,已是下午15时多了。我可以走一公里去水库边找船搭回老家河口村,但担心这时找不到船,要花一个小时走山路回去,于是决定花了几元钱搭摩托车到西坑村。从这里还要翻过几个山岭才可到达河口村。一旦置身于深山野岭之中,山重嶂叠,路径崎岖,野草树木丛生,我就难以辨别了回家乡的方向。

这里就是奇壬岭,又称奇吟岭、奇仁岭,是信宜大雾岭的余脉,海拨五百多米,横跨平山、大潮两镇,岭嶂起伏不断,良德水库的碧水环绕,山上绿树葱葱,溪流潼潼,鸟鸣啾啾,在秋色之中,也不见黄叶丛丛、落叶满天,不啻是人世间的美妙之处。不一会,我终于迷了路,也就无心欣赏这美丽的景色,见天色也不早了,若再找不着路,别说吃住,就是大仙庙的开光仪式也见不着了,岂不是枉费自己回来的主要目的。

我是从西坑村一路问过来的,山上又见一位大婶,她说我走错了,幸得遇见西坑村的刘先生,认识我爷爷,他正是赶去大仙庙的,傍晚开光仪式就开始,我心想总要去大仙庙的,何不就此跟他去那里呢。于是跟着他后面迤逦而行,绕过一个山头,不想很快就来到奇壬岭西侧半山腰的大仙庙。哇,已经来了不少人,有村民负责接待我们。我找到了爷爷,他是个热心庙务的人,为庙的重建花了不少力气和金钱,他身上挂站着红绸缎,是开光仪式中的礼宾司,此时是下午16时多,七婶、九婶也上来帮忙了。庙堂旁开设了厨房招待我们吃饭,饭食无忧,只是在山上不认识几个人,仪式还没开始,无所事事,眼睛又好困,没什么地方能休息一下。

大仙庙所处地势较高,面向大潮镇,水库在不远端山脚下,象飘渺的银蓝色彩带。这里树林密布,特别是成片的橡胶树林,在秋天的薄薄的白色澜气环绕之下,冷清而寂寥。

18时,天色微暗,开光仪式启幕了。庙堂前端由布蓬架起道棚,周遭挂起幡旗,道棚前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些水果、糖果、饼干、糯米饼等祀品,道公佬们穿起长长的道袍,戴着斜沿圆帽,几个坐着吹响唢呐,敲起铜锣,另几个手持长剑,围着方台跳着挥洒飘逸的舞蹈,唱着呢喃起伏不大调子重复的歌曲,不解其中意。这些动作是重复而跳动的,气氛神秘和自在。此时又在道棚左旁开坛,派人去山下取水回来。18时半,大家从庙里把盖了红布的神像抬出到庙前端的地堂,倚墙向庙屋而立,同时锣鼓喧天,似乎用以把神祗从几十年的沉睡中惊醒。好久了,1958年那个毁灭旧世界的时代,也毁了平民膜拜的神像,但无法消除存在他们心中对神祗的崇拜,以致又要花费金钱人力来重建起来。只有真实的偶像给人予以实在的寄托。可以说偶像崇拜是一种迷信、无聊、虚幻,但何尝这不是一种安抚人的心灵的制剂呢。

一切不可复原,庙宇已无旧往那么漂亮,无古代建筑的古色古得的味道,新造的神像也没以前雄伟高大,人们没有更大财力来恢复,而传统的工艺也经过一个弃旧扬新的年代,丢失了很多。难道新的比旧的都好?现在的审美观很先进?怎么我无法在这里找出令我赞叹的东西。人难道比以前平庸?还是以前有些突出的精英分子,营造了那时一些美好值得记忆的东西?难道我们只记得现代化要创新,而忘了要继承那些经过了千百年磨砺过的传统?

19时半,人们点着了鞭炮,在噼啪响声中,一个资格老道行高的道公念起了崇敬神祗的文章,我竟然听不出他在说什么,之后还是那些无聊的道公舞蹈,呢喃的话语,令我也无聊之极。20时,爷爷找两张长凳,放在庙屋的偏殿房,凳上放张门板,让我睡觉,非常困乏的我在喧哗当中,迷迷糊糊休憩了三个小时。神仙们,在你栖息的殿堂,我如此无状,多多得罪了。

23时爬了起来,吃了夜粥。下半夜有精彩的节目哦!

而秋夜的山间十分寒冷,我披多一件带来的衬衣御寒,显得有些不伦不类。道公们仍然在重复着那枯燥的游戏,神仙不会厌烦,我却会不安。庙的四周已是漆黑一片,而山岭方园几十里的村民赶来了,水库移民到遂溪县等地的人也回来不少,山上已聚集了近两百人。我在无聊地看着那道公们的游戏,仿佛他们才是上天的领导者,你们那些神像只不过是些木头,还得听从道公们的长剑指挥调度。

午夜已过,只见庙前的地堂给清空出来,有人用粪箕担来新鲜的木柴,要浇上煤油才烧得起来,熊熊的大火映彻了整个山间,烘热的火光燃起人们的热情,我们这些孩子们更是欢呼雀跃。火逐渐熄灭,而炭却依然灼热,然后给摊出一条长十米宽一米的炭火路,啊,我知晓了,我们要踏过这条路。从书中和影片中看过许多,今天我也亲遇其境,真是太妙了。村民称之为“走火链”。火链端前摆上一个火盆,道公们又持着剑,口中念念有辞,在火链旁画符,又住炭火中贴上黄色纸符,符很快在炽热的炭中燃烧殆尽,道公又往炭火中喷了几口酒,好象这样子做法后,我们才能无畏地顺利地踏上去。人群此时引起了骚动,我九叔对我说,他上次在另一间庙,火势更旺都不怕。站在我这边的一帮小孩子,瑟缩着,却都跃跃欲试。而包括我的婶婶在内的许多男女人们却畏缩着,口中声声说不敢去走。道公们在做过一轮法术后,终于带头光脚跨过火盆,踏上炭火链,一些村民担着牲品,跟着也走上去,随后一大批人跟上,没有一丝痛苦,一丝惊恐,一声苦叫,人声鼎沸中,我也勇敢地跨过火盆,光脚走上火链,炽热的炭在脚下踏过,听见吱吱的响声,身上感觉到沸腾的热气,在寒冷的山上流出汗滴,这是多么奇妙的感觉。开始还是快跑,后来索性慢走,脚底全没有火烫的感觉。和着人群大声呼叫,卷起满天的星火,在这山岭间回荡,仿佛人生得到升华,精神到了另一个神仙的境界。

所有勇敢的人虽然没有奖赏,却得到一世没有几次的激情体验,或者科学道理可以给出很机械的解释,我却仍然觉得很荣幸。当炭火归于熄灭,人声归于静寂,而心情仍在燃烧,久久难以平静。

清扫炭灰余烬,锣鼓钟磐齐响,使得山间这一片胜地充满喜庆,凌晨2时半,开始给神像开光。摆在庙前地堂上的诸神像,要睁开眼啦!揭开掩盖在上面的红布,露出它们的面目,大仙庙又称太古庙,主要祭祀盘古、伏羲姐妹、冼太夫人、观音等,盘古一副原始人的形象,头上是绿草编织成的帽子,腰间围着绿叶裙,赤身光脚,右手举日,左手持月,开天劈地,颇有气慨。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伏羲,这里竟是女性的形象,凤冠霓裳,风采绝代。这里的供奉的神祗以女性神居多,而且出现一些令人称奇的神祗,是与高州北部的历史有关。太古庙以祭祀的盘古而得名。历史上这里是瑶族的聚居地,瑶族是以盘瓠(或称盘古)为祖先,祭拜盘古,所以太古庙是古时瑶族风俗的遗存。现在这里的瑶族已经全部汉化,只有一些风俗习惯得以窥见他们历史存在。

老道公神情庄重地用刀、笔、扇等道具在神像上做动作:点睛、点手、点脚、点身等,仿如由他画作做成整个神像,每个神像都这样做,动作又不快。大大小小十几个神像开光花了两个多小时。

我没有待开光仪式完毕,3时半,我到庙下的紫胶房就地铺张席子睡觉了,其后又有人来睡,山间好冷,爷爷下来找了张破蚊帐给我盖上,满帐却是沙子,清晨我梦中抖了一下蚊帐,搞了旁铺之人满口是沙,我睡醒起来后才听婶婶说出来,笑坏我了。

早上7时,在唢呐锣鼓声中,一大群披戴着红绸缎的司仪村民把神像抬进庙里。中间庙堂是盘古大王,一副原始人形象,旁边却有两尊披挂盔甲的武士天神守护,右边厢房祀奉伏羲姐妹,左边是冼太人,冼太有两个丫环伺候,其中一尊丫环是我爷爷捐送的。爷爷为大仙庙的重新开光毫不遗力,大仙庙重建前后花了四年时间,爷爷四处募捐,自己还捐出了近千元钱造了一尊神像,钱花了不知冤枉不冤枉?可否就保韦氏家族上下永久平安?我不以为然。

这天早上,上山的人更多了,挤满了庙堂,香火燎绕,几乎令人窒息,香火塔里的香火由于太多,以致香火燃烧起来。这热闹的景象可以说明这小小的山间神庙的影响力。又有一支舞狮队上山来舞狮子助兴,噼啪的鞭炮声此彼伏,响彻云霄,和着喧哗的人声,把大仙庙的开光仪式推向高潮。

9时多,庙里招待捐款50元以上的信士,我也见到已移民到外地的一些旧同村乡亲,一起吃喝,好不尽兴。这一餐有酒有肉,是上山来吃得最好的一顿。11时我下了山,好累,昨晚在紫胶房睡得不好,来到六叔家,一觉睡到下午6时,梦境中遇见盘古在开天劈地、创造了人类、创造了我......

 

                  2003年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