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从罗坑曲水到八甲仙湖   

2010-01-16 13:33:10|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罗坑曲水到八甲仙湖

——17个小时大穿越的回顾

 

17个小时的穿越之后回来,引起大家对此事非常大的争议,特别是针对蝌蚪没有等候大队伍而率先到达仙湖的责任,我们为什么要漏夜持续行军,以及由此引出的对广西南宁“9.7户外事故案件”的法院判决的讨论,我们也在讨论当中进行反思,获得不少有益的启示。

总结18日10时26分至19日凌晨3时13分将近17个小时的行程,可以用“一错再错,顽强坚持”来说明。我们户外运动一直坚持的“不走回头路”的原则,第一次先进科学仪器使用的失误,坚持到达仙湖宿营,可以说大部分是人为的因素致使我们再一次创造了“辉煌”的历史。

2006年11月18日上午10时26分,搭载我们20人(14男6女)的中巴车到达半山腰的曲水工区,此地海拔599米。仰首向北望去,双髻顶已然在我们眼帘当中,云雾不时缭绕,只会偶尔露出它峥嵘的一角。而南边是岩壁裸露山势陡峭的石床岭和三架岭,西边是白云岭,东边是鹅凰嶂。工区的大铁门锁着,叫唤无人应,只好翻越右侧山边的小路过去。收拾好行装时,从山下走来一个林场工区的人,他出言阻止我们攀登上山。冬季是林场的封山防火季节,理应是不能上山的。我们说是过八甲去的,他也没有再刻意阻拦我们。由于双髻顶下有电站的集水渠,可以望见公路一直开到离顶不远的地方,我们就沿着公路上去。昨天下了中雨,今天天气还算开眼,只是阴天,偶尔还露出来一缕阳光。沿公路攀登,11时42分到达电站上的一个集水坝,沿水坝两端,是山腰间长长的集水渠,也是非常好走的道路。此地的海拔已经是839米了。

医生和枫之子启用了先进的掌上电脑卫星地图和GPS卫星导航仪,然而正是从两种仪器作出的错误判断,导致我们开始走上了错误的道路。根据卫星地图的显示,我们将向东行走,到达九折河工区,再到头门顶,即白水瀑布的出水口,然后到达白水水库宿营。可能我们没有看清云雾当中的双髻顶方向,而把眼前看到的这座山峰当作是双髻顶的一髻,而令我们选择错了方向。

沿水坝右侧的集水渠向东行走,本以为绕过去即可到达九折工区,谁知道我们离双髻顶就越走越远了。向东后转为向东北,水渠路走尽后,开始上山过一个山坳,上山的公路也是比较宽的,如果维护得好,还可以和原来一样通汽车,但GPS显示我们已经走上去仙湖的道路了。“不走回头路”的原则起了很大作用,大家都不喜欢走回头路,我们选择依然向前行进。过了山坳后,13时06分我们再度到达一个水坝,海拔已经为988米了。水坝里的山谷有一条公路,应该是推土机开的,而水坝里的树木枯黄萧索,大概是雨季时水坝里的水溢满时浸过树木后的景况。如果是雨季,也找不出别的道路可以穿过水坝去。

旱季令我们轻松穿过水坝,而没有令我们返回正确的道路。我们没有沮丧,时间尚早,可能还有道路让我们出其不意走到白水瀑布。

双髻岭旧时是土匪窝,搭载我们而来的司机说,有一个专程从台湾回来的土匪的后代曾经来这一带寻找父辈留下的宝藏,一无所获,是否我们到达的这里就是宝藏的所在地呢?

过了水坝里的道路,然后开始进入到茫茫大山森林当中的小路了。路依然是非常明显的,虽然有时候杂草掩盖过了路面,或者要淌过小溪。最担心的是突然乌云遮掩了天空,拌随着隆隆的雷声,我们只能在雨中穿行。雨势不大,只下了一会就停了,并且天也开了,云层间露出一片蔚蓝色的天空。

最大的收获是的我们在溪流中发现了黄蜡石,淡黄的深黄的、润润的,非常漂亮。电白黄蜡石是比较出名观赏石,现在我们已经到达了阳春境内,也可以称之为阳春黄蜡石了。只是它太重了,我们没有能力把它带走。

我们很快就发现了交叉路口,并且有红布,完蛋了,这正是五福瀑布到达鹅凰嶂道路的标志,向右应该是鹅凰嶂,向左就是五福场。我心里显然是有点失望,去白水瀑布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在山间的小路间穿行,又上又下,然后是那条似曾熟悉的溪流,有着幼细的白沙,零散的卵石,清澈的流水,它是流向五福场,然后在五福瀑布纵身而下,最后到达仙湖。

15时05分,到达五福场。由于时间尚早,另外刚下过一场雨,五福场显得比较潮湿,加上可能还会有雨下,为防万一山洪暴发,我们决定不在五福场宿营,在天黑之前,到达仙湖。

然而,最有争议的时候出现了。蝌蚪没有等齐队伍,即带领着几个人突前走了,没有带对讲机。中间是哈仔、超武、文坚、流浪、我、自由生活、水皮等7人。20人队伍中,只有蝌蚪、自由生活、我走过这条路。但中间的我们7人,我走在中间,一直跟随着前面的人走,没有留意叉路口,那个是一条直路左边陡然走向山上的小路路口。走过一段后,自由生活从后面赶过来说我们走错路了。我们没有回头的意思,“不走回头路”的原则再次生效,我却没有考虑,鹅凰嶂的道路往往就是只有一条,别无他路的。此时此刻只是感觉沿着溪流向下,有可能会合到五福那条溪流,而且脚下这条小路那么明显,应该有路可以走出去。没有指南针,其实我们已经走上一条向东的路,偏离了五福溪流的流向,而我们没法意识到。

我们在18时左右,到达溪流中的一片岩石堆,我们穿过山谷向外望,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了对面的山,似曾在仙湖见过,心想我们很快可以走出去了。此时水皮带的小功率对讲机得知,枫之子率领的8个人也跟随我们走错了路,走到我们后面了,但由于有个女孩体力透支,行走得十分缓慢,于是我们就在此等候他们的到来。

夜色慢慢降临,身上自从那场雨后未曾干过,鞋子也是一直湿的。休息久了,觉得有点冷,而且黑暗的等待是非常苦闷的。等了许久,近20时他们才到来。而此时问题又来了,枫之子打开GPS发现,这条溪流是流向仙湖的,就是水库大坝对岸,出口两边不知道有没有路,如果没有船,虽然近在咫尺,相信也难以到达仙湖的宿营地。

我们决定向前去看一看,向下走了十几分钟,突然路到尽头,溪流两边的山岭十分陡峭,难以攀爬,水皮、自由生活打开头灯向溪流下探寻了一段,无法找到前进的道路。

回到刚才的石头堆休息。他们8人也走错路,主要又是枫之子的GPS的问题。开始北纬走对了,枫之子的GPS却显示那条路是走向白水的,把北纬追了回来,从而走上这条错路。加上看到水皮在树干上留下的印记,就只能错上加错。

已经是近20时半了,我们是回仙湖还是就近到五福场宿营,又发生了争议。不管怎样,先回到叉路口再说。这下我们队伍尽量不拉得太远了,23时12分才到达叉路口。我知道回到仙湖白天也要两个多小时,何况现在又疲又累,天又黑,比较危险。但坚持到仙湖,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享受,不用明天再辛苦地走出来。争论了一会,大部分人是想回仙湖的,在医生和我的带头下,只好全体走上到仙湖的艰苦路程。

真的与想象中的一样艰难,主要是夜色昏黑(开头灯或手电筒),疲累的困扰,而小蜜最为突出,她近视又没戴眼镜,已经无法背行囊行走,加到北纬身上去了。而原先小蜜在队伍最后行走,时常要停不来休息,拖慢了整个队伍的速度,于是叫小蜜走到前头,在后面队伍的压力下,她也不好意思停下来多休息,在大家的帮助下咬牙支撑着。左边的水流瀑布声伴随着我们,有时我们只能开玩笑地说:还有20分钟、10分钟、5分钟就到啦,鼓励大家到达目的地。

我们有的是身体的疲劳,更加有心理的恐惧、疲劳,但只有一个信念,安全到达。

凌晨1时57分终于突出重围到达大公路,心理一松,整个人就垮了下来,步伐无力,走一段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会,但开心的心情难以形容。除开医生、水皮、自由生活、哈仔留下来就地宿营,其余人继续行走,我于凌晨3时13分到达仙湖水库宿营地。开始只记得和蝌蚪一起的是3人,当时在路上点人数,发现少了2人,我们担心极了。好得联系到跟随蝌蚪一起的是5人,才放下心来。倘若少了两人,恐怕我们要彻夜找寻了。

而到达仙湖的难以抑止的开心,使疲累也随之消失,至凌晨5时半才入睡。

GPS显示,我们从里联到仙湖的行程为28公里,从曲水工区徒步约25公里。

总结事情的前因后果,有GPS首次的使用,在叉路口难以判断路向,只有走了一段路后方可以判断。所以GPS在曲水和五福两次叉路口的方向误导,这个经验下次可以吸引。至于蝌蚪,大家有批评也有宽容,不过对于一个整体来说,带头的一定要在叉路口等候,或做明显的标记,或用对讲机通报,倘若自己或后面的走错路,都是危险的。最好一个队伍走在一起,可以互相帮助,有事情又可以照应。至于这次穿越,其实难度并不大,都有道路行走,所谓“绝地大穿越”并不成立,只不过时间较长,体力消耗较大。至于对南宁“9.7事故”的讨论,显然案件对招集人及所有参与者的判决,对户外运动是非常不利的。

                  2006年11月29日完成

 

附注:

2006年11月18日7时59分从茂东站坐中巴车出发,10时04分到达电白罗坑镇里联村,海拔377米。

2006年11月19日18时15分在阳春八甲镇搭乘肇庆-茂名的火车,19时75分回到茂名市区。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