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电 城 记 行   

2010-01-05 17:28:57|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  城  记  行

莲头岭

大年初三“赤口”日的年例,好早啊,我还沉浸在新年欢乐的气氛当中,趁着这种心情去吃年例,又有一种兴奋。

我们开车来到电城莲头半岛的东边坡村,大约走了72公里左右,村子就在莲头岭南的山脚下,岭顶的海军雷达赫赫在目,南面的山坡草木森森,虽然莲头岭只有海拔236米,在海边却已是绝对高大的山岭了。

在地图上看,莲头半岛就象一个镢头一样伸入海中,从上坎到东边坡这段地带,宽度最狭窄处大约只有两三百米,不过道路的东侧是防风沙堤,种植着防风林带,所以无法享受在两边是大海的道路上行驶的快感。

我们来到主人家,见到圆桌上的蚝炸和青口螺,胃口大开,立即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蚝炸是电城的著名小吃,用蚝肉和面粉、生葱、盐等拌和一起,在热油中煎炸而成,还有那青口,绝对大只,随便用水煮熟,醮蒜蓉辣椒酱吃,已是美味。当然两只手指大的青口才肉嫩香滑,别总以为大为美哦。

品尝完美食,我们走上村子东边的防风沙丘,这沙丘不知是人工堆砌还是风吹成的,沙面上种植着许多马尾松式的植物,大概是木麻黄,起着固沙防风的作用,保护着沙丘西边的村庄和海田。上到沙丘顶,一片一望无际阴霾天空下的大海呈现在我们眼前,海浪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地囊携巨大的海风撞击着海岸,海面上弥漫着茫茫的雾气,海水呈现出灰蓝色的颜色,失却平日的美丽,却有一种大海的凶猛和萧索。

我们来到海边的沙滩上,这一片海滩没有多少游人到来,保持着洁净,海滩南边的尽头是莲头岭,远远北边的尽头是上坎的山岭,呈弯月形,向海上望去,两公里外有一座大竹洲岛,只见它在迷雾的掩遮当中。海滩在海水的冲刷下洁净平坦,这里海螺都很少见,夏日来这里游泳应该是很美的事。我们沿着海滩向南行,十几分钟就来到了莲头岭的山脚下,山脚伸出海上的地方,是一片岩石堆,海浪冲击岩石,飞溅起无数的浪花,景色壮丽。我沿着莲头岭边的山路行走,想绕到岭的南边去,而从岭腰可以观赏到更宽大的海域。我行走一会,抬头望着莲头岭顶,它并不太高,而它临海的一侧由于海风的侵蚀,植被稀疏,我立即产生了攀登上岭顶的念头。于是改变主意向山上走去。上山没有路径,我爬了一百多米,半山腰是低矮的灌木丛,有许多带刺的植物,离山顶还有五十米的时候,灌木丛更加密集,手脚划伤,很难穿越,又担心朋友们久等,只有放弃而返回。

莲头岭近海一侧都是一片漂亮的风景,我只走了一点,有些可惜了。

我们返回东边坡村,吃年例饭了。

茂名地区的年例是一个很富有地方特色的民俗节日,是元宵节、春社和秋社在这里的衍变,我们大部分人与主人并不认识,他们都对所有来宾热情款待,听说东边坡村明日的游神也很有特色,它不充许女性接近参加。

吃饱喝足,我们其中几人又再度来到海滩,这次沿海滩向北走,行走约摸一公里,来到上坎村,上坎也坐落在山岭下,由于有了村庄后面山岭的挡风作用,东边不设沙丘和防风林阻挡,许多小渔船因为休渔期就停在远离海岸的沙滩上。民居也在这里,一座“李国公祠”立在向海的地方。由于民居排泄污水的缘故,这片海滩就受到了污染。山岭脚也伸出海中,也有一片岩堆,我们越过山脚下长长的一段海边岩滩,又发现了另外一片沙滩,它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北山岭下,这片海滩更加洁净,很少人到达这里来,使它避开了尘世的烦嚣。

傍晚的海风在这里变得十分肆虐,卷起剧烈的海浪冲击着岩石,望着飞溅的浪花,让我感受着它的狂妄险恶。

我们在山脚下的沙滩上发现了一个沙堆,原来埋着一条大鱼,由于腐烂,没有扒开沙子来看全貌,观察它的鳍,象是海豚或鲸鱼。我们在回来途中,又意外发现了两条死在海滩上的海牛,它又叫儒艮、美人鱼,是唯一的草食性海洋哺乳动物,国家一级濒危珍稀哺乳类保护动物,广西合浦的北部湾有一个国家级儒艮自然保护区。它们显然已经死去多时,被海水冲在岸上,我们为它默默祈祷,这些海中的珍稀动物为何死亡了,是不是生态的一个灾难呢!

 

鱼排

鱼排其实是海上网箱养鱼的地方,莲头半岛包围住的一片内海湾是浅海区,风平浪静,适合养鱼。我们晚上将在鱼排上过一夜,体验一下海上生活的滋味。去到鱼排要等到海水涨潮到岸边,晚上九时才能出行。一般冬天海水晚上九点左右涨到,夏天傍晚六时就涨到岸边了。

21时,我们开车从东边坡出发,向莲头半岛的顶端行进,走了二十分钟,来到内海的海边,这时四处一片漆黑,北边也可以依稀望见灯火繁华处——博贺港。这里没建有泊船的码头,行船要看潮水行事。我们此时唯有脱鞋,和一帮渔家涉一段冰冷的海水来到一条小木船上,此时木船仍然搁浅在沙中,大家齐心协力把船推出,再爬上船去,近二十个人已经绝对超负荷了,我们只有在岌岌可危当中用竹杆撑着前进,十分钟后,来到两条停泊在水中的木船,有一条是主人家的木船,我们各帮分开而上,然后开动马达,向鱼排前进。

主人凭自己的经验在漆黑的海中行走,走出一片滩涂间的海道,来到一片深水区域,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十几个鱼排呈直线排列,各个独立分离矗立在海水中。主人的鱼排处在最外区域,22时12分,我们终于上到了主人的鱼排上。鱼排是用木架、浮筒、铁锚和网兜搭建起来的,鱼排上有一间3米×3米的木屋,木屋前有一片木板铺设的平台,木屋四周水面上是十几个木框架,每个框架中放着立方的网兜,里面放养着海鱼。主人说鱼货最近差不多卖光了,冬季尚不是开始放养海鱼的时候,须到天气转暖的时候。主人热情款待我们,从网箱里捉出一条红古鱼。他拉起网兜,我们见到网绳上有许多青口螺,他说青口自己走来的,自己就生长繁衍了。网兜中有一批长大的红古,四五斤重左右,欢蹦乱跳。主人介绍说,这些鱼要吃小鱼,每天从博贺港的渔民那里买小鱼来喂养它们,成本很高。石斑就吃得少一些,但要养一年左右。平时主人晚上都来鱼排上过夜看管,鱼排上还养了一条狗,防盗用的。

主人煮了两锅红古鱼粥和一镬青口,大家喝着啤酒、吃着鱼粥和青口,享受着海上的美妙生活。此时海风也不小,拍打着海浪摇动着鱼排,四野漆黑。鱼排的水面上则闪烁着无数的荧光点点,好神奇哦,这是海水中的发光藻和发光细菌,但它们对鱼可是有毒的东西。

主人不能陪我们,他明天早上要参加年例游神活动中烧新丁铳,因为他过去一年添了男丁,于是和他的两个朋友坐船离开了。我们10个人挤在狭窄的木屋里,有些人只能睡地板上,已是深夜的1时多了,躺在床上和地板上,外面的海风似乎更加肆虐,吹得木屋哗哗直响,海浪声不断起伏,鱼排摇晃着,在这个并不舒适的海上田园,我渐渐进入半梦半醒的世界另一极。

感觉到后半夜,风停了,没有了海浪声,屋子也变得安静。

早晨7时起来,打开房门,才看清外面的景况。天色依然灰蒙蒙的,景色没有事前想象的美丽怡人。在鱼排的南边和北边有大片的滩涂,渔民们在上面竖插着石柱或木柱,柱子间系着绳网,在上面养殖蚝(牡砺),东面是一排的鱼排,西面是较深的海道,主人曾说过那边已经不能再立鱼排了。莲头半岛最顶端的尖头就在鱼排的南边近处,上面有一片树林,一直由莲头岭延伸而来,但那里不是良好泊船处,所以渔民也不在那里坐船过来。由于天色不佳,看不清博贺港的景物。

9时主人的朋友驾船来接我们回去,穿过蚝田间的水道,由于退潮,昨晚岸边的沙滩裸露出来,许多渔船停泊在海滩上,海岸边也有一小片的红树林。

 

游神

回到东边坡,主人家盛情邀请我们吃午饭才走。主人家说村子正在游神,于是我们走出去观看,游神是不准女性参与的,女仕们只好远远避开。我们见到在一间象是庙宇的房子前,摆着几张神台,神台上有两座神祗,两张幡旗上分别绣写着“吴太尉太公”、“李国公”,本村村民姓吴,吴太尉太公大概是他们的祖公,至于李国公,我在上坎村见李国公祠,大概上坎村姓李了。一大帮村民跪拜在地上,师公在祈祷,念毕祷词,顿时村民三拜九叩,欢声雷动。礼毕,神祗离开,鞭炮声响,村民更是群情涌动,双手合十,不断跳起来参拜,呼声不断。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热闹的参拜法。

一群小孩子举着五色旗在前面开路,钹磐唢呐声震天响,神祗在人们的欢呼膜拜恭送当中到另一条村子去了。

粤西地区年例之风最盛在茂南区和吴川市,年例应当诞生于斯地。于是我曾经以为,年例主要是广府民系的节日,而今日看来,电白的福佬民系一样对年例十分重视,所以说年例的诞生地还是要仔细考究的了。

 

山兜

12时10分告别了盛情的主人家,我们离开了莲头半岛,过电城来到G325国道,在国道见到冼夫人故里的巨大门阙后,向北沿新修的水泥公路行走,行约四公里,于12时53分来到了冼夫人墓地所在地——山兜村。电白县在2005年初的农历十一月廿四日前后,在此举办了盛大的新修娘娘庙开光仪式,纪念冼夫人诞辰1482年。我们看到娘娘庙前新建了一个宽大的广场,广场前有一个“娘娘塘”还未完工,娘娘庙右边进去是一个园子,里面是冼夫人的墓地。

我们随着节日观光的人潮先去参观冼夫人的墓城遗址,传说中的冼夫人墓城上草木茂盛,已经看不出任何旧时墓城宏伟的景象,只有在墓城前竖着清朝嘉庆年间电白知县特星克阿所立的“隋谯国夫人冼氏墓”石碑,证明冼夫人墓的所在,同行的几个高州朋友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冼夫人墓和冼夫人故里在这里是无稽之谈,应该是在高州。同行还有一个茂港区羊角镇的冼姓朋友,对山兜冼夫人墓和丁村冼夫人故里则深信不疑,来此顶礼膜拜的。他还认为冼姓皆出于此地,唐朝时由于冯氏获罪于朝廷,冯冼氏四处逃散,冼氏才迁至吴川、高州、信宜、茂港等地。显然他是受电白学者的学术理论影响较多。对此我不以为然,当然口辩难明,我说如果他需要,我可以提供许多资料给他。

但对于高州人否定山兜冼氏墓的说法,也是不应该太过于偏执。高州与电白在冯冼氏的有关争执,在明朝的地方史志已经开始,但争辩了几百年依然双方谁也不服谁。这是因为史料太缺乏所致。我认为最重要还是地底下的文物最能说明问题,未来对冼氏墓的全面挖掘,最终可以解决疑惑。而我并不因为我是高州人而偏向高州人。

墓城之上,我们看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事物。在墓城前面新立有一个亭子,亭子地面砌了一个凹下去的池子,放置了史学家确认为隋物的负碑贔屃(海龟的一种),我的文物知识不高,看着这个破烂残缺的石块,当然没有什么心得体会。

我们返回来进入香火旺盛的娘娘庙,刚刚整修一新的这个庙宇,被认为是纪念冼夫人最早的庙宇,古香古色,青砖灰瓦,三间两进,飞檐斗拱,很是精美。正殿供奉着冼夫像,庙里还展示着许多资料,如古代的碑刻,去年省文物考古队试掘冼夫人墓所挖掘出来的具有隋、唐、宋等朝代特征的瓦当、墓砖、柱础、金簪子、瓷碗等物件实物及图片,以及旧时庙宇的文物实物。看了这些实物及图片,我心中对冼夫人墓城就在山兜的说法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当然我最希望能对冼墓进行彻底的挖掘,别让大家在那里争来争去了。

电白县政府在此花了将近两亿来搞冼夫人墓城纪念景区,又不收门票,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效益产生,我想这又是一个面子工程。而冼夫人的故里丁村还在山兜以北四公里,以前常把山兜和丁村并提,现在发觉是不正确的,丁村没有时间去参观了,我们于13时38分离开山兜,开始了返回茂名市区的摩托车艰苦旅程。

 2005年2月16日正月初八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