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九)——陈三官  

2013-11-07 22:15:20|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九)——陈三官

 

陈三官,在我以往的文章已经有过不少探讨,本文除了综合以往的探讨,再进一步丰富和补充资料和讨论。

 

秦征岭南之时,岭南百越民族基本没有姓氏,而到赵佗治理南越,宰相吕嘉身为土著已是汉姓,说明随着中原文化的传播,岭南百越民族开始逐渐采用汉姓,除了极少部分百越特有的姓氏,如冼、麦、区、伦、招、扶、植、揭、禤、玉、闭、嚣、磨、农、陀、宾、香等,其余大部分姓氏都是源自于汉族姓氏。

到南北朝、隋时代,桂东和粤西的俚僚的陈姓已是本民族的著姓,泷州、苍梧、合浦、高凉、雷州等地区的陈姓土酋都是独霸一方,宗族势力庞大,在地方有着非常大的话语权。这些陈姓的土酋,为了亲近中央政权,一部分塑造了祖先来自中原汉族的传说,而中央政权也非常乐意地方土酋经过汉族祖先的塑造获得的正统性,来加强他们的向心力。

俚僚的“陈”姓,似乎最初与“岑”相通。

在茂名市茂港区羊角镇凰渐村有一座岑罗庙,奉祀岑三官、罗大人,我相信岑罗庙的岑三官就是其邻近茂南区新坡镇莲塘村的三官庙中的陈三官,可以说明,在俚僚姓氏汉化的过程中,“陈”与“岑”是通用的,后来才逐渐分化。

如今粤西陈姓是大姓,分布很广,来源也很复杂;岑姓也是粤西的人口较多的姓氏,1988年茂名各县岑姓人口有8163人(《茂名市志》1997年版),我认为粤西岑姓除了部分是来自桂西的狼兵之外,部分是来自于原来的俚僚底层。还有部分茂港区坡心镇的岑姓是闽语居民,相信是俚僚融入到闽语居民当中。

有一篇《关于壮族姓氏的来源》文章介绍说:

在壮语里,将姓称作“栏”,即房屋的意思。表明壮族“姓”的本义是指生活在同一间大房屋里同一血缘人群的共同称号。

……

关于壮族姓氏的来源,有以下几种:①集会赐姓。据壮族民间传说,其先民原来没有姓氏,各部落首领在一个叫江岩的地方集会,商定姓氏。因主持人势力强大,被推为首领,以“黄”(皇帝)为姓。其余养黄牛的,就以“莫”(黄牛)为姓;会猎鸟的以“陆”(鸟)为姓。大家都因有了姓而高兴。但当时为大家杀牛做饭之人,却因未得姓而发怒,以刀拍击砧板愤愤不平。主持人见状,灵机一动,就以“岑”(砧板)给他为姓。

另外有相似内容的《壮族的姓氏来源》的文章,也持这样说法:

历史上壮族没有统一的文字。姓氏是用汉字来记录的,也给人壮族的姓氏和汉族一样的印象,其实,只是音译而已。有不少壮族人的姓氏和汉族用的汉字一样,但意思完全不同,如“韦”,是壮族的大姓,其意思是“水牛”;“岑”则是“砧板”,而“农(侬)”,则是“森林”之义。

据清朝陈廷炜著《姓氏考略》记载:“岑,望出南阳,又,两越娌人多岑氏”。说明了俚僚土著有岑姓的问题。

至于岭南古越“岑”字的含义,有杨璧菀《怀集诗洞标话的地名用字》一文认为在怀集诗洞“沉、琴、岑”这类地名字表示“池塘”的意思(小宝注:标话是壮语的次生方言,主要分布在广东怀集、封开等地)。粤西本地则多用“覃、潭、谭、沉、氹、顿、榃”等字表示“池塘”的意义,“岑”与“覃”,是古越语中的借用了不同的汉字而已,却并非是广西壮语“砧板”之义。

《广东姓氏概况》中介绍岑姓说:

岑姓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粤语区姓氏。岑姓在江门恩平市人数很多,在万人以上,在该市姓氏排名第三位。主要集中在江州镇,几乎全镇一个姓氏。恩平相邻的阳江市阳东县也有数千人分布。粤西的茂名市各县岑姓人数也近万。湛江市廉江和肇庆、云浮两市也有数千岑姓分布。广西地区岑姓众多,连着粤西一带,是岑姓在全国的主要聚居区域。虽然大部分岑姓族谱都说是源自中原,但我们不难看出两广岑姓的壮族底层。

 

隋书、唐书等史书“冼夫人传”中并无陈三官的记载,不过本地民间口头文献及一些冼庙当中,都有陈三官的存在。他是否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呢?显然我也无法根据现有的资料给出确定的答案,但我们沿着粤西“亦神亦祖”的祭祀现象的观察路线,结合民间文献、地方志等,希望能够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陈壮伟《话说羊角》一文记载:

据清道光《电白县志》卷二十载:“……有一巨将姓陈,三桥人,毅勇刚直,屡著奇功,今霞洞夫人庙,犹塑其像,乡人称为陈三官”。陈三官墓在潭桥三甲岭之巅,清光绪廿四年在陈子祯的倡导下,进行修缮,有碑可考。

而阳春学者钟万全也在《陈太邱祠的“尊师重教”文化》叙述到《高州府志》有陈三官的记载:

与冯宝、冼夫人的家族后代缔结婚姻的陈姓宗亲,先后有三支:最早的一支,是宋元嘉九年以后担任龙骧将军、高兴太守陈檀,其后代到陈朝时,陈擬任高州刺史驻于阳江城,其弟“陈三官”(陈抒)为冼冯军政的“主簿”(办公室主任)。《高州府志》称:“为冼夫人佐成武功的有张、陈、甘、盘、廖、祝”,而称有“巨将陈三官”,可见其功劳很大。第二支是长社县人陈霸先,任西江督护、振远将军、都督高州七郡军事,是冯宝、冼夫人的上司。泷州、新州、石州刺史陈法念和罗州刺史陈佛智,是冼冯两姓的亲家。

英子《高河村风景点建设项目》一文不能也有阳春陈三官神明的记述:

高流河迴龙寺冼夫人纪念馆位于春城街道之北的风景区,是扩建冯宝太守、冼太夫人殿的最佳地方。殿正中塑冯宝太守、冼太夫人标准像,应按冯氏在陕西昭陵的冯盎石像乾陵的冯智戴石像,广州越秀公园镇海楼博物馆的冼夫人的画像为模特精心塑制,同塑阳春郡太守冯仆、漠阳太守高州总管冯盎、春州高州刺史冯智戴像。侍立像有文官长史张融、主簿陈三官(陈抒),武官甘、盘、廖、祝四位将军,甘、盘两将军是阳春郡甘泉县、流南县的首领,廖、祝两将军是冯家从北方辽西郡带来的部曲后代。

英子另《阳春孔孟文化的源头》对陈三官还有进一步的记述:

梁朝冯融在阳春罗城办的学校,最多可以教一个班五十个学生。大同元年迁移到西巩县凤凰堡的官朗(今阳春潭水镇境)。大同六年迁移到新的高凉郡“古城”附近的“罗城村”(今阳春市岗美镇轮源村委会)。陈永定元年,学校迁到新建成的阳春郡城(在今阳春轴承厂)。阳春郡城和下级县城都设立“学院”,学生不过三、五十人。现在,阳春市陂面镇上河村留存的流南县城遗址“大县田”和“学院田”的方形土夯残墙,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文化文物。在阳春郡城学院讲学的,有冼、冯部队的长史(参谋长)张融和主簿(办公室主任)陈抒,冼夫人和阳春郡太守冯仆都是“学生”。张融的文化传统来源于孔子的学生“子张”,在《论语》中有“子张问仁”;到汉朝有开国功臣留侯张良。陈抒是高州刺史陈擬的三弟,人们称他为“陈三官”。陈氏文化来源于孔子的学生陈趁;至东汉有儒学大师“太邱县令”陈寔,至今阳春、广州都尊奉“陈太邱祠”。

《中国巾帼第一人——在阳春四十年的冼夫人》也记述:

冼夫人在阳春郡城北9公里的茶河与高流河之间平坦之地,建筑六平方公里厚达40公厘夯土层的阳春郡兵马校场地。每年冬闲,集中俚人壮丁练武,整编队伍,因此后人又称为“古丁坡”。校场地常年有阳春郡常备兵驻扎,现在仍为冼姓村庄。阳春郡兵被训练成一支装备精良英勇顽强的劲旅,成为西江以南六州部队的中坚。六州主帅是高凉大首领冼夫人,长史(参谋长)张融是北方南来的儒士,中军主簿陈三官(陈抒)是电白人,四名大将甘、盘、廖、祝是各地峒主首领。国家有重大动乱,六州首领都听从冼夫人的号令,安定岭南地方,保持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

长史张融在隋书、新旧唐书的冼夫人传中有记载。有关甘、盘、廖、祝各先锋,我已有专文论述,认为他们源于瑶族,而并非是冼夫人时代的将军。

地方志对陈三官有记载,我们所见到的地方志年代都较近;而民间文献资料陈三官(陈抒)的记载都近于小说家言,不知原始记载出于何处。例如“陈擬”,《陈书》“列传第九”有陈拟(我查到的网络《陈书》都是“陈拟”,拟是擬的简体字)传记,却是陈高祖陈霸先的“疏属”(较疏的亲属),与高祖南征过交趾,曾任过罗州刺史,并非粤西土著。但我们可以从以上资料看出,地方志作者、文化学者之所以肯定陈三官的存在,基本是基于一些冼庙当中所存在的陈大人、陈三官,例如一些最主要的冼庙——高州冼太庙、电城山兜娘娘庙,学者多称其名为陈善,不知源于何处。另外,我们在所谓的陈三官的家乡现茂港区羊角镇三桥陈姓族人中,也确实存在有关的传说和庙宇,在莲塘村有三官庙,庙主陈三官,凰渐村岑罗庙,庙主岑三官。这在粤西“亦神亦祖”的信仰风俗当中,也可以确认陈大人、陈三官所具有的土著渊源。

有关陈三官,最详细的是其家乡羊角三桥陈氏宗族陈景发撰写有《冼太夫人身边的大将军——陈三官 》,全文照录于下:

陈三官电白县羊角三桥人,小时候乡人称他“陈三官”,入朝做官返乡后,乡人改称他为陈大官。他从小勤奋学习练武,智勇双全。入朝后为官清廉,毅勇刚直,屡著奇功。所到之处,上司爱戴,万民拥护。由于其功勋显赫,得到冼太夫人的赏识,成为冼太夫人身边的大将军中的一名巨将。据《重修电白县志》记载:“……长史张融不知何县人,相传有甘、盘、廖、祝四将,甚为忠勇、佐成武功、今庙中塑四将军像者是也;又有一巨将姓陈,三桥人,毅勇刚直,屡著奇功,今霞洞冼夫人庙,犹塑其像,乡人称为陈三官”。

陈三官家有一位大姐,另有两个男女佣人,养了一对猎狗,他从小就爱好游山打猎,一次他从朝廷请假回乡或是告老回乡。返乡后他天天带着那两只心爱的猎狗上山打猎。有一天他上了大山后,发现一头野鹿,立即带着猎狗,紧追不放,从这山追到那山,从小山追到大山,不停的追逐,穿梭在高山峻岭密林之中。他追逐的野鹿,走到了石壁林立、悬崖峭壁,走投无路的刹那间,野鹿转了回头,他即举枪射击,击中了野鹿,两只猎狗立即把野鹿从山沟拖了出来。就在这时,他感到身子仿佛头晕眼花,腹内痉痛而跃倒在深山野林之中,那两只猎狗见状,即会意,一只看守主人,另一只跑回家去急报。猎狗回到家后,在陈姑娘的面前跪跪拜拜,汪汪直叫。陈姑娘当时是在织麻,不理会狗的叫喊,那狗见主人不理会它,就用脚把陈姑娘的麻筐掀倒,然后用嘴咬住陈姑娘的衣裙往外拉。这时陈姑娘一下猛醒,才意识到,为什么弟弟不回来,两只狗只有一只回来,往日很晚才回来,今天这只狗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喊叫?陈姑娘和两个男女佣人,立即跟着狗来到三甲岭的深山野林中。果然不出陈姑娘所料,弟弟出事了,急病死在高山上,蚂蚁已含泥把他尸体埋了一半。陈姑娘见到此情此景,哭得死去活来,哭得天昏地暗,电闪雷鸣,大大雨滂沱,她连续在那里哭了七天七夜,由于啼哭过度,滴水不饮,粒米不进而倒下死去。两个男女佣人,也哭得不知天地,两只猎狗也在地下打滚汪汪惨叫。狗和佣人见主人已死,也跟着死去,并且分别躺在主人脚下两边,永远守护着主人。

姐弟和两个男女佣人、两只猎狗死后,陈族后代们,把陈三官、陈姑娘、两个佣人、两只猎狗葬在三桥村后约一华里的三甲岭的东部(距今羊角圩约五华里)墓地坐西北向东南,修建了坟墓。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陈氏后代又把它修成灰坟。墓碑高50公分,宽30公分。碑文:

    沐恩社民信监陈子祯诚心敬修

    敕显应夫人    姑娘

        陈    同墓

    有感得道      大官

    大清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吉日三桥陈族敬立

虽然天长地久,千百年历史长河的风风雨雨、天崩地陷,族人把五佛庙迁到八甲于中心重建(八甲圩离陈三官坟墓约一华里,离陈三官庙约0.4华里)但陈三官的庙,就没有再建了,而把陈三官和五佛从菩萨敬在五佛庙内,为民消灾解难施恩。后来三桥村子孙为了方便敬奉,便在三桥村边建了姐弟庙。当时不敢写陈三官庙,主要是陈三官是冼夫人一名巨将,由于历史的演变,冼夫人墓受株连被毁,所以不写上陈三官庙而写姐弟庙。主庙内奉敬着姐弟的神像,两个佣人为马夫的装束塑像,两只猎狗变为白马塑像。后来在三甲岭下的八甲垌中,特别是天黑地暗、刮风下雨天,乡人们经常见到两匹白马在垌中吃草,定睛近看,两匹白马不见了,远看白马直跑三甲岭上去,随即消失深山野林之中。所以人们传说这两匹白马就是那两只猎狗的化身显灵。潭段陈族也树了姐弟、佣人、白马的塑像在潭段庙内。茂名莲塘村西建的陈三官庙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各个庙内逢年过节、初一十五,到庙敬奉的子孙后代及四乡八里来拜神的人络绎不绝,庙内香烟缭绕,祈求为子孙后代降福消灾,保佑平安,人兴财旺,五谷丰登……

姐弟死后七七四十九天,在三甲岭顶西部冒出了两株像凉伞的奇树,后代和乡人们称为“姐弟”树。这两株奇树长了二三百年之后,成了参天大树,细看其中一株的主干矮一些小一些,象征着姐姐。另一株主干高一些粗一些,象征弟弟。大的一株长了几百年之后即枯萎消失。另一株长了1000多年直至公元1941年秋,在一次特大狂风暴雨过后枯萎了。当时正是抗日战争,乡人很穷,但没有人敢去砍这株神树。只有塘隙标兵孤独佬花名片烟高砍了一些树枝去卖,取钱买鸦片烟。但树的主干他也不敢砍。这2000多年的参天大树,长在“三甲”岭顶上,但其树影却映在“八甲”河中。这两株像凉伞的神树,人们说是姐弟凉伞的化身,它经受了千百年的历史长河风风雨雨的沐浴,已修练成仙,为民敬仰、为民造福。乡人们在树头周围磨理得平平整整的,供人们休息。所以游人及后代经常在大树荫底下歇脚乘凉,谈风说笑,欢歌载舞,直到夕阳西下,才愉快而归。

电白三桥、八甲、潭段、茂南区莲塘,陈族子孙后代,千百年来都是以陈三官的伟大形象教育鼓舞勉励子孙后代,使之树立坚强的意志,做官要为民办事,为官清廉,为人民服务,去改造社会,改造世界。希望子孙后代过着自由幸福,安居乐业,太平盛世的美好生活。

三桥陈姓部分陈姓居民已持闽语,大概是土著融入。

这篇民间传说,部分内容经过今人加工,诸如入朝为官、蚂蚁担坟、猎狗报信等,我们也在高州北部的葛三先锋传说中看到类似的内容,这为祖先的神明化起着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是为了正统化,入朝为官,避免政府戴上“淫祀”的帽子;蚂蚁含泥,也是天葬的意思,显然有上天的旨意;至于猎狗、白马也演变为神,同葬同祀,也非常具有南方渔、猎土著的色彩,中原汉族的风俗传统动物是被杀死来陪葬的,与人没有同等的地位。这篇传说也能说明茂名地区霞洞冼夫人庙、姐弟庙、潭段庙、三官庙中的陈三官神明与三桥陈氏家族存在的渊源关系,祭祀传统的存在,相信并非一时的意气,即使祖先神被认为可以创造,但是能够进入到政府祀典当中的冼夫人庙、娘娘庙里,那就无法凭空创造以获得。所以我相信,陈三官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关于粤西唐朝的陈姓土酋,还见于陈冬青《唐天宝六年买地券》一文记载:

(陶制买地券)1985年在吴川县浅水区双塘仪村出土,被我馆发现征集。

买地券是中国古代葬于墓中并说明死者对墓地购买和占有权的一种明器,多用石刻,或作成砖形,此器却是由一件完整的陶罐身上纵向切割约四分之一,再在表面阴刻文字,入窑烧成,保留有罐器口沿及底足,纵29、横16厘米。文字竖排,布满罐片,计有251字,记述唐天宝六年(747年),南巴县令陈聪慜及其妻向氏合葬墓买地情况。

文中记载,陈聪慜为“南巴郡南巴县曲祥乡进墨里大首领,前南巴县令”,据查,南巴郡南巴县为唐武德年间置,后并入茂名县(今高州),该券的出土为研究当地历史、民族演变、葬俗等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

在茂名市茂南区有不少的“朝官庙”,多坐落在陈姓村落,也有着明显的俚僚色彩。

有关本地陈三官神明崇拜中,还伴随存在有陈七官等神明崇拜,如新坡莲塘三官庙、镇盛乌石冼太庙,有吴川的学者认为陈七官是陈龙树,但陈龙树却是泷州(今罗定)的豪酋,所以我持否定看法。由于在三官庙中与陈三官同祀,相信两者有着同样的渊源。

 

                         2013年11月7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89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