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明末清初茂名县的韦翅鸣之乱  

2013-12-07 09:58:27|  分类: 狼兵家族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末清初茂名县的韦翅鸣之乱

 

有关高州韦姓狼兵,我在十年前已经有比较深入的探讨。之后,由于缺乏历史文献以及田野调查资料,已少有研究。最近,由于研究越南南部开拓者的华侨领袖杨彦迪,我寻找明末清初发生在粤西地区动乱的史料,主要有钱海岳《南明史》、陈舜系《离乱见闻录》、《信宜县志》等,见到一些韦翅鸣(韦飞狗)的记载,故于此做一些新的探讨。

据《茂名大事记》记载:“顺治二年至八年(1645~1651)信宜、茂名等地连续发生邓花、韦翅鸣、古道元、高翔、张九龙、郭勇、陈选等多批农民暴动,1649年,3次攻克信宜县城,陈兵茂名县城郊。”

有关韦翅鸣的暴动的性质,我早前已经否定其为农民暴动,这主要是缘于韦翅鸣的身份,他是茂名北部的狼总或狼目。这在清嘉庆、道光、光绪的《茂名县志》、《高州府志》中的记载中是明确确认的。

清嘉庆24年秦沅、王勋臣《茂名县志》卷之十八“事纪”记载:

(顺治二年)秋九月, 狼贼韦翅鸣犯府城署,知府事方象乾、参将孙维翰破走之。翅鸣双花狼贼也,率众千余逼犯东城,乾与翰等率兵拒之。会贼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擒,遂连夜奔窜,乾等乘势追击,斩获以千计。翅鸣西遁至十一月擒获,解至府诛之。

清光绪十四年郑业崇《茂名县志》卷八“经政·兵事”的原文为:

(乙酉顺治)二年秋九月,狼贼韦翅鸣犯府城署,知府方象乾、参将孙维翰破走之。翅鸣双花狼贼也,率众千余逼犯东城,象乾与维翰率兵拒之。会贼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擒,遂连夜奔窜,象乾等乘势追击,斩获以千计。翅鸣西遁,十一月擒获,解府诛之。《乱离见闻录》:是时各乡练总捉贼甚严,茂名蓝溪之张百袋、吴川芷寮之陈长脚二俱授首,惟信宜狼总韦飞狗因朱姓占其狼田,告于方海防,愤方枉法,率党数千犯府城,屯扎于枕头岭。

道光7年黄安涛《高州府志》、清光緒16年杨霁《高州府志》中的“纪述”与《茂名县志》记载雷同,不录于此。

能见到最早记录韦翅鸣之乱的文献是吴川人陈舜系的《离乱见闻录》。我所见到的出版的《离乱见闻录》,是陈舜系撰,其子陈景濂(举人)编辑加按语,吴宣崇(晚清举人)作补证。陈舜系(1618-1819?资料有误),广东吴川吴阳城里人,他目睹明清嬗递期间岭南地区的动乱,曾一度胁迫充当李定国农民军的医生,根据亲身经历,着重写下高雷地区动乱的情景。正式出版《离乱见闻录》一书“卷中”记载:

乙酉顺治二年(1645)福王即位于南京,改元宏[弘]光。史可法拜相,马士英秉政。王沈[沉]溺声色,勤王之师日,至[置]若罔闻。时高州各乡练总捉贼甚严,茂名蓝溪之张百袋、吴川芷寮之陈长脚,二俱授首。惟信宜狼总韦飞狗,因朱姓占其狼田,告于方海防,愤方枉法,率党数千犯府城,屯箚[扎]于枕头岭。

[补证]按高州志,二年九月,狼贼韦翅鸣犯府城。翅鸣,双花狼贼也,率众千余偪[逼]犯东城,署知府事方象乾与参将孙维翰率兵拒之。会贼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捦[擒],遂连夜奔窜。乾等乘势追击,斩获以千计。翅鸣西遁,十一月捦[擒]获,解府诛之。

《茂名县志》、《高州府志》、《离乱见闻录》等历史文献皆记韦翅鸣是“信宜狼贼”、“信宜狼总”,但是“双花”一地位于今日高州市北部平山镇大仁庙附近,明末清初是属于茂名县的。我以前猜测,是因为茂名县的狼兵管辖了信宜东南片和茂名县北部地区,故有“信宜狼贼”、“信宜狼总”的记录。但是,翻看光绪十七年《信宜县志》的记载,却是有异:

国朝,乙酉顺治二年,茂名双花狼目韦翅鸣作乱,县境近茂名者咸被残掠。

显然,信宜县是不认韦翅鸣是“信宜狼贼”、“信宜狼总”的。因此,我重新猜测这个原因,主要应该是茂名县人不肯认韦翅鸣是茂名人,因为以韦翅鸣为首的狼兵、狼民暴乱,其狼兵、狼民应是来源于当时的信宜东南片(今高州市深镇、古丁、马贵,信宜大成等,明末应该是属于西宁县的飞地,明朝万历五年划给西宁县,清朝乾隆二十二年划归信宜县,由于是飞地,西宁县根本管不了,习惯认为这里就是信宜地)和茂名县北部地区(今高州市平山、大坡、东岸、长坡等地),所以有的推就推,赖在“信宜”地去了。

高州黄塘《韦氏族谱》也有关于韦翅鸣的记载,说明了韦翅鸣帅兵作反的原因:

 韦容公第三子韦廉之后孙名韦翅鸣,字飞九,有文武全材,十五岁遂进郡庠生。因富豪占产,厚贿影(县)令,并未祥革,郡生犄去衣杖青,遂逼屯反叛,即回西粤,师帅府士兵作乱,将富豪全家刹(杀)害,复统兵攻高郡,劫库搞(犒)军,竟遭扲(擒)捉。遂抄三族,量以后各房子孙向外逃散此甚多,改名异姓流浪不少,宗支错乱祖坟有为觅不着等,飞九作乱坟也延玉(?)。

明成化二年从广西归德州等来茂名县的狼兵,兵员800多人,连带家属,猜测可超3000人。发展到明末,猜测应不会低于5000人。韦翅鸣暴动,府县志记载“率众千余”、陈舜系记载“率党数千”,竟因“会贼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擒,遂连夜奔窜”,可以想象,韦翅鸣率领的狼兵、狼民,也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我查看高州黄塘《韦氏族谱》,因为韦翅鸣暴乱逃散的记载比例并不高,应该相当大部分的韦姓子弟都没有参与这次动乱,或者因为时局,政府并没有处理参与这次暴乱的大多数人。

韦翅鸣所率领的暴乱,有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明末清初社会秩序的混乱,南明、清的势力在茂名县地区的反复争夺,而地方势力也在思想上有矛盾、挣扎,趁机捞一把的人也大有人在。于是有了所谓“朱姓占其狼田”,导致狼总韦翅鸣帅兵作反,最终死在苟延残喘的南明地方政权手上。

 

光绪十七年《信宜县志》“六  杂录”还记载了当时发生的一件信宜县代兄从军死于韦翅鸣军的事情,现辑录于下,可作为韦翅鸣之乱历史事件的侧面观察:

林翰猷,生有至性,与兄翰鼎力田自食。顺治间,狼贼韦翅鸣犯府城,翰鼎当从军。翰猷乞以身代,曰:“兄为冢子,娶,未嗣。可使父母无后乎?弟无内顾忧,家国两便,可往也。”遂荷戈行。与贼力战,贼欲遁。无何,贼援至,翰猷被重伤,舁归,见兄,一恸而绝。

信宜教谕番禺苏鸿有诗纪事:

君不见木兰从军女代父,娥眉挂铁随部伍!又不见武襄拯溺弟代兄,裸身入水惊蛟鲸。古人行事动天地,皆由热血一片相结成。林公孝友根至性,少年任侠气方盛。无妻自愿学王福,有兄何妨从聂政?公生明季板荡时,羽书日下黄符驰。兄当有名应招募,若敖深忧鬼馁7而。公对兄言请身代,战死沙场弟不悔。兄去定知嫂不安,弟死将来侄还在。邻里观者咸叹息,白衣饯送天无色。兄嗟予季尚慎旃,弟劝加餐兄努力!壮士一去何时还?理无生入玉门关。那知残喘牖下复相见,恨不及马皮裹骼含笑埋空山!

族人林湘源友烈歌:

生儿当如李亚子,袁刘之辈豚犬耳。壮心浑欲勒燕然,安能郁郁牖下死?忆昔狼贼恣跳梁,妖氛四塞日无光。大军鏖战不一捷,守陴将士俱惊惶。是时窦州郡北股,独招义勇猛如虎。猛如虎者林家儿,伯仲誓欲守王土。伯兮应募赋从征,仲也前泣如雨倾:“阿兄有妇望似续,吾愿与贼同死生!”三升浊酒别亲故,匹马短衣去复去!男儿矢志不回头,阴云惨凄天欲暮。烈士一出摧贼锋,生鹘横入鸟群中。十荡十决勇气倍,蛇矛四绕血光红。谁知兵残援复绝,犬狼狰狞忽奔突。人力尽兮马悲鸣,我不杀贼我岂活?贼骑啸聚如蜂屯,环呼烈士为“‘奇人’。我辈戒勿戕其命,留之愧彼降将军!”。可怜僵卧荒城下,占创痛作裂如瓦。转侧岂偷片时生,不见兄面情不舍。我闻死难自古多,爱兄授命得几何?年年来拜蛇岭下(原注墓在蛇岭),一盂麦饭涕滂沱。呜呼!匹夫慕义有如此,足使顽廉而懦起。愿告后来采风人,大书特书入信史。

旧茂名县、高州府志对韦翅鸣攻城之事记载不详,只说到“署知府事方象乾与参将孙维翰率兵拒之。会贼谍邓义和为南城乡勇所捦[擒],遂连夜奔窜。乾等乘势追击,斩获以千计”,这样的描述似乎表明韦翅鸣军稍事围城,且不堪一击。不过从林翰猷代兄从军在高州府城死于韦翅鸣“狼贼”援军之事,说明当时在府城之下应该发生了较为激烈的战斗。

 

    2013年12月7日完成,2014年5月8日增补 

  评论这张
 
阅读(7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