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十一)——藤水大庙中具有瑶族色彩的神明  

2013-11-22 19:50:18|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十一)——藤水大庙中具有瑶族色彩的神明

 

我时常在想,高州古代的瑶族是从哪里迁徙而来?几时迁来?现在哪些宗族姓氏是他们的后代?还遗留有怎么样的风俗习惯?我非常期望能够走遍家乡的山山水水,去寻找解决这些疑问的答案。

九年前,当我开着摩托车来到大坡镇格苍河桥路口的时候,当我见到那一座传说建于明朝,为纪念严戴郎、龙念三及吴念一三将平寇阵亡,功泽黎民社稷而建的藤水大庙时,我感觉从所纪念的神祗的名字来看这是古代瑶族的庙宇。我又想,古代瑶族是那样,翻山越岭,跋山涉水,从遥远的地方来到了这里。我无法想象,一个过去长期一直忙碌于迁徙的民族,面对崇山峻岭,要披荆斩棘,开拓山地,要付出多少的艰辛,面临怎样的危险,但又满怀着自由的寄托,但最终在自由与制度的激烈冲突当中,折戟沉沙,血泪横流。

每个人都有自由的祈盼,但一个集体、甚至一个集团呢?这些集体、集团始终要服从国家的意志。

 

高州瑶族已经不复存在,其后裔有多少?有谁?我在有关高州猺山地名、瑶族文化对高州文化的影响等文章有一些探讨。最近,由于获得了更多有关高州庙宇神祗的资料,我拓宽了高州古代瑶族的影响范围和宗族姓氏。

学者们已有许多研究论述,我将于下面大量引用,又感到难以取舍,多不精简,这里我只能是一个“盗猎者”。

现在,首先从藤水大庙的神祗名字说起。为何我凭着“严戴郎、龙念三及吴念一”这些神祗的名字,认定这些高州的神祗是来源于瑶族,这要从瑶族的法名、郎名等命名习俗来谈起。

据我所掌握的资料,法名在各地古代瑶族中都存在,但郎名则最初在桂、湘、粤、赣、闽这一边界线地域范围内的古代畲瑶中存在,高州古代瑶族也存在这样的命名系统,因此可以判定,高州瑶族来自于以上地区。而客家人族谱记载中明代以前祖先的名讳,也多有郎名存在。

陈伟平在《客家先祖的郎名和法号》记述到:

特别是在客家与畲族地区,这种郎名逐渐被赋予神圣的含义。在畲族地区,郎名所显示的行第体现了一个人在家族中所处的位置,是宗族亲疏关系的象征。如蓝氏规定代代用“大、小、千、百、万、念”作为辈分循环使用,在辈分后则是族人在同辈中的长幼排序,用数字表示,最后冠以郎字。这种名称必须通过一定的法事获得。所以,我们可以在梅州地区的客家族谱上看到,郎名常常被称为“法名”或“法号”。

有资料把“念”通“廿”,也是数字即二十。

肖文评所著的《白堠乡的故事——地域史脉络下的乡村社会构建》一书中叙述到客家人法名、郎名则是深受畲瑶风俗影响:

其次是取郎名的系统。客家地区的族谱中,在士大夫模式的族谱普及之前的口述族谱传统痕迹最明显的是,在明代及明代以前的早期世系,大量采用“郎名”或“法名”。……郎名为法名,需进行一定的法事仪式(或称祭仪)而取得,在人死后才使用。而取法名的命名习俗,是畲瑶族人的传统,即在男子十六岁举行“做醮”(又称“度身”、“入菉”)的祭祖仪式后取得。关于郎名、法名的文化历史意义,……族谱中所见之郎名,当是传统以来因祭祀祖先而流传下来的口传族谱部分,反映了士大夫儒家传统进入以前的原始面目。表现当时社会深受畲瑶风俗影响,或者说,当时社会受畲瑶族群所控制。在明代以前,这可能确为实情。

《家谱中“郎名”的由来》一文也持同样的观点:

但是,其他汉族族群并无此欲,“从广州方言区汉族族谱考察,极少见到其先祖有排郎名的记载,纵有,亦是从闽粤赣边客方言区迁去的,迁粤前有郎名,迁入珠江三角洲后则未见”。(注:参见李默《梅州客家人先祖“郎名”、“法名”探索》,载《客家研究辑刊》,1995年第1期 )说明这是客家人祖先命名的一种特殊习俗。很显然,这一习俗又是受畲瑶等民族命名习俗影响所致的。据民俗调查的资料,现在粤北的瑶民仍有此俗,在畲族一些姓氏中,祭祖时,不同姓氏的祠堂陈列的香炉有5只或6只之别,以显示各姓排行的不同。排行的目的在于序长幼,死后载人族谱。排行按同姓年龄的长幼,以村为单位,由族长或祠长排,每年排一次,一般在农历二月十五或八月十五祭祖后进行。男女都有排行,男称郎,女称娘。蓝姓以大、小、百、千、万、念6个字辈分,6代一循环。“瑶民在世时有一条通用的名字,死后便用在世时‘师爷’所起的名字并写在神主牌上。比如做过‘师爷’的(瑶民中有不少人会做‘师爷’),也‘度过身’的,便荣获‘郎名’,如叫什么赵明一郎、邓明一郎,什么二郎、三郎等等;凡没做过‘师爷’的,即没有‘度过身’的,便叫什么法珍、法林、法桥等等”。郎名、法名是畲族和瑶族命名的习俗,所以李默先生说:“客家人的先祖与畲族、瑶族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言而喻,这反映出民族间的文化交流或民族融合”。待到明初,汉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力量都再度显现出极大的优势,于是不仅客家人而且受他们同化的畲族等都改用了汉名,成了客家人。

吴永章谢开容 《客家文化与畲瑶文化关系研究》也有研究:

排行。畲族内部为了统一辈分,辨别是否本族或本姓人及血统亲疏,以祠堂为单位,每二十年排行一次。排行时,先将这一时期出生的男女的年、月、日、时登记,然后按辈分及出生前后分别进行排行。排行的目的在于序辈分长幼,死后载入族谱。男的排行称郎,女称娘。蓝姓以“大、小、百、千、万、念”六个字排辈分,但有雷姓无“念”、钟姓无“千”的说法,即只按五个字排行。在排行时,如本祠堂同辈的男子有九十人,则从一郎排至九十郎,如祖父为蓝大二十二郎,父则为蓝小某某郎,本人则为蓝百某某郎。

排行,需保守秘密。因此,畲人生前并不知道自己的行次。

从畲族的排行,人们不能不叹服其对区别辈分与长幼的严格与精确程度。

关于客家人的法名、郎名来自于畲瑶,学者间存在争议,以客家人来自于中原汉族的学者认为,客家人的法名、郎名文化是来自于汉族文化,畲瑶是学习了客家人的文化而形成,这个说法我不认同,现在主流的观点是客家人主要由畲瑶、汉族及少数俚僚融合而形成的,所谓中原正统是不正确的。

 

我们也来看看瑶族的命名文化传统,何红一在《美国瑶族文献与世界瑶族迁徙地之关系》记述到:

许多“度戒”用书,即瑶族宗教神职人员师公或道公在“度戒”仪式上传给“授戒”弟子的书,多记载“度戒”师父与“授戒”弟子之法名。“度戒”相当于成年礼,是瑶族男子人生首要大事。瑶族宗教习俗认为,男子只有“度戒”过关,才算男子汉,才会得到祖先神灵的庇护,死后才能进入家先( 祖先) 的名单,享受子孙的供奉。在一些瑶族支系中,宗教神职人员分师派与道派,分别被称为师公与道公,并有不同的法名称呼。其中师派“戒名”一般为:胜、显、应、法、院。道派则为:道、经、妙、玄、云等。这种特殊的命名方式也在美国瑶族文献中得到印证。

有关乳源过山瑶的“命名”一文也介绍到:

乳源过山瑶中的东边瑶,其族人的名字,一个人一生中有好几个名。即乳名——辈份名——学名——法名——郎名。乳名、辈份名是人生在世的时候叫的,学名是对外人或参加工作等时候用的,法名、郎名是人死后才用的。一般男子在十五岁之前便由父母单独或联合亲房举行“拜王”通过挂灯仪式为孩子讨取法名。每一个法名,人生在世时都有一个祖先神在保佑它,人死后归这个祖先神掌管。较富有的人家在为孩子取得法名的情况下,孩子结婚后又会在适当的年份联合亲房或村中以及村与村之间举行一个更大的仪式,以讨取郎名、娘名。这个仪式叫“打幡”,瑶族内部叫“度身”。通过这一仪式取得的名字,男的叫郎名、女的叫“娘名”。

《瑶族人怎样取名字》介绍了广东连南、连山排瑶、过山瑶的取法名的习惯:

(连南、连山)排瑶还有取法名的习惯。法名需经“挨担堂”,汉语译意为“打道箓”的信仰礼仪后才能取得,生前不使用,死后供族人祭祀时称呼。即是冥名,亦称阴名。法名的特殊成分是“法号”。所谓“法号”系由“法”字加上一或二个吉祥字组成,如法宝、法财等。法名的具体组成是:男性,已婚(经“打道箓”):姓+君+法号+排序+郎

……

过山瑶也有取法名的习俗。法名需经“挂灯”仪式,由“师公”授予。一般法名由三字排列,如赵才旺,经“挂灯”后取得法名“赵法胜”,“法”字表示该人经过了 “挂灯”仪式,“胜”为法名。取得法名若干年后,经更高一级的度戒仪式“加职”,可取“郎”的称号。要取得这一称号,需举行隆重仪式,其花费大,而且需经有名望、法术大,德行高的“师公”封号,才有资格“加职”封号为大师公不多,而且这种仪式要隔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举行一次,开销大,一般人很难取得“郎” 的称号。“郎”在祖先神灵中,处于最高地位。如赵才旺取得法名“赵法胜”,经“加职”,其法名为“赵胜二郎”。“赵”为姓,“胜”为法名,“二”表示在兄弟中排行第二,“郎”为称号。法名生前不用,死后才记入《家先书》。

《广西少数民族(瑶族)》一文介绍了广西瑶族的命名文化:

命名。瑶族名字除有和汉族一样的乳名、成人名外,还有特殊的法名。乳名多以排行或聪颖、敏捷的小动物而定,如老大、老五、小猫等。成人名是为人学和与外族交往而取的汉名。经过“渡戒”后,由师父赋予的名宇为法名。法名只能是师父叫,由师父写在黄表纸上,平时密藏作护身符,死后随体人葬。法名由辈份和灵名组成。灵名是按宗教班辈定的,意味着死后有资格记入祖先册,享受子孙祭祀。灵名还有“法”和“郎”的等级。女子随丈夫班辈资格以“者”和“娘”作标志,夭折、终身未嫁和离婚改嫁者,死后不得以灵名记人本氏族的诅先册。辈份名相当于汉族的排行字,表示宗族社会的尊卑。四、五代或六、七代一转,瑶族把这种轮流方式称为“耕田歇地,儿代一转”。

《取名字大全之瑶族怎样起名》则介绍了广西金秀盘瑶的名字习俗:

法名。(广西金秀)盘瑶名字习俗中较有特色的是其法名。盘瑶的法名不同于和尚的法名,它与佛教无关,而是与瑶族的原始宗教有关。盘瑶男子长到十五岁以后,可以请巫师“师公”来家作法,为之度戒,度戒后的男子就有了当师公元资格。度戒后的男子要取法名,法名的取法则视其度戒时所挂灯的数量而定。但法名一般只能在其人死后才使用。盘瑶亦有记录家族历代已支世成员的家谱,称为家先谱,家先谱中的人名就是以法名登录。

从以上有关资料,我们可以看出,瑶族才有法名、郎名的取名习俗。那么高州的庙宇中神明存在的郎名现象,我认为也是来源于瑶族。

 

那么,高州古代瑶族是从哪里迁来,几时迁来的呢?我们来看整个瑶族的迁徙历史。

玉时阶《明清时期瑶族向西南边疆及越南、老挝的迁徙》( 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介绍了瑶族的迁徙情况:

关于瑶族的迁徙方式,史籍上没有记载。从民族学调查资料来看,其迁徙基本上是一种有组织的活动。瑶族的村寨一般由一姓或数姓人组成。每个姓氏都有一个头人负责处理族内公共事务,每个村也有一至数个村寨头人负责处理村寨事务。村寨头人一般由村民推选有威望、办事公道、有经验的人担任,称社老、村老、寨老等。……瑶族的迁徙大多是由一个有经验的宗教头人或村老的带领下,分期分批、有组织地迁徙的。

……

二、迁徙路线及一般规律从流传于瑶族民间的《祖图》(《祖图》又称《家先单》,是盘瑶特有的民间文献,用汉字书写,主要记载本家族历代祖先的姓名、法号、生卒年月、安葬地头,在节日祭祖时拿来喃念,以示不忘祖宗)、信歌、族谱及口传历史来看,明清时期瑶族向西南边疆地区迁徙的路线主要有三条:

一是从湖南、福建向广东、广西、越南迁徙。据广西富川县富阳中屯村《陈姓流水归迹簿》载,其祖先原居湖南,宋代迁至广东南海,明代迁到广西梧州郡,明嘉靖年间迁到富川。[32]广西十万大山的瑶族族谱记载,其先民原居七贤峒,后到福建,大约在600年前到广东南雄府,再到肇庆府罗旁山,约在400年前进入广西博白县,沿玉林、贵港迁徙,约在200多年前进入十万大山,部分瑶族则由此跨越国境进入越南。广西田林县那拉瑶族亦说,明洪武年间,其先民因逃荒从南京“浮游过海”,到广东韶州府乐昌县,后又迁居江化,继而迁至湖南,进广西,最后定居田林,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

二是从湖南进入广西或广东,再到云南、老挝、越南。据广西都安下坳乡加文村瑶族老人罗老富说,其祖先是从湖南衡阳进入广西桂林,再到宜州、都安,至今已有20多代人了。据云南金平县勐坪上寨盘姓瑶族传说,其先民自湖南长沙经广西进入云南开化府罗里一带居住后,分为3支迁徙。他们这一支人到上寨已有10代人,经历了清代中后期、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3个不同时期。广西恭城盘、黄、李、邓、廖、翟、唐等七姓瑶族传说,其先民从南京、江西省太和县迁到湖南道州千家洞居住后,因被官军所逼,从湖南永明进入广西,于明武宗年间(1506—1521)到恭城。后来,居住在恭城的部分瑶族在清末又经平东、象州、柳州、来宾、迁江、田州、百色、云南等地进入越南。据笔者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瑶族赵金先林家看到其珍藏的祖图,其迁徙路线如下:中国广西道平乐府—昭平—庆远府天河县—永福县—泗城府—云南道临安府连水—临安府勐赖州—寮国南他道勐声府—暹罗爸光府城昌县—美国。现居住在美国波特兰市的瑶族赵富胜先生收藏的祖图记载,其家族的迁徙路线是湖南—广西恭城—湖南江华—广东行(顺)德—广西贺县—广西富川—云南开化府文山县—云南河口—云南临安府—寮国勐府—暹罗道城府梅增县—美国。

三是由湘南沿湘黔桂边界入桂、黔。沿这一条线路迁徙的瑶族多为分布在桂西北的布努瑶。据蒙朝吉先生考证,布努瑶先民大概是从苗族迁徙路线的东南边,沿着湘西南的雪峰山地区,向西南方向拐过去,经黔南的苗岭南麓到贵州都匀一带,后被当地土司驱赶,才向南迁徙,进入桂西北一带的大石山区。现居住在广西南丹大瑶寨的黎、陆、何、罗、王等姓瑶族,亦说他们的先民是从贵州迁来的。

赵砚球《从地名看勉瑶的迁徙路线》则记载了更早时期瑶族的迁徙情况,其中有迁徙到高州的记录:

李默先生在《广州府古代瑶族分布考》一文说:“隋唐之际广东见之史籍记载的瑶族居住的州府,有连、韶、高、雷、肇庆。” “南海县,在宋李昂英《文溪集》卷六载‘保昌慰陈知章,权广悴,捕南海平民为瑶贼凡三十人,狱将具’。从旁说明了南海有瑶。” 又《述异记》载:“今南海有盘古墓,亘三百余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之魂也。”“南海中盘古国,今人皆以盘为姓。”《南海县续志》卷六:南海县盘古庙,“捕属,在九江里东方闸边东岸社基围里。”李默先生还在文中指出,南海县地名有瑶头、瑶边、东瑶、西瑶。 在《广东瑶族史若干问题探索》一文中又指出“隋唐时广东大部分地区已有瑶族居住”。《电白县志》载“唐宋以前,壮瑶杂处,语多难辨。”《化州志》:“唐宋以前壮瑶杂处。”雷州:“陈养之,名文玉父母连殁于贞观二年、贞观五年,出就蔗辟,官本州刺史,旧有瑶僚与黎诸贼。”《广东通志》谓:“两广洞蛮多传为盘瓠之后。”湖南宜章龙村瑶族的《庞姓族谱》载:“庞仁德,妣赵氏,徙居南海,夫妇同葬南海羊城。……庞罗通,妣邓氏,徙居南雄始兴。”乳源《必背瑶寨》载;“原在南京上村十宝山头”,《源水部》载“景定元年十月一日接榜正为平。移下广东南海岸,广东海岸立屋苑。”

从以上瑶族民间文献和还愿歌谣的寒章苦词中,从地方志的零星记载里,我们看到了先祖足迹走过的地方。从江浙到广东南海,那三个多月漂海的苦难,那远离故土的乡愁,是那样难以释怀,千年历史时光和迁徙地名都凝结在曲曲歌谣中。“广东南海岸”这个实有地名,跟随迁徙的过山瑶,铭刻在了瑶人的记忆深处。那是勉瑶于隋唐年间从江浙大地度海求生的彼岸!是漂洋过海的第一站! 其迁徙路线是浙江会稽山—→闽南、广东南海岸—→韶州府,这是过山瑶举族生还与迁徙之路!

……

迁徙的流向和迁徙的路线如何?我们可从粤北、湘南过山瑶还盘王愿的《盘王大歌》里,郴州盘赵邓庞李等姓氏的族谱中,广西瑶学专家黄钰先生《评王券牒辑要》、广东民族研究所《广东瑶族历史资料汇编》中,以及迁徙到东南亚、欧美国家勉瑶收藏的《家先图》《迁移歌》《祖墓图》等民间文献里记载的地名,寻找到先辈迁徙的足迹,梳理出如下12条迁徙路线:

1、会稽山、南京七宝洞—→广东南海岸—→潮州一→雷州、化州、高州一→韶州府乐昌县、连州一→唐朝贞观二年(628年),被湖南郴州当局请来“驱寇、镇守郴州城池”后,留居郴州边地(郴县、资兴、汝城、桂东、宜章、临武、蓝山)耕居落业。(资兴团结〈过山根图〉)

……

9、南京十宝山—→南海上岸—→雷州、化州、高州、伏子连州、道州黄土塘—→宁远、黄塘宝寨、桂阳滴水山—→蓝山—→宁远九嶷山(《过山榜》)

李默还有多篇文章《粤北瑶族历史的一些资料》、《岭南瑶族来源的探索》、《隋唐广东瑶族分布考略》等认为南北朝、隋、唐时代,高州已经有瑶族分布。赵砚球此文从瑶族民间文献和还愿歌谣的寒章苦词中,获得更详细的迁徙路线资料,这与我之前在《诸神的诞生(之三)——盘古和伏羲》的一些猜测吻合。

 

《过山瑶“勉”的来源》也记载了瑶族乘船渡海迁徙到广东的情形,不过认为不是“乘船渡海”而是“渡水”:

根据现今乳源瑶族一些珍藏的手钞本资料均有乘船渡海、以及师爷书中有许多请神搬兵必请连州庙神之说,以及上述历史记载资料分析,瑶族先民乘船渡海,实际应是渡水出湖南武陵并沿沅江顺水而下进入广东西部、广西东部的西江流域一带,然后分路迁徙。大部分人在西江流域的贺县一带越岭而进入广东的连州、韶州、乳源、乐昌等地。另一部分人则继续乘船顺水而下进入西江并沿西江流向广东的肇庆、高要、怀集、广州等地,后逐渐向东北、西北方向迁徙。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一部分人逐渐跨越江西、福建等地。由于受到东海等大海的阻隔,这部分人后来又逐渐往回迁徙,由福建、江西进入广东龙门、始兴、英德、曲江、仁化、乐昌等地,同为“勉”语的一族,他们语言相通、生活习惯大同小异。随着瑶、苗等族人口的大量南迁,入住广东境内的瑶族也越来越多,隋末唐初广东西江流域、北部连阳诸县已有大量的瑶族先民居住。根据李默《广东瑶族史若干问题探索》一文引《电白县志·方言》、《化州志》,唐代朱余庆《送刘思复赴南海从军诗》,南朝梁任肪的《述异记》等资料考证,隋唐之际,广东境内之连州、韶州、肇庆、泷水、高州、化州及广州均已居住不少瑶人。

 

由于瑶族的迁徙习惯,高州瑶族的来源应该有很多的路线,东南西北都有,也向四方迁走。而始迁的年代,我的观点也认为,至少南北朝开始已经迁入高州等粤西地区。

由于高州客家人主要是明末清初迁来,那时的法名、郎名习俗已经没有存在,只是族谱记载的祖先有法名、郎名,已经与现实无关。而在高州客家人的聚居地区,庙宇中也基本无法名、郎名的神祗。因此可以判断,高州庙宇中的神祗存在的郎名、法名现象,基本为古代瑶族的文化遗留。

藤水大庙中有关明朝严戴郎、龙念三及吴念一三将平寇阵亡,功泽黎民社稷的传说,也基本反映了明朝高州瑶族动乱的历史状况,有部分瑶族接受了政府的招抚,即所谓的“听招”瑶、“良猺”(见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建立了瑶山,设立管理头人瑶目,并去征剿其他未服管束的“背招”瑶、“险恶”瑶,而有首领壮烈牺牲的事迹,政府和瑶人为了纪念他们,建立了这座庙宇。而这些神祗,传播范围也非常有限。

 

附:

高州有关疑似奉祀的神明是来源于古代瑶族的庙宇(据陈冬青《高州社会历史调查》):

大井镇:青山陂头村冼太庙,原名陂头义社:正殿三神灵,后壁板相从右到左依次为冯三官、郑四尚书、张三朝官、蔡四真人、蔡一尚书、罗大人、开天李社大帝、大塘万岁大王、冯嫩大人、蔡五舍人、张十二朝官、郑念五仙姑、冯远舍人、潘八舍人。左侧偏殿冼太夫人、左右侍女,右侧偏殿土地神。

青山坡嘴村冼太庙,原名旺侯社:罗大人(庙主)、郎君先生、张十二朝官、冯三官、张二官,后壁板相梁五官、蔡一尚书、郑念四尚书、郑念五仙姑、潘八舍人、许三舍人、冯嫩大人、冯远舍人、崩塘土主。偏殿左为凌夫人及侍女,右为关帝、周仓及关平,为新建后新置。

大井镇旧墟尾灵皇冼太庙:正殿正中周宣灵皇(王),左右上司国老(尚书国老)、二皇(王)、梁三国公、三皇(王),前面站立这千里眼、顺风耳、万丈脚、五雷神,偏殿左为观音、冼太、国母、国妹,右为华光大帝、潘八舍人、容念先锋。庙宇神明诞辰还有梁三国母、梁三国妹、陈十五官、容念六先锋、李天师、五雷神。

古丁镇:大塘村大堂古庙(仙师庙):黄幸三大仙师即黄老仙师七郎、黄仙师十三郎、幸仙师八郎,还有神农皇帝、盘古大仙、佛祖、观音、皇母、冼太夫人。过去村中社庙五谷庙,奉祀盘古神农,今迁来仙师庙。

深镇镇:造贤水口村造贤古庙:正殿玄帝、关帝、康帝及马元帅、赵元帅,左侧第一间文昌和魁星,第二间观音和冼太,右侧第一间黄十三郎仙师,第二间太白星君

曹江镇:帅堂墟大人庙(帅堂冼太庙):三座建筑,中间大人庙,左边关帝庙、右边冼太庙,中间供奉梁念二大帝、潘十七舍人、康王雷元帅,左次间供四位土主,左梢间供奉关圣帝及关平、周仓两位侍神;右次间新建冼太庙,供奉冼太夫人及左右侍女,右梢间观音

霍村霍村庙:从左到右依次为本境台院药师土主、本境雷府得道何念二国公、本境邦主潘什七舍人、本境通天盘古大王、昊天金阙玉皇上帝、本境樟木大王、本境佐国侯王罗大人、本境左部提督何念一大帝、本境鸡头吉堆土主

荷花镇:上俗村上俗庙:11 个木雕神像,12纸像从右到左依次为冯十一大相公、太平官、甘三法官、陈一将军、洪禄国王大帝、遥望大王、覃一将军、黄小九官、天圣四娘、陈十五官、冯嫩大人

荷花村讲堂庙:黄牛湾三位大神、旧圩武当二座大神、旗头先锋、唐天府、盘古大王、冯二相、罗大人、秀才六官、廖一尚书、陆三天官、陈十五官,左侧偏殿冼太夫人、陈罗氏夫人,右侧偏殿古二总兵(当地古氏祖先)

注:以上只是陈冬青馆长已经调查的高州极少部分庙宇的相关记录,只期盼能有更多的调查资料。“嫩”应是“念”或“廿”,有较大数字命名的神明的判断也应属于瑶族命名系统。从中可以判断,高州郑、冯、梁、何、黄、陈、容、廖、陆、覃、潘、蔡、张、甘、盘、唐等姓氏,都可能有瑶族的成分存在。

 

2013年11月22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9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