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一)——罗大人  

2013-06-09 21:54:48|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一)——罗大人

 

多数本地乡村庙宇祭祀之神祗在古代社会被称为“淫祀”。非国家认定的正统神祇的“淫祀”,其所受到的待遇则与正统神祇相反,历来皆为士人所讥,甚而以武力所禁。禁“淫祀”不过是统治者在宗教信仰上避免百姓道德伦理的价值观发生错乱。在新中国建立之后,毁庙宇废神像的行为亦抱有同一样的目的,但随着意识形态之解放,乡村逐步恢复了旧有的“淫祀”。乡村社会的信仰,何尝不是有助于乡村社会的安定。

我对乡村庙宇的兴趣,并非源自于信仰,虽然我亦见庙即入,见神即拜,无非是觉得心安理得而已,更加想入非非的却是这些神祗从何而来,则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也。所以我开心地想,本地庙宇的兴盛,泛神崇拜的存在,是我们地方文化的幸运。

概因为,南方远离中央政府之外,教化之浅,儒、佛、道等国家所提倡的正统宗教神祗,并未能深入到本地乡村民众的心中之中,故而能够存在泛神崇拜的现象。这让我们有机会研究这些庙宇中的神祗,是解开乡村居民民族的来源、发展、迁徙的历史,是了解乡村宗教信仰、宗教活动等民俗文化情况等等的有效途径,这在我们乡村社会历史文化资料极端缺乏的情况下,仅存的而且有可能是存在了上千年历史的珍贵资料,我们为何还要毁之不倦而不是保护,为何不从这里着手来进行历史文化研究呢!

之前我也有相关的一些文章涉及到本地庙宇的神祗研究,比如陈三官、盘古、北帝玄武等,不过尚缺乏系统性之研究。我有关本地庙宇“诸神的诞生”的系列文章,将作为我长期的一项工作,即使能力和资源有限,就是能做多少就多少,只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之作用。

是以为“诸神的诞生”序。

 

本地庙宇的神祗最兴盛莫过于冼夫人,暂时我也无较大的话题来论述它,想到的,大概是“冼夫人神祗在本地各方言区域分布的规律”这个题目,但我缺乏调查资料,有待以后。冼夫人之外,本地还有一些神祗分布也比较广泛,比如罗大人、康王、北帝玄武、关帝等等,但是康王、北帝玄武、关帝等这些神祗在整个岭南地区分布也比较广泛,未必能显现本地文化的特征,相反一些本地特有的神祗,更具有本地文化的代表意义。

 

罗大人崇拜在本地分布相当广泛,我在茂名市茂南区就见过罗大人庙、岑罗庙、罗冼庙、乌石古庙等有奉祀,而镇盛那梭的罗冼庙,“罗”字还在“冼”字之前,大概以冼夫人的地位,不应屈居于别人之下的。高州市的罗大人奉祀更广,陈冬青的《高州社会历史调查》对一部分高州庙宇进行了调查,就有很多奉祀罗大人的记载,我家乡的大人庙也有奉祀,我现在也不一一列举(整理之后会列于本文之后附注),不过就暂时未见有以“罗”字命名的庙宇。

据我所收集到的资料分析,罗大人大概也是百越首领,最直接指出其为百越首领的是高州平山镇大仁庙墟的大人庙,大人庙的《庙谱》记载如下:

大人庙(即罗大人)是元朝初的中国古代百越老帅,一生致力于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为此被追悼为南越大人。后(为)铭记他的功绩,特立庙宇记志记(纪)念。

……

但是,众所周知,元朝高州地区的百越民族(主要是俚僚)已经不存在了,基本上已经同化为汉民族,虽然,明朝隆庆三年(1569年)任高州知府的吴国伦有诗《高州杂咏》言“一日更裘葛,三家杂汉夷。鬼符书辟瘴,蛮鼓奏登陴”,就是说那时候高州地区居民仍然是汉夷相杂,不过作为独立称呼的民族俚僚,已无官方记录,更主要的是俚僚的“都佬(大佬)”业已不存在,大概是仍然存在着较多的俚僚少数民族遗风而已,不过,元朝的瑶、獞等民族还是广泛存在的,不知吴国伦是否指这些民族呢?

所以大人庙的《庙谱》记载有其不合理的地方,不过《庙谱》不会是没有依据的记录,否则不会出现“百越”、“南越大人”的记述。我们以下继续寻找其它依据。据民间传说《八号公馆的来历》记载:

如今公馆镇的地名来自公馆墟,民间有“先有赋林坟,后有公馆墟”的传言,其实故事颇长。

相传很久以前,今公馆这地方常有旱涝之灾,附近还少人居住。但这地方向东可经梅江到水东,向西可到化州,向南可通梅录,向北可通高州,正处在东西南北的十字交叉的中点上,所以人们由踏出路到  平路再到开出路,使得这地方成了贩夫官差旅途中需要歇脚的地方。那时这地方的小山包名叫东岸岭,岭下长着几株大叶榕树,这树荫无疑是最好的休息场所了。附近的辛劳的耕夫也常到树荫下午息,于是岭下树荫路段时时有天南海北的和当地的人不约而聚,互相言说着世上奇事。有一个住在附近的名叫罗八的中年种田人,读过私塾学过儒学《论语》,懂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于是便在树荫下搭寮煮茶给过往的人解渴。多年过去,罗八让人叫八公了,八公行善的事传遍州县,茂名县有个姓罗的县官倡议建一个驿站,由诚实的八公打理。村民出力,过往的人捐资,三间式的驿站很快建了起来。这驿站接待着五湖四海的路人,人们称它为公屋。

传说驿站公屋由于人气旺,附近村民便常拿粥饭来卖。相信风水的百姓便传言这里风生水起可发财。化州杨门村杨姓族人走水东听到这话,便想在东岸山建了一口祖宗坟,称“赋林坟”,意思是文章辈出。当地人不轻易给山地,说建了坟若逢清明祭拜,你们杨姓族人就挤踏这公屋,公屋便不能接待客人了,除非在公屋旁再建一间公屋,方可让出山地给建坟。杨姓族人同意了,在建坟的同时也在驿站对面建了棚寮式公屋。公屋有了二间,四方来往的挑夫贩商总喜欢在这地方歇脚和住宿,也将自己挑运贩卖的物品相互交换。杨姓族人祭拜祖坟时,在这公屋购物饮食,也带来需要出售的特产。天长日久,这路边的驿站公屋成了各种人进行物品交换的地方。

这时罗八公88岁了。有一天月夜,他倚在榕树头边睡着了,梦中有个手脚很长自称潘茂名的仙人一步跨到他面前,告知八公:明天清官罗大人告老还乡经过这里;八公也只有二年阳寿,公屋残旧经不起风雨了,叫八公求罗大人在这里协助建一座像样的驿站。第二天,罗八公果然见到罗大人。八公将梦中之事对罗大人讲了。罗大人说八公几十年打理公屋实在让人感动,既然仙人有托,愿意留下来协助筹建驿馆。那些朝来晚去的贩卖人听罗大人说建大驿馆,谁出资谁就享有免费住宿的权利,都踊跃捐资,还有很多外地人也来捐资求一间房。捐的钱多了,罗大人便在路的两边分别建四间。二年后,八间驿馆建成,贺庆那天,千人欢聚成墟市。罗八公小饮一杯,说一句“人生能尽自己所能也无憾了”的话,将账本和剩下的钱银交给罗大人,便在榕树头根上躺坐着闭目逝去。

所有在场贺庆的人都说,八公为建驿馆,一片忠心一片公心;这驿馆既是公众的馆,也是表述着公心的馆。罗大人说,这八间驿馆我们以后就叫公馆,使我们子孙后代铭记前辈的公心公理公义。后来这公馆墟渐渐扩大了。传言罗大人没有回乡,就在附近建宅终老,所以公馆地方有纪念为民办事的清官罗大人的罗大人庙。

 

这则民间传说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以下网友HSGM 的《走访罗大人庙》就很有意义:

罗大人庙在官渡桥西北方的小东江边上,以前曾来过一两回,但都不开门,这次遇到开放,感受觉十分幸运,算是与罗大人有缘吧。听庙祝说罗大人是南北朝时期人,在广西某个地方当县令,在他理政时期,爱民如子。某年,时逢大旱,罗大人率百姓求雨,当他在祭坛求雨时,不幸被雷劈死(雷公也真不长眼,好人也劈),倾刻间,老天普降甘雨,罗大人也因此而成神,他的事迹也在百姓中广为流传,当地人也修建罗大人庙,在几百年前,罗大人的故事流传进茂名,茂名人也开始供奉罗大人,并按广西的模样做罗大人神象。庙的正中供奉两尊神象,左侧是红脸关公,右侧是白脸的罗大人,正中供台的两侧还供侧两尊神象,左侧的是冼夫人,右侧是观音娘娘。庙里一共供着四尊神象,二男二女;正中供台的侧前方,有两位护卫,一位是关平,另一位是周仓,这两位人物时常出现在关公的左右两侧,这里也不例外。这座庙于1995年筹建,1996年建成,由于地处位置不理想,所以香火稀少,听庙祝说,以前百姓生病或有什么困难,都来求罗大人,据说所求之事都能应验(这不太可能)。看了罗大人庙,验证那句俗话:神仙皆是凡人造。

 

樟古的罗大人庙离我父母家很近,我也去过多回,但没有真正做过调查访问,恰好有网友HSGM的记录,我暂时也不用费神再去(有机会我是一定要去调查访问的)。这里说罗大人来自于广西,是南北朝时期广西地方的一个县令,不过又是枉死后成为神祗的。

镇盛乌石的学子薛伟灿在其《家乡的乡土文化调查报告 ——由年例调查开始看乌石乡土文化(节选)》中也有关于罗大人的记载:

位于中间的神是庙主公罗大人。据老人说,罗大人和韩文公就是我们年例所纪念的人。罗大人是唐朝的县官,他任官期间遇上了百年不遇的旱灾,于是开仓救民,设坛求雨。但是求雨不遂,眼看秧苗快要枯死了,罗大人烧秧以示对上天的不满。当田地里的火烧了起来,突然下起了大雨,一声雷响后,罗大人被击中当场升天。 村民们觉得罗大人显灵,能保佑他们以后风调雨顺,于是供他为菩萨。从此以后,我们每年都会举行游神、摆钟、设宴等活动来纪念罗大人,同时祈求风调雨顺。这后来就成为了我们的年例。

 

薛伟灿的记录与网友HSGM的记录差不多,只是年代不同。

乡村的庙宇也经历着一个发展演变的历程,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庙宇及其所奉祀的神祗,未必是其最初的状况,其所流传的传说、碑记等都产生了变化,丢失了许多最初的信息。甚至于像《八号公馆的来历》的传说那样,罗大人的传说与其它有关传说大相径庭。再有例外的是茂港区羊角镇凰渐村的岑罗庙,村民称所奉祀的罗大人为“波罗神”,源自于广州黄埔的波罗庙,即南海神庙,传说波罗神是唐贞观年间,印度波罗人派遣来中国朝贡的一个使者达奚司空,农历二月十三的波罗庙会会期,也是凰渐村的年例期。我认为,这是本地罗大人信仰与南海神庙信仰相结合产生的民间崇拜。我将会在以后“诸神的诞生”系列文章中探讨到外地神祗与本地神祗结合的文化现象。

本文无意下最后的结论,虽然本人持“罗大人是百越首领”的看法(大人庙中奉祀的诸位大人,我认为都是百越首领,且多为冼夫人的部将),但是依据实在太少了,有待我们以后继续研究探讨吧。

 

                               2013年6月9日完成


 

附:陈冬青《高州社会历史调查》中记载高州奉祀有罗大人的庙宇

大井镇青山村委会陂头村冼太庙,原名陂头义社

大井镇青山村委会坡嘴村冼太庙,原名旺侯社,罗大人为庙主

大井镇长沙平浪社,罗大人据说是状元

长坡镇上冼村、冼冼二、冼三四村的孙村社,有庙主平天大王、罗大人

长坡镇周垌村冯公庙,供奉一头戴皇冠,手持宝剑的神像冯公,门联“冯罗显圣普赐无疆德泽,神功昭垂仰贡不尽丹忱”

曹江镇霍村霍村庙,称“本境佐国侯王罗大人”

曹江镇堂阁村委会平端村堂阁冼太庙

曹江镇关塘村关塘庙,称“雷门通事罗大人”

平山镇大仁庙墟大人庙,庙主罗大人、葛三先锋

石鼓镇沙坡村委会林屋村箓树庙

石鼓镇鹤山坡村委会路口村罗村社(李爷庙)

潭头镇乾坡村委会龙塘村龙塘社

荷花镇荷花村讲堂庙

城区山美街办榭村榭村庙

  评论这张
 
阅读(20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