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严谨治学 耕耘播种——记丁扬忠教授(转载)  

2012-10-18 16:49:37|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谨治学 耕耘播种——记丁扬忠教授(转载)

首都师范大学  谢江南

 

中央戏剧学院丁扬忠教授是我国知名的布莱希特戏剧专家和研究欧洲戏剧的学者。他长期从事戏剧教育和戏剧理论研究, 兼及德语戏剧翻译和戏剧评论。曾任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外国戏剧教研室主任、学刊《戏剧》主编、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副院长、中国戏剧家常务理事等职。自1989起任博士生导师。

丁扬忠1932 年11月4 日生于广东省高州县叶坡村。曾祖父是乡里一个小有名气的穷秀才, 他遗留下来的一箱古籍成了丁扬忠幼年时代的启蒙读物。丁扬忠七岁开始读私塾, 练书法、习碑贴, 读四书五经、古文观止。唐诗宋词之类的古书, 虽是强记硬背, 不求其解, 但这些知识都在他幼小的心灵播下中国古典文化的第一批种籽。高州一带农村盛行的木偶戏、山歌和广为流传的粤曲是丁扬忠十分喜爱的民间艺术, 它们培养了他的情趣与爱好。在县城德明中学念书的时候, 他的文艺志趣就明显地表露出来, 开始接触冰心、郁达夫、郭沫若等作家的作品和外国小说。解放初期, 他积极参加学校社团活动, 上山下乡, 宣传党的政策, 在街头演出活报剧, 曾登台演出新歌剧《赤叶河》。

1951年夏天高中毕业后, 丁扬忠考取广州华南文艺学院文学系。这是一所专为华南两省培养革命文艺干部的高校, 院长是著名作家欧阳山, 一批知名作家、画家、戏剧家、音乐家在这里任教。是年冬, 广东全面展开土地改革。丁扬忠随全院师生一起投身广东云浮县土改工作。1953年夏土改结束后, 丁扬忠被中共华南分局选送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本科学习。1956年由国家派遣赴民主德国留学, 进莱比锡戏剧学院戏剧学系攻读德国戏剧和欧洲戏剧, 是新中国派往欧洲学习这门专业的第一人。

1961年秋学成归国, 从此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至今、我们知道丁扬忠的成长过程经历过土地改革的社会实践、中国两所艺术学院的培育和民主德国莱比锡戏剧学院深造三个阶段, 他的知识基础主要由中国文化和欧洲文化构成, 这对他后来的专业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在中央戏剧学院学习的时候, 中外文学、戏剧作品及理论和创作等课程为他辅设了较坚实的路基。欧阳予倩、沙可夫、曹禺、周贻白、孙家绣、廖可兑等诸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或通过课堂讲授, 或经由他们的著作, 都对丁扬忠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在德学习期间,欧阳予倩、沙可夫两位院长曾给丁扬忠去信对其学习给予指导并提出要求, 可惜这些信件在文革中散佚。在留学阶段, 他的导师、德国著名戏剧理论家、莱比锡戏剧学院院长阿· 格· 库可夫教授对他的学习悉心指导, 周密安排, 让他每年都有一定的时间到各城市的剧院实习, 使学院的理论学习和剧院的艺术实践结合起来, 让他意识到作为未来的戏剧学家应当具备的素质与能力, 同时使他全面了解德国剧院建制及艺术生产制度、剧目建设要求等各方面的情况, 这使他获益匪浅。德国剧院的科学管理和严格的艺术生产制度是世界闻名的。每当丁扬忠谈及他的中国和德国的恩师们内心总是充满着感激之情。

丁扬忠在中央戏剧学院近四十年的教学中, 主要讲授欧洲戏剧史论、德国戏剧和布莱希特戏剧研究等课程。这些课程是戏剧文学系本科和进修生的必修课, 同时也是导演、表演、舞台美术三系的共修课, 讲授要求各有不同。受到他教益的年轻学子后来成为各种戏剧专才的人遍及大江南北。丁扬忠的教学思想和方法一贯强调三点: 其一, 他认为, 培养高水平的戏剧人才, 首先要重视对学生思想品格的教育。学生在勤奋学习掌握专业知识的过程中, 必须时时留意自身思想人格的建设与造, 如果忽视这一环节, 造就优秀戏剧人才就是一句空话。一个人没有崇高理想, 即使一时小有成绩, 也难攀登艺术高峰, 因为这种人缺少巨大精神力量的不断支撑, 会由于沾沾自得而中途停顿下来。一个思想平庸心灵空虚的戏剧工作者用什么去满足和提高读者或观众的审美要求和能力呢? 丁扬忠不论在课堂, 还是平时与学生交谈, 或是作为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在学生入学典礼和送别毕业生离校的时候, 总是诚恳地告诫同学们, 路要走正, 离开正道, 是不可能有出息的。做人做学问需在青年时代同时起步。

其二, 做学问必须踏踏实实, 持之以恒, 不可急功近利, 浮躁妄为。他要求学生勤学多思, 搞戏剧的人, 不但要有戏剧方面的知识, 而且要懂得历史、哲学、文学。研究外国戏剧, 应了解中国戏曲和话剧, 反之亦然。他常言, 修养要宽广些, 思考要深刻些, 方法要严谨些。个人的文化素养有足够的广度, 方能纵横驰骋, 但又要懂得限定自己的追求范围, 明确奋斗目标, 力戒旁驰博鹜, 分散精力, 而至自己的本行不精不透。丁扬忠经常勉励学生充分利用学院的有利条件, 大量读书, 丰富知识, 他对同学们说, 你们至少要熟读三百部古今中外戏剧名著, 才有资格与人谈论戏剧, 才能领悟许多戏剧理论及美学问题。勤奋与毅力乃成就一切事业的先决条件。

其三, 教与学都要懂得辩证法。古今中外戏剧文化浩如烟海, 茫无际涯, 但它们既存在着纵向的继承与发展的关系, 又存在着相互影响彼此渗透的横向关系。在当今科技发达文化交流密切的时代更是为此。掌握这一辩证法则, 用它去观察分析古今中外纷纭复杂的戏剧文化现象, 就能理清头绪, 突入内核。他要求学生不要学究式地为积累知识而死读书, 要有创新意识要把研究戏剧文化历史(包括剧作、理论、流派、舞台演出等等) 与研究戏剧现状结合起来, 尤应把研究欧美现当代戏剧与中国当前的戏剧现状结合起来, 使学习研究成为借鉴吸收的前提与途径。一切为今而思, 一切为我所用。丁扬忠在授课时旁征博引, 谈古论今, 以他对欧洲戏剧多方面的知识与见闻, 联系我国及外国的戏剧现状, 既有理论阐述, 又有剧例分析, 讲得生动活泼, 使学生们受到启迪。

丁扬忠的教学与戏剧理论研究是相互促进的。他对欧洲戏剧上自古希腊戏剧, 下至20 世纪各种现代戏剧流派都进行过系统学习钻研。他认为对西方戏剧的研究, 对其古典部分固然不应忽略, 因其中许多美学思想和编剧法对我们今天仍有借鉴作用, 比如古希腊悲剧的歌队和莎士比亚戏剧情节的丰富性, 我们是可以借鉴吸取的。但毫无疑义, 我们应把研究重点放在现代戏剧之父易卜生以后的现当代西方戏剧。这一百多年世界经历了深刻变革, 为了寻求新的表现方法, 自易卜生起, 欧美许多戏剧家做了大胆的多方面的探索, 发展了戏剧观念, 丰富了戏剧学艺教名家和编剧法, 革新了舞台表现形式、手段和方法。这些都是我们应当重视的。由于社会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 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突飞猛进, 人的思维能力极大的提高, 为了跟上和适应人类社会这种时代巨变, 戏剧在其形态、功能、美学、形式、方法、手段诸方面发生了明显的擅变。

丁扬忠在其主编的国家艺术科研专著《现当代欧洲戏剧》(将出版) 的绪论中概述20 世纪欧洲戏剧的几大特点: 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新发展促使人的认识能力产生了新的飞跃, 从而使戏剧家能够站在更高的思维层面上对人生和社会进行哲理思考和总体反映。观众认识水平的提高, 必然要求戏剧给予他新的审美、内容与精神享受。戏剧的思想内涵哲理化成为一种趋势。始至易卜生, 但肖伯纳, 皮兰德娄、布莱希特、萨特是主要代表。二、科学思维与哲理思维对戏剧思维的渗透, 深刻地改变着剧作家的思维模式与创作方法。例如实证主义和遗传学说对自然主义戏剧的影响, 辩证唯物论对高尔基和布莱希特等人的影响就是明证。三、由于社会躁动不安, 思潮起伏多变而引发的各种现代流派蜂起, 更迭频繁, 历史上一种主义(流派) 独领风骚的局面不复存在, 出现了戏剧观念、形态、方法多元化的时代。四、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竞相发展, 彼此渗透吸取, 现实主义扩大了自己的表现方法, 适应了时代的发展, 成为一种更具表现力的新型的广阔的现实主义。五、由于现代社会造成人的生存困境, 人的内心世界复杂化, 成为折射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 一个小宇宙, 因此探讨和表现人的内心世界就成为各种文艺形式的聚焦点, 戏剧也不例外。从注重戏剧的外部情节(行动) 转向侧重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 是现代戏剧艺术的一个特点。现代心理学和意识流学说在这方面起了促进作用。六、在时代潮流冲激下, 戏剧不断地艰难地寻找出路。活跃在欧洲各地的先锋戏剧, 由于它们的长期实验, 并吸取东方戏剧的因素, 正在形成一种尚未完全定型的新型戏剧—形体(动作) 戏剧。意大利戏剧家巴尔巴在北欧建立的战神剧团所做的戏剧人类学的艺术实验, 就是它的突出代表。这是寻找戏剧出路的一种尝试。丁扬忠认为研究本世纪欧洲戏剧发展趋向和特点, 能够开阔我们的思路, 对思考中国戏剧现状与未来大有裨益。

丁扬忠受到中国戏剧界注目, 首先是由于他对20 世纪一个重要戏剧流派—布莱希特戏剧的全面介绍与研究。他是我国第一个有机会亲临布莱希特创建的柏林剧团学习研究布氏戏剧学派的人。柏林剧团是布希莱特戏剧的实验阵地。1960年冬至1961年春丁扬忠曾在这里实习数月, 观摩排练和演出, 结识了剧团经理、布莱希特夫人、著名演员海伦娜· 魏格尔。其时, 布莱希特去世未久, 是布氏戏剧学派通过舞台实践受到世人公认的鼎盛时期。魏格尔曾建议丁扬忠将研究布莱希特戏剧作为毕业论文选题, 说布莱希特热爱中国, 他的戏剧与中国文化有密切关系。但当时丁扬忠论文已确定为《论沃尔夫戏剧》, 魏格尔的希望未能实现, 她感到十分遗憾。柏林剧团的实习为日后丁扬忠研究布氏戏剧积累了丰富的文字和形象资料、舞台感性知识和坚实的理论基础。

丁扬忠回国后曾受到当时的中国剧协主席田汉的接见。田汉先生说, 布莱希特在欧洲受到很大重视, 但中国戏剧界对他了解很少, 嘱咐丁扬忠多做介绍工作。1962 年9月《剧本》月刊发表了丁扬忠介绍布莱希特的第一篇长文《布莱希特与他的教育剧》, 引起日本著名戏剧家、布氏戏剧专家千田是也的重视, 从此开始了这两位中、日戏剧学者多年的友谊交往。正当丁扬忠准备全面介绍布莱希特的时候, 十年浩劫打破了他的计划。当乌云在中国的天空消散以后, 1979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上演了丁扬忠译的布氏代表作之一《伽利略传》, 这是文革后中国舞台上演的第一部外国剧作, 由著名导演黄佐临、陈隅执导, 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特别值得提及的是, 丁扬忠是在文革后期被诬陷为“5.16 ” 死硬分子, 天天挨斗而坚强不屈, 在玉田部队农场被监督劳动改造的时候, 在夜深入静时打着手电筒偷偷地将剧本翻译出来的。由此可见丁扬忠的使命感和他与布氏戏剧结下的情结。丁扬忠先后参加了1981年、1986年香港国际布莱希特研讨会和1985年、1998年北京国际布莱希特研讨会, 分别发表学术论文《布莱希特与我们的时代》、《今天, 中国剧作家向布莱希特学什么? 》均受到中外学者的好评。1985年北京国际布莱希特研讨会期间还上演了丁译布氏名剧《四川好人》, 嗣后此译本由成都川剧院改编成川剧上演, 丁扬忠任艺术指导。丁扬忠一方面在北京及全国一些省、市讲授布氏戏剧, 一方面撰写大量论文, 从布氏戏剧观念、美学思想、史诗剧理论和创作, 以及演剧方法、舞台实践、布莱希特与中国文化的关系等各个方面论述布氏戏剧。布氏戏剧在这20 年间为中国戏剧界更多的人更全面了解和认识, 与丁扬忠的辛勤劳动分不开。为此我国戏剧界对布氏的了解更多地局限在表演方法范畴。中国新时期戏剧的开拓与借鉴布氏戏剧学派息息相关, 其中包含着丁扬忠的贡献。他对古希腊戏剧、莎士比亚、易卜生, 对德国重要戏剧家莱辛、席勒、霍普特曼、沃尔夫、米勒等都进行过重点研究, 并撰文评介, 还翻译了沃尔夫名剧《马门洛克教授》、米勒代表作《任务》。丁扬忠参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戏剧卷编写, 担任中北欧戏剧副主编, 并撰写民主德国戏剧、席勒、布莱希特等多个重点条目。他十分关注我国当前戏剧状况, 常看演出, 写了相当数量的剧评。他认为不研究中外戏剧现状, 研究戏剧理论就失去了目的性。他曾多次出国访问, 进行学术交流, 或讲学, 或参加国际戏剧研讨会, 与不少外国戏剧学者建立了联系。

对博士研究生的培养, 丁扬忠强调要抓好三个环节。第一, 选拔要严格。通过多方了解和严格考试录取。第二, 培养计划要周密。他的博士研究生专业方向是欧洲戏剧, 培养目标是高层次的戏剧教学和戏剧理论研究人才。研究生必须熟练掌握一门以上的外语, 具备较广博的欧洲历史、哲学、文学、戏剧知识。在教学中强调学生独立钻研, 在加强系统学习欧洲戏剧的基础上, 选择重点课题进行研究, 引导学生学会科学研究方法, 培养研究能力。对那些原是学习欧洲文学而对戏剧接触甚少的研究生, 则要求他们入学后补上戏剧文学、导演、表演、舞台美术的一些重点课程, 并大量观摩戏剧演出, 使他们具备必要的戏剧知识, 在思想上转轨入行, 按照戏剧专业方向的要求学习深造。他留意观察学生的个性(天赋与知识修养), 因材指导, 启发学生的智力潜能, 关心爱护他们的点滴进步, 鼓励他们的创造精神。每一阶段教学结束, 要求学生撰写小论文, 总结提高, 锻炼写作能力。他提倡研究生多读中国古典诗词, 加强中国文化修养, 这是研究外国戏剧的人应具备的基本素养。第三, 论文要保证质量。论文选题要有意义和一定的难度。从资料蕙集、大纲、细纲到写作, 及时督促指导。通过论文撰写培养研究生的科学论述方法和创造性思维能力, 完成选题的研究工作。

丁扬忠教授为人豁达, 平易近人, 好学多思, 潜心学向。他将他近四十年所遵循的治学思想归纳为十六字守则: 贯通古今, 融会中西, 研究现实, 勤奋攀登。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