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梁华盛在广西活动述略(转载)  

2011-10-05 12:15:03|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梁华盛在广西活动述略(转载)

来源:《广西文史》第二期

    梁华盛(1903-1999),广东茂名县(今高州市)人。国民党著名将领。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后,参加东征、北伐。1932年任第83师第247旅旅长、副师长,参加长城抗战。后任第92师师长,并奉命参加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和红军。1936年秋,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蒋介石)侍从室中将参谋。抗日战争时期,历任第190师师长、第10军军长、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第11集团军副总司令、军委会西南干训团教育长等,参与抗日战争,为全民族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副司令、吉林省政府主席、广州绥靖公署副主任等职。1949年10月去台湾。

1940年9月,国民党最高统帅部将第四战区划分为第四、七两个战区。张发奎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长官部驻广西柳州。广东另成立第七战区,余汉谋任司令长官,司令部驻广东韶关。10月14日,梁华盛奉命担任第四战区政治部中将主任,负责第四战区政治训练工作。

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在两广手握重兵,又是在广东最有影响力和最有号召力、资格很老的粤军宿将,在两广尤其广东举足轻重。蒋介石对非嫡系的张发奎始终不太放心。从历史上看,自北伐后的宁粤独立和蒋桂战争中,张发奎始终与蒋介石有矛盾。抗战爆发后,张发奎比较开明,允许一批进步的、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原第4军旧部,如张文、郭冠杰、张励、陈宝仓、丘哲、麦朝枢等,甚至容许一些共产党员在第四战区工作。在广西,蒋介石还有一位不放心的人物:军委会桂林办公厅主任李济深。所以,蒋介石委派广东籍的“天子门生”梁华盛到柳州出任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就近可监视张发奎,较远可监视李济深。

张发奎在其年青时代曾得到梁华盛父亲梁海珊在经济上之接济,并建立了友谊。梁华盛凭此关系,可以不叫张发奎为长官,而叫他“世伯”。张发奎与梁华盛共事相处是比较融洽的。张发奎回忆说:“我同四战区政治部主任梁华盛之间的关系颇融洽,他是黄埔一期,我认为他是蒋先生的得意门生,十三太保之一。我认识他的尊翁梁海山(应为梁海珊,引者注)——老同盟会员。我待他如子侄辈。在会议之外,我称他‘华盛’而不是‘梁主任’。” [1 ]梁华盛还兼任第四战区国民党特别党部书记。第四战区政治部和特别党部原任职员多数被调走,梁华盛带来了自己的班子。张发奎对梁华盛这种做法也“眼开眼闭”。 [2]

梁华盛“在军旅中以善‘吹’、‘拍’见著”。“吹”指政治宣传;“‘拍’者,拍网球也,以提倡体育而增强所部健康,通情愫俾官兵打成一片也”。[3 ]

一、创办《阵中日报》

梁华盛在柳州创办《阵中日报》(后搬到桂林),由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秘书王侯翔任社长。梁华盛经常为该报撰写文章。梁华盛在该报发表的文章,大体上分为三类:一是“代论”,如他先后发表《做人的道理》、《我们的国魂》、《沪战的意义与感想》、《论美倭谈判》、《九一八纪念日的吼声》等多篇“代论”;二是“专载”、“专论”,如他发表了“专载”《论忠孝》、《胜利中庆祝国庆》,“专论”《军人首要在忠勇》。三是在各种纪念日里发表的“献词”,如《八一三献词》、《纪念国父诞辰要建立三民主义文化》、《防空节献词》等。这些文章的主要内容是:

第一,宣传抗战必胜。“凡有识之士,都始料我国必不会被倭寇武力征服的,而且打倒倭寇,也由于意志集中力量集中,在时间上是不会延长多久便会速胜的——因为倭寇决不能长此支持下去。古书上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倭寇现在已经到了衰竭的时候了”。[4 ]

第二,宣传忠、孝、仁、信,服从“领袖”。他指出,“军人之天职在保国卫民,所以必须忠勇奋发,才能完成其所负之使命。忠勇之含义甚广,俱可以简释为竭诚报国谓之忠,率义忘躬谓之勇”。他具体解释忠勇:“为将者尚勇乃尤为首要焉。但勇气之生,基于忠心,忠于国族,忠于主义,忠于上官,忠于朋友,忠于职务”,“忠于三民主义,忠于中华民国,忠于总理,忠于领袖”。[5 ]他认为:仁、敬、孝、慈、信 “实为做人的基本法则,每个人切切实实的服膺着去做”。 [6 ]他反复宣扬要绝对服从蒋介石,他说“我们的领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中兴救星”。[7]“我们并且坚认只有我们领袖的主张是救中国救世界一个指路针”。 [8 ]他强调:“凡此不爱国族不实行总裁之命令者,谓之不忠,不忠则必不能尽孝。” [9]

第三,宣传三民主义。他认为,“国家必须有灵魂,犹之乎人要有灵魂一样,人没有灵魂,就等于活死人,国家没有灵魂,必沦为殖民地”。他说,中国的国魂就是孙中山手创的三民主义,“我们要以三民主义,来解决国际问题与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建设国家,复兴民族。倭寇所最怕的也就是我们三民主义的国魂”。[10 ]他指出:“三民主义之理想至崇高而至实在,涵义博大精深理论浅近易行,更有英明领袖蒋委员长领导吾人,自必能迅速实现。惟望全国同胞一致研读主义,探讨当中的真理,建立坚强广大之三民主义文化,迅速展开使每一角落均深植三民主义之基础,盖非如此不足以复兴中华民族,不足以实现三民主义也”。[11 ]

第四,宣传加强国防。他在《防空节献词》一文中指出:“空军为现代战斗武器之中坚”,“威力之猛,虽坚甲利兵,失却效用,城廓炮垒,丧其险要。”因此,他“认定非建设庞大之空军,不足以驱敌寇,如克敌制胜,良此莫属也!”  [12 ]

《阵中日报》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头版显要位置必登有《总理遗训》、《总裁训示》。如1941年8月14日的《阵中日报》所刊的《总理遗训》是:“社会国家者,互相之体也,道德仁义者,互助之用也。人类顺此原则则昌,不顺此原则则亡”。所刊的《总裁训示》是:“我们要讲科学的办事方法,首先就要注重所办的事务的范围,认清工作的对象”。1941年9月3日所刊的《总理遗训》是:“只有三百人便敢打三万多敌人,这就是革命的见识,革命党的见识都是敢去用一个人打一百个人的”。所刊的《总裁训示》是:“军队的生活,甚么东西都要独立的。凡是他人不屑做的事,我们军队里都要自己来做完全,要脱了依赖的恶根性”。

二、“指导”抗日演剧队

梁华盛虽为战区政治部主任,文艺修养不太高,却喜欢附弄风雅。抗日演剧第四队、第五队驻在柳州,队长分别是魏曼青、徐伧楚。梁华盛常去演剧队“指导”。有一次,梁华盛邀请田汉到战区政治部作关于戏剧方面的讲座。当田汉谈到“戏剧应当走现实主义道路”时,梁华盛也对戏剧高谈阔论,他说:“田先生说的现实主义,就是实现三民主义”。[13 ]梁华盛还自己作导演,而且编了《军民合作》、《从军乐》等几个剧本。其中,有一个剧本内容是说国民党部队的一个士兵,想开小差,后改邪归正,逐渐提升到连长,挂着勋章“衣锦还乡”,到家后向父母跪拜,感谢养育之恩。他把这个剧本亲自送到演剧四队,而且要自演自导。演剧四队看到此剧本“思想性太差,但无反共的东西”,加上梁华盛是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的特殊身份,也“无法拒绝”。此剧演出后时,演剧四队队长到大幕前致词,告诉观众,这个戏是政治部主任梁华盛亲自编、亲自导演的。演出的效果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长官部张发奎看该剧的演出后,找梁华盛去谈话:演剧队里有不少是戏剧专家,以后他们排戏、演戏的事,就不用去管他们了。[14 ]

1942年10月8日,抗日演剧队第四、第五队等团体在桂林举行游艺晚会,李济深夫妇、田汉、胡风等出席,晚会由梁华盛主持。晚7时,大会开始,首由梁华盛、李济深、田汉致辞。节目表演有《黄河大合唱》、《希特勒摇蓝曲》、两队合唱及朗诵等。其中,《希特勒摇蓝曲》由新中国剧团表演,写希特勒不承认失败,将德军损失坦克数字变为苏军之损失,将其发表,藉以欺骗国人。但斯大林格勒的炮声时时震动其耳膜,德方不利消息不断传来,士兵发生兵变,希特勒于神经狂乱之际,起立向士兵发表演说。在演说中,广场中急涌起“打倒希特勒”呼声,一时万众响应,台下与台上打成一片,希特勒歇斯底里大发,放声啼哭,其情妇出场,唱安眠歌催其睡眠,不三分钟,希特勒已鼾声如雷。“此剧利用台下呼声使群众与演员溶成一体,氛围及效果均属上乘”。[15 ]

三、在军中开展体育运动

梁华盛在军队中重视体育运动,这在国民党军是出了名的。他在柳州创办的《阵中日报》也成立篮球队。1941年6月1日,梁华盛偕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秘书王侯翔各骑一匹骏马,到柳侯公园柳州体育协进会巡视。他在训话中,要求政治部负责体育的人员,继续努力,“把政治工作,由球场运动场传到广大之民间去”。他还参观了柳州新建的篮排球场等运动场。[16 ]

梁华盛在柳州成立第四战区篮球队,以他的名字取名的“华队”,用高薪和上尉军衔,罗致一些职业球员,其中有的还给予少校的军衔。“华队”的前身是“忠勇”和“宣访”篮球队。抗战前后,梁华盛任师长、军长时,提倡官兵体育,组织了篮球队,定名为“忠勇”篮球队(“忠勇”两字为1935年蒋介石亲笔为梁华盛所题赐。1938年,梁华盛任第190师长,该师官兵衣袖皆绣织有“忠勇”两字,号称“忠勇师”,他在军队中组织的篮球队,名曰“忠勇”队。1946年,梁华盛任吉林省政府主席,令省政府创办《忠勇月刊》、《忠勇儿童》两刊。梁华盛在长春住忠勇胡同忠勇别墅,且常为人题“忠勇”二字。于是,梁华盛在国民党军中又被称为“忠勇将军”)。1941年春,第四战区组织宣访团,梁华盛派他的秘书王侯翔任团长,出发桂粤湘三省进行宣传访问工作,并组成“宣访”篮球队随团出发。“宣访”队转战桂林、衡阳、曲江、耒阳、长沙等地,“大小二十余战,未尝败北”,该队大部分是原“忠勇”队的基本人马。

“宣访”队回柳州后,即改名为“华队”。该队主力队员有吴怀德、蔡忠强、揭逢年、赵不忧等。在1941年8月柳州第三届运动会上,“华队”夺得了篮球赛的锦标。除经常在柳州参加各种比赛外,梁华盛还经常让“华队”到广西桂林和广东曲江(战时广东的省会)进行比赛,常常获胜,被誉为“湘桂粤三省球王”。当时桂柳报纸对“华队”的战况时有报道。1942年11月,“华队”到桂林参加救灾篮球义赛,所向无敌,其中,“华队”与中央军校桂林分校的“军校”在乐群社举行争霸战,“球迷轰动,前往乐群球场作壁上观者,人山人海”。同月,桂林中正中学为筹募中正堂基金,邀请“华队”对“军校”队假乐群球场进行篮球义赛,李济深亲自主持开球礼。“华队”返柳前,李济深专门设宴招待“华队”队员。

为纪念父亲梁海珊,梁华盛在桂林开办“珊珊溜冰场”。《阵中日报》曾作过这样的广告:“桂林首创  珊珊溜冰场 附设西餐厅茶点部”。

四、越南革命同盟会指导代表

1940年9月22日,法越当局与日本正式签署了《日法越南协定》。日法在越南实现合作后,中国抗战后方遭受直接威胁,抗战形势骤然恶化。在此情形下,为了获取进驻越南的日军情报和进出越南打击日军,中国国民党开始积极策动对越工作。

战时中国国民党对越工作的主要成效之一,是联络在华活动的越南革命党派,筹组越南革命同盟会。当时在华活动的越南革命党派主要有:越南独立同盟会(简称越盟)、越南国民党、越南解放同盟会、复国军。1942年,旅华越南各党派人士在第四战区的协助下,在柳州筹组“越南反侵略同盟会”,张发奎把帮助组织筹委会的责任交给政治部主任梁华盛,由越南人自己遴选筹委会成员,第四战区不指定筹委会成员。“反侵略同盟会”中有人反对用“反侵略”字眼,经张发奎建议改名为“越南革命同盟会”。[17 ]国民党军委会任命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梁华盛兼任军委会派驻越南革命同盟会指导代表,对该会工作进行具体指导,与该会联系,并为之解决问题。此项代表系代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并非代表第四战区。[18 ]指导代表没有常设机构,只有一两名政治部成员充任助手。

关于越南革命同盟会筹组经过,1942年7月28日,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兼军委会派驻越南革命同盟会指导代表梁华盛向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报告称:“关于此次越南同盟会改组案所有筹备工作业告完成,计目前筹备会内工作人员共有越南民族解放同盟会、复国军、国民党及土生华侨等廿八人,经数月之指导,颇能相与抛弃成见,深切觉悟,共同致力同盟会之筹组。刻以同盟会之会章、政纲、组织纲要、工作纲要等草案,业经全部拟就通过,并定八月十日在柳州举行成立大会。为求鲜明革命旗帜,粉碎敌寇侵越阴谋计,特定名为越南革命同盟会。除呈报委员长蒋核示外,理合将指导筹备经过情形及成立大会日期,连同筹备委员姓名简历册、工作分配名册、驻会工作人员名册,暨同盟会之会章、政纲、组织纲要、工作纲要等草案各一份,随电赉呈察核备查。” [19 ]

越南革命同盟会筹组工作并非一帆风顺,原定于8月10日举行成立大会,因越南独立党分子黄良的反对,一度延期。9月25日,张发奎致电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称:“查本部前为促成越南各党派精诚团结,期能积极推动工作起见,原定八月十日改组越盟会,乃独立党复国军份子黄良,虽经我二年来之优容与启迪,犹复思想不坚,认识不足,误解我政府援助越南民族之真精神为攫取越南政权之阴谋手段,竟散布中国利用越南革命党人之谬论,企图破坏各党团结,进而分化中越民族友谊。经军委会派驻越南同盟会代表梁主任华盛查觉,转请本部予以拘留训诫后,刻党派成见渐告消除,形见融合团结,并拟于十月一日在柳改组成立越南革命同盟会,而后工作不难展开,达成政府扶助越南民族之解放也。” [20 ]

越南革命同盟会于10月1日在柳州正式成立。22日、28日,梁华盛致电军政部长何应钦、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报告该会成立创始的工作:“现该会推定张佩公、阮海臣、武洪卿三人为常务委员,下分七组:秘书组长阮海臣,军事组长张佩公,组织组长武洪卿,宣传组长杨清民,训练组长陈豹,财务组长农经猷,交际组长严继祖。举行会员登记,先就柳州附近各训练班队举行登记,再推行其他。柳州方面定酉敬前登记完毕。计划筹设东兴、靖西、龙州三办事处,及昆明分会,策动越边工作。” [21 ]“越南革命同盟会最近进行工作如下:(1)第一期在柳登记会员业已完竣,现正调查改核编组中,嗣编组完毕再行继续第二期,军师收会员于在质不在量原则下逐步推进。(2)筹备出版中文(湄江怒潮)、越文(越魂)刊物两种,定下月出版,均暂定每月出版一次。(3)边区各地办事处主要人选已确定,派严继祖赴东兴,武洪卿赴靖西,陈豹赴龙州,俟款汇到,即可出发。” [22]

1943年4月,梁华盛调往云南任第11集团军副总司令,原第四战区政治部副主任侯志明升任政治部主任,并兼任越南革命同盟会指导代表,但侯因“声望太浅”,无法开展工作。同年年底,改由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兼任。

五、与胡志明

1942年8月29日,胡志明在广西德保县足荣圩被国民党乡公所的乡警拘押。因为乡警从胡志明身上搜出了多种证件,但这些证件多数是1940年签发的,已经失效,乡警觉得此人身份可疑,遂将其扣押。国民党有关方面将胡志明先后押到德保县城、靖西县城和桂林市,但一直无法确定胡志明的真实身份,遂将胡志明押到柳州,由第四战区政治部监禁和看管。胡志明12月9日被押至柳州,一直关在第四战区政治部军人拘留所(设于柳州郊蟠龙山的一个山洞内)中,12月底押送至桂林,1943年2月上旬又押送至柳州。

胡志明被囚在第四战区政治部期间,梁华盛派特务排排长每天对胡志明进行监视与送饭。梁华盛同胡志明谈话十多次。梁华盛认为,胡志明“似于三民主义抗日政策均有深切了解”,而且“才思老练,气度平和”。梁华盛曾建议处决他,但国民党中央复文说,最好是“转化”他。因此,梁华盛奉令做“转化”和“感化”胡志明的工作,在此过程中彼此建立了友谊。胡志明还为梁华盛创办的《阵中日报》写稿。胡志明在狱中用中文写了133首诗(胡志明在越南受过汉学教育,会讲中国话,会写汉文诗),编成《狱中日记》(汉文诗集),其中有一首《蒙优待》:“吃够饭菜睡够毯,又给零钱买纸烟。主任梁公(指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梁华盛——引者注)优待我,我心感谢不胜言。”

1943年4月,梁华盛调到云南任第11集团军副总司令。胡志明作诗《梁华盛将军升任副司令》:“昔日挥军湘浙地,今年抗敌缅滇边,显赫威名寒敌胆,为公预颂凯旋篇。”

9月10日,第四战区政治部作出决定,将胡志明释放。胡志明对新任政治部主任侯志明心存感激。是日,赋诗一首:“幸遇英明侯主任,而今又是自由人,狱中日记从今止,深谢侯公再造恩。”

胡志明恢复自由后,继续居住在柳州柳石路,开展革命活动。

 

(彭建新,中央驻港联络办广东联络部调研处处长)

 

 

[1][2][17]《蒋介石与我——张发奎上将回忆录》,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版,第310页,第311页,第346页。

[3]《广东抗战人物志》,广东抗战人物志出版社1947年版,第38页。

[4]梁华盛:《沪战的意志与感想》,《阵中日报》,1941年8月14日

[5]梁华盛:《军人首要在忠勇》,《阵中日报》,1941年10月26日。

[6]梁华盛:《做人的道理》,《阵中日报》,1941年6月5日

[7]梁华盛:《论美倭谈判》,《阵中日报》,1941年9月3日。

[8]梁华盛:《“九一八”纪念日的吼声》,《阵中日报》,1941年9月18日。

[9]梁华盛:《论忠孝》,《阵中日报》,1941年9月22日

[10]梁华盛:《我们的国魂》,《阵中日报》,1941年7月30日。

[11]梁华盛:《要建立三民主义文化》,《阵中日报》,1941年11月12日。

[12]梁华盛:《防空节献词》,《阵中日报》,1941年11月21日。

[13]《“风流太保”梁华盛》,香港《华商报》,1947年5月23日。

[14]舒模:《星光指引着我们走向天明》,《柳州市党史资料》第13期。

[15]桂林《大公报》,1942年10月9日。

[16]《阵中日报》,1941年6月5日。

[18]蒋永敬:《胡志明在中国被捕与加入越南革命同盟会》,台北《传记文学》第20卷第2期。

[19]《梁华盛致中央党部电》,1942年7月28日。

[20]《张发奎致国防委员会及吴铁城电》,1942年9月25日。

[21][22]《梁华盛致何应钦、吴铁城电》,1942年10月22日,1942年10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7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