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2年1月15日 承前启后——清朝茂名籍将领概述  

2012-01-15 22:50:02|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月15日  承前启后——清朝茂名籍将领概述

星期日,天气阴雨,温度17℃~22℃。15时20分

 

民国茂名(指旧茂名县,包括今高州市大部分、茂南区、茂港区小良、吴川东部、化州长歧南盛等地区)人才的鼎盛,不仅体现在文的方面,也体现在武的方面。追踪溯源,近代茂名县人文的发展,起端于清朝中后期,持续到民国时期的集体爆发,因此,我们回溯到清朝,去看一看这段时期茂名县籍军事将领的情况。

隋唐时期,冯冼家族称雄于岭南,这是茂名县人才爆发式发展的第一个时期。然而唐宋以后,茂名人才出现一个沉寂的时代,直到明清,才又开始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因此,明清特别是清中后期,可以说是茂名人文发展的一个承前启后的时代。

茂名县在军事人才方面,与文人相比不同,有一个比较特别现象,文人进入仕途,多要凭借科甲考试的成功才有进身之阶。但是,茂名县许多武举人、武进士,大概是死读书、练了花拳绣腿之类,不见有多大成就,那些成为重要军事将领的人,出身主要是凭借军功、行伍、叙贤,是由最低级的兵士做起逐步摸爬上来的,或者是凭借财力建立乡勇而发展起来的,这种情况也是缘于清朝中后期,由于旗兵和绿营的孱弱,加上局势动乱,使其他军事力量也有了发展的土壤,这也是为何茂名县在清朝中后期涌现不少军事人才的原因。

前面几篇文章,我已经介绍过莫超宗、廖达章、李鸿勋等一些茂名籍重要军事将领。清光绪十四年郑业崇、杨颐等人修撰的《茂名县志·卷五人物上·武仕宦》中对清朝茂名籍武仕宦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其中莫超宗(以乡勇起家,虽任文官,却主要以武功行于世)、廖达章、李鸿勋、江涛在人物列传中另有详细传记。

由于述及武官,我还是要简单重复一下清朝的武官制度(八旗兵略):绿营即汉兵,驻扎京师的称巡捕营,归步军统领管辖。绿营的建制分标、协、营、汛几级,标又分为督标、抚标、提标、镇标、军标、河标、漕标等,分别由总督、巡抚、提督、总兵、八旗驻防将军、河道总督、漕运总督统率。督标、抚标、军标、河标、漕标都是兼辖,实际各省绿营独立组织为提标、镇标。清政府将全国划分为十一个战略军事区,每区下辖一至数省,区的最高军事长官为总督,不设总督的区,则由兼领提督的巡抚为最高长官;省的最高军事长官为提督或兼领提督的巡抚;省下为镇,镇的长官是总兵;镇下分协,协的长官为副将;协下设营,营的长官为参将、游击、都司、守备;营下设汛,汛的长官为千总、把总、外委千总、外委把总。提督相当于现在的省军区司令或军长,总兵相当于现在的军分区司令或师长,副将相当于副师长,参将相当于团长(督标也相当于团长),游击相当于副团长,都司相当于营长,守备相当于副营长,千总相当于连长,把总相当于副连长,外委千总相当于排长,外委把总相当于副排长。

清朝前期军队除了8旗军以及蒙古的20万铁骑之外就是20万左右的绿营,数量大概在50万左右。在乾隆、嘉庆时期绿营的兵力达到了70万,各种军事以及准军事力量达到了120万以上。一般来说,清朝于全中国设有总兵定员83名,其中,陆路总兵约占70名,水路则为13名,统辖中国十八省614防营约63万兵力。

清朝官员分实缺、虚衔、补用。虚衔,比如某某道、可以赏给按察使衔或布政使衔,莫超宗就是如此,还有所谓的“花翎副将”等也是虚衔,是一种荣誉性的奖赏;实缺,是正式官;补用,同后补,即是要等到现任的职务空缺时,依次递补,可能到死都没有等到任实缺。而巴图鲁是满语中“勇将”之意,明朝时女真人即开始使用此称号,后来成为清朝政府的一种荣誉封号。清朝的巴图鲁封号分为两种,一种仅有“巴图鲁”三字;另一种则在“巴图鲁”三字之前加有汉文或满文。

《茂名县志·卷五人物上·武仕宦》记载清朝茂名籍将领如下:

江涛,贵州册亨守备,护长坝游击,守贞丰七阅月,以功擢游击,赏花翎。乞休,给全俸归。有传,王志。

李鸿勋,花翎副将衔,猛勇巴图鲁,广东水师营游击,从江南大军剿贼阵亡,赐恤壮愍。有传,采访册。

廖达章,花翎副将衔,广东陆路营游击,署钦州营参将,剿贼灵山阵亡,赐恤子袭云骑尉世职,有传。

杨开,贵州黄草坝营游击,护遵义协副将。

黄英彪,花翎总兵衔,干勇巴图鲁,湖南长沙协副将。

梁成华,花翎补邵武营参将,凭署顺昌协副将、浙江处金镇总兵、福宁镇总兵,现任福州城守营副将。

邓全胜,花翎简放总兵,克勇巴图鲁,现任四川漳腊营参将。

梁效贤,花翎副将衔,克勇巴图鲁,署广西平乐协副将。

莫善喜,花翎升用副将,效勇巴图鲁,前韶州、万州游击,凭署连阳游击、督标、参将,钦州参将,三江口副将。

林霭羌,花翎参将,署吴川都司。

黄玉祥,花翎游击,代理雷州参将。

张才喜,花翎高州都司,凭署高州守备,钦州守备、参将。

梁成桂,花翎安徽游兵营游击。

刘国辉,花翎潮阳营游击。

吴仕佳,花翎饶平营游击。

何遇龙,崖州都司,署高州游击。

莫善积,花翎升用游击,雷州千总,现署雷州守备。

杨绍能,雷州守备,署高州都司。

程德芹,山西偏关守备,署天津都司。

高鸾,肇庆都司。

黎国勋,雷州守备,升崖州都司。

莫宴祊,花翎都司,署廉州守备。

陈善言,武生,河南光州守备,四川沪州都司。

陈礼,花翎南韶连营守备。

刘金华,花翎四会营守备。

梁运彰,潮州守备。

梁德彰,天津守备。

陈忠英,廉州千总,署雷州守备。

刘殿嵩,高州千总,署雷州守备。

邓国辉,罗定千总,署守备。

谢廷安,花翎副将,署徐闻守备。

陈瑞麟、陈彪、苏德芳,俱署雷州守备。

都司、守备亦记之,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茂名人行伍的驻地,比如驻天津、山西、四川、河南等地皆有之。千总、把总以下省之不记。

 

清光绪《茂名县志·卷六人物列传》

江涛,字澜亭,由行伍历官到贵州册亨守备。嘉庆二年,苗匪围南笼、册亨、贞丰诸城,涛时摄游击,守贞丰,粮食乏绝,涛与知县明安泰纳、参将邹宽督援兵二百余人并力拒守,涛足受伤,犹力疾厉士气,凡七阅月大军至事平,涛以功擢游击,赏戴花翎。创剧乞休,予游击全俸俾养余年。当拒守时,涛妻陈氏与六子一女在守备署,册亨城卑兵,少子其伯、其绍守北城,与贼相持四十余日,城破,其伯、其绍御贼死,陈与子其明、其裕、其本、其立,女闰成、婢萧氏,阖户自焚。奉旨旌表建坊,陈与女祀节孝祠,其伯等祀忠义孝弟祠。涛再娶陈氏,晚得一子其会,武生。

李鸿勋,县北荡平人。固书生也,习韬钤,有胆勇,身材伟岸,能日行二百余里。庚戍辛亥间,迭次率乡勇从官军剿何明科、凌十八诸贼,斩获多名。咸丰二年,随高廉道宗元醇投效江南钦差大臣、提督向荣军营,隶总兵张国樑麾下,无役不从,倚之如左右手,屡立战功,荐至游击。四年十月,大军连营围金陵城,五年金陵首逆因瓜镇屡被惩创,意图往援。十一月十六日,龙脖子等处出贼窥伺,向大臣派总兵张国樑等由仙鹤门、甘家巷一带进攻,逆以二三千人来扑,张总兵从后路兜至,纵横抄击,毙贼无数。黑龙江马队四围包抄,斩馘一千数百人,生擒二百余人。维时有另股由东阳窜至楼霞街焚掠,张总兵绕牌头庵与总兵德安、副都统顺庭、游击李鸿勋、协领武精阿等横冲直击,毙坐轿贼首一名,伪丞相周少魁等四十名,追至石埠桥江边。十九日,复会总兵秦如虎败之于观音门,又毙贼二千余,余贼逃归城中,不敢复出。六年,向大臣闻巡抚吉尔杭阿死于高资之难,遣总兵张国樑驰救。五月十五日,战于丁卯桥,胜之又胜之于五峰口、磨笄山。游击李鸿勋自丹徒镇至,总兵余万青、李志和自徒阳运河至,福将军与副都统德崇额督马步队自京岘山至,会张国樑兵四面兜剿斩贼数百级,贼回走如华山,张国樑夜往袭其营破之,贼皆弃垒走。六月,诏以提督衔、福建漳州镇总兵张国樑帮办大营军务。七月,向大臣卒于军,张国樑为总统。时大军退保丹阳婴城固守,而贼重围密垒,势甚鸱张。张总统遣夜袭贼营,李鸿勋只身密藏火器,潜摩入贼垒,突放炮火器发烧营,贼梦中惊噪不知虚实,我军从外援应呐喊冲杀,乘势践踏,歼毙殆尽,贼股栗,相戒不敢犯鸿勋。总统嘉为奇捷。营中有六虎将之目,擢参将加副将衔。是年十月逐贼中炮卒事。闻,赐谥壮愍,赐祭葬,谕人城治丧,给云骑尉世职,并命采其事迹入国史。先是鸿勋之奉委守金坛也,城中无守具,鸿勋至,悬重赏购军火,翌辰贼麋集,炮子如雨,鸿勋挺立不避,士争用命,城将毁,鸿勋饬桕木柜实土以补其阙,如是二十余昼夜,大军解围,金坛人为立生祠肖像祀焉,其队目钟朝杰云。

廖达章,字天衢,鉴江西岸人。道光间以行伍随营剿匪,授雷州把总,徐闻钦州千总。咸丰元年二年贼首苏凝三等踞灵山之武利,颜大、李士青等踞钦州之那练,达章随总兵杨昌泗讨平之,以守备用。三年春夏间,西匪朱七大、邱大、谢三大、朱十四各纠党数千扰高州之石城、化州,廉州之合浦,达章募大直勇剿平之,以都司升用。五年,李七纠党扰灵山及广西边界,达章统兵勇克复南乡、平山陴塘、大塘等处。七年,补游击,署钦州营参将,旋阵斩宁晚、宁九、皮大等匪目,皆李七伪元帅也。李七凶悍,为诸贼魁,每纠党不下万人,而辄败于达章,达章遂积功以参将加副将衔。是年四五月,广西横州南宁失守,达章往剿两月间七战皆捷,破其坚巢,复南宁城。而十一月,李七袭踞灵山城,达章又统兵剿之。八年春,连破其还秀桥、沙井头、燕子岭诸栅,杀贼甚多。二月十四,力战中炮伤重,旋卒事。闻从优议恤予袭云骑尉世职,子志全现补徐闻营千总。达章生平重然诺,轻财利,能与士卒同甘共苦,所至兵民交爱之。历任钦州、灵山十余年,迭歼巨寇,不为家计,卒之日,巷哭祭奠,庙祀至今。

莫超宗,字逸云,县东储良坡人。父承基,字缵亭,有智略,能自立门户,不畏强御,而天性至笃。季弟缘事应对簿,病不能赴,吏故迫之,承基代羁押,数月不悔。与仲弟如基最友爱,如基事之谨,凡事请而后行。如基字纬亭,性宽厚,煦煦咻咻,不与人校是非。咸丰二年,许学政乃钊岁试茂名诸童,误录舞弊者如基,孙大猷在备取列,或劝之攻讦,冀补充,如基不为也。超宗少雋于黌序,承父遗,家道殷厚,恭俭谦和,无龌龊吝啬态,能周争济困,能肩县中公事,每捐重赀。咸丰间地方不靖,超宗则练勇募勇,所费不下万金,迭御巨寇,卫乡里焉。岁已未由同知职报捐知府,选授贵州石阡府,到任即收复猫猫山地方。调思南府,贼尤炽,超宗则督勇攻破牛倒滩老巢十余座,大吏以黔中不多得之员,奏得旨以道员用,旋以驭吏严蜚语落职。超宗则率兵勇剿平聚宝场正安州地方,得复原官。同治癸亥奉委回粤催解协饷。甲子回黔,绕道过蜀,从贼丛中提饷数万两,复赴娄关斩贼渠,夺朗山关,援绥阳,冒险几不测。四月摄遵义府事。五月克复正安州城,竟缘事落职。丁忧回籍矣。尔时曾文诚璧光巡抚贵州,素识超宗办公出力,可资臂助也,函促回黔,委以军事,超宗则攻克坚巢,生擒逆首陈乔生,得复原官,继以都匀兴义复城功,迭加按察使布政使衔,旋署贵西道。时大憝虽诛,而地方残破,超宗视事,缮城郭,整团练,兴文教,剏(同“创”)义塾,饬各属禁私铸,使民不陷于法,请大宪复铅厂,使民得享其利,尤善政之卓著者。计超宗在黔将二十年,黔中土瘠民悍,连年防剿,公私并竭,超宗则耐劳苦,复城池,斩悍贼,军资或缺,倾囊弥补,先后赔累数万金。故朝廷嘉奖,上游器重,而曾文诚尤深倚任也。乙亥奉调回粤,总办广东黔捐局务,戊寅卒于省垣,时年六十有七。次子墀,字文石,附贡,湖南候补同知,轻财重义,饶有父风,甫壮而殁。三子宴均,字筱云,癸酉顺天乡试举人,亦随父贵州军营,保荐至道员补用,需次江宁卒。

  评论这张
 
阅读(9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