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0-04-11 12:09:47|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9月5日  虎

星期一,天气阴有阵雨,温度25℃—33℃。23时35分

 

最近《茂名日报》连载闻山的《虎》,读来饶有趣味。作者所说到的抗战时期高州中学为躺避战火,搬迁到高州北部的黄塘墟,那黄塘墟就在我家乡旧时的墟镇,离我家乡大约四公里,后来在1958年修建高州水库时被淹没了。而闻山他们寄读的黎氏祠堂就在我家乡和黄塘墟之间,小雅黎姓是一个大族。

以前,黄塘墟处在高岭间宽阔的山谷里,四周多岭,再往北,就是大雾岭山脉,确实有许多老虎。我问母亲,她说她爷爷的弟弟就是被老虎咬死的。母亲的家乡在黄塘墟旁边。而我的家乡比较偏僻,北一公里是海拔五百米左右的奇壬岭,山岭高耸,人烟稀少,也是老虎经常出没的地方。刚建国的时候,政府为了消除虎患,组织民兵和群众持枪械上山打老虎,很快就把老虎消灭得一干二净,谁叫老虎和土匪一样可恶。主要是人口的增长,人往老虎原来的栖息地扩张,与虎谋食,或者说是“一山不能容二虎”,人比老虎还凶猛,只有老虎被灭掉了。

我父亲记得那时我曾祖父也参加了灭虎队,曾祖父身材高大,手持钢叉,威风凛凛,由旧社会过来做了新中国的主人,想必是有一种自豪感。于是,曾祖父留给我的印象就只有这样子的高大形象。

世移事易,老虎现在成了宝贝,想找到一只都难。

我家乡现在成了水库区,生态环境的改变,已经是另一番世界。与现代人相处太久,动物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能够让人有一番惊喜的野生动物已经弥足珍贵。当然也还是有不少的惊喜时刻。今年6月2日,在平山乐泗村委会松木根村的一个村民家里,走来了一条大蟒蛇,咬死了八只鸡,吃掉了四只,最后村民又把它放回了大山。虽然大蟒蛇形象亦是可恶,但它是日见日少,性情还算和善,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人们宽容了它。松木根村处在奇壬岭东侧,与处在奇壬岭南侧的我家乡同处一个村委会。听母亲说,以前奇壬岭也有水桶般粗的大蟒蛇,它走过泥田,留下粗粗的深痕。倒是没有听说它伤害过人。

小时候,奇壬岭还有许多黄猄,猎人常常在山上装上捕兽夹,捉到黄猄到墟里卖。黄猄是一种象小鹿般的可爱动物,虽然我没有见过,但心里总是很喜欢它们,为它们的被捕杀伤心不已。现在奇壬岭已经很少见它们的踪影,真可惜。奇壬岭上还有猫狸,拜山的时候会见到猎人赶着狗在山上捉它们,那时倒不知道它是非典的原体,现在知道也好,好让它们在大自然里生活得自由自在。

现在奇壬岭最多的大型野生动物就是野猪,它们常常到山下来偷吃农作物。有一天清晨,我的叔叔、堂弟及村里的几个人,在水库边割橡胶,突然发现水库中有两只动物在游水过对岸,一看是一公一母两头野猪。大家立即放下手中的活,拿着锄头,划着船追上那两头野猪,野猪在水中是没有力气的,很快就打死一头,另一头是母猪逃到了岸上。它却没有跑,而是对着水中哮叫,声音凄厉,显然它在为死去的丈夫而悲伤。我听了这个故事,已经想象不到野猪是如何的美味,却为它们而悲伤了。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相信世界会更加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