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1年11月16日 镇压贵州农民起义的悍将莫超宗  

2011-11-18 22:28:44|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1月16日  镇压贵州农民起义的悍将莫超宗

星期三,天气大雾到晴,温度23℃~31℃。21时30分

 

最近看到江茂森刊印的《茂名县志稿》,寻找一些资料。县志稿是由曾是广东首任省参议长林温伯(今吴川人)等人纂修,十载成稿,大陆解放后由其儿子林德诗将稿带往香港,由江茂森作序,于1971年印成《茂名县志稿》,由于未及编写完毕,刊印时为手抄本影印而成,较为凌乱,但亦不失价值。

我手录有关人物“莫超宗”一条,原文出自旧茂名县志:

莫超宗,字逸云,县东储良坡人,少雋黌序,承父遗,家道殷厚,恭俭谦和,无龌龊吝啬态,周争济困,县中公事,每捐重赀。咸丰间地方不靖,超宗则练勇募勇,所费不下万金,迭御巨寇,卫乡里焉。岁已未由同知职报捐知府,迭授贵州石阡府,到任即收复猫猫山地方。调思南府,贼尤炽,超宗则督勇攻破牛倒滩老巢十余座,大吏以黔中不可复得之员,奏得旨以道员用,旋以驭吏严蜚语落职。超宗则率兵勇剿平聚宝场正安州地方,得复原官。同治癸亥奉委回粤催解协饷。甲子回黔,绕道过蜀,从贼丛中提饷数万两,复赴娄关斩贼渠,夺朗山关,援绥阳,冒险几不测。四月摄遵义府事。五月克复正安州城,竟缘事落职。丁忧回籍矣。时曾文诚璧光巡抚贵州,素重超宗,函促回黔,委以军事,超宗则攻克坚巢,生擒逆首陈乔生,得复原官,继以都匀兴义复城功,迭加按察使布政使衔,旋署贵西道。时大憝虽诛,而地方残破,超宗视事,缮城郭,整团练,兴文教,剏(同“创”)义塾,饬各属禁私铸,使民不陷于法,请大宪复铅厂,使民得享甚利,尤善政之卓著者。计超宗在黔将二十年,黔中土瘠民悍,连年防剿,公私并竭,超宗则耐劳苦,复城池,斩悍贼,军资或缺,倾囊弥补,先后赔累数万金。故朝廷嘉奖上游器重曾文诚尤深倚任也。乙亥奉调回粤,总办广东黔捐局务,戊寅卒于省垣,时年六十有七。

文言原文内容与新《高州县志》基本相同,唯“署贵西道”与新《高州县志》“贵西道署”有异,方明白新《高州县志》有误。

中国隋唐以后平民的进身之阶莫过于考取功名,至清朝咸丰同治之后,由于太平天国等农民起义,满清朝廷的八旗子弟以及绿营兵已不堪使用,于是由地方汉族地主绅商出钱组建的练勇成为镇压农民起义的中坚力量,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曾国藩的湘军、李鸿章的淮军,从而造就了一批无科举功名的仕民登上仕途高层。

莫超宗也是由时代风云推上仕途的一个人物,由于有父亲的遗产,出钱组织练勇。《清·文宗咸丰实录》记载:“以防剿高州、廉州二府属匪徒出力,赏总兵官瑞琳、知府伊霖、都司廖达章、同知衔莫超宗花翎。”其后率领练勇赴贵州镇压汉、苗、布依等民族农民起义,官至知府、道员,并加按察使布政使衔。但《茂名县志稿》许多地方对莫超宗的记载都是存善隐恶,比如两次被解职,第一次是“因他严格治理政务而引起许多流言蜚语对其诽谤,后被免职”,此《清·同治朝实录》有记载:“以规避取巧,暨私行劝捐,革贵州道员莫超宗职,仍留营”、“以筹防不力,贵州道员莫超宗下部严议”;第二次解职,真正原因却是因为身为思南府知府的莫超宗不敌刘仪顺的白号军义军所致。

《白号军起义》一文对此有描述:

“自刘仪顺颁发号军《誊黄》后,白号军占领区军民扬眉吐气,对白号军必胜坚定了信念。清军统治区百姓也受到影响,在暗暗酝酿起义。这时清军官兵士气低落,前段时期的猖狂劲早已不在了。1861年初,思南知府徐河清走后,新任思南知府莫超宗也只好龟缩思南死守孤城。白号军哪里能轻易叫知府老爷安然坐在城里养精蓄锐?白号军经常小股出击,雨夜奔袭,弄得清军惶惶不安。

1861年5月,秦魁榜带领白号军三千多人进驻覃家坝,逼近思南府城。知府莫超宗闻讯,急令诸军分防大小岩关、观音岩等地,紧闭城门,不敢出战。   

白号军步步逼近,大小岩关的清军向知府告急。莫知府下令:只准战死,不准后退。白号军人人手执大刀、长矛,与清兵展开了肉搏。清军本来就被白号军百战百胜的声威吓破了胆,哪里还经得起猛烈的攻击。不多一会,清兵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乱成一片团。白号军从大岩关追进城内,在中和山一带与清军厮杀,只杀得清兵屁滚尿流。白号军杀伤清兵近千人,有力地打击了莫超宗的主力,使知府不敢再出去向百姓勒捐募练了。白号军达到了打击清军主力的目的后,主动撤去。以后,莫知府只能长期龟缩在城里。

莫超宗困守思南府城,不仅不敢剿办白号军,相反被白号军连连打击,损兵折将,因而被朝廷撤换,由章树勋代替他。自1857年(咸丰七年),白号军杀了思南知府后,不到四年清廷就象走马灯一样连续撤换了周献廷、徐河清、莫超宗、章树勋四个知府。

 

站在中国传统历史观的立场,镇压农民起义都是刽子手。不过,现代史学界对农民起义的史学观已经多有改变,对农民起义的性质需要客观分析,其中对太平天国起义的历史观点,已经不是一味赞扬,而是客观地分析,甚至有的全盘否定。对于莫超宗,镇压的有农民起义,也有地方土司割据力量,不必一概而论。对于这样一位有一定历史影响的本地人物,我有兴趣去关注。

查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方志《茂名县志》(清光绪)对莫超宗的记载,更为详细,记述了其父亲的事迹,记其次子莫墀字文石,附贡,为湖南候补同知,三子莫宴均字筱云,举人,随父在贵州军营,保荐至道员补用,需次江宁卒。

我看到澳门学者的一篇关于旧中国卖猪仔的文章,讲到有些被卖猪仔的人,家庭环境也是很好的,举了一个茂名县莫荣显的例子:他的“叔祖莫超宗贵州候补道,堂兄莫善喜潮州守备,是同治五年在福建协吴其芬处当水师百长,每月约得银十两;我得过保举准先守备,奉委香港造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官宦子弟,也被诱拐当了西方殖民者的奴隶。他说:“我同帮四十五人卖入糖场为奴,现剩得十二人,皆因凌虐不堪,非被伤病死,即拚命脱逃,我被打已不计次数。”

此为题外话。

  评论这张
 
阅读(6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