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十)——罗侯王  

2013-11-11 22:06:15|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十)——罗侯

 

 在《诸神的诞生(之一)——罗大人》一文后,有网友jaminhe提到:罗大人就是神衔为:敕封雷门通事佐国罗侯王,时任化洲路总管宋朝石城(今广东省廉江市)人。我在收集罗大人的资料时,也看到湛江坡头区麻斜有一座罗侯王庙,是纪念元朝保国爱民英贤罗郭佐而建立,认为与茂名地区奉祀的罗大人不是同一神明,未仔细比较而搁置了罗侯王的内容。罗侯王崇拜在吴川、化州、茂南区等地庙宇皆有分布。

当我重新收集和审视罗侯王的资料,并查看清光绪《化州县志》和《吴川县志》,才发现,罗侯王或许就是罗大人。

 

我认为,粤西地区分布比较广泛的神明的产生、播迁,最重要的时代是俚僚民族消失之后的时代,我称之为后俚僚时代,主要是唐、五代、宋、元至明朝中期,这一时期。这个时期,民族的融合,地方氏族势力的此消彼长,是促使粤西土豪的祖先、首领转变为神明的力量。而罗侯王的产生和演变,也是基于这样一种情形。

罗侯王的故事经过今人的想像与再造,内容十分丰富,比如《忠魂长存——麻斜罗侯王庙》一文,就是这样描述:

据当地人介绍,在元正年间,南海海域海盗盛行,活动猖獗,不但在海上为非作歹,还经常上岸抢劫杀人,沿海民众不堪其苦,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时任化洲路总管宋朝石城(今广东省廉江市)人罗郭佐和儿子四人,为了保民平安,率兵八万讨伐海寇,多次交战,于元至正二年(1342)在与海盗战斗中为国捐躯。元至正九年(1349)其幼子罗显士与先锋、麻斜人张友明在海上追剿海盗,至海南澄迈海域全歼盗寇,但不幸壮烈牺牲。后人感于罗郭佐父子和张友明惠福于民,保家卫国英勇壮烈牺牲的事迹,立庙恭祀,奉尊罗郭佐为罗侯王,这便是罗侯王庙的由来。至今在这片大地上,仍旧流传有不少罗侯王的传说,罗侯王一直活在当地百姓的心中,千百年来“罗侯王真灵!”成了祈福求安者的众口之碑。罗侯王庙的另一个称呼“大王公庙”,就是麻斜乡民对罗侯王的嘉敬之称。中国民间所奉敬的神,有不少是生前为国为民做过好事的人,在他们死后通过这样的方式被人们所感激、敬畏、怀念。

另外有一文《湛江市坡头罗侯王庙庙会简介》还离谱:

罗侯王庙座落于湛江市坡头区坡头镇的麻斜街道,俗称大王公,建于元朝末年﹙大约于公元1352年﹚,距今已有650多年历史。据明代《吴川府志》记载,该庙是元代朝列大夫、广州路总管罗郭佐一门忠烈罗震、罗奇、罗元珪、罗仕显及其部将张友明平定海寇壮烈捐躯的纪念性祠庙。始罗郭佐一门忠烈,显灵庇佑一方百姓平安,受到村民们的尊敬和爱戴。仕庶村民为感恩戴德,每年正月初十日、十五日和二月二十二日举行盛大的罗侯王庙庙会和海上游神活动,吸引港澳和珠三角及湛江本地十多万人参加。

所谓《吴川府志》是不可能真的,吴川从来未成为府,里面的记载大概也就是臆造的了。

有吴川的同仁介绍罗侯王说:

罗侯,名郭佐,字元辅,号丹心,又号五节,广东石城人。先祖居福建蒲田县。祖父廷玉授石城主簿,卜居石城。宋朝,郭佐讨海寇有功,授征南将军,赠朝列大夫;升化州路总管,寻转广州路总管。

事实上罗侯王的事迹如何呢?翻看清光绪《化州县志》和《吴川县志》就十分明白了。

清光绪十六年《化州志》卷七“职官志”记载:

元世宗朝……罗奇,石城人,至元间任州判官,征猺殁,旧志作至正。据府志,郭佐次子袭化州路判官,寻授奉政大夫,雷州路同知,奉檄讨猺寇遇害而死。

顺帝朝……罗福,石城人,至正间州同知,至正末降明。有传见乡贤。

元世祖至元十五年,立化州安抚司,十七年,改化州路总管府。属海北海南道,领石龙县(今化州)、吴川县、石城县(今廉江)。清光绪《化州志》未记载元朝有化州路总管名讳,不过有罗奇任州判官,府志又记其为(罗)郭佐次子袭化州路判官(所以判断罗郭佐也是路判官),寻授奉政大夫,雷州路同知,两人皆是“征讨猺寇”死亡,而不是“讨海寇”捐躯。宋、元时期,瑶乱就已经是粤西地区的重大的军事、政治、社会民生问题。元朝地方官制,各路设总管府,为路的行政机构,设达鲁花赤一员,通常由蒙古人充任,又称为监临官,是各路的最高统治者。其下,有总管,多由汉人充任;同知,多由色目人充任,其他尚有治中、判官等官吏,以掌日常政务。路同知总管府事一员,“以佐理府政为职”,从五品至正五品;路判官从六品至正六品,职同路同知。而州判官在上中下州分别是正七品、从七品、正八品官衔,州判官一是可以“与管民官通行署事”(共同签署文书,县尉不与官民官“署押文字”),二是州设有判官两名,轮流捕盗,可以主持审讯。

罗奇、罗福是石城人,石城又隶属化州路。古代官制多为流官异地任职,除开土司地区,而同知又多由色目人充任。因此,我所认为的粤西后俚僚时代,土著酋领的势力是仍然存在的,可以在本地政府中任判官、同知等要职。

清光绪二十三年《吴川县志》记载:

罗大人庙,一称罗侯王庙,在城西南六十里麻斜汛(采访册)。

案罗大人,高雷乡间多祀之,称曰佐国侯王罗大人,窃疑佐国二字乃郭佐之讹,实祀元化州路总管石城罗郭佐也。郭佐讨平海北,功被高雷,骂贼捐躯,忠义显赫,民间尸祝于理,固宜孙氏族谱云世传素庵祖自闽官雷时浮海来,适大雾波涛骤起,舟行不知所去,忽有竹附舟上书佐国侯王罗大人,因随竹所指遂抵雷,子孙世世纪之不改,考孙梅心官雷州,在宋理宗时事前于罗郭佐,窃疑孙氏谱未确也。

《吴川县志》称之“佐国侯王罗大人”,并记录了孙氏族谱中的一项南宋时期的传说,并质疑了孙氏族谱的可靠性。

但是,我却从《吴川县志》中得到有益的启示。首先,县志作者称麻斜“罗大人庙”,也称“罗侯王庙”,因此,我认为,在古代,所谓的罗侯王就是罗大人,也就是高雷其他地方的罗大人。第二,吴川孙氏族谱的记载是在南宋,那时就已经有佐国侯王罗大人,显然,此“佐国侯王罗大人”并非所谓的“罗郭佐”,县志作者“窃疑孙氏谱未确也”,我却是“窃疑佐国侯王罗大人并非罗郭佐也”。

宋朝粤西神明的播迁,著名的还有所谓的“康王”。南宋理学的发展,政府对地方的教化工作,包括了政府正统性的神明传播。然而,在粤西这个偏远地区,地方性的非正统神明,即所谓的“淫祀”却仍然是占民间信仰的大多数,民族的冲突与融合至少到了明清时期还在继续,也促使神明的继续产生,只是后期产生的神明的传播范围就十分有限了。不过,原有庙宇神明的内容,后来或许也在发生变化,麻斜的罗大人或罗侯王,由于有罗郭佐征“猺”而光荣牺牲事迹,于是罗大人神明的身上,又加入了罗郭佐或是郭佐次子罗奇等罗姓英雄的事迹,并演变出内涵更加更加丰富罗侯王神明出来,从而产生与其他罗大人不同的形象。

 

          2013年11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