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槟榔  

2010-04-11 11:43:4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12月18日  槟榔

星期四,天气少云,温度13℃—22℃。20时37分

 

前几天我去了海南岛,除带回那里明媚的阳光和美丽的风光,我也带回了几粒新鲜槟榔果。在海南的时候,同行的游客就有人对槟榔进行了尝试,我问他们的感受,他们说,吃槟榔的时候,会变得脸红耳赤,有微微的晕眩感,随后就把槟榔吐了出来。当地的导游对我们说,他带过上海的一个游客,来到海南岛一定要尝试槟榔,吃下去的那一天,导游是扶着那游客去爬山的,那游客醉了。

我以前读书去湖南岳阳实习时,见到商店卖干槟榔,见是新奇的食品,就买了几粒,放进口里,只感觉到一股怪异刺激的味道,又有红红颜色渗出,赶紧把它吐了出来。心想怎么这种怪异的东西也能吃,湖南人真怪。

后来知道海南、台湾、东南亚等地的人们也有吃槟榔的习惯,特别是台湾,喜食槟榔的人特别多,有两百多万人,还衍生出街头的“槟榔妹”等特殊的景观,我却不知道槟榔为何那么有吸引力,我不喜欢那种怪怪的味道,在我心目中槟榔就是那种味道。

但同行的游客说,槟榔没什么大味道,怎么和我以前的感受不一样?但也知晓了,食槟榔可以产生一种兴奋的感觉。

于是我也决定去尝试,不试怎么能知道槟榔是什么呢?

在琼海博鳌我买了三粒回来,我想试一试也不用太多,何况我也没心理准备会上瘾。回来的第二天晚上,我按照导游说的方法,把生槟榔的青皮剥开,用刀切成四瓣,先拿一瓣醮上配来的螺灰,放进口里,第一瓣感觉味道不怎么浓,有少许的涩味,我按照导游的说法,把汁水吐出来,再继续嚼,我并未感到什么脸红耳赤,又吃第二片,慢慢地才有点脸红发热,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身体肌肉变硬,真的有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兴奋感觉,是不是毒品就是如此,而台湾人喜食槟榔,是不是就因为食槟榔有和吸毒同样的感觉,而槟榔又没有吸毒那么严重后果。

但朋友们试了另外一粒,除了槟榔果涩涩的味道,什么效果也没有。

我上网查询,才知道我的食用方法有误,食槟榔是要和那配来的萎叶、螺灰一起嚼的,前面嚼出的涩味水份要吐出来后,再慢慢嚼,槟榔会变成红色,越嚼就越有味道,最后变为一股甜味。于是我再试,这一次,我真的满脸通红,在寒冷的天气里,额头冒出大汗,头脑有一股眩晕的感觉,也有很大的兴奋感,这才是真正的食槟榔。为什么在这里说了我食槟榔的状况,因为想说说食槟榔与古代俚族的关系,食槟榔是俚族等南亚洲民族的一种生活习俗。俚人喜食槟榔,唐《岭表录异》说:“岭表之俗,多食槟榔,日至数十。”粤西汉人也承袭了此俗,道光《电白县志》载:“俗尚槟榔连壳咀嚼,以扶留青叶和石灰啜之。” 而湖南、海南、台湾等古越族生活过的地方,都沿习了这种食槟榔的习俗。但广东这种风俗现在却已荡然无存。槟榔或许类似一种毒品,有毒品的功效,以致许多台湾人沉迷于其中,或许这也是一种人文文化的体现。因为食槟榔后那种眩晕的感觉,人就会陷于好狠斗勇,勇往直前。这正是喜食槟榔的湖南人、台湾人、海南人的风格了,也是冼夫人时代古俚越族人的风格。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