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征战炉塘顶和三王顶  

2010-01-05 17:39:22|  分类: 旅行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幻·天堂

——征战炉塘顶和三王顶

 

如果世间的某一刻只是一场梦幻,何尝不也是一个美丽的时刻。

 

春节也都过了,好吃好睡的几天,似乎把一切都遗忘了。只是有一篇游记一直想写,却因为欢度新春佳节的快乐而暂时也被遗忘了,于是攀登炉塘顶和三王顶的回忆,似乎现在就成了一场梦幻中的情景。所以世人的眼中有所谓的天堂。

 

汽车过长岗岭和白鸡岭,崎岖陡峭的山路是一道风景,过白鸡岭公路的最高山坳后,公路陡然下降,很快就会到达钱排镇。信宜的司机告诉我们,白鸡岭脚的采矿工场,是金矿。啊呀,过了好多次这里,现在才知道这些是金矿,走宝了。到达钱排镇公路两旁的李子树,还没有开花,想想现在又已经过了春节,应该是白花满枝头了。

在钱排镇与达垌之间,有一条山路从阿婆髻东侧跨过,可以进入到园珠、炉塘、北梭,汽车到达山口时,山口海拔与右边的山顶几乎一样高,旁边的山岭大概就是海拔1616米的阿婆髻。而山口的里面,我们看见这是一个山谷盘地,南面是大田顶,东南是炉塘顶,炉塘顶南面应该是棉被顶,加上这阿婆髻,茂名地区1600米以上的山峰都汇集到这里来了,顿时,感觉到这里的雄伟、壮丽和神秘。

一条公路在山谷左边的山腰中蜿蜒横过,进入到此间的公路非常险峻,我们领教过什么战战兢兢之后,知道要到达人间“天堂”这个地方,是非要经历千辛万苦所不能的。我们来到炉塘顶北麓下的公路停车,然后背负行李,经过一个用木条简单搭成的山门走上山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山谷间狭窄平坦的草地,草地旁有被废弃的石屋,是知青们在这里开拓的牧场所建立的房屋。一条清澈的溪流从草地间流淌而过。草地上也有放牧的牛群。

北侧有山峰,在阳光的照射下,山顶枯黄的草散发黄褐色的光芒。南面是炉塘顶南麓的山坡,长满低矮的灌木,看不到顶峰的身影。从草地向西行二十分钟,过那个矮山坳,就是那美丽的白马坪。我还是觉得白马坪才是世外桃源,那群山中宽阔的草原、静静的水塘、潺潺的溪流、苍桑古旧的石屋,在四季都有不同的不一般的感觉。

天空浮云片羽,冬日阳光煦暖,我们在平坦的草地上搭起帐篷,稍为整理之后,大部人在那里休整,生火煮食。而我们几个驴友自由飞翔、谭木匠、呈东、盈盈、无心快语和我等决定经白马坪去攀登梦寐以求的炉塘顶,它近在咫尺,天气又如此之好,怎么会放过它呢!

向东穿过一些稀疏的树林,很快就上到炉塘至白马坪之间的山坳上,阳光照射在白马坪东北侧的山上,呈现出金黄的色彩,山坳两边的许多稀疏的灌木丛,树叶尽落,显示出萧瑟的冬日气氛。转过弯曲的山坳小路,我们又见到了白马坪那熟悉的草原、水塘、溪流,它那样的美丽,使我们深深地为之陶醉。

枫之子等一部分驴友是从达垌大水口攀越白马山那个山坳上来的,会合了枫之子,我们一行七个继续向炉塘顶前进。这次越过上次雨中穿行的白马坪西面的那个山坳,来到炉塘顶山脉南侧山下,这里已经可以完全把炉塘顶置于眼中,它高大壮观却宁静,墨绿的颜色,一层薄雾笼罩,心想它再也不会在我们脚下溜走了,我曾经三次来到这儿都未曾征服它,是多么地渴望把它踏于脚下啊!

我们沿着南坡陡峭的山坡开始攀登,南坡尽是没有树木的草地,到达一个岭顶,有几快岩石矗立,稍为休息,之后穿过一片灌木丛,折回到第一次攀登炉塘顶所在的冲击起点,然后爬上炉塘顶长长山脉的山脊,我们知道,通向山顶通途就在这儿了,沿着山脊行走,会很快到达山顶。山脊也基本是没有什么密集的树木,十分适于行进。在一段山脊上我们可以看到北侧山脚下的宿营地,橙黄、草绿、深蓝色的各个帐篷散落在一片草地之上,四周是高耸的山峰。

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脊小路行走,两侧是深深的高山深谷,右前方可以看见耸立着铁塔的大田顶,南面是那座山顶有龟形石的棉被顶,北面应该是阿婆髻,群山拥立,美景如画。有时会穿过一片灌木丛或矮竹林,防火带是开在通往将近山顶的山脊上,我们到达了第一次攀登所到达的终点,那一次大雾迷漫,使我们望顶兴叹,功亏一篑。继续上行,近山顶的一侧也是灌木拥立,矮竹丛丛,开出的防火带乱石堆立,陡然不见山顶在何处,又突然在我们攀越之后在眼前出现,最终在我们兴奋的心情和轻快的脚步下,登上最高峰。

静静地坐在顶峰的草地上,四顾茫然。

俄而会有薄薄的云雾涌来又散去,百般心情在脑海涌现。似在梦里,亦是现实。

回到白马坪已是傍晚,白马坪更显得那样幽静,倒影在水塘中的山岭,静谧矗立的古旧石屋,清澈的溪水哗哗地流淌,牛群悠然而自得,远离尘世的烦嚣,让我也好似是一只牛或羊,呼吸着这儿的空气,忘却了一切。

上到山坳,十二月十五的月儿在东边的山间露出脸儿,天未尽黑,依然见东西南北山。

在宿营地那西边,太阳散发着橙黄色的光辉,染红了西边的天空。我们这一晚在梦幻的人间天堂狂欢,夜深方才入睡。

 

夜是清冷而潮湿的,除了神仙在这儿游荡,还有我们沉静的心灵。

 

早晨,露珠沾满了草地,东方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这里,薄薄的轻雾悠然散去。

离开这天堂,我们挥别乘坐汽车离去的驴友,向阿婆髻山口的公路行走出去。蝌蚪、水皮,首先在可能是阿婆髻的南侧山坡开始攀登上去,南侧的山坡非常陡峭。而大兵则继续走到最高的山口攀登,我和无心快语则跟随大兵,在东侧的较缓的山脊攀登,这里的山坡也是没有什么树木,山势陡峭。站立在山脊,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钱排镇,但随后我们也走到南侧更加陡峭的山坡,危险而艰辛。最后还是回到东面的山脊,从山口上来花费了一个小时,攀登上一个山峰。向西北望去,隔着一个深谷,近在咫尺却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峰,难道那才是阿婆髻,却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征服它。于是我们戏称攀登上的山峰为阿公髻。

沿山峰东侧的山脊下到山口只花四十分钟。走到公路,询问路人,才知道我们刚才所攀登上的是三王顶其中的一个山峰,那最高的也是三王顶,再往西北过去才是海拔1616米的阿婆髻。两座三王顶都比阿婆髻海拔高。只是因为在钱排镇观看,只见阿婆髻,三王顶都给遮挡住了,所以阿婆髻就更为出名。山口的东面是石镬顶,石镬顶之东南尖圆峰顶的是镬耳尖顶,再往东南就是白马山,它在白马坪的旁边。

我们所熟知的海拔1616米的阿婆髻,曾经以为是茂名地区1600米以上的第四山峰,现在才知道还有三王顶的两座山峰。我们在山路上看见在白马山顶峰下有一条长长的瀑布,冬天干涸少水,还有一座陡峭半山腰修建的水库。似乎在这里的茫茫群山当中,还有许多美丽的风景,等待着我们去挖掘呢。

 

距离攀登炉塘顶和三王顶已经有了很长时间,回忆也似是一次旅行,或许剩下更多的是梦幻的际遇,天堂的光辉。

 

后注:2006年1月14日11时到达钱排镇,11时57分到达炉塘顶下公路泊车,12时40到达宿营地。

13时26分出发去攀登炉塘顶,16时07分到达第一次来时的终点。16时27分攀登上炉塘顶顶峰。16时37分下山。18时10分回到白马坪。

2006年1月15日10时36分离开宿营地,12时12分到达阿婆髻山口,13时19分攀登上三王顶其中一个山峰。13时31分下山,14时13分到达山口。15时到达G370国道公路,15时34分乘坐上班车,17时33分到达信宜城区。

 

                                       2006年2月21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