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回忆父亲丁衍庸的艺术创作(转载)  

2013-08-04 02:09:23|  分类: 高州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父亲丁衍庸的艺术创作(转载)

丁露茜

 

我的父亲丁衍庸于1902年4月15日出生在广东省茂名县(现为高州市)谢鸡茂坡村。家境富裕,1920年在广东高州中学毕业,时年18岁,即赴日本留学,对他一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不仅开阔了他的艺术视野,也使他一生以艺术教育为职志。1921年考入日本国立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科,在接受严格的学院派的训练外,还对当时流行的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的画风进行探索,对其油画技法有很大收获。1924年凭一幅取法后印象派之静物油画《食桌之上》入选日本中央美术展览会。他受法国野兽派画家马蒂斯在绘画上的影响很深,在油画上用色大胆,自由奔放,线条简单流畅,构图新颖,处处表现出后印象派、野兽派的画风,所以被称誉为“东方的马蒂斯”。

1925年学成归国,任上海立达学院美术科西画部教授,活跃于上海画坛,与蔡元培、陈抱一等创办中华艺术大学,任董事兼教务长、艺术教育系主任等职,负责西画科。1928年秋返回广州,次年应邀参加筹备市立美术博物馆,任常务委员会美术部主任。同时任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教授。因此他有机会进一步接触中国艺术,开始收集八大山人、石涛及金农等人的绘画,开启他日后从事水墨及篆刻的创作。在此期间亦结识了岭南画派高剑父等人。他有西洋绘画的基础,又汲取八大山人、石涛等创作特色,不断创新,使他的技法挥洒自如,独树一格,画出了属于自己的特色。他创作的水墨画题材丰富,花鸟、草虫、人物、山水等,甚至画出从前未有人表达过的画面,如《贵妃出浴》、《裸女》等。线条流畅简练,充分表现了中国水墨之神韵,其中尤以“一笔画”最为人们所赞赏。他在中国画坛与林风眠、关良素有“广东三杰”之称,在画坛上各占有一席位。1946年参加由赵无极策划的“中国现代绘画展览”,他和赵无极、林风眠等人追求创新、突破传统,深受有识之士的重视。同年六月,他参加在巴黎东方博物馆举行的“中国当代绘画展览”,其作品《荷蛙图》展后被该馆收藏。1946年担任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与广东艺坛大师高剑父、关山月等时有交往。对于学生的艺术教育着重启发自然写生,反对简单模仿,提倡自由发挥创作,为一般学生所崇尚接受,深受学生爱戴。

1949年秋,我父亲移居香港。我和继母及四位妹妹则返回广东茂名县谢鸡茂坡村居住。父亲只身赴港,起初在德明、清华等书院教授中国画。1956年应新亚书院校长钱穆的邀请,与陈士文合作,筹备艺术专修科,后来发展为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艺术系。在作育英才的同时,深入研究艺术,对艺术有所论述。1957年发表《中国绘画及西洋绘画的发展》,同时在香港首次举行个人画展,又应邀参加法国巴黎国立历史博物馆主办的“动物画展览”,同时展出的也有齐白石的作品。1958年发表《从中国文化传统精神去看古》,同年《丁衍庸画集》在日本出版。1961年在德明书院兼任艺术系主任。该年举办师生画展。同年发表《八大山人与现代人艺术》。1973年于香港中文大学校外进修部教授国画课,兼任清华书院艺术系主任。由于年逾花甲,只能以兼职身份任教。是年举办近作展览,展出国画约50 幅。.7月应邀赴法国访问,并举行书画展,出版《丁衍庸书画印章》(法文),在香港陆续出版《丁衍庸画集——巴黎大学画展作品选》、《丁衍庸画集》等。1974年应邀参加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艺术系与美国雅礼协会合办的“当代中国书画展”,于美国各大学和艺术馆作现年巡回展览。1975年应邀参加日本南书院第十五届年展。1976年出版《丁衍庸书画篆刻集》、《丁衍庸印存》。1977年台北尤门画廊与《艺术家》杂志联合举办丁氏画展。直至1978年12月23日因病猝逝于香港九龙圣德胁撒医院(即法国医院),终年76岁。

我的父亲丁衍庸是一位十分勤奋的艺术家。他每天笔不离手地挥写,一手拿烟,一手拿笔。我在广州读书时,星期天在家,见他也不休息作画,我则替他研墨和扶纸。他画油画,多用画板,便于反复使用。后来到了香港仍然如此。对有不够满意的画,把油彩铲了再画。有的用“快把”板两面作画,造成日后展出时需要特别处理的“双面画”。他每天用不少时间埋头在创作上,他创作无数,随手就送给他最疼爱的学生。凡来求画者,有求必应,以至不相干的周边的人。他深盼他的画作得以传世,晚年仍绘画不辍,他可以说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

他爱好收集和鉴赏八大山人、石涛等人的绘画和中国古代文物。尤其对八大山人的作品情有独钟,否认在什么时候,只要知道什么人有八大山人的画,他都千方百计以求一睹。只要有人向他出售八大山人的画,而又与他心目中的八大山人画风一致的,都不顾一切地筹钱买下来。多年来搜罗了一批八大山人的画,保存在银行保险箱里,为了配合教学,有时取出向学生讲述。这批画在他去世后,不再面世了。早年他在广州也收集过一批八大山人的画,以及金石篆刻,1949年秋,由我母亲带回茂名家乡。我母亲去世后散失了一些,及至十年浩劫,散失殆尽。有两幅八大山人的画作,一为纸质,一为绢质,一幅绘禽,一幅绘兽,被高州县文化馆借去展览,后来就由该馆收藏,作为珍贵文物。父亲对收藏八大山人的画和文物,都细心观察、体会,往往在深更夜静之时把八大山人的画悬挂起来,一手拿烟、细细欣赏、揣摩,观察入微,从中汲取其用笔用墨之法,再融合他在日本、欧洲所学得的西方画法,而创立他自己的画法,形成独特的画风。对于古文物也时常观摩把玩,爱不释手,从中学习构图刀法,所以他的治印、篆刻,看来轻而易举,每有求刻印章,取出一方石来,稍一定神,几下就刻出图案或名章。他所定的画题款用印都是他的创作。从他的印章、篆刻,也体现出他独特的风格,所以有人称赞:“欣赏丁衍庸的篆刻,有如欣赏中国法书墨韵之美,更具现代绘画的线条之美。”

1949年我父亲移居香港,离开了我母亲和我们姐妹,个人漂泊海外,形单影只,只有把一份爱心专注于艺术事业和作育英才上。即使如此,也时时牵挂着家庭,或每有梦回,他也常常拿出妻子、女儿的照片观赏,并介绍给学生。由于历史原因,咫尺变天涯,家庭不能相顾,继母于1953年便不幸染病逝世,遗下四个孤雏,幸得父亲按月汇款由保姆照顾。他无论何等拮据也按时汇款,使家人安心读书、生活。在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经济陷于困境,我一家数口,一时经济困难,父亲除按月汇款接济外,还寄来大批食物如油脂、奶粉、白糖、麦片、花生等,补充营养,使我们渡过了难关。现在每每想起,无限感激我的父亲。他对我们几个女儿充满父爱,我最小的一位妹妹,是在他去香港后在广东高州茂坡出生的,还未见过父亲的面。内地刚开始实行开放改革,父亲即函促来港相聚,可惜未能如愿,在小妹到港之前他就去世了,实为憾事!父亲在港生活之艰辛,离家之孤单,内心之辛酸,鲜为外人所知。我等无能为力,不能晨昏顿省,未尽孝道,惟有遥望西天,愿老父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