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太平军的江南韦氏遗裔  

2012-04-30 13:27:51|  分类: 狼兵家族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军的江南韦氏遗裔

——《与韦昌辉家族有关的几个问题》一文的延续性研究

 

《扬州晚报》2010年9月19日一期有一篇《韦明铧:扬州文化成就了我》的文章,是对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的访谈录,韦明铧先生是扬州江都人,他谈到了他的家族之谜:“祖父曾提及,先祖可能来自广西,也即古苍梧之地。按此说法,我们这支韦姓或是壮族人。且极有可能系当年随太平军北上而来。我曾经考证过太平天国北王韦昌辉的家谱。不过,并未找到有力证据,表明我们家族与他有何渊源和关联,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韦明铧先生的考证并非是孤例。在研究太平天国韦昌辉家族的过程中,我也搜集了一些有关太平军在战争结束后落籍江南的资料,特别是韦昌辉家族。本文是我《与韦昌辉家族有关的几个问题——桂东南、粤西韦氏狼兵问题的一些探讨》一文的延续性研究。

在1958年5月出版的罗尔纲《太平天国史迹调查集》附录中“金田采访记”有一节专门叙述韦昌辉家族的“韦氏族谱”,韦昌辉之弟韦志俊率领其子弟兵在咸丰九年(1859年)投降清朝,在战争结束之后,韦志俊和子弟兵落籍在安徽芜湖、宣城等地。罗尔纲记述到:韦志俊有后人,住在安徽宣城红林桥双沟村。1928年新墟人(属桂平)刘某曾经到过他们的家。刘某对我们说:“民国十七年,我们经过安徽宣城红林桥双沟村,偶谈客家乡音,村人韦琦闻而惊喜,来和我们攀谈,始知他乃韦志俊的嫡孙落籍在这里的。韦琦做药材生意,家中仍说客家方言。他有兄弟三人,一在湖北当团长。他的祖母活到民国十三年才去世。同村还有三家广西人,都是同时落籍在那里的。”

徐川一、崔之清《〈太平天国韦昌辉家简谱〉考略》一文也记载:1980年夏,南京太平天国博物馆郭存孝等同志在安徽宣城发现了《太平天国韦昌辉家简谱》和《韦志俊墓碑》等太平天国文物。……十一月七日,我们到孙埠公社玉粒大队韦子才家。韦六十一岁,讲宣城东乡方言 (当地称“湖北话)。我们看到了《简谱》全文和一些信函,并抄录了《简谱》。通过交谈,了解到《简谱》在他幼年时即被珍重保存,一直到“文革”开始。玉粒大队除了韦氏,还有肖、黄等姓,都是祖籍广西,自称太平天国肖朝贵、黄文金等人后裔。广西籍住户有共同的墓地,离玉粒数里之遥,当地人称“广西洼”。

《韦昌辉的家族〈简谱〉发现始末》一文也对此事有记述:1991年,安徽省文史工作者在皖南宣城无意中发现太平天国北王韦昌辉家族的《简谱》,这部《简谱》它详细记载了清代中叶韦昌辉一支祖上自广州迁移至广西平南,分支延伸至浔洲桂平县金田村。1852年(清咸丰二年),桂平韦氏合族70余口追随韦昌辉参加洪秀全领导的金田起义,并随太平军主力北伐,打到江南。韦昌辉被杀后留下两个儿子韦金桔、韦金松匿藏于天京,韦志俊派亲信去天京,设法寻到韦金桔、韦金松两个侄儿,带往皖东南重镇芜湖,并妥作安排,后将两侄儿送往宣城郊外30里地一小集镇居住。韦氏兄弟在宣城先后娶妻成家,于是韦氏一脉得以延续。……韦氏《简谱》还证实清末皖南深山密林中住有一些太平天国起义中山两广北迁的太平军家族,往往整个村落都是由他们所组成,务农或狩猎、采药为生,不属于桂平韦昌辉这一分支的其他韦姓家族尚还有数支。

《宣城黄朋厚墓考察记》一文则记述了另一个投降清朝的太平军将领黄朋厚家族落籍在安徽宣城的情况:据黄存清提供的口碑,黄朋厚与之前降清的前太平天国右军主将韦志俊关系密切,在太平天国时,韦志俊曾是黄文金、黄朋厚的直属长官。韦志俊在太平天国覆灭后曾回广西探视,备受家乡父老的冷遇,被讥讽为“反骨韦十二”,由此心灰意冷,断了回乡的念头,与他境遇相同的黄朋厚闻知此事,自此断绝了和家乡的联系。他们带领家人和部属,选择到宣城附近的山区落籍定居。之所以选择在此安家,是因为经过战乱和疫病,这里已经村落为墟,荆榛遍布,绝无人迹了。……宣城很多都是太平天国失败后过来的,有肖、林、潘、韦、林、赖、黄等姓,黄存清的祖母就是韦昌辉的后裔。落籍宣城的广西人直到黄存清祖父的那代还在说客家话,彼此间的情谊绵延至今,后人们联姻攀亲,互相照应。

贾熟村《对韦昌辉集团的考察》一文对太平天国中以韦昌辉为首的韦氏集团之主要成员进行了全面的历史的考察,对他们的归宿有较为详细的记述。韩山文根据洪仁玠的话, 说:“韦正独自带其族人约有一千”参加,贾熟村认为韦说的应是其近支族人, 洪说的则包括韦氏远房, 以及亲戚、乡里等人。据徐川一、崔之清《〈太平天国韦昌辉家简谱〉考略》一文的研究,韦昌辉家族在桂平金田、朱暂(珠盏)等各房皆参加了太平天国起义,在太平天国后期以韦志俊为首的韦氏集团大多献诚于清朝,所以在江南留有许多韦氏遗裔。

据查资料,韦昌辉在安徽家族的后裔有民国将军韦师洛,他是韦志俊的孙子。据陈予欢《黄埔军校将帅录》“韦师洛”条记载:韦师洛(1886-1948),南京中央军校战术教官。别号希程,安徽宣城人。清河陆军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步科毕业。历任北京政府陆军部科员,安徽武备学堂教习,安徽芜湖军政府陆军署科长,陆军第七师团参谋官,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八军参议。1928年任南京中央军校(注:即黄埔军校)战术教官,第十期第二总队上校战术教官。抗日战争爆发后,任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主任教官,陆军大学训练委员会少将委员,军事委员会校阅委员会西南区校阅分会委员。1946年退役。

郭存孝《宣城发现有关太平天国的石碑和族谱》中记载发现了民国十二年立的韦志俊墓碑,碑文中落款即有孝孙鼎元、光照、师洛之名字。

                         2012年4月16日完成

 

附:《对韦昌辉集团的考察》

2001 年第1 期(总第144 期)学术论坛

对韦昌辉集团的考察

贾熟村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北京100006)

 

[摘 要] 本文对太平天国中以韦昌辉为首的韦氏集团之主要成员进行了全面的历史的考察, 把对韦昌辉、韦志俊等太平天国重要的历史人物的功过评说, 寓于史实的叙述之中。

[关键词] 太平天国; 韦氏集团; 韦昌辉; 韦志俊; 天京事变

韦昌辉(1824~1856) , 广西省浔州府桂平县宣二里金田村人。他身材瘦小, 白面高颧, 须眉疏秀①。韦氏祖先曾居住广东省广州府②, 后迁至广西省梧州府容县立业。又分上浔州府平南城, 散入木棉、都兴、寨岭居住。约在明末清初, 再迁至桂平,前四房分居在宣一里的朱盏村、黎垌江, 宣二里的红利村和紫荆山的黄鳝冲, 晚房居金田村。至韦昌辉的“志”字辈, 为第八代。他的祖父韦彩, 生了三个儿子, 即韦源玠(也写作韦元玗)、韦源珖、韦源珍。韦源玠生五子, 即韦昌辉、韦志俊(也称韦俊)、韦志滨(也称韦滨)、韦志先、韦志能。韦源王光生子韦志显、韦志宏等。韦昌辉生子韦承业, 韦志俊生子韦天保, 韦志滨生子韦四福等, 韦志能生子韦以德等, 韦志显生子韦以琳等, 韦志宏生子韦以祯等。韦家拥有田产百亩左右, 没有社会地位, 韦昌辉捐了个监生, 又为乡里所辱, 蒙冤难伸。道光二十八年(1848) , 冯云山路经金田, 劝韦昌辉加入了拜上帝会。次年八月, 韦昌辉至贵县, 接洪秀全、冯云山至金田村。十二月, 韦昌辉与萧朝贵、石达开战胜贵县周凤鸣③。

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日(1851 年1 月11日) , 拜上帝会在金田起义, 建立太平军, 建号太平天国。韦昌辉家做了起义的大本营。韦志俊说韦氏亲族参加起义的有百余人④。韩山文根据洪仁玠的话, 说:“韦正独自带其族人约有一千”参加⑤。韦说的应是其近支族人, 洪说的则包括韦氏远房, 以及亲戚、乡里等人, 包括韦家的会计罗芯芬、家庭教师黄启芳⑥。从此以后, 很长时间, 从清朝地方官吏、统兵大员, 直至咸丰帝, 都弄不清楚, 太平王到底是韦昌辉, 还是洪秀全。这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韦昌辉在当时所起的重大作用。

咸丰元年(1851) 二月二十一日, 洪秀全在武宣东乡登极, 称天王, 以杨秀清为中军主将, 萧朝贵为前军主将, 冯云山为后军主将, 韦昌辉为右军主将,石达开为左军主将。韦昌辉的堂兄弟韦志显为百长。六月, 韦昌辉率军从安众攻思盘渡口, 再战于盘龙河。八月, 清军进攻风门坳口, 守将为韦昌辉的堂兄弟韦志先、韦十一, 皆中炮阵亡。闰八月初一日,韦昌辉等攻克永安州城。十月二十五日, 洪秀全封杨秀清为东王, 萧朝贵为西王, 冯云山为南王, 韦昌辉为北王, 石达开为翼王。太平天国《太平礼制》称杨秀清为九千岁, 萧朝贵为八千岁, 冯云山为七千岁, 韦昌辉为六千岁, 石达开为五千岁。称韦源玠为国伯, 韦四福、韦滨为国宗兄⑦。

咸丰二年二月, 太平军从永安突围北上, 韦昌辉的胞叔韦源珖战死于古苏冲。三月, 吉志元由恩赏丞相调任北殿仆射。四月, 南王冯云山受炮伤, 死于蓑衣渡。七月, 太平军围攻长沙, 张子朋被封为御林侍卫, 萧朝贵中炮身死。八月, 罗芯芬由御林侍卫降为监军, 黄启芳任北殿簿书。十一月, 太平军克汉阳, 罗芯芬复御林侍卫职, 十二月, 升北殿簿书, 掌一切文案。

咸丰三年二月, 太平军进攻南京, 用地雷轰塌城墙, 韦昌辉争先冒火突入, 与石达开等占领南京,改名天京, 定为首都。韦志俊、韦志滨被封为国宗,职同丞相, 张子朋被封为月令侍卫, 三月, 升右八指挥, 四月, 调北殿右二承宣。吉志元升北殿右八承宣。此外, 北殿还有尚书、参护、典舆等, 共约千余人⑧。

当时, 杨秀清总理军国大事, 韦昌辉是仅次于杨的第一副手, 吏、户、礼、兵、刑、工, 无一不在其职权范围之内。对韦昌辉地位之高, 权势之大, 杨秀清深疑忌之。

五月, 韦志俊带兵援赖汉英, 至九江一带与清军作战。十月, 黄启芳升北殿吏部尚书, 管颁发官员执照。十一月, 韦志俊进攻三汊河, 赏穿黄袍, 张子朋升恩赏丞相。是月二十四日, 杨秀清称天父下凡,因女官事, 要杖责洪秀全, 韦昌辉等要求代洪受杖,杨不许。洪俯伏愿受杖, 杨始作罢。韦昌辉在东王府议事,“尚有惊恐之心, 不敢十分多言。”⑨十二月, 杨秀清将石达开从安徽调回天京, 以分韦昌辉之权。

在太平天国早年诸王中, 均可开科取士, 在咸丰四年正月举行的是韦昌辉的北试。正月十五日, 韦志俊等大胜清军于湖北黄州, 湖广总督吴文鎔死之。十九日, 太平军占领汉口、汉阳, 围攻武昌。三月, 张子朋升殿前丞相北殿右二承宣, 因为他激变水营, 杨秀清杖责韦昌辉, 至不能兴。四月,韦昌辉的头衔是“真天命太平天国后护又副军师北王”。秦日纲的牧马人坐在门前, 见杨秀清的同庚叔未起立致敬, 杨秀清鞭打牧马人200鞭, 再送交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 要黄加杖。黄说既已鞭, 可勿杖, 杨秀清大怒, 命石达开拘押黄, 黄辞职抗议, 秦日纲与陈承瑢也相率辞职抗议。杨秀清将秦日纲等锁发韦昌辉, 韦打秦日纲100杖, 陈承瑢200杖, 黄玉昆300杖, 将牧马人五马分尸。五月初四日, 罗芯芬升任地官又正丞相, 黄启芳升任春官正相。杨秀清常常戏弄韦昌辉, 他派韦昌辉赴湖北, 临行前, 又改派韦志俊前往。七月, 又派韦昌辉赴湖北, 韦行至采石, 又改派石达开前往。该月, 韦志俊等反攻湖南岳州, 为湘军水师所败, 后再次反攻, 大胜, 毙总兵陈辉龙、道员褚汝航等。韦志滨被调至西梁山, 攻打太平府, 败回天京。闰七月, 韦志俊奉命回天京。八月, 韦德玲夺回芜湖县。十月, 韦志俊等反攻半壁山, 韦以德、吉志元战死。韦志俊等自焚营垒, 撤往黄梅, 十二月, 大败湖广总督杨霈于广济。

咸丰五年正月, 韦志俊等攻克湖北兴国、通山、崇阳、通城、咸宁等县。二月, 攻克武昌。八月, 败新任湖北巡抚胡林翼于汉阳 山。九月, 再败胡军于蒲圻。十月, 力攻羊楼峒, 为罗泽南所败, 蒲圻被胡林翼等夺去。十一月, 韦昌辉在天京观音门被清军总兵张国梁击败。

咸丰六年, 镇守武汉的韦志俊屡与胡林翼、罗泽南进行战斗。三月初二日, 韦志俊部击中罗泽南左额, 罗不久因伤重而死。三月初七日, 杨秀清称天父下凡, 免响金锣、金鼓、圣炮。韦昌辉因未出令传齐子女, 宣明道理, 受杖责四十为戒。五月初九日, 杨秀清、石达开、秦日纲等大破清军江南大营,天京解围。六月初二日, 韦昌辉自安徽建德合都昌、湖口之黄文金、胡鼎文等进攻江西饶州, 败江西布政使耆龄于陶溪渡。初五日, 占领饶州, 以江西宣慰使的名义, 代黄玉昆主持江西军务。十三日, 石达开率部上援武汉。十五日, 杨秀清将洪秀全之次兄洪仁达锁押东牢。二十五日, 韦昌辉部进至距南昌20里之生米司, 七月初三日, 韦率部援瑞州。

太平军大破江南大营的胜利, 冲昏了杨秀清的头脑, 他认为逼洪秀全封他万岁的时候已到, 七月十五日(天历七月初九日, 1856年8月15日) , 杨称天父下凡, 诏曰:“秦日纲帮妖, 陈承王容帮妖, 放火亮烧朕城了矣。未有救矣。”“午时, 天王御驾至九重天府。天父复劳心下凡, 降圣旨云:‘朝内诸臣不得力, 未齐敬拜帝真神。’诏毕, 天父回天。”这是天父最后一次下凡, 也是洪秀全亲去东王府的唯一官方记载, 与《金陵续记》所记逼封万岁的时间也相合,“逼封万岁”应该就在这一天。

当时, 陈承瑢向洪秀全告密, 说杨秀清要杀洪夺位, 并自告奋勇愿负扫除奸党的责任。洪秀全立即下诏, 命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回京杀杨秀清。近在丹阳的秦日纲首先到达, 两江总督怡良奏称:“伪北王韦逆由丹阳败回金陵, 杨逆闭门不纳,逆首洪秀全开门放进, 因此起衅, 互相残杀。”从丹阳回来的, 肯定是秦日纲, 而不是韦昌辉。至于秦日纲部与杨秀清部发生武装冲突的日期, 近在天京城外的张国梁说“事在七月十九日。”另外, 浙江巡抚何桂清根据各路探报, 奏明:“均称金陵贼首于七月二十二日起, 闭城自相戕害。”汪士铎则又记载, 自七月二十六日起, 金陵城内“贼首”互相戕杀。

八月初三日, 韦昌辉率3000人, 乘船200余只从江西回到天京。有人根据从天京城内出来者所言, 记载说:“韦至洪处, 先遣伪北殿承宣某贼往传杨逆来洪处议事, 杨怒不往, 并将其贼使缚于厅柱,用炮轰毙, 一面令伪东殿尚书傅学贤率东党众贼扎于汉西门大街以待北贼。”韦昌辉等各领众围杨秀清屋,“屋墙高且坚, 并环列铁炮不能入。有伪顶天侯者(指秦日纲——笔者注) 勇而捷, 距跃先登,众继之, 遂入, 获秀清伏壁中, 家属数百人, 悉除无遗。”“韦贼出东巢, 与傅贼巷战三日, 随有杨逆之族伪国宗兄杨□□与傅贼会合, 自峨嵋岭扎营至虎贲仓, 洪逆与韦贼亦扎营于小 、大行宫一带。”相持不下, 于是, 韦昌辉定下一条阴谋, 由洪秀全下诏, 说明东王逆谋是自天泄露的, 除杨秀清外, 其余人等, 一概赦免, 韦昌辉、秦日纲多杀无辜, 违背了天王的原意, 应受笞四百, 命令众人至天王府观刑。杨秀清部下五六千人, 按时前往天王府, 被骗解除武装后, 全被杀害。但是, 直至十月, 吴熙在致吴煦的函件中仍然写道:“近日见丹阳探报, 仍称杨逆羽党与伪北王各扎营盘, 在城内开仗。仪凤、太平等数门, 伪北王稽查出入甚严。”

韦昌辉要把敢于反抗的东王部下斩除净尽, 甚至被认为是潜在的反抗者也被捕杀。在被杀者中间, 有人说有石达开的亲戚, 甚至石的母亲。韦昌辉扩大了事态, 犯下了罪行。

八月二十八日(9 月26 日) , 石达开回到天京。石责备韦昌辉多杀无辜, 韦认为石“反顾偏心”,洪秀全也疑心石要杀韦。石见事机不好, 逃离天京, 其妻室儿女均被韦昌辉所杀。清方奏报称:“杨逆被洪、韦二逆所杀, 石逆不服, 逃出金陵, 洪逆悬赏购石逆首级。”“杨逆被洪逆所杀, 韦逆又捕拿石逆, 传闻在九江互斗。”“石逆纠集匪党十余万人前往金陵, 誓杀洪、韦二贼, 为杨秀清报仇。”这时各地又纷纷谣传石达开已叛变投敌, 这样, 更加深了洪秀全、韦昌辉对石达开的敌视, 他们派秦日纲带兵布防于西梁山, 准备和石达开进行战斗。而石达开则“火速集合忠诚的部下, 到了掌握相当强大而可靠的兵力时, 便即奏禀天王, 要求取得韦昌辉的头颅, 同时威胁着说, 假若该项要求被拒, 即将班师回朝, 攻灭天京。”“他所提出的这些要求, 未被立时允准, 北王仍图负隅抵抗。……然而洪秀全不久鉴于太平天国全体军心都归附翼王, 屈从翼王是势所必然的趋向。天王终于答应这位年轻首领的要求。” 乔松年在致吴煦的信函中也写道:“贼匪互相残杀, 韦政既杀杨逆, 而石大(达) 开又欲杀韦, 故斗尚未解。大约贼之互斗而死者, 总在万人以外矣。”洪秀全接受石达开的要求, 命秦日纲将韦昌辉处死。清江北大营钦差大臣德兴阿等奏称:“近有自金陵城内逃出难民, 据称八月初间, 亲见杨逆枭首通衢, 系为伪北王韦昌辉所杀, 杨逆之眷属及所统伪官伪卒亦于八月中旬后悉数聚歼。嗣后伪翼王石达开欲为杨逆报复, 逆首洪秀全因韦逆杀戮太多, 于十月初五日计擒韦逆, 极刑致毙。”关于韦昌辉的死, 张汝南在《金陵省难纪略》中写道: 自石达开出走后,“北贼果率众围其居, 搜翼贼不得, 疑避洪贼所, 遂执妻小去要洪贼。洪力白其无, 乃杀之。……一日, 率众至洪贼居请朝, 索翼贼。洪惧, 不敢见。薄暮, 陈三千人于洪居前, 谓不出翼妖, 即火攻。洪乘墉与对垒, 枪炮互施, 逾时无胜负。洪居服役亦女人, 悉使裹发效男装, 各持械启门, 则竖伪制翼贼旗, 大呼出冲阵。北贼不意其遂出, 又见翼旗, 谓石逆果久伏洪所, 与同谋, 大惊, 众遂溃。??三日后, ……围而擒获之, 果北贼, ……令支解之。”简又文认为“是记详矣, 惟多不可靠。”

与韦昌辉一起被杀的, 据韦志俊所说, 还有他的“父母兄弟”及韦氏族众五六十人。秦日纲杀韦之后, 即派专差投信, 邀石达开赶赴天京, 议论大事。十月十七日, 石前往天京。“十一月初一日, 石逆复将韦逆之党伪燕王秦日纲, 伪佐天侯陈承瑢等诛死。”为避免株连计, 在韦志俊部下的韦姓族人及有关亲戚, 纷纷改换姓名: 韦廷爵改名陈得胜,韦炳文改名马得仁, 韦万贞改名王自发, 韦祖明改名杨连胜, 韦廷煜改名陈添泰, 韦定燎改名邹叔珊,韦维新改名艾贵福, 韦祖凤改名唐进升, 韦廷炘改名巫发祥, 韦均改名杨德顺, 韦劻改名王志林, 韦仁改名刘金绶, 韦浩文改名江万年。林铨改名杨仕凤,李邦元改名万长祥, 林廷柱改名何金旺, 林士俊改名茅懋华, 谢德富改名黄宗铨, 王凤林改名江兴桂,宁兴发改名谢贵发。

石达开在声讨韦昌辉期间, 把救武汉的太平军都撤走了, 胡林翼等乘机急攻, 守将韦志俊无心守战, 结果是年年底, 武汉失守。韦等退往广济、黄梅一带。洪秀全欲治韦志俊失守武汉之罪, 经李秀成力保始免。

咸丰七年二月十七日, 韦志俊率部由江西新淦至临江之太平墟, 大败湘军刘长佑部。五月, 石达开因洪秀全猜忌太甚, 离京出走。中外官员对石百计争取, 石竟不复返, 天京空虚, 洪秀全孤立, 乃任命亲信蒙得恩为正掌率、中军主将, 陈玉成为又正掌率、前军主将, 李秀成为副掌率、后军主将, 李世贤为左军主将, 韦志俊为右军主将。十月, 韦志俊部自江西浮梁、都昌一带进逼湖口, 与李续宜部湘军作战。十月, 杨辅清等与石达开合队, 一致行动。为了争取石达开、杨辅清的支持, 洪秀全恢复了杨秀清“传天父上主皇上帝真神真圣旨劝慰师圣神风禾乃师赎病主左辅正军师”的头衔, 称石达开为“义王”,削去韦昌辉的头衔。十二月, 韦志俊与陈玉成合队,与清军在三河尖、固始等地作战, 当时他已被封为定天福。次年三月, 占领麻城。七月, 洪秀全将杨秀清之中军主将头衔, 由蒙得恩改归杨辅清, 杨与石达开发生武装冲突, 自福建浦城撤回, 拟进援天京。

洪秀全重用杨辅清, 地位且在韦志俊之上, 韦从此消极, 很少再有与清军作战的记录, 故李秀成说他“避逼林泉。”八月, 陈玉成、李秀成等大破清军江北大营。十月, 大败湘军李续宾部于安徽庐江之三河镇。

咸丰九年三月, 杨辅清至江西景德镇, 与清军作战。五月, 韦志俊与陈玉成、李秀成败清钦差大臣胜保, 占领安徽盱眙。八月, 因李秀成的部将李昭寿已经投降清朝, 洪秀全担心李叛变, 加上李是韦志俊的救命恩人, 故当韦志俊从池州带兵过江行至和州时, 被陈玉成派兵拦截, 双方开仗。韦志俊、韦以琳等被阻退回池州, 即于九月底三次遣人至湘军水师提督杨载福处, 具呈献城投降。同时, 也至江南大营张国梁处求降, 愿攻取芜湖、太平、建德, 立功赎罪。十月初七日, 韦志俊派古隆贤、赖文鸿、刘官方、黄文金等进攻芜湖。初九日, 刘官方等反攻池州。十四日, 湖广总督官文、湖北巡抚胡林翼接到清廷上谕, 江南大营和春已奏韦志俊投诚献城, 清廷认为韦志俊志堪嘉尚, 命官文等将降众安插具奏。十一月十五日, 刘官方等联合杨辅清部二万余人, 再攻池州, 三十日, 攻克池州。杨载福调韦志俊部至张溪镇改编, 降清后的头衔是二品顶戴花翎。

关于韦志俊的投降, 曾国藩在给胡林翼的信中写道:“韦逆于五、六年间踞守武昌, 极为凶悍; 七年窜扰抚州、吉安等处, 亦甚可恶。韦家被洪、石杀害,事在三年以前, 今之投诚, 非果报家仇也, 实以池州地小而瘠, 人多无所得食, 且东有芜湖之贼, 西有建德杨党, 北有安庆陈党, 皆与韦逆为仇, 万分穷蹙,故投诚而托词于家仇。”在另一封信中, 又写道:“韦之穷蹙甚于他贼, 其与洪、陈、二杨、辅清、宜清, 皆系血仇, 不因投诚而始猜疑也。”在复左宗棠的信中写道:“韦志浚投诚, 并无两端之见, ……所难者, 渠带有万八千人, 马匹千余, 器械甚精, 洋枪甚多, 聚而不散, 终恐为李兆寿之续; 且目下由渠发米, 人一斤四两; 开春以后, 即无以赡之。杨、彭欲咨请张筱浦收饷, 未必即应。”

杨辅清等夺回池州之后, 仍日日与韦志俊部开仗。韦要求调往江北作战, 胡林翼决定调该部进攻枞阳、安庆, 得其一二,“贼必惊溃”, 即费二万金养活韦部亦可。洪秀全以刘官方继任韦志俊的右军主将。

咸丰十年二月, 李秀成等谋解围, 奇袭浙江杭州, 胡林翼派韦志俊部东援浙江。闰三月十五日, 韦等陷安徽石埭, 次日, 太平军大破江南大营。四月,清廷命曾国藩署理两江总督。五月, 韦志俊等攻陷枞阳, 胡林翼在复曾国藩的信中写道:“雪琴督率韦部各营, 力破枞阳, 水陆均血战, 劳苦功高, 幸而得之, 为安庆谋, 则此功极大! ”清廷将韦志俊由都司升为游击, 韦以琳升千总加守备衔蓝翎。六月, 古隆贤、赖文鸿等随杨辅清与清军作战。八月, 英、法联军占领北京。

韦志俊叛变降清之后, 为了争取杨辅清等更强有力的支持, 洪秀全进一步抑韦扬杨, 在下年的新历中, 不仅只列东王, 不列北王, 而且原为韦昌辉拥有的头衔, 如“圣神”、“雷”、“后师”、“殿右军”等, 也一律归杨秀清兼领, 还给杨安排了继承人, 称为“幼东王”, 并且为之建造“正九重天廷”。但是, 在天历中, 并未注明“东王升天节”。不久之后, 原韦昌辉的头衔又改归洪仁 。“幼东王”并非杨氏子弟, 而是洪秀全的第五子洪天佑。韦源 仍然被封为“天朝九门御林开朝王伯, 爵同南, 赐天府称殿”。

十月, 杨载福率韦以琳等增援安徽南陵, 与赖文鸿、李秀成等交战。十一月, 刘官方、黄文金与李世贤等围困曾国藩于安徽祁门。陈玉成等援安庆,攻枞阳, 被韦志俊等击退。

咸丰十一年三月, 黄文金随林绍璋等援安庆。五月初六日, 曾国藩在给曾国荃的信中写道:“韦志浚军, 余本不甚以为然。自接弟十五、六日等信, 言韦于用兵内行, 又言其心地之好, 余遂有意用韦为统领, 独当一路。”“如韦之为人, 水师各营官赞之,祁门林令赞之, 余俱未动心。至弟十六日信言韦力劝各大宪谋攻安庆, 赞其心地之好, 余遂动心用之。将用之, 而弟此信乃说出韦之坏处。自去年以来, 弟信亦未说过韦营半个坏字。”

七月, 咸丰帝病死于承德。八月, 曾国荃等陷安庆。杨载福督韦志俊等陷池州, 韦率所部“志字营”四营2000人驻守。十月, 清廷命曾国藩统辖江苏、安徽、江西、浙江四省军务。

同治元年(1862) 三月, 黄文金被封为堵王, 率部占领安徽繁昌旧县。李鸿章率淮军从安庆到达上海。六月, 韦志俊、韦以琳等随鲍超陷宁国, 保王童容海等投降清方。曾国藩命韦志俊、童容海部驻守宁国。七月, 以陷宁国战功, 韦志俊升副将, 加总兵衔, 韦以琳升参将。九月, 韦志俊至芜湖养病, 杨辅清、黄文金等攻克宁国, 韦志俊部伤亡及逃遁者为数不少, 曾国藩命韦志俊不必招补, 缩作三、二营,驻守池州。十二月, 曾国藩派韦志俊部进攻青阳, 不克。又调韦部至无为, 接淮军张树声部之防。十二月, 韦志俊请假回籍。

同治三年六月十六日, 曾国荃部陷天京。七月十三日, 曾国藩在日记中写道:“撤韦志浚部, 每营发饷二万, 江七鄂三。”四年闰五月十一日, 韦志俊请曾国藩奏明, 在天京事变中改变姓名, 以防株连者分别归宗, 计有蓝翎千总陈得胜, 本名韦廷爵。蓝翎把总马得仁, 本名韦炳文。蓝翎把总王自发, 本名韦万贞。蓝翎外委杨连胜, 本名韦祖明。蓝翎外委陈添泰, 本名韦廷煜。蓝翎外委邹叔珊, 本名韦定燎。蓝翎外委艾贵福, 本名韦维新。蓝翎外委唐进升, 本名韦祖凤。蓝翎外委巫发祥, 本名韦廷炘。蓝翎外委杨得顺, 本名韦均。蓝翎外委王志林, 本名韦劻。把总刘金绶, 本名韦仁。外委江万年, 本名韦浩文。共计23人。

同治五年正月, 湖广总督官文又命韦志俊迅募四营, 镇压捻军, 所部称“义胜军”。曾国藩在其贺年禀上批称:“该将本系告假回籍之员, 经官爵阁部堂骤加委用, 自应感激抒诚, 力图报称。……‘勤、廉’ ……‘不扰民’ ……该将将此五字自治治人, 兢兢业业, 慎之又慎, 或可保全令名也。”韦志俊等在官文指挥下, 曾驻扎团风, 并开往军步山、柳林桥等地与捻军作战。此后, 他即侨居安徽芜湖。

同治十年, 韦以琳曾回桂平原籍, 他当时的头衔是奏留广西补用副将。他死于光绪五年(1879) ,终年47 岁。他的后人, 分别定居在广西桂平、柳州等地。光绪九年四月初二日, 韦志俊病死于芜湖, 终年57 岁, 葬于安徽宣城县孙家埠乡汪村。他的后人, 分别定居在安徽芜湖、宣城县红林桥双沟村等地。韦昌辉集团成员中, 还有不少落籍皖南的。

注释: ①钟文典:《太平天国人物》,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84 年, 第196 页。②徐川一、崔志清:《太平天国韦昌辉家简谱》,《青海社会科学》1982 年第2期。③庆成编注:《天父天兄圣旨》,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6 年, 第15、31、127、128、172 页。④《曾国藩全集·奏稿》, 8, 岳麓书社, 1987 年,第4908 页。⑤中国史学会编:《太平天国》第六册,上海人民出版社, 1957 年, 第871 页。⑥《太平天国》第三册, 第58、48 页。⑦⑨《太平天国印书》,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79 年, 上册, 第54 页; 下册, 第473 页。⑧《太平天国》第四册, 第669、738、640、704 页。郦纯:《太平天国军事史概述》上编, 第2 册, 中华书局, 1982 年, 第487 页。罗尔纲:《太平天国史》第三册, 中华书局, 1991 年, 第1848 页。《剿平粤匪方略》卷一六三, 第6、23页。《太平天国史料丛编简辑》, 3, 中华书局,1961 年, 第99 页。《剿平粤匪方略》卷一六二, 第31 页。汪士铎:《胡文忠公抚鄂记》, 第59 页。《吴煦档案选编》, 4,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3 年,第118、121 页。《太平天国》, 第二册, 第781 页。《剿平粤匪方略》卷一六五, 第12 页。《曾国藩全集·奏稿》, 2, 第796 页。《太平天国史译丛》,2, 中华书局, 1981 年, 第76~ 88 页。《吴煦档案选编》, 1, 第144 页。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档案:《德兴阿翁同书片》(咸丰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到, 二十七日批)。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中册, 香港猛进书屋, 1958 年, 第1392 页。胡林翼:《胡文忠公遗集》卷三八, 第20 页。罗尔纲:《增补本李秀成自述原稿注》, 第187 页。《曾国藩全集·书信》, 2, 第1080、1142 页。《胡文忠公遗集》卷六九, 第11 页; 卷七二, 第49 页。《曾国藩全集·家书》, 1, 第716 页。《曾国藩全集·批牍》, 第385页。

 [ 作者简介] 贾熟村(1930—) , 男, 河南偃师人, 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太平天国史研究会会长。研究方向: 中国近代史、太平天国史。

 

  评论这张
 
阅读(33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