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风水高州  

2011-06-21 20:29:04|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水高州

 

尝见有一文《高州地理风水》,省录如下:

(高州)耐何地理风水之所左右,从古到今尚未出大人物、伟人、贤达之辈,更谈不上“才人辈出”。且有“高州盛产古惑仔”之谑称,给人不诚实之感。认识高州人的人都会认为高州人聪明、能干,是做生意的人。但在大是大非前,又都变得英雄气短,目光短近。这都是和高州地理风水分不开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在高州城的坤方,有六和粉塔一座,相传是古时高州多发大水,一风水相师作此粉塔以镇河妖。……河妖被镇之后高州多出黄肿人,原因高州乃是一龟地,此龟被镇后屎尿不通,故出黄肿人。后有方士在观山修庙念佛,以泄解其中怨气,至此方息。在观山下有一象公湾,乃是番州到高州府当官,带来两头大象常到此洗澡而得名。后此两头大象竟一洗不回,溺于此湾水眼之中。番州令人打造十二口龙锅堵之方止。现时今日,在鉴江桥上看象公湾,尚可看到细小之旋涡水眼。在地理位置上,高州粉塔并非是文昌塔,建造时也不是出于摧旺文昌之用。故高州人才并不突出。虽在历年高考中屡有高考状元之类,但都是仕出无途,难上朝堂之辈。大地图上看,高州艮龙入脉,可惜结于高州水库之北,到达高州府之余气是微之又微了。如果能搬府于云潭镇,那又是一番天地了,起码会出十朝宰相或两朝天子。高州是个风水宝地,群龙集会之地。……高州地艮龙入水,故少年后生多半读书无功,荒嘻游手,古惑弄事。高州坤龙水口,于八运宜大发财源,故出外务工做生意之人大都赚到钱。乾方虽有来龙,但是在信宜境内,故无才人能出。茂名炼油城位居离宫,火炎其父,故高州难有大作为。且官不正,气不顺也。

 

个人并不认同以上观点,它对高州人文的论述多有偏颇,对高州风水并无全面的论述,以偏概全。我虽非风水师,且对风水也是一知半解,却也不会认为“高州若把政府搬到云潭,将有一番新天地”,殊不知信宜旧府就在与潭相连的镇隆,为何不见以前信宜“出十朝宰相或两朝天子”,况且岭南何地出过“十朝宰相或两朝天子”,高州又能如何作为。另外“高州盛产古惑仔”、“给人不诚实之感”、“出黄肿人”、“无才人能出”、“英雄气短,目光短近”之说恐怕也难以服众。

网络上还有一些关于高州风水的记述,比如什么信宜与高州的风水斗法、什么高州“民众对读书谋出路思想较重,属文教之乡,但人的思想比较守旧,中规中矩,缺乏竞争力”、番鬼局等等,近来最闻名的莫过于澳门赌王何鸿燊在高州种生基福地的事情。虽然不可尽信,哎,高州风水界一番龙争虎斗、风云变幻之局面,真是太热闹啦。

 

本人并非风水师,本文不能全面阐述高州风水地理,只是说说中国传统风水文化在高州历史文化发展过程中的影响,说说在高州文化当中的风水文化因素。

风水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一个颇具神秘气息的系统理论。中国的风水与中医当中的经脉理论一样,神秘却又具有实在的功用,两者都以“气”为理论根本。“气”是什么?是物质还是精神?用现有的现代科学仪器来检测,尚未检测出来。倘若认为它不是物质,却又无法解释风水、经脉的某些科学的合理性存在。这大概是其神秘的原因吧。以下引用百度百科的资料对“风水”做一个较为详尽的解释,以期能够对风水有一个初步的认识。

 

中国风水学或者叫堪舆学,早期的风水主要关乎宫殿、住宅、村落、墓地的选址、座向、建设等方法及原则。广义泛指地理上的空间、山、水、树木等自然环境,狭义专指阴宅(祖坟)和阳宅(住房)的地脉、山水方向等的地理形势和室内外的方位格局。它起源于原始时期、雏形于尧舜时期、成熟于汉唐时期,鼎盛于明清时期。彭祖弟子青衣说:“内气萌生,外气成形,内外相乘,风水自成。”晋人郭璞《葬经》解释风水:“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汉朝淮南王所著《淮南子》论述道:天地运行之道。至月令有阴阳变化,有相冲克之时,有相合之时,前者凶,后者吉。盖堪舆之义实为天地之道也。许慎《说文》解释:堪,天道;舆,地道。

中国风水“形法”主要为择址选形之用;“理法”则偏重于确定室内外的方位格局;此外,还有“日法”用于选择吉日良辰以事兴造;“符镇法”为补救各法选择不利的措施。中国风水学按照应用对象:又分阳宅风水,即阳宅相法,专司生人居住的城郭住宅的择址布形;阴宅风水,即阴宅葬法,专司死者的陵墓坟家的择址布置。中国风水对于住宅所处环境不同,又有所谓井邑之宅、旷野之宅、山谷之宅等区分。对于旷野之宅和山谷之宅,因其与周围自然地理环境关系密切,多注重形法;而井邑之宅,则因其外部环境的限制,常以形法、理法并举。

中国风水的形势派,注重觅龙察砂、观水、点穴、取向等辨方正位;而理气派,注重阴阳、五行、干支,八卦九宫等相生相克理论,并且建立了一套严密的现场操作工具——罗盘,确定选址规划方位。中国风水学无论形势派,还是理气派,尽管在历史上形成了众多的实际操作方法,但是,都必须遵循如下三大原则:天地人合一原则;阴阳平衡原则;五行相生相克原则。风水理论实际上就是地球物理学、水文地质学、宇宙星体学、气象学、环境景观学、建筑学、生态学以及人体生命信息学等多种学科综合一体的一门自然科学。其宗旨是审慎周密地考察、了解自然环境,利用和改造自然,创造良好的居住环境。

 

我要特别指出,形势派的宗师杨筠松是唐朝时的窦州(今信宜)人,他在地理堪舆学上具有极其崇高的地位,可以和孟子在儒学上的地位相当,其所有的著作,均为地理风水上的经典著作,所以杨筠松也被后人尊称为杨公。杨筠松(834-906年),字叔茂,号救贫先生。著《疑龙经》、《撼龙经》、《立锤赋》、《黑囊经》、《三十六龙》等书。曾为唐僖宗朝国师,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黄巢破京城,乃断发入昆仑山为僧,后步龙入江西寓居,被后人尊为江西派祖师。

杨筠松是历史上本地风水人物显著于中国风水界的唯一例子,不一定能反映出本地风水历史文化发达、先进的状况。不过却让我联想到是否是本地风水文化的底蕴提供给杨筠松成为一代宗师最初的土壤呢?这给了我们研究高州风水文化发展的一个触发点。

正如风水的释义,早期的风水主要关乎宫殿、住宅、村落、墓地的选址、座向、建设等方法及原则。高州地处岭南,隋唐以前,远离中原文明发达地区,主要居民为俚僚等越民族,实行奴隶酋长制,经济落后。在杨筠松出生时的唐朝末年,中原政治势力已经完全统治了高州、信宜地区,俚僚逐步汉化,不少汉族、瑶族移民陆续迁移进来,经济、文化、教育有了较大的发展,而风水文化是否就是此时传入高州、信宜,还是本来土著文化就具有的呢?

我们可以看到,形势派、理气派等风水的两个主要流派都是在中国的南方江西、福建形成,皆为旧时百越之地,不免与百越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中国古代的文化中心基本都不在南方,帝王之都、墓葬亦多在北方,发达的城市多在北方,风水的各种理论之前也已基本形成,但最终在南方集大成而已,显然南方的风水文化土壤更促进了风水理论的发展。因此,我们不能忽略本地风水文化对杨筠松等人产生的影响。那么这主要体现在什么方面呢?

越人的居住形式干栏,反映适应南方潮湿多雨的环境,是对所谓风水文化的一种很合适的举例;但是最能反映中国风水文化源流的就是越人的二次葬,二次葬就是逝者埋葬几年后,再挖掘出来执骨置于陶瓮等器皿之中,择地再葬的形式。这主要流行于古代百越、苗楚地区,由于这种特殊的葬仪,必然会产生如何再次选择好的墓地的问题,而且如果觉得不好,可以多次进行再选择,这促进了墓葬风水理论与实践的发展;而百越民族发达的筮谶文化,对神秘的风水、算命文化的发展也有重大的作用。因此,我猜想这些越地文化是对杨筠松风水理论形成的一个影响因素。杨筠松能够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必然有其在家乡成长时期形成的地理风水基础,其后在京城接触学习更多风水地理书籍及理论,使其最终成为大家。

有关高州历史上的风水文化,没有更多的史料提供,我只能做了以上猜测。在人类建设城市、集镇、乡村等选择的共性来看,它们都是应该能够提供给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的地基、水源、食物来源和合适的环境等等。故而,古代高州及其周边县的城市、集镇,基本是沿江河而建,人口最密集地区的乡村也基本是沿江河的冲积平原、盘地等,其他也多在直接有水源的地方。为何“水”在风水理论当中那么重要,就是因为水对人的生存有着不可或失的重要意义。风水理论最推崇的居住地是背山面水,显然在高州这个多高山丘陵的地区,也是容易理解的。

有山有水才有所谓的风水形胜之地,所以虽然山区交通不便、封闭、经济落后,在风水先生的眼中却是存在佳地的地方,不知是否与社会现实相矛盾呢?我的家乡在高州北部山区和高州水库区,平常多有风水师去寻找风水宝地就是如此啦。在清道光年间,有人论及高州府(今茂名市)形胜,就这样说:

“高郡襟巨海而带三江,接雷廉而引浔梧,附廓之邑为茂名。茂岭耸于前,鉴江拥于后。信宜在郡东北,云岫崔嵬而蔽日,窦江淼浩而浮空;化州在郡西南,丽山龙山竟秀,陵水罗水交流,而来安一径尤为斗峻;又西为石城,望恩谢建峙南北之峰,灵禄九州拉东西之海;南曰吴川,东南曰电白,两邑临海,巨浸重洋,限门之险实为天池。关郡形势,当群山罗列之间,画千里封疆之界,重兵设镇,扼险防要,盖屹然金汤之固也”。

事实上却是高州府在中国历史上所具有的地位并没有如以上所说那么华丽,风水之佳,尚待人为。

说到古代风水的实践,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在城市的选址与城建当中。

我看到有一篇《举人杨法祖议毁高州塔论》风水文章,关于高州城塔存毁的讨论,虽然有些风水名词不甚明了,不过读来也饶有兴味,择其一段关于高州城风水来龙的论述:

“尝闻地理之道,源自河洛之义,推乎阴阳之消长,验乎气运之盛衰,观于都洛,而国泰民安,迁东而颓废不振,其理彰明揭矣!地理者莫不本于易理,然往往有背易而不知者矣?蒋公《辩正》书出,易而始明,至《天玉》经云:坤申峰高,人多争讼之说。蒋公已辩非,毋容再读,如我高州之龙,自西宁鸡笼帐起祖,以至鹿雾岭,其公共之龙,不必赘述,自鹿雾岭以至府城,是贪狼带禄存,行龙以破为关星,近脉则破星多,经云:禄存无禄处则为关,破军不破即为栏,此府城系山龙,禄而带禄,破而果破,成为大龙行度矣!”

作者针对有人主张拆毁所谓破坏了高州风水的古塔进行辩驳,且对高州城风水赞誉有加,可见风水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高州旧为县城的地址有良德(今东岸)、电白(今长坡旧城)、茂名(今高州城),我就古代茂名县城来谈谈它的风水。

旧时茂名县城就是今日的高州城所在地,处在高州城小盘地当中,根据《茂名县志》以及《举人杨法祖议毁高州塔论》之说,高州城的祖山为信宜、高州、阳春交界的鸡笼顶,一路经过十二楞岭、王母楼、大轿项、三官顶、石狗头、官庄岭、碌雾岭在山美到达东山一带委曲由艮方东脉入高州城。古代城池西、北鉴江环绕,北方隔江山岭为右位白虎;东为东山,是高州城后位玄武的后山、主山,艮塔便位于东方东门岭上,因坐落于风水地理学八卦中的艮位而得其名,建实心艮塔是为了镇住高州龙脉;南对挂榜岭,为高州城左位青龙,正南离卦属火,故南门附近建有火神庙以镇火;水口在西南,建有水口塔宝光塔,则是为了镇水聚财,水口左岸宝光塔对岸的南宫岭为案山。东南东山镇头岭建有文光塔,以应文昌星,振兴高州文风,塔的东南方向是笔架山,再加上高州中学的墨砚塘,文房三宝就齐全了。

有人则说高州是龟地,建宝光塔却镇住了乌龟屎尿不出,至于高州为何是龟地,我没有见到说法,不过在高州东北的最高峰棉被顶上有一石头形象乌龟,不知是否源于此处。其实乌龟耐饿耐渴,有人把它垫桌脚经年无事,显然“建塔镇住了乌龟屎尿不出”是不成立的,再者乌龟主静,似乎也不合高州人性格。

高州民间对风水的信仰程度很高,风水文化流行,在这里也不能一一详述了。我家族先祖的坟墓在明朝已经修得非常讲究,当时风水理论的实践,与现代风水师的眼光已无二致;然而家乡旧时村落的坐落背山面水,是风水的形胜之地,却也无法改变村民贫困、人才稀疏的现实。可见,风水并不是决定命运的全部,还决定于社会环境、人谋与遗传因素矣。

 

所以,风水固然重要,重要的却是人谋,高州人文的曾经在隋唐、民国出现两次兴盛,有历史的推动作用,也要有人们的开放、创新,同一样的土地,不同时代产生不同一样的人才,这与晋商、徽商有着浓重的时代烙印相似。我不认同“人定胜天”的观点,人要顺应自然而不是征服自然,和谐——是风水最大的根本原则。

                            2011年6月21日完成

 

附一:《广东风水》:

广东属于中国三大龙的南干龙,广东水网发达,纵横交错,所以广东经济发达,普遍富有,大富者站全国多数,以广东风水出贵者来看,目前莫过于以梅州风水为最,其风水地理格局为较好,可出大贵之人,多数能善始善终、富贵吉祥,像叶剑英父子,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泰国总理他信。所以在广东风水格局中,以梅州风水格局出贵为上,山脉龙势较好,出贵人甚多;珠三角平原一带有珠江水网发达,水主富,不主贵,这一带巨富甚多,在商界威震雄风。
     在广东珠三角一带风水格局,龙脉脱卸入平洋,属于典型的江南水乡,风水格局多以富裕为主,在历史上出贵者,多不成功或半途而废而且还有不得善终者,如花都风水格局出洪秀全(虽有帝王瞬间,最后不免倾倒之祸),中山风水格局出孙中山,南海风水格局出康有为,新会风水格局出梁启超等等,他们均在政治仕途上以失败而终,虽有耀眼的光环,璀璨的时刻,最后免不了走上失败的道路,皆因龙气不足,龙主贵也,无大龙贵格,皆难成大事,主政天下或雄霸一方。
     在广东地区,惠阳风水格局出叶挺,一代将才,英年早逝,令人悲叹!如果尚在当为共和国开创之元老功臣,只可惜英年早逝。广东风水地理格局,目前尚未有天子风水格局,至少现在没有。
     广东水法皆好,河流湖泊纵横,古人云:水深者多富,水浅者多贫是其应也,巨富者多有如:番禺风水格局出霍英东、潮州风水格局出李嘉诚、中山风水格局出郭炳湘,顺德风水格局出李兆基等。其他如粤西高州风水格局出贵者也甚多,龙势甚好,其他风水龙势格局,目前还未有上佳之穴。

附二:《举人杨法祖议毁高州塔论》

尝闻地理之道,源自河洛之义,推乎阴阳之消长,验乎气运之盛衰,观于都洛,而国泰民安,迁东而颓废不振,其理彰明揭矣!地理者莫不本于易理,然往往有背易而不知者矣?蒋公《辩正》书出,易而始明,至《天玉》经云:坤申峰高,人多争讼之说。蒋公已辩非,毋容再读,如我高州之龙,自西宁鸡笼帐起祖,以至鹿雾岭,其公共之龙,不必赘述,自鹿雾岭以至府城,是贪狼带禄存,行龙以破为关星,近脉则破星多,经:禄存无禄处则为关,破军不破即为栏,此府城系山龙,禄而带禄,破而果破,成为大龙行度矣!
    前朝翰部鼎盛是逢生旺。近日甲第偶衰,乃运退遇败;所以主运旺,则客星凶而不灾,主运弱,则客星纵吉而仍见伐我者比比也!诀云:行贪则下元不利,行禄则中元失运,行破则上、中两元大发,亦颠倒者可征也,盖山失运而水得运,然山纵衰而在阳基;山得运而水失运,山纵旺而军州亦败,是水运之动更切于山运之静也。此府城合山水龙运而统计之,大约上、中两元旺气居多,中元龙统旺,而运与星与水克之不利,所以本朝初年,及第亦难继起者,自乾隆九年交入中元,则甲第衰矣!若更以天下大运计之也,则近日京都之主运星与我粤东之主运星,亦不若前朝之生克也,况我高州分野之缠度,又与今日京都之主运星相克乎!倘若星克而运旺,则运克而见伐,乃星克运仍衰则逢旺见福,今与塔坤高耸,遂谓不吉,此不知气运之说也。

夫天地间,一气运之流行耳。春运至而万物生,东南生西北亦生。秋运一至而百物凋谢,西北谢东南亦谢,从来有此方生而彼方不生,此方不谢之理,独不思京都以及省、郡、州、县皆是坐坎向离之局。岂有坤方之高峰高者乎?正难屈指以计也,说谓其局。

其例壬山起天水讼卦中爻,由风火家人而来。以乾为天心。挨至艮天山遁卦,于星为破;挨至震于卦天雷无妄,于星为左辅;挨至巽于卦为天风姤,于星为右弼;挨至离于卦为天火同人,于星为贪狼;挨至坤于卦为天地否,于星为巨门;坤为天地否正宜阳高而阴伏,此塔木体火形,正为阳高阴伏之象。挨至兑于卦天泽履,于星为禄存;挨至乾于卦天水讼,于星为文曲;若夫坎穴,于星为武曲,于卦水天需,巨门布在坤方。

经云:本元旺峰起,富贵科甲聚,由此观之,此坤塔乃上元旺气,交上一白小运,亦将有以启其祯祥,何必拆之,以毁古迹也。然则今日而欲求文风之振,以开科甲。岂遂庸术者哉!盖修补之法,主客以方位而得生旺,方可转伐为福也。即如旧诸公与府衙道宪所以之法。改乞儿墩与流尸岭为印诰之体。改文庙塘为木水之形,改于巽方建阁,则科甲必显;更于震方建,则台阁可登;盖此局太乙恩星在巽,催官在震,俱合挨星气运,河图卦例,故也!予本才疏学浅,不敢妄为辩论,但六邑所关系者,不得不尽言其祥也。

法以一六共宗,所以起天水讼卦中爻,由风火家人卦而来,以乾顺数至巽,逢五而变离为照神;巽为风,离为火,所以为风火家人。由巽顺数至乾逢五位而为天心正运也!挨至坎为天水讼卦,于星为文曲,余可类推。

 

参考资料:

《风水》百度百科

《杨筠松》百度百科

《高州三塔:府城文化的百年守望者》(《南方日报》2008年2月20日)

《高州地理风水》

《油城岁月》何炜明

《茂名县志》(光绪十四年,郑业崇、杨颐主编)

风水高州 - 小宝 - 高州制造

高州城卫星地图 

风水高州 - 小宝 - 高州制造
 《茂名县志》(光绪十四年,郑业崇、杨颐主编)清代茂名县全境地图
 
风水高州 - 小宝 - 高州制造
  《茂名县志》(光绪十四年,郑业崇、杨颐主编)茂名县城地图
  评论这张
 
阅读(28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