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记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古小松(转载)  

2010-04-24 13:34:53|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默默的耕耘者中越友谊桥梁的建造者 (转载)

——记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古小松

覃杰百   叶松    黄金海

 

【简历】古小松,男,广东高州市人,生于1958年,中共党员,现任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厦门大学、广西民族学院兼职教授,中国东南亚研究会副会长。曾任中国广西东兴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共东兴市委副书记、中共防城港市委员会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防城港日报》社社长。先后获得省部级社科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2项、三等奖1项,入选广西“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被评为广西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被确定为广西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学科带头人。

 

接到采访任务后,我便“不择手段”地通过各种途径搜索古小松校友的相关资料,俨然成了一名“职业间谍”。在图书馆的一个书架上,我找到了古师兄主编的《东南亚纵横》杂志,并且在杂志的封面上“邂逅”了他——那是他在广西社会科学院学科带头人聘任大会上照的一张照片:朴素的着装,憨厚的脸庞,深邃的目光,那样子很自然地让人想起他是一位善良慈祥的文人和长辈。

在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古师兄放下手中的工作,热情地和我们坐在了一起。虽然已经离开母校这么多年,但由于他是民族学院的兼职教授,所以对母校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我们兴致勃勃地聊起了民族学院“桃李满天下”的过去,“春色满园”的现在和生机盎然的未来。古师兄是广西有名的“越南专家”,因此我们话题的中心自然是越南以及中越两国人民之间源远流长的友谊。

“其实,我也说不上是越南专家,我只是想以自己踏实的研究来更多、更好地促进中越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与友谊罢了。”古师兄谦虚地说,“但作为一名社会科学工作者,能在自己的工作中为中越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做出自己的点滴贡献,我心里很高兴,很自豪。”古师兄的脸上荡漾着欣慰的笑容。

然而,他所做的一切,又岂是“点”与“滴”所能概括的呢?

现在,让我们一同走进他那片硕果累累的乐园:

1992年,他的专著《越南的经济改革》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国内第一部研究越南改革开放的专著,此书对促进中越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指导作用;      

1994年4月25 ——30日,他发起并组织了在东兴举行的首届中越边贸研讨展销洽谈会。此次洽谈会的成功举办为中越边境贸易的发展打开了新的局面;

2000年9月18——22日,他携论文《21世纪初的越南发展前景》,参加了在越南河内召开的“20世纪的越南”国际研讨会。与会期间,他受到越共总书记黎可漂的亲切会见。

……

这么多年来,古小松一直以他的研究和著作为犁,在中越友谊这片热土上默默地埋头苦耕,播种着希望的种子。

(1)什么都赶上了

身为广西社科院研究员,入选广西“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的古小松,却是地地道道的广东高州市人。说到曾经养育他的故乡,此时正坐在办公椅上的古师兄,变得异常兴奋起来,不禁为自己家乡作起了“广告”:“广东高州,大家应该很熟悉吧?江总书记就是在咱家乡发表了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三个代表’呢!”说完便开怀大笑。

古小松1958年出生于广东高州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出生后不久,国家三年困难时期便接踵而至。面对变幻莫测的社会风浪,他父亲在他的名字中“种”下了一棵松。古师兄认真地向我们解释了他名字的起源:“那时候社会动荡不安,父亲希望我以后无论处在怎样的环境下,都要像松树那样坚忍不拔。你们应该还记得陈毅元帅的那首诗吧?”哦,原来是那首诗呀,“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古小松从小喜欢看书,喜欢独立思考。无论是大部头的“章回”,还是老师刚刚发下的课本,或者是朋友柜中的旧书,甚至从垃圾堆中“抢救”回来的废书,只要是有意义的他一概醉心其中,乐趣融融。“尽管物质是如此匮乏,但在精神上我是富足的。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里,知识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座灯塔,是那严酷惨淡的现实中一个既远又近、温暖且美丽的投靠。”回想起已经流逝的岁月,古师兄的样子倒很像是一个诗人。是啊,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会刻骨铭心地体会到知识是何等的宝贵啊!                                                     

古小松20岁那年,适逢国家恢复全国高考。用古师兄的话说,那叫“什么都赶上了”:出生那年赶上三年灾害;读书的时候赶上“文革”,高中毕业赶上“上山下乡”;下乡回来就赶上恢复高考。后来结婚的时候还赶上了计划生育——此是后话,且按不提。于是,凭着一股硬劲,1977年,他考上了广西民族学院外语系,被安排在越南语专业。“那时侯是怎样迷上了越南语呢?”“那时候是学校安排的,也许是前世与越南有缘吧。”古师兄笑着解释道。是的,正如同小说里的一个伏笔,他后来的人生道路以及对越南的一腔钟情,就此展开了漫漫旅程。

温情的相思湖水,在古师兄艰苦充实的大学生活里荡漾了四年。期间,他历任学习委员、班长等职。正是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官,砺练了他的组织、交际等各方面的能力。我院“全国优秀教师”范宏贵教授在谈到自己当年的得意门生时,赞美之词溢于言表:“古小松一直都是个很踏实的人,无论学什么或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去做好。”

1979年,古小松正在读大二的时候,中越边境战争爆发了。谈起那时候的心态,古师兄坦率地说:“那时候还年轻,感情既单一又冲动,说不气愤那是假的。”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那样子很能让我想起江湖侠客那种一笑泯恩仇的动人情形。然而,古师兄毕竟不是那种只是一味会发脾气的人。在愤怒的同时,古师兄更多的是在思索:中国与越南山水相依,战争只会给两国百姓带来灾难,我应该好好地利用好自己的专业知识,为抚平两国人民心头的伤痛、增进两国的友谊尽一份绵薄之力!

(2)桥  梁

马克思说过:“外国语是人生斗争的武器。”而在古小松的眼里,外国语更是一种重要的“劳动工具”。凭着自己在大学练就的扎实的语言功夫,在老师的帮助下,他开始了对越南的研究。由于研究的需要,古师兄经常要到越南实地考察、调研。

古小松第一次去越南是随同国内一家水泥厂前往越南进行经济、技术合作洽谈。因为是第一次到越南,感觉新鲜,因此到处走了走,看了看。当时感受最深的是行路难。素有泽国之乡的越南河流密布,共有大小河流1067条,总长度为4.1万公里,另有运河3100公里。当时越南的交通基础设施还较差,河多桥梁少,有不少地方还得靠渡船过河。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由多种兵种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远征越南,帮助越南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与越南人民一道,修建了很多桥梁。如今,这些桥梁已经远远超越了它自身的功能,而成为了中越两国深情厚谊的“见证人”。古小松特意去“走访”了这些饱经战火洗礼的“见证人”。人们常说,患难见真情,困顿中的相互扶持是最弥足珍贵的。走在这些桥上,追忆着中越人民在战火纷飞中建立起来的“同志加兄弟”的深厚感情,古小松心里暖暖的,感到肩上沉甸甸的。

一次,古小松到越南搞社会民情调查,晚上就住在一位农民兄弟的家里。农民兄弟端茶递水,眼里盛满了敬意。古小松和农民兄弟一家享用了简朴而温情的晚餐后,开始围着火堆,一边取暖,一边拉家常。小孩儿们笑闹着跳来绕去,火光映在每个人的脸上,红彤彤的。中越友谊在这样一个平凡的夜晚,在这样一个平凡的百姓家里,苏醒并燃烧,温暖着每个人的心窝。古小松想着这一切,悄悄地跟农民兄弟说:“我的野心不小哩,想做中越人民友谊的桥梁!”农民兄弟弄明白他的意思后,指着附近一座桥的方向问:“像那一座吗?”两人会心地哈哈大笑起来。那座桥正是中越深情厚谊的“见证人”。

又有一次,古小松他们出外面考察,回来的时候因天黑迷路了。古小松下来向一位正在路边修自行车的老师傅问路。这位老师傅一看见是中国的朋友,非常热情,马上把修理工具收回,骑上自行车说:“我带你们去。”顺利回到驻地之后,古小松要送老师傅一些东西,他硬是不要,并诚恳地说:“胡伯伯教导越南人民‘越中友谊,同志加兄弟’,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老朋友,我给你们带路是应该的。”说完就骑自行车冲进了茫茫夜幕中。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老师傅,古小松心里涌动着一股暖流……谈起那时侯的感受,古师兄仍记忆犹新:“那虽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足以看到中越两国人民之间的情谊是有深厚基础的。”

类似这样的小事,古师兄在越南还碰到很多。所到之处,他都能深切感受到越南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厚情谊。

古师兄介绍说,自1991年11月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随着两国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交往与合作的不断发展,两国的文化交流也日趋活跃。其中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中国电视连续剧持续在越南播放,深受越南各阶层观众的欢迎和喜爱。1993年下半年,电视连续剧《渴望》首次在越南中央电视台播放,引起极大轰动。那里的老百姓都说,谁要能娶上像刘惠芳那样贤惠的姑娘作媳妇,就是最大的福气。还有像《包青天》、《三国演义》、《情满珠江》、《西游记》等电视剧也很受越南人民欢迎。他们佩服刚正不阿的包公,赞赏水浒及三国中那些足智多谋的人物,也关心中国对“文革”的反思及改革开放中中国新一代的成长。

古师兄深有感触地说:“中国电视剧在越南持续播放,为越南各阶层观众更多地了解中国,为增进中越两国人民的友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既然是交流,就应该是双向的,希望随着越南文化事业的进一步发展,中国观众也能不断有机会看到越南的影视作品。”

1995年,古小松作为国内的唯一代表,携论文《中越社会主义比较研究》参加了在澳大利亚召开的“改革中的亚洲社会主义:中国与越南”国际学术讨论会。在会上,古小松详细地向世界各地的学者们介绍了中国与越南的政治、经济制度等,让世界各地的人们更清楚地认识了中国与越南这对山水相依的老朋友。近年来,他还应邀到美国、泰国、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作学术与演讲活动。他像一只勤劳的蜜蜂一样,默默地在世界各地传播着中越两国的珍贵情谊。

(3)抗  衡

在越南的见闻和对手头资料的初步研究,激发了古小松的一个设想:越南的高楼大厦也在不停建造,难道他们也在搞改革开放?这是一个年轻大胆的想法,与当时人们对越南的普遍想法是相悖的。那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这个老大哥才刚刚迈开改革开放的步伐,所以教科书上根本不可能谈到越南的发展,对越南的时局变化也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屑。即便是越南方面的专家权威,所做的研究也还仅仅停留在表层,对一些细微的变化毫无觉察。古小松刚刚产生自己的观点时,也不禁自问:这个看法是不是太片面了?

一个夜晚又一个夜晚,研究室的灯光亮起又熄灭。最喜欢吹嘘的牛蛙也沉沉睡去,古小松的脑子里仍在不休不止地统计材料,分析数据。

在研究结束后那个微雨的早晨,古小松望着曙光渐露的东方,伸了伸蜷缩几夜的筋骨,兴奋地想:言人之未言,我要向权威挑战!

“越南步于改革开放初级阶段,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当杂志上出现这么一篇短小的文章提出这么一个与世相悖的观点还署着这么一个陌生的名字时,权威专家不禁动了气:胡说八道,越南贫穷落后,根本就没搞什么改革开放!

古小松周围的空气一下失去了轻松与自由,甚而有些发冷。是不是昨天下了雨?

古小松一页一页地翻着自己呕心整理出来的资料,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都是调查得来的越南动态分析。翻毕,他又凝视着桌上摆着的一本杂志,上面刊载着抨击他观点的文章。

桌上的烟蒂渐渐堆高起来。牛蛙“咕——咕——”的叫声渐渐欢起来。古小松以笔敲着笔帽,目光更加坚定有力:蚍蜉撼大树谈何容易,但只要我的观点是对的,它就有被承认的一天!日子一天天一月月地过去,关于越南的争论逐渐平寂下去,并最终汇成一种声音。古小松则成为了这种声音的领头呐喊者。古小松年轻的脑瓜,成熟的观点——连那些越南方面的博学大儒们也不得不以文人默默的方式承认了他。

(4)老黄牛和千里马

古小松说:“我这人喜欢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是的,他正是在这一朴素的人生理念指导下,像一头老黄牛一样,拖着耕具在中越友谊这片热土上默默耕耘。

有一段时间,“牛”的行情一路下跌。有人旁敲侧击古小松说:“老古啊,你也别只顾着埋头研究,现在这个时代,需要的是千里马,老黄牛落伍了!”

古小松冷静地分析说:“大千世界里,不能只有马,没有牛;也不能只有牛,没有马,马和牛都是社会向前发展所必需的。有吹有打才成乐队嘛!”

东南亚研究所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东南亚的政治、经济等,因此国际学术交流活动较多。这就涉及到出国人员的安排问题。这对一个领导来说是很棘手的难题。然而,古小松作为所长总能把这事安排得合理妥当,所里的同志对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被问及其中的奥秘时,古师兄淡淡地付之一笑:“这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没什么私心,多为大家着想,就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多么朴实无华的话语,多么真诚无私的感情呵!

2001年10月10日——15日,中越青年友好会见在越南河内举行。中越两国青年举行了丰富多彩的交流活动。在参观胡志明主席生前居住的高脚屋前,缅怀胡主席为中越友谊做出的卓越贡献,中越青年代表们激动地表示,胡志明主席生前说“中越情谊深,同志加兄弟”,我们要加倍努力,使中越友谊像他老人家说的那样,“恩深,义重,情长,友好精神永放光芒”。

虽然没有亲自参加这次活动,但一直都关心着中越青年友谊成长的古小松很是高兴:“看到中越两国青年之间的友谊健康成长,我的心情就像农民兄弟在春天播下希望的种子一样,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这些年来,古小松为广西边境地区与越南的友好交往与经贸往来也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他发表在《中越经贸关系与凭祥发展战略》上的论文——《关于建立中国凭祥——越南谅山互市贸易区的构想》已被凭祥市委市政府所采纳,1997年5月市委市政府邀请中国国际经济咨询公司组织了论证,认为可行;他发表在《东南亚纵横》1995年第3期上的论文——《关于建立中国东兴——越南芒街积极合作区的构想》在中国、越南、日本等国引起关注,为中越边贸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1999年1月8日——10日在南宁组织了中越建交50周年暨中越面向21世纪区域合作研讨会等等。

这样的论文和社会活动还有很多很多。这所有的点点滴滴筑成了古小松那曲折而又闪光的创业历程,同时也清晰地勾勒出了一位为中越人民之间的友谊默默奉献的社会工作者的形象。他不正是默默耕耘在中越友谊这片热土上的老黄牛吗?

又是一年春来早,充满收获希望的2002年在新春灿烂的阳光里迈开了新的步伐。古小松又像一头老黄牛那样,醉心于他的研究,他的专著,他那片充满希望的田野……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