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七)——车公、麦公  

2013-09-21 22:48:03|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七)——车公、麦公

 

 茂南区新坡镇莲塘村有一座三官庙,正中奉祀陈三官、陈七官和罗大人,右边奉祀车、麦、赵、康四个元帅,是陈三官麾下的四元帅。我认为,车元帅、麦元帅以及赵元帅、康元帅都是来源于俚越底层,这是因为陈三官是被认定为冼夫人手下大将,罗大人是百越首领,陈七官则未有资料,名称似乎与陈三官是兄弟关系,也就来源于俚越底层。

 

网络上有一个网友celestino的著名帖子《广东姓氏概况》(见“广东发展论坛” http://bbs.southcn.com/thread-600982-1-1.html),我有关“诸神的诞生”的系列文章非常喜欢引用其姓氏资料,当然,我也会有自己的看法。其中有关“车姓”的以下发言来自于其帖子:

楼主celestino:车姓,主要分布于粤西茂名、高州、电白(人数万人左右)和惠州博罗(人数数千),两地同源,茂名车氏迁自博罗。另外,湛江、阳江也有近千车姓人氏分布。

网友moonbird:岑、车都是带有很浓厚俚越色彩。

楼主celestino:岑姓带有壮族底层(或者是你说的俚越色彩),这个我也赞同,但车姓很明显和俚越没有太大关系。粤西车姓源于博罗,说带有畲族底层,还是有可能的,就像钟、雷、蓝等粤北、粤东大姓。

网友moonbird:畲族没车姓,正如你说主要是蓝雷钟

网友“茂名一定得”: 好帖!我就是电白车姓,汉族,正如楼主记述那样,茂名车姓是从惠州博罗迁来,去年我还与广州车姓(海珠区鹭江有3千多车姓人、白云竹料有100多人)到过博罗寻根。茂名车氏族谱记载,茂名车姓是汉朝丞相车千秋后代,发源于陕西西安附近,后因战乱等因素,从陕西迁中原迁湖广迁福建迁粤东迁博罗迁电白迁茂名高州,现在茂名车姓人口约二万左右。  

以上论坛发言,我与网友moonbird持有相类似的看法。广东姓氏的研究有时是很有趣的事情,显然也支持了我的看法不是孤立的,并非只是一种无根无据的推测,而是有资料的证明。

粤西地区奉祀车公或车元帅的庙宇,我所掌握不多:一是茂南区山阁禄村的车公庙,奉祀车公;一是吴川博茂祖庙,奉祀有康皇大帝、车元帅(地祗承天太乙救苦真君车元帅)、麦元帅等;一是茂南区鳌头镇上北淦村广福庙,奉祀烈天广福康皇大帝、承天太乙车元帅、将军火雷麦元帅;吴川黄坡圩尾太祖庙,正中帐下是康王和二相,帐前为红脸车元帅,黑脸麦元帅;茂南区公馆西岸村广福庙,奉祀康公、车公、麦公三神;一是而茂南区新坡镇莲塘村的三官庙,正中奉祀陈三官、陈七官和罗大人,右边奉祀车、麦、赵、康四个元帅。

岭南其他地方亦有奉祀车公的庙宇,我所知道也不多,最著名的是香港新界大围、蚝涌的车公庙,其它地方有:深圳福田车公庙,但只剩地名;佛山禅城石湾海口、南庄溶洲车公庙;顺德容桂北潮车公庙;南海丹灶伏水村车公庙,以上皆奉祀南昌五福车大元帅。据香港车公庙记述的车公大元帅来历:

相传车公为南宋末年时的一名勇将,籍贯江西南昌五福,因勘平江南之乱有功,被封为大元帅。后来,蒙古大军犯境,宋军无力反抗,节节败退。宋帝昺南下,逃难来港。当时,车公亦在护驾的行列之中,但他在途中不幸病逝。由于他精通医术,爱民若赤,深受村民尊敬。他逝世后,村民便于西贡蚝涌建车公庙,供奉他祖先三代。

百度百科的资料记载类似,还说“车公又称车大元帅,是中国民间信仰中的一个神祇,农历年初三,是车公诞节”。

车姓并不是岭南特有的姓氏,据2012年《中国姓氏人口数量》记载,车姓排191位有54万人,岭南只不过有两三万人而已。

茂名论坛有《中华车氏暨茂名车氏流源考略》帖子记载:

茂名车氏迁徙考究:据茂名禄村车氏族谱记载,茂名车氏属汉丞相车千秋的子孙。族谱记载迁徙时间始于元朝,迁徙地则始于湖广。从湖广迁徙至博罗车村,从博罗车村迁徙至增城上湾下湾村,明成化十九年再从增城凤池村迁徙至电白霞洞村,弘治年间又从霞洞迁徙到茂名禄村开基,之后又有不少子孙从禄村迁徙至电白乃粤西乃国外。从本人搜集到博罗县泰美镇车村资料中了解到,车村有座明朝时期车氏宗祠,该车氏宗祠保存得相当完好,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准备申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每年都有车氏子孙从全国各地过来祭祀。在古祠后殿西墙上,一块白色碑石刻着这样的记载:远祖车千秋,本姓田氏,汉武帝征和三年三月为大鸿胪,征和四年封为丞相,武帝忧之赐见,赐小车出入宫殿中,时人渭车丞相,其子孙以为姓氏。其子孙嗣,官至云中太守、汉宣帝时封虎牙将军。汉承秦制期间,豪吏混斗,大举移民,迁徙豪强,遁逃者众,皆去其乡,始远祖辗转迁徙南下,先入闽、后折粤东,继韶关南雄珠矶巷,继达博罗,始远祖再流移蹯砣(即今车村)定居。

从博罗车村车氏资料了解到,博罗车村车氏属客家人,讲的是客家话。

学者认为,珠矶巷传说是一个神话,并不可信(比如日本学者濑川昌久《族谱:华南汉族的宗族·风水·移居》),所以所谓的车姓“先入闽、后折粤东,继韶关南雄珠矶巷,继达博罗”的说法一般要大打折扣,不足为信。

我手头也有一本《高州里麻车氏奇山祖族谱》,与茂南区禄村《中华车氏暨茂名车氏流源考略》的记载只有一些差异:

始祖礼兴公宋朝历官东平节度使,诰命奉政大夫,取太常卿黄迁藩嗡之女诰封夫人。生二子,曰冷仔曰三子,由博罗车村迁增城上下湾村焉。……五世……观保自明成化十九年由增城迁茂名居堂美村……满成自明成化十九年由增城凤池村迁茂名禄村……法真曰积金曰富金自明成化十九年由增城迁茂名建籍延五里十甲田秀总居里麻村……

所谓奉政大夫,为中国古代文散官名,金朝始置,正六品上,元朝升为正五品,显然宋朝无此官名。东平节度使(今河北大名县附近),在南宋时代,是已属金朝的地盘和官职。高州车氏族谱与茂南区禄村车氏族谱的记载不同之处主要是禄村谱有迁电白霞洞的过程,再者是高州谱的始祖车礼兴,大概也是虚构的人物或虚构了官职。

另外尝见于网络有风水大师陈一道一文《禄村车公庙的悲哀》说:

车公庙供奉的大神据传是宋末的名将车恭。据车氏族谱记载,车公祖籍江西南昌,少年时就立志报效国家,勤苦习文练武,“六韬三略无所不通,武艺特强”,所应武试无不顺利,在临安(南宋都城)会试被钦点为武状元,封为龙虎将军,统领御林军。后屡立战功,被封为御林军大元帅。元军渡江南下灭宋,宋帝避难南迁,车公护送宋帝,且战且走,百战不疲,忠心耿耿。后于香港不幸病逝,以身殉国。当地人敬仰车公忠勇,立庙奉祀。

此文主要探讨的是禄村风水,当然我也要说明,宋朝并无车恭这个武状元存在。

重要的是对于我来说,有关的车氏族谱,并不能解释本地庙宇中车公与麦公、康王、陈三官等在一起的众神祗所具有的俚越色彩问题,因此粤西的车姓与车公神明崇拜的关系,仍然需要进一步寻找资料研究和探讨。

 

麦公神明崇拜也是如此。

据《广东姓氏概况》记载:麦姓,人数较多,主要聚居于珠三角以及粤西一带,其中鹤山、吴川麦姓超过万人,主要是操粤方言,粤北各县市也有麦姓,其中麦姓发源地南雄百顺镇仍有数百麦姓人口,部分人操客方言。粤东也有麦姓分布,操闽方言,主要分布在饶平县,人数上万。

而据2013年《广东省前100位姓氏》记载,麦姓排50位有348241人。也是一个中等大姓了。而在2008公安部公布了《三百大姓》中,中国麦姓排211位有42万人。可见广东麦姓占了中国麦姓人口的绝大部分。加上2013年《广西前100位姓氏》广西麦姓有63721人,由此可知,麦姓是一个具有显著广东、广西色彩的姓氏,但是大多数广东麦姓族谱都认为是自己家族出自隋朝的粤北始兴大将麦铁杖,我并不认为如此。

唐魏徵《隋书》列传第二十九有麦铁杖传,是一个有名的广东历史人物。有关他的家世,有两种记载:

“鼻祖何曾唯:生于齐梁间居始兴百顺里夫妻好善晚年得子,墓葬大水迳龙形。妣梁氏。墓葬象形。生二子:何饶丰(麦铁杖),何饶瑞(字良谟,葬大水迳牛形上穴。妣曾氏,子未详待考)。”

“出自姓麴,因避乱去匊改为麦氏。据《麦氏族谱》载:“余家麦氏之谱,或问姓从何来?曰:去曲为麦。”西晋时有麴丞相者,浙江省处州府松阳县人,因逢五胡之乱,为避战乱,携亲属二十四户去匊改为麦氏,迁往始兴郡百顺里居住。遂又成为另一支麦氏。”

一种说法说麦姓出自何姓,一种说法说麦姓出自麴姓。

我们从上面车公崇拜的庙宇资料可以看到,粤西地区奉祀麦公或麦元帅的庙宇,多相伴随着车公存在。只见有高州城西岸村的雷府庙,没有奉祀车公,主神是麦公元帅,另外奉祀冼太夫人、立石境主。

有人认为粤西的麦姓是出自瑶族,主要是因为阳春至今仍存在有麦姓瑶族,据钟万全的《麦铁杖的后裔瑶族麦姓》记载说:

阳春市永宁镇铁垌村瑶族麦姓,自称创姓于隋朝宿国公、左武卫大将军麦铁杖的后裔。(麦铁杖儿子)麦孟才有子迁往高凉郡阳春县,后裔定居于永宁铁垌。麦家姑娘嫁给冯宝、冼夫人的后代冯君衡,为冯门麦氏太婆;又有麦氏姑娘嫁给陈朝皇族在阳春的后代,称陈门麦氏太婆。明朝嘉靖十二年,陶谐征剿阳春西山瑶族,麦姓一支归顺于广西来的“狼兵”。永宁铁垌麦姓的村庄称为“狼营”。麦姓分支迁居于永宁镇坡楼村和圭岗镇小水村。

力士母为麦铁杖曾孙的说法曾见于清道光阮元《广东通志·高力士》、清光绪郑业崇《茂名县志》,新旧唐书并元记载,所以我并不认同阳春麦姓瑶族人的说法。据《新唐书·高力士》记载:

力士幼与母亲麦相失,后岭南节度使得之泷州(今罗定),迎还,不复记识,母曰:“胸有七黑子在否?”力士袒示之,如言。

瑶族迁之粤西,历史资料多记载在宋朝,而且路线多为广西过来,而不是粤北。我并不认同这个说法,我认为,至少中唐以后甚至早到南北朝时期,瑶族已经迁入粤西地区,倘若如阳春瑶族麦姓传说的,隋朝麦铁杖儿子就已经迁到阳春,我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我们从高力士之母麦氏的历史,却可以推测,在隋唐,麦姓已经存在于粤西地区,而且极可能是粤西的豪族酋领,这缘于高力士的曾祖是冯盎,祖父冯智彧,父亲冯智戴,为岭南粤西的地方豪族,其母族亦应如此。

当然,今人也有人说“麦氏之祖乃隋朝名将麦铁杖,入唐后,全家流放广东高州(今茂名市)”,我认为显然是戏说,并无史料记载。而阳春的麦姓后来融入瑶族,也是民族融合发展、麦姓发展的一个特殊例子,不能说明麦姓都是瑶族。

 

粤西的的车公、麦公信仰,据已有资料,主要分布在今日茂名市茂南区、湛江市吴川这块区域,又多是与具有俚越色彩的神祗信仰如康王、陈三官等神明相伴随,而且多间庙宇是车不离麦,麦不离车,显示特有的粤西神祗崇拜情形。我从祖先崇拜的思路来探讨它们的来源,但是证明车公、麦公信仰与本地古代民族有关的证据仍然需要进一步探寻。庙宇中神明崇拜是存在一些有规律的现象的,比如本次探讨的车公、麦公与康王相伴随存在的现象,而且是只存在于本地的神明崇拜,也可以判断,具有本地特征的文化现象,有着诞生于本地土壤的特有养分。

通过已探讨过的本地“诸神的诞生”系列文章,诸如罗大人、盘古和伏羲、甘盘廖祝先锋、葛三先锋、康王、车公、麦公等神明的产生,我基本没有摆脱它们来自于祖先神的假说,或许这存在缺陷。

我想,我在前面没有明确贺喜在《亦神亦祖——粤西南信仰构建的社会史》一书的一段理论:

在与珠江三角洲和莆田清楚区别的祖先与神明不同(注:珠江三角洲和莆田,神明与祖先是被人们清晰区分的两套系统,而不是亦神亦祖的信仰),流布于湘西的白帝大王、湘黔交界地带的飞山公等神明都具有亦神亦祖的双重身份。科大卫在他的珠江三角洲研究之后,提出这个现象可能是因为湘黔区域政治上的变革也反映在宗教形态上,土司的神灵在改土归流后就以区域地方神明的形式遗留下来。

……

本书研究的广东西南部,不是土司统治下的地区,而是介乎土司势力范围与珠江三角洲之间。这个处于夹缝中的边缘地带,既显示出王朝力量介入以前,当地权力体系的痕迹;也体现出州县制度下,尤其是里甲与科举对当地的影响。

贺喜所要说明的应该是,粤西南亦神亦祖的信仰现象,也是因为这里早期也曾出现过类似土司权力的统治结构,这就是俚僚地方豪族的统治(当然还有瑶族),这样这些地方豪酋的神灵在改土归流后就以区域地方神明的形式遗留下来,形成亦神亦祖的信仰现象。这样也解释了粤西本地神明多祖先神的原因。

 

                               2013年9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