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河口村的年例  

2014-02-23 10:43:54|  分类: 河口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口村的年例

 

河口村的年例是农历正月二十三日。自从修建水库后,以及那个众所周知的年代,河口村的年例消失了许久,在地方都逐渐恢复了年例,河口村是较迟的那一拨,但水库把社庙淹没了,再也没有修复,周围的村落搬迁消失,河口村、其任冲村也人口不多,游神、摆醮等年例的仪式做不起来了。

我问父亲以前河口村的庙名和奉祀的神明是什么,他只记得是河口社,而神明没有什么记忆,庙没有设立偶像,但有布质画像。父亲记忆中,以前与河口村同一日年例的村落是坡积、黄坡(刘姓)、秧地坡(赖姓)、钟屋(钟姓)、塘头(冼姓)、奇壬冲(张),最后游神回到河口村,因为庙社就在河口村的村背。今天回到老家,问到六婶,她说听村里人年例拜神时念的是“樟木新安二所土地”,我想应是以前河口社奉祀的是樟木、新安土主,这两个土地神,在茂名地区许多地方都有,樟木是自然神,新安大概是地名。

我家在老家没有房子,未做过年例。我也是第一次回老家吃年例。见到家乡的年例,几乎没有了任何宗教仪式,连插的年例彩旗都没有。只有烧香、烧鞭炮,父亲和叔叔还去祭拜祖父祖母。然后最重要的是宴请亲朋,虽然山村偏僻,但在这一天,还是平添了几分热闹。而有些已经工作在外的村民,特别是过去曾经聚居在深圳的村民,也会在这一日举办年例的宴请活动,也算是一种风俗的继承。

年例风俗,是古代“沿门逐疫”的傩仪演变成为今日的一种驱疫与宴请的喜庆活动,而“游神”这个“收鬼驱疫”的活动依然是年例的最重要内容。而河口村在时代的变幻之中,年例的其中一个主旨已经几乎完全消失,虽然有一分无奈,但是,喜庆的内容仍然存在。我想,这是因为,一方面是基于其他村落的年例宴请之情的回馈,是“乡村典型的沟通感情的一种方式”(中山大学蒋明智、吕东玉语),另一方面,是传统文化的驱动力。

我最想研究的是家乡的历史、风物,然而一个水库的修建,也使家乡很多的物质文化、非物质文化沉入了水底。我感到有些戚戚然,不过面对优美的风景,我就显得没有那么执着了。

 

2014年2月22日

 

河口村的年例 - 小宝 - 高州制造

过长坡与平山交界龙头坳的时候,女儿晕车,便在大桥旁边休息。细雨当中,连通长坡水库和良德水库的龙头坳运河分外美丽。眼前是旧龙头坳大桥。 父亲说,运河以前是黄塘墟到石骨墟的山间小道。

河口村的年例 - 小宝 - 高州制造

 新龙头坳大桥。

河口村的年例 - 小宝 - 高州制造

从奇壬岭流淌而下的溪流经过村边,是我女儿喜欢玩耍的地方。 

河口村的年例 - 小宝 - 高州制造

盛开的桃花,映衬着村落人意温暖的初春 

河口村的年例 - 小宝 - 高州制造

年例带动了经济,一个狮头和简单的锣鼓的行当,走遍正在年例的茂名村落,红包绝不落空。每次吃年例,我都会见到这些“自食其力”的乞讨者,在我们这个如此偏僻的山村也不例外。如果你想知道年例的日期,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