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2013年4月13日 黄埔四期的粤系将领丁龙起  

2013-04-14 14:07:05|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4月13日  黄埔四期的粤系将领丁龙起

星期六,天气阴,温度18℃~23℃。23时30分

 

人们常说:黄埔军校出来的,都是天子门生,前途无量。但是,并非所有的黄埔生都去赶蒋介石的那条路,其中有不少人参加了共产党;有一些人参加了社会工作,比如茂名人古谦;有一些人则加入到地方部队里,虽也混出个名堂来,但毕竟路窄了很多。丁龙起就是这样一个黄埔生。在此,我把掌握的一些资料,来了解一下丁龙起的一些行迹。

 

丁龙起,字殿葵,高州金山街办里麻保田坡村人,黄埔四期步一团步五连学员,抗战时期任广东保安二团团长,抗战后任广东保安司令(应为合浦专员公署保安团的副司令),高级参谋,少将。

 

陈榕亮《李汉魂主粤之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工作》记载:

李汉魂在粤北接任广东省政府主席时,1940年4月,在曲江县桂头乡凤凰山重张旗鼓,改名为广东省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军训队部是执行军事训练与军事管理的,无疑全部为军人负责。在训练所第一期,学员人数最多,分为四个大队,总队长丁龙起,邹冲为副;大队长为张炽宜、李绍武、李琼瑀、杨绍元。改训练团后,只设大队部,以詹宝光为大队长。下分各中队,每中队驻有一个训导员,中队之下有两三个分队。改训练团后,则每分队驻有一个训导员。

 

罗冠群《抗战期间何香凝在海丰兴宁》记载: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太平洋战事爆发,只十多天时间,日军就侵占了香港。原在港宣传抗日救亡活动的革命老人何香凝,在战火纷飞中幸得脱险离港,乘小艇只身转入内地,历尽艰辛。她初到海丰,受到当地驻军广东省保安第二团团长丁龙起(原黄埔军校四期生)热诚接待,丁在团部为何设起居室,让她住下来,妥为警戒,确保安全。在此期间,她常主动找爱国官兵聊天,勉以大义,当时海丰县国民兵团副团长张士新(原黄埔军校六期生)曾亲聆教诲。听她宣传孙中山三大政策,反复阐明“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进步,反对倒退”,阐明国共合作,抗击日寇,取得最后胜利的道理。官兵们受到很大鼓舞,激发了抗敌情绪。

 

《十三位抗战时期在海丰牺牲的官兵名单》记载:

近日,海丰县档案馆收到一份内容为“十三位抗战时期牺牲的官兵姓名和籍贯”的材料。材料提及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十六日(农历十月初九日),发生在海丰的一场抗击日寇的战斗。当时,日本兵准备进犯海丰县城,占据了海丰陶河大坑径口山,国民党保安第二团三·一四分队驻鹿境坑尾村(现新北村)祖祠恭寿堂。团长丁龙启(丁龙起)闻听此消息后,立即命令驻新北村保安第二团属下第四连队立刻到陶河大坑山径口村等地,阻击日本兵。由于当时兵力武器不及日本兵,寡不敌众,结果在这场短短战斗中,国民党军队牺牲了十三名官兵。当晚撤兵,把牺牲的官兵运回鹿境济阳堂祖祠东畔附厝畔大巷。有的官兵,手足不附尸体。第二天由保安第二团从海城团部运来棺材,将这十三位官兵尸体入土安葬在鹿境蔡乡汉口路山坡顶,即现先人公妈山,建立抗日阵亡战士纪念亭,立碑题字为:国民党保二团团长丁龙启。并把十三位官兵牺牲姓名及其籍贯刻在石碑上。几十年过去了,现纪念亭、纪念石碑已损毁。

 

据陈佳东《陆丰县灯塔炸毁事件》记载:

1943年,广东省陆丰县的碣石甲子附近海岸,原有一座闪闪发光能自动旋转、指示远东国际航海路线的灯塔。它立在海岸的边沿上,不分昼夜地指示远东的航线。

在抗日战争时期(1937—1943年)因敌利用这座灯塔作为敌机敌舰的航线指标,向我国沿海和内地进行骚扰,有利于敌不利于我。所以,当局决定将这座灯塔毁坏,以图消灭敌机敌舰航线的指标,遂由当地的防军广东省保安第二团(团长丁龙起)派出部队执行破坏工作。

这座灯塔的建立、置备和管理看守等都含有国际性质,原有一个外国人(英国?挪威?)常驻看守管理的。当将要实施破坏灯塔的时候,他曾经极力反对。但是,在武力强制执行之下,他只得无可奈何地怀着愤怒的心情到伪战区长官部吵吵闹闹,不得要领,又去重庆向蒋介石交涉。告了一状,喊一场冤之后,惹起海陆丰守备区指挥官区剑城与李汉魂的保安司令部辖下的保安第二团团长丁龙起的矛盾,发生一宗撤职扣留查办的案件。内幕情节是:因为这座灯塔的结构有“水银”和“水晶”等材料作光线反射作用构造的,丁龙起奉命破坏这座灯塔是迅速而且秘密执行的,没有采取拆除的方法保存原料器材,而是急切粗暴地用爆炸方法去毁灭这座灯塔。当爆炸时,水银泻地,水晶飞散,机件损坏。官兵将这些水银,水晶,机件等物私自拿去玩弄丢掉,有些拿去变卖,甚至对灯塔的工具机件汽油(电油)等和管理看守灯塔的外国人的私人财物(如鸟枪行李箱等物件),也趁机拿走了。丁龙起和区剑城之间,因为分肥争执,勾心斗角,丁龙起侵吞了几十罐汽油之后,将空的汽油罐装满了清水,然后送交区剑城,他们利害不均,时生争执。区剑城又在香翰屏的边区总司令部告了丁龙起一状,以至丁龙起受撤职扣留查办的处分。

 

丁龙起此后并未绝迹于军旅。

据《吴川县志》记载:

1946年冬,国民党当局开展大扫荡,镇压革命群众,企图搞垮共*党的红色政权,派少将郑为楫坐镇龙头岭,上校指挥官李式驻塘缀,团长丁龙起驻覃巴,曾任虎门要塞司令林梅阁回吴阳,保安司令部处长曾昭厚驻银岭,曾任团长李琳督镇黄坡,军需处长彭道成坐镇振文,外号“杀人王”杨爱周驻长岐。另外还纠集陈沛带领的二九旅、保十团和各自卫大队区分队等共6000余人,以步步为营的碉堡政策,结合拉网式战略战术,重点进攻吴(川)化(州)两县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被惨杀的达700多人。

 

据《中国共产党高州市历史》记载:

陈垌、羊角武工队于1947年6月,袭击了国民党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丁龙起家,收缴了长短枪5支、子弹数百发,活捉了大恶霸丁仲兰(丁龙起大哥),后押至羊角枪决。

 

据《北海中学迎接北海解放的革命活动 》中记载:

(地下党)姚克鲁有意识地接近当时北中图书馆的管理员丁坤元,丁坤元的哥哥丁龙起是合浦专员公署保安团的副司令,姚通过丁坤元认识了丁龙起,经常邀约丁龙起两兄妹一起到林锡辉家里打麻将,利用打麻将的机会刺探了保安团的不少清报。

 

据何开祥《一鳞半爪活海南》记载:

他(注:即陈济棠)利用丁龙起为他的什么“教导旅长”(丁于1949年4月前在合浦广东省第八清剿区当副司令)。丁于1949年11月间在湛江市收买“猪仔兵”组织反动部队时,我曾介绍过几名“猪仔兵”给他,当时我在湛江市广东省十四专区当副司令,我对王质文、丁龙起组织这个反动部队深表同情。可是,丁的“教导旅”组织不成,而王的“教导师”改编为“教导旅”,丁当什么“高参”,于1950年3-4月间海南解放前,随该“海南特区公署”由海口市向松林三亚方面逃窜去了。

 

丁龙起是黄埔四期的学生,从可了解的资料来看,他并非是蒋介石的嫡系,而是属于李汉魂粤系的地方派系,因此他的行踪主要是在广东(合浦解放前属广东)。他在广东抗战最前沿的战线战斗,抗战后主要任职高州的吴川、茂名县及合浦地区的保安团,后随陈济棠到海南岛任职高参。海南解放前夕,丁龙起移居台湾。


 

2014年4月24日增补资料:

根据高雷旅港同乡会编印的《高雷文献》专辑“茂名县知名人物概览表”记载:丁龙起,乡籍“茂东文垌乡”,出身“军校”,略历“上校团长、中山大学少将军训主任、广东省保安司令部少将高级参谋”。

  评论这张
 
阅读(9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