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攀登棉被顶记述  

2010-01-05 17:26:56|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六小时

——攀登棉被顶记述

 

上帝创造了时间,于是世界开始了不停地运转。

 

第一小时(10:50—11:50)。

2005年1月15日的10时50分,我们到达了高州北部最远端的马贵镇。一个依山傍水的山区小镇,它处在高州、信宜和阳春三地交界的交通要道,看起来远比高州内陆的一些墟镇繁荣。马贵镇也是客家人聚居的一个地方,他们都已通晓了高州本地的白话,和他们交流根本没有什么障碍。

我们没有时间在此逗留进行FB大餐,于11时15分租了一台农用工具车,搭乘上我们一行十六个“山驴子”向棉被顶下的三垌村进发。

S280省道马贵至信宜段的道路正在建设当中,路况十分之差,道路坎坷不平,碎石泥沙乱堆,而司机开得极快,让坐在车厢上的驴子们不断发惊恐的叫声,站也不是,蹲也不是,恨不得能趴下去,只能叫司机尽量开得慢一些。道路左侧流淌着一条小溪河,这是曹江河的上游。高州水库的两座水库,良德水库的主要水源大井河的源头是棉被顶,长坡水库的主要水源曹江河的次级源头也是棉被顶,这座海拔1627米的高州第一峰有如此重要的意义,正是我们所向往的地方。

从马贵墟至三垌村大约10公里路程,沿S280省道北上约5公里,车向左拐过一座石桥,进入一条山村小道,溪河依然在我们的左侧,河中岩石密布,水流清澈,远处的群山耸立,莽莽苍苍,迷雾半遮。此时的天气并不理想,天色灰暗,充满雾气,凉风飕飕。汽车急速地在山道中行进,我们在惊恐中只希望马上能到达三垌村,结束这段恐惧的行车,然后下次再来这里的时候最好自己徒步进来,不坐这汽车。车过大西村委会,终于在11时40分到达了山脚下的三垌村,我们悬在心中的一块石头才放了下来。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山村,山间层层的梯田叠立,翠竹、杉树、松树等树木妆扮着山岭,村庄的右侧有一条溪流从山上流下,座座房屋散落在空旷山谷中的山坡田野四周。这是一个恬静美丽的山村。

这里也是客家人聚居的村落,村前山坡上风水最佳的位置有一座“练氏家祠”,规模不是很大,刚粉刷过的白色墙壁,混凝土四合院结构,两进平顶,中有天井,后进的墙壁上绘有壁画,层层叠叠摆满练氏祖先的牌位。马贵桥头村亦有一座柏川练公祠,保存有62幅古代壁画,十分精美,客家人很注重对祖先崇拜,即使他们西迁至此都没有改变。另外大西村有座刘三太庙,与客家人民间传说的刘三姐或刘三妹有关,这些都是高州客家人文化的代表。

 

第二小时(11:50—12:50)。

我们向村民打听攀登棉被顶的道路,村民纯朴好客,向我们介绍说这里看不见棉被顶,它被村背这座高山阻挡住,只要翻过这座山就可以看到,有一条大路通向山顶,非常好走,我们看到村落右侧的山峰叫阿公髻,它的海拔1514米。攀登上棉被顶大概需要花费两三个小时就行了。

我们没有回来这里宿营的打算,于是背上行囊,村里的一个老伯同意带领我们上到村背的山上,帮助我们找到上山的大路。

11时55分,我们开始上山了。

老伯称这条上山道为赶牛路,他们经常把牛赶到山上,任其在上面放养流荡,自给自足,过月余方才上去把它牵回来。棉被顶上是一个天然的大草场,连绵几个山头都是宽敞的草甸。

村背的山岭则有不少的树木,赶牛路狭窄而陡滑,回顾山下,我们进来一路上的村庄、田野、溪流尽呈在我们眼底。背负行装,行走片刻便感到十分疲累,大家气喘嘘嘘,比较难受。这里海拔比较高,也是一个原因。当然爬山有一个适应过程,起始阶段都感觉辛苦,渡过这个阶段才会消除难受感。

 

第三小时(12:50—13:50)。

不时需要停歇下来休息,看着老伯和他的两个可爱的孙子轻松的样子,我们都已经是汗颜——是全身的汗流浃背喔。进山时的寒冷都已被全身热腾腾所代替。老伯宽容和理解地看着我们,耐心地带领着不时休息的我们前进。

13时05分,我们来到一个平缓的山坡,老伯指着北方远端的一座山峰说,那就是棉被顶。我们穿过几棵松树的枝干,看见它巍峨耸立在半空中,依稀可以见到山顶有一块像乌龟模样的岩石。老伯说:我就不送你们了,沿着这条上山的山道,上去就是一条开阔的阳关大道直上山顶。至于山顶去仙人垌也有小路,但很难辨认。

我们在此吃了一些食品,然后依依告别老伯和他的两个孙子,13时32分继续上路。

此时一缕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射在巍巍群山之上。我们克服了爬山最初的难受感觉,开始感到比较舒服了。山路间有许多松树,散发着阵阵松香。还有让我们新奇的一些奇花异果。我们经过一个巨大的岩壁,攀登上村背山岭的山顶,树木立刻变得稀落,而整个棉被顶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它高耸巍峨,前路没有任何山峰抵挡,漫山是枯黄的野草,形成大片大片的草甸,雄浑而壮丽。兴奋的心情溢于我们心头。

 

第四小时(13:50—14:50)。

我们行走于陡斜的山脊上,在伟大的山野中显得是如此的渺小。左右是空旷深邃的山沟深谷,几座在远处的苍莽山峰蔟拥着,只有这条孤立的山脊通往棉被顶。阳光变得灿烂,映射在山脉四野,而山下的村落变得越来越小。

14时00分攀越一个陡坡,走上一段较平缓的山脊。队伍拖得很长很散,我行走在队伍中间,时常停留下来拍摄,然后不停地追赶着走在前面的队友。山脊的左侧山坡下开始出现翠黄相间的小竹丛,右侧山坡下是小松树林。14时18分,我穿越过两个大圆面包似的山包,然后上到另一个大圆山包等待后面的人上来。这里的风景很美。

望向左侧北面山间是比较密集的森林,山腰远处延伸过来的是一条长长的防火带,防火带边的草皮上有人用灰石叠出的“东天门”几个大字,直呈在棉被顶之下。

等候队伍上来,走过一小段的下坡山路,但很快又是连绵的陡斜山脊路。行走得十分劳累,一不小心滑倒就会滚下山脚去。

 

第五小时(14:50—15:50)。

山脊又开始出现稀疏的树林。14时59分,我们行走经过的山脊道路两边是矮竹丛、山茶、灌木丛等,但仍然是草甸较多。越是往上,山风变得越大,开始上山时我们都脱下了外套,而从茂名出发时以为这里很冷,都穿了不少衣服来。现在在休息的时候又需要穿上衣服来抵御冷风的吹袭。山顶离我们愈来愈近,山下的事物变得愈来愈渺小,感觉山愈来愈伟大。

我在大圆面包似的山包时对大家说,15时半我们肯定可以登顶。然而这是一个错觉。陡斜的山路消耗着我们的体力,有些队友小腿、大腿出现抽筋。队伍中一些人停下来休息的次数越来越多。毕竟是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上,植被稀疏,氧气缺乏。

 

第六小时(15:50—16:50)。

15时58分,我们又攀爬上一个陡坡,来到一块平地上休息,西侧的山脊阻挡住西来的山风,这是一个适于休憩的平静港湾。此时此刻山风更很大了。

离山顶似乎只有三四百米之遥了。

而看下山去,走在后头的队友简直如蚂蚁那般大小,他们沿着蜿蜒的山脊迤逦而行。

先头部队没有等到队伍汇合,便开始向山顶冲击。

16时22分,我们来到山脊间的一片竹林,竹林没有因为海拔的升高而变矮,反而是长得比山腰的竹子高了。太阳已经西斜到棉被顶头,映照在翠黄的竹林上。我们过了一个山坳,转向西行。我在长长的队伍后端从陡斜的山坡边越过,16时48分终于来到山顶东北坡的一大片茂密的竹子林前,高过人头的竹子密密麻麻地覆盖在整个山顶的东坡和北坡,还有近百米的路程,却一时找不到登顶的道路了。

队伍在这片竹林下全部汇合了。

 

第七小时(16:50—17:50)。

没有想到,我们花费了6个小时才能到达山顶之下,没有什么艰难险阻,只有陡斜的山坡,需要巨大的体力消耗。但登顶的道路在哪里呢?难道我们就在此打住,无法在天黑之前攀登上棉被顶的极顶。这也是事前没有预料到的,老伯也没有告诉我们这个情况。向西北看,大田顶就在两三公里的不远处,傲立的几座铁塔就是它的标志。棉被顶与它之间是仙人垌的山谷。北坡下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我们的计划是登顶后走下仙人垌,现在天色渐晚,我们能够越过重重阻碍下到那里去吗?

寻寻觅觅,几经在竹林中搜索,我们终于找到了竹林中上山的小径,这是一条人为开拓出来的竹林径,大家非常高兴。

16时53分,沿着竹径穿梭而上。竹林穿梭或许是最惬意的旅行,队友们马上会想起《十面埋伏》竹子林里激斗的场面,但此时没有刀剑相击的声音,而是我们穿梭时发出的哗哗声响,如此美妙而动听。16时56分,竹林又因山势升高而变矮,可以清晰地望见了棉被极顶,引致我们的一致欢呼声。

17时08分,我们成功地攀登上棉被顶,站立在山顶上的一块岩石上,四周的山峰俱在我们的脚下,迎着西斜的太阳,高声尽情地呼喊。

山顶有三块大岩石耸立,就是我们在山下望见的乌龟象形石。其中一块斜伸出去,悬于山坡上。山顶南面、西面有一片平缓草坡,东面、北面是陡斜的山坡竹林,山脉向西延伸而去,都是密布竹林的山体。仙人垌座落在棉被顶和大田顶的山谷当中,有一条公路横亘其中。

一切美丽不言而喻。

阅历了极顶美景,我们开始考虑如何下山到达仙人垌了。

我们选择往西向山脊行进,然后寻找向右(向北)的山坳或道路,沿山坳可能有溪流,这样才可以到达山下的仙人垌。

17时35分,大家在山顶合影之后,背上行囊再度出发了。我们在不是很特殊的自然险阻情况下,一般不会走回头路的。固然,有前面珠海驴子向北穿越森林到达仙人垌的先例,相信我们一样可以。只是珠海驴子是在中午下山的,我们是在傍晚下山的,我们将会面对天黑行军的状况。

太阳已是非常西斜,与极顶同一水平线,橙色的阳光照耀在山上。走下极顶西面的一段草坡,我们见到有一条小牛卧在石堆当中,已然是死去多时,露出了白森森的头骨,山民把小牛放养在这里,可能是因疾病或寒冷致死,我们为它致哀。下到草坡,前路又是竹子林包围住我们,大家商议良久,四处寻觅,在西向山脊发现了竹林小路,决定沿小路穿行过去,再寻机沿山坳北下。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旅行,前路竹海茫茫,我们将会遇上无法估计的困难,一一要我们去克服。

 

第八小时(17:50—18:50)。

我们把棉被顶抛离远去,沿山势渐下,而竹子长得高大密实,无法看见外面的世界。竹林路是人为开出的明显道路,只是开路时持刀砸削竹子后,竹根茎仍然留在路上,形成一根根竹签,很易插到鞋子伤害到我们。翻越了三座山头,我们寻找到向右(向北)的下山路,沿山坳而下行。行走到18时30分,天色已黑,我们打开头灯和手电筒照路行进。竹林也逐渐演变为乔木和竹子相混合的树林,而且山路间有很多岩石,显然这是一条干涸的溪径源头,在冬天没有了水流。18时45分,岩石间出现了溪水,道路就在溪流旁依傍而行,或在溪间的岩石上。明显的道路是我们的希望,总比没有道路,开路而行好多了,因为这说明有人常常沿此行走,肯定会走下山去。

 

第九小时(18:50—19:50)。

在黑暗行走了很长时间,有人拿出指南针,发现溪流竟然是向南流淌下去的,怎么会向南,而不是向北或向西的仙人垌方向,难道是流向马贵的方向了吗?我们一时陷入迷惘困惑当中。我们判断分析,倘若是马贵方向,会在山腰遇上棉被顶下的防火带,我们没有遇上防火带。现在只是溪流沿山势流淌,一时流向了南方,最终还会转向北或西的。不过流向也有些怪异了,我们在棉被顶看到的山脉走向是向西的。

 

第十小时(19:50—20:50)。

溪水愈往下就愈大,落差不大,没有什么较大的岩降,加上有人工道路绕行,比较适宜行走。但队伍有时还是拖得比较长,对讲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前队会不时停留下来等候片刻,汇合在一起在才继续行进,不致在黑暗中走散。中间出现一段十分平缓的道路,路向也转为向西,这是一种令我们安心的转向。透过树林顶,我们可以看见月亮悬挂在空中,皎洁明亮。山间四处静谧,有哗啦的水流相伴。山间的气温大约是10℃左右,微风,未感寒冷。

走过平路,水流再度向南流下山去,溪谷陡然变得深邃,前队没有了行进的道路,后队四处仔细观察,发现了左侧有山路,于是后队变前队继续前进。山路的右方是另一条深谷,与我们刚才行走的溪流山谷相交汇。

 

第十一小时(20:50—21:50)。

我们从山路上看见了黑黝黝的大山,但还没有看见山下垌谷的情况,这并不是件美妙的事情。行走一段平缓的山路后,向右下山,经过一片平地中的杉树林,21时02分,来到道路延伸到山谷的一条溪流,大家发现溪流流向是与山路方向相反的,溪流向南,跨过溪流的道路向北,似乎是走向北面的高山上,大家突然感觉到迷失方向了。我们是沿溪南下,还是走向北方的山路呢?两个方向都似乎不对,哪里才是我们走出深山的路径呢?一时大家争论纷纷,难以定夺。

我提议,杉树林间有一大片适于宿营的营地,不如就地宿营,如果再向前走,我们不一定能找到正确的方向,也未必有这里有那么好的地方宿营。于是有人建议投票决定。一番思考商量后,大家决定就地扎营。走了一整天,又累又饿,一些人难以支撑下去了。

21时08分,就地宿营。

这营地再好不过了,杉树间有很大块平地,四周都是山,没有什么风,杉树林下是溪流,水源充足。远离竹林,可以避开冬天仍然活动的青竹蛇。怕就怕恰好搭营在野猪路上,要做一些防护措施。决定一出,大部分人立刻哗哗找好地方开始搭帐篷,大家的帐篷尽量依靠在一起。有队友或在溪边生火煮粥了。

 

第十二小时(21:50—22:50)。

22时20分,我享受了热滚滚的白粥送腊肠,还有自己带来的酸奶、啤酒、压缩饼干,我第一次学会在野营中的FB,显然这是此刻人生的一种极大享受。

 

第十三小时(22:50—23:50)。

最后,开水冲了盛在饭盒中的咖啡,终于被大家冠称为此次旅行中最大的FB分子,于23时33分钻进温暖的帐篷中,躺在睡袋里,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十四小时(23:50—00:50)。

……

 

第十五小时(00:50—01:50)。

……

 

第十六小时(01:50—02:50)。

……

 

第十七小时(02:50—03:50)。

梦里依稀听到雨水滴落在帐篷上嘀嘀声,我突然被惊醒,惊叫出“下雨了”。打开手电筒,去帐篷外把鞋子收进来,但见外面没有雨水,地面又没有淋湿,响声却又消失。下雨就麻烦了。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又抑或是树上凝结的露水滴了下来。不会是露水,因为其后再也没有听到雨滴声。看表是深夜3时11分。

此时再闭眼,老是听见山间的两种动物叫声,此起彼伏,大概是深夜出行的猫头鹰等鸟类吧!不会是野猪的叫声吧,要是它逛到我们的营地,就会让它有来无回,成为我们腹中的美味!

 

第十八小时(03:50—04:50)。

ZZZZZ……ZZZZZ……

 

第十九小时(04:50—05:50)。

ZZZZZ……ZZZZZ……ZZZZZ……

 

第二十小时(05:50—06:50)。

ZZZZZ……

 

第二十一小时(06:50—07:50)。

2005年1月16日的07时18分,我从睡梦中醒来。帐篷里壁一片湿漉漉的,这是我们呼出的空气而凝结成的水露,外面空气清冷。打开帐篷,天已尽亮。一个美好的早晨,森林中望去那一片天空,晴朗得可爱。阳光映照在溪流对面的翠竹上,一片金黄,漂亮极了。清澈的溪水潺潺流淌,清清的雾气弥漫在空中,然后渐渐散去,不一会空气变得和暖起来,感觉相当舒适。

 

第二十二小时(07:50—08:50)。

再也没有比在这里吃上白粥有最好的享受了。

 

第二十三小时(08:50—09:50)。

大家吃完早餐,在溪边留影纪念,09时45分,告别昨夜的宿营地,跨过小溪,走上东向的上山路,昨晚没有仔细观察,原来这条山路是向东的,而不是向北上山的,早上起来队友们已经去探过路,过了这个小山坡,就是下山的道路。不过昨晚的宿营地条件十分好,没有遇上什么危险,这种选择也算是正确了。

 

第二十四小时(09:50—10:50)。

09时56分,我们下山来到一座水陂,这正是我们行军经过的溪流所流下的地方。水陂北侧修建有一条混凝土引水渠,沿山腰边向西引流而去,渠上修有平整的道路。西向正是仙人垌的方向,没有想这么快就有出路在这儿,因为引水渠肯定是通向电站的。引水渠下是一条深深的山谷深沟,水渠边满是翠竹,好漂亮啊!我们的心情此时已是十分轻松的了,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是这种际遇的最好描述。

走着走着,山下的山谷变得开阔起来,山谷两旁的山上森林郁郁葱葱,阳光映照在森林中的翠竹上,显露丛丛金黄的颜色,美丽壮观的感觉更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我们都深深地被眼前的景色所陶醉。

10时15分走到了引水渠的尽头,我们终于望见了远远山下宽阔田野当中的村落。

我们沿山路而下。

 

第二十五小时(10:50—11:50)。

轻松快乐的下山旅程!

 

第二十六小时(11:50—12:50)。

11时53分我们到达山下的村落,询问村路上的老伯,他说这里正是仙人垌村。

仙人垌村在仙人垌风景区平河电站再往里大约一公里,已经是仙人垌山谷的尽头。这里有一片开阔的平地,三面环山,发源于棉被顶的溪河在村前流淌而过,这是一片美丽的土地,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村庄的溪边我们发现了仙人掌,村民居屋的院落里还有几棵开满桃花的桃树,散发着醉人的芬芳。村民悠悠闲闲,对着我们这些似乎是从天而降的天外来客,露出惊诧的眼光。一位老伯对我们的一位队友说,昨晚他在山上野猪路安装了一副兽夹,没有想到我们会从那里下来,好彩没有夹到我们这些象野人一般的山驴子。

这里也是客家人聚居的村落,村中有一座许氏宗祠。与宗祠相对的溪河北岸有一座仙人庙。出仙人垌村来的一条村落亦是客家村落,有一座李氏宗祠,客家人的祖先崇拜风俗之盛在此行中可以窥见。

我们徒步于11时16分到达仙人垌自然风景区,望见了矗立在风景区山上的风景凉亭,就地休息等待。

我们在等待时间走着那第二十六小时、第二十七小时、第……

 

二十六小时之外:

2005年1月15日7时40分从茂名市区交委汽车站坐茂名—高州城班车,8时35分到达高州城东站,5元/人。

8时50分坐高州城—马贵班车,10时50分到达马贵墟,15元/人。

11时15分包租一辆农用工具车,80元,人均5元,11时40分到达三垌村。

支付老伯向导费10元。

2005年1月16日,12时06分,大兵联系到深镇墟的16辆摩托车来到仙人垌风景区,搭乘我们去深镇墟,25元/人。

12时17分到达仙人垌风景区古松树林,逗留三分钟。

12时55分到达深镇墟银仙饭店,FB大餐140元左右,人均少于10元。

14时离开饭店,14时40分乘坐深镇—高州城班车,16时18分到达高州城,11元/人。即时乘车下茂名市区,5元/人。我于17时26分在茂名国税局下车。

                                                             2005年1月18日凌晨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