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0年12月26日 补充谭钧培的一些资料  

2010-12-26 20:45:14|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2月26日  补充谭钧培的一些资料

星期天,天气晴,温度12℃~23℃。22时35分

 

有关祖籍茂名的贵州镇远进士谭钧培,我前面已经有文叙述,不过由于资料缺乏,有关其祖籍的情况不甚清晰,而询及本地的谭姓,亦未获有关谭钧培的在茂名谭氏族谱中的资料。最近在家整理藏书翻出一本庞思纯所著的《明清贵州七百进士》一书,又找到了一些谭钧培的资料,故而补充于此。

《明清贵州七百进士》中记载谭钧培家族大概的迁徙情况:清初,谭钧培先人自茂名迁入贵州黎平,后又移居镇远,世代以耕读为业。谭钧培父亲也是举人,而谭钧培也有三子,长子启宇,候补道员;次子启绪,光绪五年举人;三子启瑞,光绪十八年进士,翰林院编修。其侄文洪,光绪十九年进士,翰林院编修。一门三进士五举人,大概在人文落后的贵州也是一件很为人称颂的事情。

查阅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图书馆)中的清乾隆《镇远府志》,清乾隆谭姓的镇远举人只有谭天席、谭天肇等两人,不知是否为谭钧培的父辈。

单从谭钧培家族的祖孙的字辈上来看,无法与茂南区谭姓家族的字辈对应上去。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有关谭钧培是否还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茂名人。我想:第一,谭氏家族是从清初就迁移到贵州的,如果以清朝1644年取得全国政权时计算起,谭钧培生于1828年,那么谭氏家族在贵州已经生活了186年,因此从生活的时间之长算起,谭钧培只能算是贵州人而不是茂名人了;第二,客籍参加寄居地的科举考试是有较多限制的,入籍的人参加科举考试机会才会比较多。

据载清朝有些地方:将流民整编成新的里甲,编入正式的赋役册籍之中,但这些新成立的里甲要注明“客籍”,以与“土籍”相区别。而“客籍”在当时也是一个不利于在地方社会发展的身份标签。比如,“客籍”完税额与“土籍”相当,但入学和科举考试额外有两个必备的条件:一是入籍20年以上,二是有田粮庐墓。即使满足了这两个条件,也只能以“客籍”的身份参与县学入学考试。在清代,每县县学有固定的学额,这些学额属“土籍”所有,“客籍”要按每50名学童另额取进一名入学,最多不可超过4名。考入县学成为生员,是科举制度内的最低功名,也是考取更高功名如贡生、举人、进士的必要条件,而应考者(即“童生”)相当多,考取生员的难度要大大高于今日考取一本的大学。

因此谭钧培家族应该是入籍镇远了,从贵州的发展历史看,清朝为了加强对贵州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有很多的汉族移民进入贵州,而且较为容易加入“土籍”,否则谭氏家族不会有那么多人考取进士、举人。

不过,即使家族迁徙贵州时间很长了,从谭钧培对自己故居的命名还是可以看到,他对遥远的祖先的故乡仍然着充满感情,谭钧培在镇远大菜园村的故居谭公馆,又称之为“茂名堂”、“中丞第”,虽然他已经不算是真正的茂名人,我们却也从“茂名堂”中看到他骨子里有一种“我是茂名人”的情结。

2010年12月26日  补充谭钧培的一些资料 - 小宝 - 高州制造

谭钧培故居  


  附:

  晚清“治世能臣”——谭钧培

刘兴明

    在名城镇远平冒山下的氵舞阳河北岸,有一座古色古香的高封火墙四合院,它是晚清云南巡抚兼云贵总督谭钧培的故居。人称“谭公馆”或“总督庄园”。
    提起谭钧培的一生,还真有点传奇式的色彩。比如,他生于道光,是咸丰举人,同治进士,于光绪治世,历经四位皇帝执政时期。也许,是氵舞阳河河水的灵气洗涤了他,或者是中河山的和谐文化影响了他。使他一生克勤克俭,励精图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此,第一次进京觐见,深得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的赞赏,慈禧说他“办事认真”。第二次进京,太后赐一品朝服,赐私宅,光绪皇帝还亲笔书写“中丞第”匾额赐予。纵观天下,芸芸众生,有几个人能有如此殊荣?
    谭钧培,字宾寅,别字序初,是地地道道的镇远人。道光八年(1828年),生于石屏山下冲子口古巷一座四合院内。是其先祖由茂名、黎平来到镇远后,置办的家业。在他出生的第四年(道光十二年,1832年),其父谭人杰,中了举人。至此,全家老老少少都认为是谭钧培带来的福音,对他疼爱有加。
    谭钧培的童年,父亲谭人杰亲自授课启蒙,对谭钧培的影响极深。少年时期的谭钧培,入县学宫授业。他勤学好问,刻苦努力,不似其他学生那么顽皮。因此,深得授业先生的赞赏。在冲子口他家老屋门前(后来卖给两湖会馆做蒙馆,俗称两湖小学)有两块石雕,石雕上的底层是平稳的茶几,几上有一个花瓶,瓶上莲花盛开,瓶中安插画戟、大刀、标枪三种兵器。暗喻着四平八稳(茶几),平平安安(花瓶),连升三级(莲花、兵器)。少儿时期的谭钧培,对此大惑不解,询问大人,得到的答复是“你长大后,就知道了”。或许,这对他的人生道路有一定的影响也未可知。不管怎么说,在光绪五年,暗喻的确得到了印证。
镇远县学宫,位于氵舞阳河南岸的龙头山下。由他家出发,要经过祝圣桥、中河山麓的青龙洞一带才能到达。沿途奇山秀水,风光旖旎,让少年谭钧培赏心悦目,倍升灵感。尤其是青龙洞古刹山门上的对联:(一)文笔临溪,二水潆洄环古刹;香炉鼎峙,万家烟火接丛林。(二)问何处飞来,凤翦鸾翔,看飘渺翠微聚秀居然南海;从此间上达,星辉玄烂,知峥嵘碧落弥高尚在东山。(三)胜境自天开,不让嫏嬛称福地;仙山容客到,无烦矶畔问渔船。以及龙神祠“天下苍生盼霖雨;此间风物属诗人”等对联,每每到此,他都要驻足良久,观看书法和分析对联内涵。所以,对他的启迪很大,可以说受益匪浅。
    有时候,在枯水季节里,谭钧培就通过永安渡浮桥去县学宫,道路当然要近些。关键是在浮桥的上方不远处有吉祥寺、忠果祠(俗名甘公祠),是他非常崇拜的地方。
    忠果祠,是为纪念云贵总督甘文焜而修建的。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反清,杀云南巡抚朱国治,进犯贵州。甘文焜闻变,急忙逃奔镇远。以为以镇远守军可以御敌,哪知镇远守军早已归顺吴三桂。仓促间误进吉祥寺,被叛军围困。叛军劝其投降不从,叹曰:“封疆大吏,当死封疆事”。于是,朝北跪拜后,先手刃其子国城,然后自刎。随从雅良、和善亦自杀,在吉祥寺内演译了一出惨烈悲壮的场面。平定吴三桂后,康熙皇帝谥“忠果”,镇远府为其立祠。对于甘文焜那种“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慷慨举动,让少年谭钧培十分感动和佩服,甚至影响一生。又有谁能够想得到,在213年后,谭钧培也当上了云贵总督?并累死在总督任上。这种巧合,或许就是老天爷的有意安排吧。
    谭钧培家老宅后面的石屏山上,有一条古驿道与古巷道连接在一起。他有时候邀约几个小伙伴,随着古驿道慢慢往上爬,在半山腰的悬崖峭壁处,有一座寺庙,庙里供祀着白起、王翦、廉颇、李牧四个战将。再往上走,有府城垣。站在城垣上,看远山近水,烟雨蒙蒙,脚下民居鳞次栉比。顿觉豪情万丈,心旷神怡。想起明代镇远知府张守让有:“谁将屏障依云开,凿壁当空抱郡廻。自是皇图天外壮,长城拥出日边来”的诗句,让少年谭钧培感到好奇,觉得将军威武雄壮,站在城头上,可以指挥千军万马,暗想长大后一定要当上一名将军。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丰富,以及老人们常说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文官动动嘴,武将跑断腿”等等话语,才慢慢打消他当武将的念头。虽然如此,他在攻读经史等治世书籍之余,偶尔也涉及兵书之类的文章,为若干年后,治军打下一定的基础。
    从历史的脉络来看,谭钧培的仕途真正的起点,是在光绪三年(1873年)调补苏州知府后。真可谓是大器晚成,平步青云。他由知府到道台、按察使、巡按使、布政使、巡抚、漕运总督、江苏织造、巴西国换约大臣、兼署云贵总督。在短短十余年间里,他先后到过安徽、山东、湖南、湖北、江苏、云南等地履职。尤以光绪五年(1879年)为最,一月,他由安徽凤颖六泗道升山东按察使,旋调湖南巡按使,五月授江苏布政使,九月,护理江苏巡抚。数月之中,四拜恩命。连升三级的时间也太快了些,让那些阿谀奉承者、溜须拍马者、刻意钻营者、弄虚作假者们望尘莫及。
    谭钧培从平定教案、治水赈灾、改革陋习、改革科举、改革军队、奖惩分明、减免赋税、修建书院、抵御法军等等政绩来看,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直至光绪二十年(1892年),积劳成疾,死于任上,终年66岁。
    相传谭钧培一生逸闻有三。一是少年时期,有一天,他在氵舞阳河中游泳,突然上游山洪暴发。当他发现时,为时已晚,浊浪将他冲出下游很远。但他却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地顺着水势,慢慢游近河岸得以脱身,真是有惊无险。人称他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者。二是鼓励士子努力学习,他常言:“宰相须用读书人,必先人人有书可读”。捐赠4000银两为镇远“文明书院”购买经史子集图书,供家乡士子学习之用;在云南任内建“经正书院”,培育国家栋梁之才。三是奉旨建宅,不敢逾越常规,把坐北朝南的大门开在东南角上,俗称“歪门斜(邪)道”,充分体现了根深蒂固的儒家思想。
    谭钧培本是文弱书生,却有儒将之才。他在以江苏巡抚署漕运总督期间,调整马步军营、水师营,以步军之余,补马队不足;以内河之余,补淮海之缺。将水陆两军治理得有条不紊。其上司彭刚直在巡视后上奏:“莅事未及三月,壁垒一新。刚毅严明,可异重任”。在云南巡抚署云贵总督时,更加显示出卓越的军事才能。平内乱,御边患。在《春在堂文集》有:“……惟公在滇,智勇双全。廪有余粟,库有余钱。野无壁垒,境无烽烟……。”充分说明了谭钧培的确很有军事才干,他把西南边陲治理成不可侵犯之地。
    谭钧培心系民间疾苦,每到一地,便要微服私访、暗查,掌握第一手资料。所以,他的上奏条文,常常得到上司和光绪皇帝的认可。早在他任稽查光禄寺事务时,就上疏:“臣前读抵钞,见曾璧光、周达武防勇索响滋事,兹复闻贵州一带……。就臣管见所及,谨拟六事呈进:“一筹响需以固军心也……。二建碉堡以备战守也……。三设屯田以赡勇丁也……。四宽赋税以广招徕也……。五增州、县以资控驭也……。六肃官方以立治本也……。”文中的曾璧光,时任贵州巡抚,周达武时任贵州提督。由此可见,谭钧培关心家乡的拳拳之心。
    正是这次上疏,改变了谭钧培的命运。不久,他就被外放到常州任知府。他到常州上任的第一天,刚一下马车,就遇到宜兴捣毁教堂案。这是个涉外事件,稍有不慎,将会引起国际事端。处理不当,就要丢掉乌纱帽,甚至被杀头。不过,此事在他认真、细致地查明原委之后,作出果断处理,很快平息了这次涉外事件。不仅让外国神职人员心悦诚服,而且,当地民众也皆大欢喜。
    光绪五年(1879年)五月,谭钧培任江苏布政使,九月受命护理江苏巡抚。他根据吴中人死数年不葬,烟馆、赌馆、妓院泛滥等有伤风化的陋习,以及常州、镇江、嘉定、宝山等地赋税交纳不平等事项和解决办法等,如实条陈上奏,很快得到朝廷的批准。
    谭钧培在吏海中扬帆远航,躬行节俭,谨小慎微。但有时也做敢想敢为的事情,不怕冒风险,不怕摘乌纱帽。光绪十一年(1885年),江南乡试,按规定谭钧培任监临官。他根据科举中存在的弊端,大胆改革,在旧章外,提出十二科场新规。起初,江南二万多士子不理解,认为谭钧培“擅改王章”,顿时全场哗然,差点闹事、罢场。最后,谭钧培经过耐心说服,不但把事情平息下来,还让生员们得到真正的实惠,尝到了甜头。不仅如此,后来,他到云南做官时,还把这次改革的成功经验也带到了云南的科场之中。
    谭钧培到云南任职期间,整治私盐,规范制钱,裁剪军队,抚慰难民,开放口岸等等。一茬茬,一件件,充分体现了他的雄才大略、治世能力。只可惜面对世道艰难,腐败成灾,加上晚清已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颓势。让他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虽呕心沥血,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不过,好在他的一生,于国、于民、于家,都有所交代。上可告慰祖先在天之灵,下可面对子孙做人之事。
    在青龙洞古建筑群中的吕祖殿中堂,有一副对联:“瓮里天,洞中仙,谁造这石头,未经混沌先开窍;马蹄云,帆脚雨,我笑那溪水,一出江湖不问津。”对联由镇远知府汪炳璈于光绪四年(1878)撰写,有人曾经在导游词中,说它是一副以下犯上的对联,是为讽刺谭钧培而作的。
    根据史料记载,谭钧培捐款4000银两,购买藏书给文明书院,是光绪初年。那时,谭钧培应该在常州知府任上,或者苏州知府任上。当然,若以光绪四年而论,谭钧培确实任徐州道的道台,职位比汪炳璈是要高出一级。但是,若以谭钧培的为人处世,从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来看,他完全不属于那种不关心家乡事情的人。所以,那种哗众取宠的戏言不可取。
何况, 谭氏有一门三翰林的殊荣,被传为佳话。即谭钧培(同治元年进士)、谭启瑞(光绪十八年进士)、谭文鸿(光绪十九年进士),父、子、侄三人分别在不同的年代进入翰林院,授编修之职。1935年,谭启瑞、谭文鸿、孙谭家栋、谭家炜经过一番商量之后,将家中全部藏书,完整的诗经、史、子集808部,共7275册,全部捐赠给当时省立镇远师范学校创办图书馆。并有《谭钧培图书馆》碑记留存为证,在《镇远县志》中可以查找得到。
    谭钧培在贵州的历史上,算得上是一个封疆大吏的风云人物。有关他的处世为人的资料,值得深入挖掘、收集、整理出来,供后人了解、借鉴。
    (史料选用:《清史本传》、《镇远府志》、《镇远县志》、《春在堂文集》等)
                       (作者系镇远县政协文史委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