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名艺人老天寿二三事(转载)  

2010-04-24 13:36:06|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艺人老天寿二三事 (转载)

喻元基

 

老天寿(1882—1966)原名刘家荣,下四府名艺人,1953年起在吴川剧团工作至辞世。

老天寿,班中浑名老清寿,为何又谓老清寿?旧社会艺人生活清苦,两餐糊口已属不易,他本人又不善积攒,“荷包”(口袋)“周日清”;且三十有几尚未娶妻(终生未娶),“青头郎”也。有此二“清”遂得浑名。

天寿少年家贫,常捧糖果沿街叫卖,又得浑名糖仔寿。由于捧糖果至戏班卖,见人习艺,终日留恋忘返,艺人见其聪明灵俐,加之天生一副丑角相,因而被吸收入戏班学艺。当时,寿如鱼得水,勤学苦练,不耻下问,艺术日进,三十成名,名噪两广。民国时期,他长在“祝康年”班任五大台柱之一“蟒巾边”(丑生)。“祝康年”是民国时期下四府名班,与广州红船时代的上六府名班齐名。该班各行当“人马”均配两套,是九十多人的大型班,经常在广东的下四府及台山、开平、恩平、阳江、阳春和广西梧州、南宁一带演出。所到之处,观众无不点演老天的“首卷”戏:《戒洋烟》、《盲公打靶》、《酒楼会友》、《刘成放子》。在这些戏中,他的表演工夫有独到之处,别人是演不来的。可惜这几个戏的精华不为人们所重视,在极“左”的思潮影响下,无人给予整理记录下来。

建国前,国民党统治,民不聊生,戏曲事业凋零,寿常失业,无以为生,年将七十高龄,还逼于生活,担油沿街叫卖,境况凄凉。建国后,1953年来到吴川,得到县宣传文化部门的支持,他与吴川老艺人张瑞棠(亚水仔)、张水莲(大眼莲)等和外地艺人肥九叔(莫振勋)、蛇仔三(蔡德才)等共同组成老艺人演出小组(后改为光艺剧团)献艺于吴川、化州、高州、信宜、廉江、遂溪、徐闻、海口一带。所演出的剧目多为传统剧目。此时他已七十有零,但宝刀未老,深为各地观众赞赏,影响很大。广东省文化局、粤西行署文教处很重视他的演艺,先后派文艺干部林仙根等三人,欧阳可燊等两人,到剧团找他发掘整理传统剧目。天寿确有过人之处,使人惊赞的是他的脑子竟能藏十几本戏,不论本人的或是别人的唱词、对白均能熟记背下来。经他口授出来的剧目就有《搜宝镜》、《忠孝义》、《寻父》、《蔡元光》、《八公山》、《千斤钟》、《举狮观图》、《花云带箭》、《陈世美祝寿》、《沙滩大会》、《三奏顶本》、《西蓬击掌》、《百里奚会妻》等十几本戏;经光艺剧团整理演出的有《搜宝镜》、《寻父》、《忠孝义》、《陈世美不认妻》。其中《搜》剧,戏剧家田汉曾亲到剧团观看,给予肯定,并提出进一步整理的意见。由于他在发掘、整理传统剧目方面作出了贡献,1954年被聘为广东省文史馆馆员。

他生平演戏,台风严肃认真。不但自己做到一丝不苟,而对同台者也严格要求。稍有不认真者,下台后定遭他痛骂。因此与他同台演出者,非“打醒”十二分精神、落力“拍档”不可。否则他是绝不容许的。他虽演丑角戏(后期改演公脚戏),但从不随意插科打诨制作噱头。他在舞台上从不故意挑逗观众,或用低级下流东西引逗观众发笑,而是“干净“地运用台词、声调、配合以技艺,使之恰到好处,妙趣横生,使观众看到后想想才发笑。他练就一套过硬的丹田(腹腔)唱法,年过七十,唱功犹在。在没有扬声器的情况下,他唱戏道白,在台上听起来不大,但在台下四面八方都能清晰听到。这是丹田之力下台也。据说运用丹田力唱曲、道白,嗓子是不会被唱得沙哑或失声。

他演出的《陈世美祝寿》,给人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他扮演的是赵炳(赵司马。浑名赵草包)。秦香莲拦马告状,他打开状纸,看不到字,赵以为自己年老看不到“绳头小字”,搓搓两眼再看,仍看不见,把状纸翻转,又看不见,走到光亮的地方看,还看不见字,才发问:“一张白纸,小妇人你莫非拿本官开玩笑?”秦香莲答:“小妇人冤情重大,十字街头无人敢写。”赵又问:“你一张白纸告什么?”秦答:“一张白纸告穿天!”赵沉吟自语:“告穿天!”想了一下,以纸扇书空“天”字,然后慢慢再在“大”字顶一横“穿”上去,有所悟“穿天”是“夫”字,赵曰:“哦!小妇人你是告丈夫啊!”经他这样一问一答,配以娴熟的细腻做工,把台词感情色彩传达给观众,一张平常的白纸吸引了全场观众。在赵与宰相王延龄的布置下,接着秦香莲出现在陈世美的寿宴堂上倾诉:自世美上京求名,家里翁姑先后去世无钱埋葬,自己怎样携一双儿女,挨尽饥寒千里上京寻夫,此时赵在掀起盖在耳边的白鬓凝神细听那字字血泪的泣诉,随着秦的台词作出相应的感情,两眼慢慢湿润。当他发现世美不愿听时,则以扇柄戳世美道:“状元公听啊!听嘛!”简单一个动作,一句台词,表现出赵这个不畏皇亲的慈祥老臣是很希望世美能改正过来与香莲和好......,经他两节演出的细腻的对人物的刻划,使赵炳这个历史人物活生生地重现在舞台上。凡看过他演这戏的观众,对赵的形象都有深刻的印象。有名气的老行家称赞他的表演艺术最特出的是深入角色,细腻刻划人物,对不同的角色,则用不同的方法去表演。他虽有深厚又扎实的工底,但他从不卖弄身段工,而是着意深入角色,一招一式的运用,全服从于刻划人物性格的需要。这种表演方法,非有对艺术的无穷的追求欲望和高度的艺术造诣是办不到的。他所表演的《陈世美祝寿》一剧曾被选参加1955年粤西区的传统粤剧会演,获得高度评价,在他从艺六十周年之际,吴川县文化部门特为他举行了庆祝会。在他八十一大寿,省文史馆、地、县文化部门特为他举行了祝寿,肯定他在艺术上的贡献,并分别送给他电风扇、收音机、手表、毯子等礼物。

他生平不轻易收徒,但对后辈是诲人不倦的。据知他只收了一个徒弟叫亚生(化州人),此人虽有成就,惜早已辞世。他在吴川剧团对林国光、陈剑光、梁德天、梁英杰的教导是耐心、细致而又严格的,一招一式微细之处从不轻易放过。在教“陵公碰碑”一节时,饰陵公的陈剑光一时领会不来,他亲自督促反复示范,使剑光练习上十次,直到细微之处不走样为止。老前辈的孜孜不倦的耐心教导,使陈剑光感动得热泪盈眶。这几个人与老天寿,虽无正式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现在他们已成为各文艺单位的主要骨干:陈剑光曾是粤西粤剧团副团长、五大台柱之一的武生;林国光曾是吴川剧团团长、导演、五大台柱之一的武生;梁德天则是湛江艺校的教师也曾是吴川剧团主要演员文武生;梁英杰则珠海剧团的导演、丑生。老天寿对于后辈,凡是喜欢学的,他都热忱指教;对那些不努力学习、台风不正、生活纪律不好的人,则严惩不贷。因此有他在班,台风严肃,纪律严明,生活严谨,剧团领导、群众均从心底里感谢他。他以剧团为家,处处为剧团的利益着想,在他受聘为省文史馆员后,本已不在剧团拿工资了,他却继续为剧团工作。剧团为了使他生活过得好些,曾多次要他继续在剧团拿工资,他却坚决拒绝。

1966年老天寿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终年84岁。在追悼会上,吴川县副县长李振海为他致悼词,对他一生在艺术上贡献给予高度评价,人们永远怀念这位名满下四府的“蟒巾边”。

(2004年2月7日辑录自《吴川文史》第七辑)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