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丁衍庸的独家制造(转载)  

2012-10-18 11:31:47|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衍庸的独家制造(转载)

作者: 黄易

 

如果丁衍庸可以为自己撰写墓志铭,大概不会费神去推敲甚麼金言警句,而会大笔一挥,画一只他拿手的“一笔猫”,透过猫儿冷眼旁观仍在人世间苦海浮沉的众生,作为一生的写照。

1987年的冬天,或许是因为丁衍庸令人猝不及防的辞世,纵然只是回忆,也使我感到钻入骨髓的寒意。他时年七十六岁,相对其他长寿的画家,走得实在太也匆匆,且是在最不该离开的时候离开,当时他正处於艺术创作的颠峰状态。三十年后的今天,又值香港艺术馆为他举行大型回顾展的时刻,镜头拉远了,让我们可以从一个更广阔的角度,审视他骄人的成就和在中国画史上应有的位置。丁衍庸成长扬名於中国政治社会动荡剧变的时代,1949年来港后更陷於坎坷失意的日子,居港期间从来没有得到过足够的重视,但就艺术创作而言,却保证由头到尾绝无冷场,精彩绝伦。
  早於他十八岁赴日修习西洋画期间,已显示出他高瞻远瞩、不耽於一时成败的拓荒者本色。当时与他精神接轨的,不是所受训练严格的学院派艺术,而是最前卫的方艺术。具有东方色彩的野兽派大师马蒂斯,更令他振翅高飞,踏上画艺的征途。返国后,他成为艺坛耀目的新星,又致力推广前卫西洋画的艺术教育改革,赢得“东方马蒂斯”的称誉。可是他并没有被肯定其成就的掌声乐昏,断然作出了被视为现代艺术叛徒的决定,回归中国优美深博的文化母体,在那裏重新出发,拿起毛笔画起水墨画来,引致“开倒车”、“得不偿失”的严苛批评。丁衍庸对这一切置若罔闻,继续我行我素。

从“东方马蒂斯”到“现代八大”

  在属於自己的土壤上,他掌握着穿梭过去的神奇宝匙,从八大山人、石涛、金农等明清大家发现了共通的艺术词汇和精神,就像以前发现了马蒂斯。这道通往艺术秘境之门一旦给打开了,或许迂回古远,却是漫无止境,过去甚至比现在更贴近他的心灵版图。返祖行动并不止於书画,而是穷究金石篆刻、古文物至乎具备了所有艺术表现刍形的原始艺术。他宛如闯入了艺术异次元的新天地,於转攻水墨篆刻的当儿,亦反过来净化和提炼他的油彩作品。
  创作的百宝箱给掀翻了,传统的人物、山水、花鸟、草虫、走兽、麟介,任何题材落入他手中,都被解梏成为他丁氏的独家制造,充盈现代的感觉,洋溢睿智、淘气和幽默,又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高傲。可以冶艳迷人,也可以返璞归真。他便如技艺超凡音域跨四个八度的歌者,高似无限,低复无穷,无论如何上攀下滑,至或荒腔走板,但总在他能折枝为剑的功力火候驾驽下,不失其骨子裏透出来的魅惑和即兴过瘾的感染力。
  水墨也好,油彩也好,从通俗的梅兰菊竹到诡谲的原始符象,由细意经营的京剧人物至笔愈简意愈远的一笔画,事实上,他已征服了所走过遥阔艺术疆域每一寸的土地,只是没多少人知道。虽然随着他作品的公开拍卖价节节上升,情况已有所改变。而另一个不争之实,是“东方马蒂斯”或“现代八大”的标签对他再不适用更不恰当。台湾前故宫博物院院长石守谦教授说得好:“最后的丁衍庸,既非八大山人,亦非马蒂斯,而是在水墨风格体现着‘现代’感受的自己。这一点,在现代中国画史中,特别值得重视。”

突破东西方艺术瓶颈
  近年来,“大师”这个名词被滥用至令它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意义。能成为“名家”已是难能可贵,遑论大师。而名家与大师间,实存在着一个难以逾越的瓶颈,能否突破由天分才情决定,丝毫没法勉强,东西方皆如是。中国传统水墨更讲求那超乎物象之外不能言传的“气韵”,画品才是决定高下的标准。“技进乎道”,天人交感,一天未达这个水平,或个人修养不及,便够不上大师的级数。丁衍庸最伟大的地方,就是不但同时突破了东方和西方艺术的瓶颈地带,还让两个不同的艺术体系产生互动的化学作用,像轮和轴般嵌合推进,将水墨和油画扩展到全新的象限。从这个角度去看,他的艺术成就实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自1949年移居香港,香港成为他的第二故乡,他也如从阳光普照的国度转移往冰封的地带,这不单指他抵港后举目无亲,生活艰困,更因居港三十年间,一直受排挤和漠视,还有恶意的攻击和批评。唯一的暖源来自他自身创作的火焰,创作就是生活的全部,其用功之勤,作品之多,近代画家无人能出其右。他以中入西,以西入中,挥洒自如,玩得花样百出,痛快淋漓,乐在其中,别人怎麼看怎麼说,根本不放在心上。而在这时期,他的画艺登上圆熟无瑕的大成境界,其非凡意义,早凌驾於冷待他的艺坛和充满敌意的掌权者之上。

一位艺术家真正的成就,并不由当时的某某说过就成定案,时间才是绝不含糊的判官,否则梵高就不能名传后世。是时候哩!让我们重新检视丁衍庸在中国画史上独特的位置,看到他绽放的异彩。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