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高州深镇溯溪、行山记   

2010-01-05 17:22:03|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州深镇溯溪、行山记

 

(10月23日7时25分,茂名市区文明南路。)

我是第一次参加茂名“山驴子”户外运动俱乐部(“驴”是“旅”的另写)的溯溪活动,他们分别在9月N日和10月2日、3日组织了两次高州深镇南山河、禾仓河的溯溪。而此次活动参加者最终只有6个人,分别为组织者大自然、超人,还有阿健、大兵、蝌蚪和小宝(我),清一色的BOY。我们乘上茂名—高州城的班车,于8时半到达高州城东站,随后转乘高州城—深镇班车,于10时14分到达深镇墟。在深镇墟的逢源饭店吃了一顿饭,这个饭店成了“山驴子”们的定点招待饭店。活动实行AA制,超人负责后勤。事先超人电话联系好饭店老板,说好我们10时半到达,吩咐他们预先做好饭菜,不过我们提前了。另外,超人打电话叫熟识的摩托车司机和向导小张来接我们,他们都是禾仓村委会的村民。由于此次没有MM同行,我们准备最艰苦的山顶露营,饮食会比较缺乏,午餐我们尽量多吃点,还要了一饼啤酒,预祝此次行程顺利。吃饱饭,6台摩托车搭乘我们向禾仓进发。来到石山电站,向左过桥上东塘峡谷,这是我曾经来过的地方。禾仓村委会由东塘峡谷再往上,处在东塘河上游。见到座落在半山腰平地和溪边的一个村落,司机说这是富坑村,而村落往前向左转为南山河,“山驴子”9月份在此已经进行过溯溪。前行为河口村,这里有座电站大楼。然后沿山间车路,开到一个小村落横坑村。

(11时42分,深镇禾仓村委会横坑村。)

10月2日,“山驴子”在河口村的横坑河为起点进行溯溪,此次则选择新的起点。横坑村处在莽莽苍苍的群山当中,村落西南是条深谷,横坑河流淌其间。我们整理妥当行装,向导小张带领我们沿溪边山路上行,来到溪水中段的的一个护水站。整条横坑河到护水站,再直行往上到达水源顶端,已经为“山驴子”征服。而新的溯溪起点是护水站对面山谷间一条东北走向的支流。

(12时13分,横坑河护水站。)

护水站下有一座水陂,从护水站跳下到水陂,我们迈出了溯溪的旅程的第一步。

这是我溯溪的处子行,所有的装备是同行中最差的,随身有一个跨包、一个睡袋背包,重量最少但配置不齐全。超人、大自然、阿健、大兵都是一个大的旅行背包,方便行走。溯溪要配备两双鞋,一双涉水一双爬山,涉水为防滑的溯溪凉鞋。而我只穿了一双皮凉鞋,跨包加背包又会成为一种妨碍行溪的累赘。

于是在我跨进溪口的时候,就令我有了第一个极坏的开端:我踏走到溪中的第一块石头时,我就感觉到鞋底硬滑,难以平衡,踏上第三块石头时,就一个趔趄,滑了一下,左脚侧滑到水间,被岩石划伤了脚侧面,流出血,一阵刺痛。我立即产生了一种心理恐惧,这个不好的开端,是否表明我在前面的路程当中面临更大的挑战?队友们给予我宽容的微笑,似乎这是溯溪最基本的的事情。而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去面对前路的种种艰难险阻。

刚才我们爬山上来的时候,都走得气喘嘘嘘的,大自然则说:溯溪就不会觉得累,因为溪中具有十分丰富的负离子。整个溯溪的旅程确实如此。当然溯溪的行进速度不会太快,行进里还有攀爬过程,溪流中丰富的植被也令溯溪显得轻松。秋季也是最适宜溯溪旅行的季节,因为秋季水量较少,便于溪中行走;不是雨季,水中岩石青苔较少了,不会太滑,也避开了山中蚂蟥的侵袭;气温较为凉爽,不易中暑。自从我有了第一次打滑受伤后,随后的行程中注意掌握行走的力量、平衡和速度,以避免再次受伤,而打滑仍是不可避免的,我有足够的反应能力,以免自己落水。背包客则可以腾出自己身前的空间和双手来攀扶和支撑,亦可手执拐杖行进。我的跨包则有些阻碍身前的空间及双手活动的空间(因为背包在后,跨包只能置前或置左右两侧),以及成为攀登时的障碍。这些不便的地方是贯穿溯溪始终的,影响了我整个行程。

溪流边分布着茂密的树林,时有鸟鸣,清沏的溪水,芬芳的植物气息,沁人心脾,岩石皆为花岗岩,大大小小散落在溪流当中,也会使溪流形成深池地带或悬崖,而分布在两旁的岩石,则使溪流形成狭谷,令跋涉者难以通过。溪流的前段比较和缓,我们都可以在岩石上行走,或浅涉溪水而行,高海拔山间冰凉的溪水,开始对脚简直是一种强烈刺激,而后才逐渐适应。前面出现了一个狭谷,两岸巨大的岩石使溪谷形成了\ \形状,左侧岩石呈平滑,右侧岩石嶙峋,逾越会有一定的难度,这是我万里跋涉的第一个难关,心中产生一种兴奋的感觉。

在溯溪过程中,通常是这样安排,熟悉情况的向导在前头先行,随后为有经验的老驴跟随,并照顾中间的新驴,殿后亦为一个有经验的老驴。我在中间跟随前面的队友,使自己呈“大”型,双手双脚支撑两边岩面,得以顺利通过此道险关。继续前进,遇上一片竹林,干枯的一大片竹枝倒横在溪上,向导突然停留住指着竹子对我们说,有一条“青竹蛇”。青竹蛇静静地蜷伏在干竹枝上,很细条但身躯十分长,昂首对着我们,向导用竹枝撩逗着它,他不怕,他说还能抓住它呢!我们对蛇总有一种恐惧感,超人才后悔忘记带蛇药来了。蛇并没有主动攻出我们的意图,我们却思想,在漫漫长路当中,是否还会有蛇的出现呢?

遇上溪间悬崖地带,往往水流会在悬崖下冲击形成深潭。我们只有上岸绕行。有段溪谷两壁十分陡峭,须行走上很高的山上才可绕行过去,蝌蚪、阿健和我紧随着向导小张,上到一片杉树林,然后在叉路口向左侧小路行去,阿健面对杉树,就摆着摄影镜头拍照起来,我和他聊谈当中,却发觉后面三人没有赶上来,是不是他们走错路了。

(13时20分,迷途杉树林。)

我们大声叫喊,后面没有回音,阿健叫我回去看看,我回到叉路口,大叫却没人应,向叉路口右行一段又没有见人,以为他们没有上到,又回到路口,之后打手机,信号很差无法接通。此时向导赶回来向叉道右路追去,终于把他们追了回来。我们得到教训,队伍不能拉得太长,在分叉路口一定要安排人接应。

在行走当中,见到不少漂亮的花草,有生物学家之称的大自然就会把名字告诉我们听,红色的虎颜花、黄色的华凤仙、还有素色的石蒜兰、花叶开唇兰等等,向导则把漂亮的华凤仙称作猪食花,不免大煞风景,谁叫这种花可供猪食呢!

有时溪道十分窄,杂草、树木横在溪上,脚下岩石、溪底难以看清,就应注意不要踏错踏空地方;我们又会遇上高大的岩石横在溪中,需要借助队友向导的手和手持木棍才能攀爬上去,这些和溯溪攀岩过程,常常要用的是巧力,蛮力是不行的,这种技巧在行进里逐渐会掌握。只是这次来的都是BOY,没有带攀登绳索来;而有些峭壁,攀爬行走难度十分大,稍微用力不当,踩踏不实就会从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溪谷的水里和岩石上,十分危险;在峭壁上行走时,那些几乎是90度的地方,我心理十分害怕和后悔,默默地说下次我打死也不会再到这些地方来;甚至有一次我踏上一块溪中悬崖岩石上,突然打滑摔倒了,正好坐在充满干燥青苔的这块岩石上,没有再往下滑,否则就掉落四米高的深潭下。我怎么就拿自己脆弱的生命来这里进行一场娱乐呢!

或许这就是朋友所说的:溯溪,痛并快乐着!

这里有新鲜的空气,有美丽的风景,也有危险的地带,只有在征服危险这后,才彻头彻尾地感受到——这就是溯溪,与平平淡淡生活无关的体验,一世也不会有多少次的生命激情的体验。

(14时40分,瀑布停留。)

我们来到一个高大的悬崖瀑布下,瀑布有五六米高,垂直落下发出巨大的响声,大家为之欢呼,决定在这里休整和拍照。

山谷的溪流间难以见到阳光照射下来,所以在下午3时左右,溪间已经感到比较昏暗,我们时常会因劳累要求停下来休息一下,有时因为险阻延缓了行进速度,向导就会对我们说,还有很路程才能到达山顶喔,要加油啊!但溯溪最重要的是安全,急不来。而由于此次只有BOY们来溯溪,不用照顾MM们,阿健、蝌蚪、超人等极力建议不走回头路,要在山顶上宿营,所以我们是背负全部行李上山的,一些人的行李当中包括帐蓬、睡袋、食品、摄影器材等器具,最大负重有三十多斤,对溯溪有很大的影响。而前两次溯溪都是不带行囊溯溪到源头即走回头路下来进行宿营的。所以我们这次感觉会比较困难和辛苦。

密林当中无法看到山顶在哪里,向导小张对这些地方很熟悉,他走过一次就会记得路了,虽然他年纪不老,也可以十分胜任我们的向导。当我们花费了四个多小时的旅程后,小张说快到山顶了。我们争取在天黑之前登顶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16时45分,溪的源头。)

我们终于来到了溪水的源头,向导说,大家在此休息一下吧,洗洗脸,补充用水,否则到山顶是没有水源的,下来这里也较远,天黑也不可能下树林来。我们就此洗把脸,并用喝空了的矿泉水瓶、水壶装了些山坑水。我开心极了,终于战胜困难险阻溯溪成功。这是让我永生难忘的历程!

(17时00分,登上拱门顶。)

我们来到溪流上的山顶,不过只能说是到了山腰,山腰上很少树木,有的是稀疏的低矮的灌木丛,其余几乎都是茸茸的草地,由于已是海拔高达1000米以上的地带,植物的生长是比较困难的。

下面就是选择宿营地的问题了,这要求是平整、避风、避野兽、避雾气多的地方。

太阳已经西斜,橙黄色的阳光照射在山岭上,照在深秋初黄的草丛和树木上,俯瞰宽阔苍茫的原野,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当中,景色很美!我们继续攀登,山岭处处有突露的花岗岩岩石,显得别致而有个性。向西北望,不远处是海拔1423米的大雾岭顶,我们身处的山岭,有一条人工挖出的宽约五米的光秃的防火带,一直在高州与信宜交界的大雾岭山脉中延伸。我们爬上拱门顶,来观察山间何处有适合宿营的地方,然后沿陡峭的防火带走下来,来到一处山坳。阿健、超人又爬上山坳北侧的一个小山岭,发现那里也没有什么风,认为适宜宿营。还有多个平坦的地方,大家有了争执,有的认为山顶宿营不好,有个小山坳又显得阴暗,有个低点的山顶虽然平整却又有不少风吹来,挑来挑去天快黑了,最后大家决定下到下面那个山坳去宿营。

将近下午6时了。这个山坳处在两座山峰之间,东西走向,比较宽敞,西端是一片不高的灌木丛林,连着一片森林,东端是陡峭的悬崖。我们把帐篷设在山坳中间突起部的西端,因为此时吹东风,同时又选择避开山坳口的直道,以减少正风吹袭。这里的景色也十分美丽,花岗岩石在四周兀立,东西两端比较宽阔,没有视野的阻碍,看得见山下的风景。只是仍然有风吹来,恐怕到了半夜风更大,难以承受。

在天黑之前,我们终于搭好了帐蓬,而雾气已经迅速地侵袭而来,草地面开始潮湿,我们湿的衣服也已无法晾干。此时大家才开始解决肚子问题。我来之前,以为只在山上吃一顿干粮,所以只备了很少的干粮。现在要在山顶上宿营,包括今晚、明早、明午,要吃三顿,怎么解决是一个问题。蝌蚪辛苦带来十个馒头,我吃了两个,大兵给了我一块巧克力,超人给了一块饼干,我吃了点自己的牛肉干,喝些凉水,就是今晚的晚餐。由于山上天气较凉,大家最想的就是能喝口热开水,却是一种奢侈的愿望。

昨日是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今夜有半圆的明月悬挂在天空中,山间静谧而冷清,难得在这样一个没有羁绊的空间里,却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这是一种征服之下快感的延续。

我们坐聊,大自然珍惜在高山顶露营机会,在夜色中去寻找牛粪中的昆虫。他又发现了一只萤火虫的幼虫,它的尾部发着像萤火虫成虫的萤光。他说,一般萤火虫的幼虫是在土中的,能在地表看到它是十分珍贵的,况且现在是深秋了,并不是萤火虫的繁衍季度。

在睡觉前,大兵和超人在每个帐篷四周插上六个尖木桩,尖口向外,以防御半夜野猪来袭。吃剩的骨头不能留在地面,野猪会循香味而来。还要在帐篷四周撒上硫磺,防止蛇虫。

(21时30分,在拱门顶进入梦乡。)

然而,半夜起了大风,东风沿山坳间吹来,吹得帐篷呼呼作响,帐篷上加盖的塑料布被大风掀起,使我一夜在半梦半醒之间度过。

(10月24日早晨6时20分,拱门顶。)

漫漫长夜过去了,休整还算好。阿健第一个起来,我也醒了。帐篷壁已是挂满了露水,又已透着晨曦的光亮。我们一定要去看日出。起来了。

超人和大自然的帐篷顶给吹掉了,他们却没有发觉,冷了一个晚上。

阿健、蝌蚪、超人、大自然和我冲上北侧的山顶,红橙橙的太阳正喷薄而出,在层层的雾气中显得那样的柔和明媚,照耀着莽莽苍苍的群山,令我们沉醉。

晨起的大雾岭也更加明媚动人,当太阳化为橙黄色时,山峰、岩石、绿草、灌木都给披上了这种温存的色彩。我们长时间陶醉在这种美丽当中,忘却了寒冷和饥饿。

(8时35分,拱门顶出发。)

向导小张8时从林场上来。我们简单地吃了一点食物之后,收拾好帐篷,地面上不留下一点垃圾,以免污染这里的环境。今天,我们决定沿山脊向东北方向行走,以趋近大雾岭的顶峰大田顶。在大雾岭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顶,基本上由于寒冷和缺乏水分,树木难以存活,然而这也造就了山峰的雄浑壮丽,这里的秀色可以与中国的名山大川相媲美,只是缺乏中国名山大川的历史文化底蕴而已。这是我们每个人此时的心底感受。

在山峰上,我们可以看到山下缭绕的深镇仙人垌公路和仙人垌河,山峰的南坡十分陡峭,这是因为南坡受到南边的海风吹袭,雨量又多,长期侵蚀而形成的地理地貌。在我们越过几个山头,行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陡坡,这里的坡度约65—80度,行走在山坡小路上,我心惊胆跳,生怕一失足摔下去,就会一直滚到几百米的山脚下去让人去收尸了。越过这个险关,我们终于看到了远处的大田顶,它离我们还有好几个山峰,但电视发射塔已经隐约可见了。

(9时05分,见大田顶。)

继续前行,每时每刻我都陶醉于大雾岭的美丽景色之中,我都只会用“美丽”两个字来形容它了,而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它还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来撞击我的心灵。山上有一种常见的灌木盛开着粉红色的花朵,有些树木由于叶落,显露出苍虬的树枝,还有大片大片的野生竹林和灌木林,点缀着大小的花岗岩石,这里何尝不是一个“天堂”!

(9时30分,山猪顶。)

我们来到山猪顶,然后下山穿越一大片野生竹林,来到一个山坳,向导小张说我们要从这里下山回去了,继续向东北的道路他没有走过,不愿带我们继续行进了。此时大家出现了分歧,蝌蚪、超人、阿健认为来到这里,一定要继续向前行,向大田顶进发,上到大田顶,从信宜回去,我见时间尚早,愿跟随而去,但认为前面如果没有路,就应该回头,大自然和大兵也不太愿意继续前行。由于蝌蚪等人的坚持,我们决不会因分歧而分散行动,阿健提出了一个建议,向导一定要跟我们一起走,有一个本地人,在出现事情时也会有个照应,就再给多一天的向导费给他。于是我们就继续向东北进发。

一路仍然是美丽的风景,而逐渐树木多了起来,当我们又越过一个陡峭山峰时,终于清楚地见到了大田顶,它只隔着一个山峰出现在我们眼前,似乎我们的目标马上可以实现!

但我仍然是东北行的坚决反对者,因为我观察到,从这里去到大田顶,并不是沿山脊就可以到达的,而是必须下到山脚下才能继续攀登上去。半山腰都是密集的森林,这样很容易迷失道路和方向,我们一天的进食十分少,水也缺乏,如果迷路,很难维持生存的。我觉得条件不好的情况下最好不做大的冒险。大兵是当过兵的人,有野外生存的经历和经验,他也质疑在出问题的情况下生存的能力。

(10时10分,仙人垌风景旅游区之山顶。)

我们又来到一座山顶,豁然发现仙人垌风景旅游区就在我们山脚下,山腰的那个水陂极为显眼,是我上次来过的地方。这时大家经过考虑,认为仙人垌风景区就在脚下,我们也极需营养补充,于是商议之下,决定下仙人垌。在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大家把身上带的食品全部拿出来,最珍贵的是超人带来的一只苹果,每人分了一瓣,在海拔1000多米的地方吃上一块苹果,真是极大的享受。

但下仙人垌的路又在哪里呢?陡峭的南坡似乎根本没有路迹可寻,一时间,去大田顶的意见又占了上风。既然下不了仙人垌,还是去大田顶吧!

去大田顶一样无路可寻,超人、蝌蚪认为上了山顶就可以看清路迹,于是爬上就近的一个山峰,而我这个顽固反对者迤逦大队后尾,一直在持反对意见。当爬上这个山峰时,山峰北侧、东侧全是密布的森林,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在超人的带领下,我们仍然义无反顾地前行。拨开竹林,硬是在竹林和树林间穿梭。我的装备最差,皮凉鞋不适宜溯溪,也不适宜行山,容易打滑,又易划伤脚,这也是我反对穿越森林的一个原因。竹林穿梭则相对好些,可以攀扶竹茎猿行,海拔高的树木也不刺手,也可攀扶,地面杂草灌木少,不会刺脚。我们在茫茫的森林中望不见前面的道路,也看不见对面的山,看不见山脚,向导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也一时找不出道路。蝌蚪还是认为要去大田顶,应该走山脊,而不是往下走,我则认为我们必须走到山脚下,找到路才能继续向前行,只有山脚有路,沿山脊走很难找到出路的。

(11时30分,长溪源。)

我们终于经过近一小时的穿梭,发现了一条溪流的源头。我用指南针测了方向,是东方走向的,向导认为应该沿溪走。他的感觉来了。虽然这个溪流现在是干涸的,但它一定是向山脚下流淌的,沿着它走肯定可以走出来,再说这里的多数溪流都有山民进来抓山蛤、采草药。果然,向导找到了有水的溪流,他说这是叫长溪,他来过。我们听到这些不禁高兴万分。

不一会向导找到了溪边的山间小路,我才佩服阿健作出的英明的决定,叫向导留下来跟随我们。下到半山,回望我们上面的山头,高耸入天,而满山的树木不禁让我唏嘘感叹。我们摆脱了困境。向导说不认得去大田顶的路,这条山路是去仙人垌的,我们最终决定下仙人垌了。一路密布蕨类植物,小路积满落叶,十分滑溜,一不小心就会跌倒。莽草也很多,划伤了我的手和脚,到处出血。

(12时30分,平河上游。)

向导说这条是长溪,愈下我们发现其实这是仙人垌风景区的平河。我们来到了一块平地,沿溪边行走,见到溪边有许多游人留下的垃圾,我们知道我们快回到人间了。我们从昨天离开横坑村以来,再也没有见过别的人了。溪流流淌一段平地后,开始沿山坡流泻下去,有一条水泥阶道呈现要我们眼前,风景区已经到了。我们的心情不言而喻,当然是非常非常的开心。这里的风景十分美丽,蝌蚪说这是水陂以上的景区,我们5月份来的时候,阶梯只修到水陂。这下我才发现,这上面的风景才是美丽,5月份来时下过雨,溪水不太清沏,岩石也不峻峭嶙峋,只有秋天才可显示出它的美妙之处。来到一个水潭,阿健、超人、蝌蚪迫不及待地跳入清凉的水中游起泳来。

(12时45分,仙人垌风景区。)

他们游了几分钟,赶快爬上来。下山时,发现游人多了起来,他们见我们身负背包,都十分惊奇,我们说是在大田顶生存大挑战后下来的,他们都惊叹不已,一刻间仿佛我们成了英雄!确实经历这两天一夜生存挑战,我的生命又多了一重存在的意义。

这时回到水陂处,回望我们曾经矗立过的山峰,这是我熟悉的山峰,在我上次来这里游玩时,就有几张照片留下它的影子,也一直深印在我脑海当中,直至今天给我们所征服。一切错误和争议皆烟消云散,我们走出困境就是胜利,这种难忘的经历就是一种固执与勇气所造就的收获。当然不代表我认同我们曾经所做的决定,我们也拥有了幸运。

 

总结:这次溯溪和行山,我有许多感受供大家参考,虽然这次我们最终顺利地完成了旅行,但有某种幸运的成份在里面。我总结如下。

1.溯溪是一项危险的活动,必须有齐全的装备和完善的安全措施。溯溪鞋、背包、帐篷、防潮垫、头灯或电筒、登山鞋、水壶、求生哨、甚至头盔、护膝。必须有丰富经验的组织者,做好行前计划和地图。

2.溯溪必须掌握溯溪的技巧,有充沛体力。

3.聘请当地熟悉地形道路的向导。必备生存的工具如指南针、通讯工具等。

4.集体行动,必须听从指挥,互相帮助,行进途中队伍不能拉得太长,以免迷路。

5.必备药品:跌打摔伤、蛇药、肠胃药、感冒药等;必备硫磺粉、灭蚊剂等;充分的食品补养如巧克力、炼奶、肉类罐头等;条件允许带上锅炉等。

6.做一个环保的溯溪旅行者,爱护植物和动物,不要遗弃垃圾,保护环境。

                                                    2004年10月27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