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3年11月24日 徐佩珩笔下抗战时的高州  

2013-11-24 10:47:35|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1月24日  徐佩珩笔下抗战时的高州

星期日,天气多云,温度18℃~25℃。9时00分

 

首先要说一句,我非常佩服徐佩珩这样一个传奇女性,虽然她很平凡,但她所记录的历史,让我感到她并不平凡。

徐佩珩一行从战时省府无线电总台所在地曲江出发到高州(茂名县),我统计了一下,日程和行程如下:曲江—(第三天)清远—(第四天)四会—(第五天)肇庆—(第六天)肇庆—(第七天)罗定—(第八天)信宜怀乡—(第九天)信宜镇隆—(第十天)高州城。除开曲江到清远为水路之外,基本是靠步行(可以坐轿子、兜子),战时省府北迁粤北,当时广东省主政是吴川李汉魂,所以有许多下四府的人在省府工作,梁基毅的回忆录中也记载了这段历史情形,下四府的人去省府,应该都走这条路,广州给日本兵占了嘛。

徐佩珩记录到她到达高州城时,“尚保持原有的城垣,有东、西、南、北四个门,城墙很厚,当局将城墙辟为公园,在上面栽了花木,建了几个小亭,名为环城公园。在公园里居高临下,俯瞰城里城外的景致,真是别开生面。可惜我们到后不久,这城墙便被拆毁了,另在城边建了一个潘州公园。”但据史料记载,潘州公园于1929年蒋光鼐、陈维远、黄詠台所建,黎庆文《潘州公园呈新姿》一文,说“这是潘州公园的雏形”,我猜测,可能是规模不大,后来徐佩珩见到时,大概已经有些荒废,才有城墙拆毁后,“在城边建了一个潘州公园”的记录。

徐佩珩一行所住的高州城瑞升楼。据朱伟祥《高城瑞升酒楼旧事》记载:民国前期,高州城饮食业以摊档居多,较具规模的酒家有醉德楼、怡安楼、群乐楼、广荣升、瑞升楼,到了抗战期间,高州城外来人口倍增,饮食业应运而起,高城的茶楼酒馆骤增至38家,瑞升楼经营最好,业主陈瑞元经营有方是其制胜法宝。陈瑞元原是名厨师,会做南北满汉席。清末年间,在高城开设瑞珍号小食铺,得心应手,积累渐丰。1920年,他购进位于中山上街一座四层楼当铺,改号瑞升楼,地址即今高州市体育馆。将三、四层楼开设旅业,有床位40个;一、二层楼开设饮食,有茶座200位。解放后,瑞升楼陈老板带头响应共产党的号召,参加公私合营,陈氏和店员过渡到国营饮食公司继续营业,生意亦一度红火。1960年因政府兴建溜冰场,瑞升楼遂被拆除。

徐佩珩记录了当时高州缅笳雕刻已经十分闻名,也深受大众喜爱。除了缅茄雕刻之外,高州还有一样令人难以令她忘怀的是鸡油饭,现在当街叫卖鸡油饭已经没有,不过在高州众多的盐焗鸡、葱油鸡饭店,还是可以尝到。

徐佩珩记录的广潭“太史第”最令我印象深刻,“入村不久,即遇上一堵围墙,我们沿着墙边行走,只听见里边的狗汪汪作吠,大概里面的狗听见我们的脚步声响吧。里边到底是什么建筑呢?围墙很高,我们什么都看不到。走了十多分钟,我们看到了一座大门楼,楼檐下挂着一块木匾,上书‘太史第’三个金闪闪的大字,黑漆的大门上,镶有黄铜虎头圆门环,门两边立着石柱,包台上摆着几个写有‘肃静回避’字样的高脚牌,包台前有一对石狮子,大门右侧有一个轿房,那釉着彩色的轿仍摆在里面,门左侧也有一个耳房,大概这是门官住的地方。我们站在门前观赏了一番,这时门里的狗吠声越来越大,我们恐防惊动主人,只得走了。大约又走了十五分钟,才走到围墙的尽头。”约三十分钟才走完那段围墙,按常人的步行速度,大概是1.5公里至2公里,哇,那太让人吃惊了,不过,从后面进去参观的记录可以看到,花园果园也都围在了里面。陈冬青馆长有一篇文章《曾经的辉煌——太史第遗址》记载:“按有关资料记载,‘整座建筑选料上乘,雕梁画栋,石质栏杆,花砖铺地,富丽堂皇。周围设大回廊,四角设置护卫楼。总面积约7000平方米,后扩展为1万平方米’。遗憾的是随着时代变迁太史第已逐渐颓毁破败,尤其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被团结农场广潭队使用以来,由于生产生活的需要,建筑被大肆拆除改建,文物部门调查发现之时已是仅余二、三进和第四进之部分,以及西侧的几间附屋,前院的半截围墙和一口水井。”杨颐,曾任兵部左侍郎、工部左侍郎,曾为慈禧太后主持修建东陵,按清代官制属从二品,大概为今日的副部长级别,是有清一代高州籍官阶最高的一人。(见陈冬青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028a720101emiz.html

杨氏家族还有一座“侨南别业”,是西式建筑,规模小些。

徐佩珩也记录了与杨颐后人交往的情况,她觉得杨氏家族人丁并不兴旺,这么大的屋子只住几个人,冷冷清清,她认为大概是他们家族的人大都居住在外地了。

徐佩珩记录她去顿梭圩的情况:“顿梭是一个大圩镇,离广潭乡颇远。我们沿着行署通往高州城的小公路走,沿路没有树木,我们没有拿伞,也没有戴帽,太阳照下来,觉得非常热,幸好沿途有卖茶的寮子,走得累了、渴了,我们便进去歇息一下。走走停停,抵顿梭时已是上午九时左右了,这时,圩场已散,赶集的热闹情景已没有了,只剩下原有的店铺尚在张罗生意。”我很感兴趣的是“茶寮”,电影中看到的民国时期道路上的“茶寮”,真实中确实是存在的。

当时张炎在南路的情况,徐佩珩这样记录到:“茂名属广东省第七行政区,当时七区专员是张炎,他的太太叫郑坤廉,夫妇都很爱国,对青年男女都十分爱护。他设立了一个兵工厂制造土兵器,建立青年团,组织当地男女青年进行军事训练,并每人发了一枝土制曲尺(短枪)。筱磋有一位姨表哥在青年团里工作,行署搬来不久,党部对张炎的做法有意见,张炎被调职,青年团也解散了,所有土枪一律上缴。”

回忆录记述到的岑汝仰,一查资料原来他是们我中小学一篇课文里的作者岑桑。百度介绍:岑汝仰,1926年12月生于广东省顺德市;1949年毕业于中山大学;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广东作家协会;1958年调到广州文化出版社任编辑部主任;1984年出任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同年当选为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87年被评为编审。1990年退休后出任广东人民出版社岭南文库执行副主编。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改任广东人民出版社岭南文库执行主编。

看过徐佩珩有关高州时期的回忆录,我总不免有些感叹,只是“物不是人也非”,很多东西只能从文字上寻找,现实中一片空白,历史只能是过去的,没有了保护、保存。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