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看丁衍庸画展(转载)  

2010-04-24 12:50:21|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丁衍庸画展(转载)

PIPS

 

冒着热浪去看丁衍庸的画展,感觉不虚此行。

回来的路上,听广播报导台北又创历史性高温——38.8度,我恰好恭逢其盛了,的确是热浪。不过历史博物馆的冷气很凉,凉到打了喷嚏。

     丁衍庸之名,在台湾不算奇凸,一般人多半听者藐藐,果如其然,现场的观众稀疏如假日的街头,完全不像马蒂斯等等大展,就连入场券也是“柴契尔价”,20元而已。20元,可以亲睹简练如“八大”的一笔画功,马蒂斯、毕卡索的童趣,表现主义的奔放流畅,而且集油画、水墨、书法、篆刻于一室,可谓值回票价矣。

    说丁衍庸集众家之长,可能让人误以为是在菲薄他,其实否也。当我看了齐白石、林风眠……等等真迹之后,再来重观丁衍庸,反而更肯定了他在我心目中巨星的地位,虽然当年艺评圈对他评价不高,晚来各种大堆头的“大师”画册也极少将他收录,但他无疑是个需要重新评价的大家。

    画家和作家一样,声誉矗起和跌宕往往随势而定,在世时风光收割,不保证死后依然,有时才刚刚盖棺,物议便随之而来,反之亦然,像梵高那样的例子,其实司空见惯。丁衍庸不属于梵谷那种惨烈的典型,但在世时所获的光彩,的确不如几位中原的名师,原因有些是基于个人的习性,有些则牵涉了时代的品味。譬如溥心畲、张大千、黄君壁、欧豪年……,我们当年听其名,观其画,如遥不可即的巨匠,然而今日后两者已经声位骤降,前两者则因政经环境的改变而只能委身于少数的收藏者,时代改易如此之速,也不得不让人重估丁衍庸大展得以实现的意义。据说这是丁氏在台首次的完整个展,以他逝世25年的漫漫时长,可知艺术家的翻身,需要多少时间的沉淀。

     丁衍庸当年之所以无法独占鳌头,原因众多,荦荦之大者,应是彼时的画界普遍认为他采集各家之长,只算是一种“捷径”。类似的见地,众说纷纭,在那个尊奉独一价值的环境下,画家的屈服自是必然。但是以今日之眼去审度他半世纪前的涂抹,反而产生了近代中国画家少有的感动。包括他中西合璧的尝试,或一度被认为是“骑墙”的,后来却成为丰富多变的曼妙意象。其中固然不乏八大、马蒂斯的足迹,但回眸重看,亦不觉得那样的袭用有甚么不妥,何况晚年的他,已踏出了“兼采”的圈围,而完成了“兼容”的理想,画面上所呈现的,已经是一派圆熟和放逸的风格。

     两相比较,我对丁衍庸的喜爱,仍是油画胜于水墨,特别是他晚年的简笔,更博得我的青睐。水墨部份因为前辈太多,要越出那个范畴,仍有相当的难度,特别是戏笔,如何兼有趣味而能深邃,需要另一番能耐。八大能及的,丁衍庸若超越不了,也只能自甘于某一层次。而他结合西画材料与中国水墨的呈现,则是独特和开创的。那种色彩的结合、笔触的奔放、布局的简洁、意趣的凝炼,都呼唤了动人的境界,也与眼下轻巧柔媚的时代十分合拍,既摆脱了厚重的包袱,也造就了某种时代感。只是,从会场摆放的简介看来,策展者显然更属意于他的水墨,所挑选印制的油画画作也非精品,可知看画、品画者容受的差别。

    不过无论如何,这是个难得的好展,作品量多质精,而且收罗完整,足以一窥画家半生的堂奥,对照诸多雷声大、雨声小的“巨匠”大展,可看性强多了。何况会场少了扶老携幼,轰声滚滚的人潮,可以静心地赏画,可谓为炎炎夏日里最后的一道清凉。(2003-8-21  台北)

看丁衍庸画展(转载) - 小宝 - 高州制造

丁衍庸作品:盘子上的葡萄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