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2年3月8日 平壤阵亡的清朝高州镇总兵左宝贵  

2012-03-09 18:17:15|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3月8日  平壤阵亡的清朝高州镇总兵左宝贵

星期四,天气阴雨,温度17℃~24℃。18时30分

 

左宝贵(1837年-1894年),字冠廷,清末著名将领。回族,山东省费城县地方镇(今山东省平邑县地方街)人。1894年在中日甲午战争平壤保卫战中战死,是甲午战争中清军高级将领战死的第一人。

 

看了陈锐的专著《沉没的甲午》,感触之余,有许多话想说,引用了网上一则对此书的读后感,也代表了我的一些感想:“看了《沉没的甲午》,感到很多固有的观念被颠覆了。弃城而走的叶志超并非贪生怕死之徒,许多清军将领的刚烈不亚于邓世昌,北洋海军中很多外国水兵的忠诚和责任感令人敬佩,慈禧不但从没有用海军经费修圆明园还把存在外国洋行里生利息的巨款提出了一百五十八万用于购买军火,袁世凯在朝鲜的表现十分低级幼稚,刘永福在台湾简直可以用不堪来形容。当然,还有左宝贵手执加特林机关炮血洒平壤城头。这一切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让人简直无法相信一切都发生在一百年前。当翁同龢和他的弟子冷笑着对忠勇的老将卫汝贵举起屠刀的时候,明治和他的臣子却在处心积虑地想要夺走大清祖先所生养的土地。今天,又有谁敢说这样的事情不会重演?”

 

有关在朝鲜平壤牺牲的高州镇总兵左宝贵,《沉没的甲午》有非常翔实的记述。虽然左宝贵的“高州镇总兵”的官职名不符实,他实际没有在高州府任本职,不过出于涉及本地历史以及对清朝官制特殊景象的研究,本文转载《沉没的甲午》有关左宝贵的“高州镇总兵”的官职的记述,并致敬民族英雄左宝贵。

 

《沉没的甲午》记述:

1875年,刑部尚书崇实赴盛京、吉林办理边务,因左宝贵击溃直隶马贼的名声,遂调其率古北口练军一部同行,将骚扰盛京、奉天一带的各支大股匪患一一平息,同时左宝贵又奉命帮助盛京省训练模仿淮军军制的勇营——奉军,因功获记名提督衔。1880年,古北口练军奉命调回直隶原驻地,经盛京将军奏请,左宝贵留用于东北,率领奉军,1885年获得广州高州镇总兵实缺,成为独当一面的领兵大将。
    左宝贵所统率的奉军,属于地方自募的勇营。勇营军队不在国家编制内,一切供给需要依赖地方,士卒们也没有八旗、绿营军队那种终身职业的国家福利保障,处于朝不保夕的临时工地位。穷苦老百姓为了谋生,可以不在乎名份、工作的性质临时与否,而投身勇营当兵,但拥有一定资历、地位的将领无疑不能接受临时工地位。为了稳固将心,勇营军官的职务编制,几乎都借用、安插到绿营编制内,在没有空缺的情况下,甚至采用记名候补的方式,列入国家编制,以使之成为国家承认的正式军人,领取国家俸禄。身在东北统率奉军的左宝贵,职务编制借用自绿营广州高州镇。同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例如驻防直隶的淮军盛军统领卫汝贵,职务编制借自绿营甘肃宁夏镇。这种官衔和职守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情况,可谓是晚清官场的奇景。

……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