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关于粤西欢乐葬礼的百越文化解读  

2014-03-20 22:29:52|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粤西欢乐葬礼的百越文化解读

 

鬼魂并不存在,它源于我们内心的恐惧。这个三月以来众多的关于生命的事件,让我心情沉重地关注鬼魂的观念。

 

春分又到了,是我家乡祭祀祖先的时节。在凝重、充满思念的氤氲天地之中行进,或许我们还怀着一番欢乐愉快的心态,在春分清明之时,也是踏青赏春的日子。

儒教的文化传统,祭祀祖先是应该庄重而心怀悲凄。岭南有另外一种游离于儒教传统之外的一番自我表述,因为我又回想到祖母去世时的葬礼,一出欢乐的游戏,永远难以忘怀。而这种欢乐的葬礼,在茂名地区的茂南区、化州、高州都盛行,甚至在茂南区的闽南语居民也存在。

这种风俗,是古代岭南百越民族的风俗遗存。当然,这只是本地葬礼的其中一种形式。

我在谷口房男、白耀天编著的《壮族土官族谱集成》一书找到答案,这种欢乐的葬俗,是源于岭南百越民族的鬼魂观念:

由于壮族传统观念的缘故,尊祖意识与汉族是不同的。

第一,壮族人鬼两途,父子疏离。在壮人的观念里有鬼无神,在明代以前,壮族中并未形成祖先崇拜,有的只是对“家鬼”的畏惧。“家鬼”就是死去的父祖的鬼魂,壮人最为害怕。特在“村家人门之右”开个小巷,并于厅房右壁通个“方二三寸”小洞,让“家鬼”出入,称为“鬼路”。外人不得傍近“鬼路”。“岁时祀祖先,即于鬼路之侧陈设酒肉,命巫致祭,子孙合乐以侑(“助”的意思)之,穷三日夜乃已。”新妇入门一拜家鬼之后,竟不敢至家中安放家鬼的地方,“云傥至,则家鬼击杀之。惟其主妇无夫者,乃得至”安放家鬼的厅房(周去非《岭个代答》卷十《家鬼》)。至今,桂西、滇东南一些偏僻壮族山村以及泰国东北部的佬人,仍是如此。他们把家里生人的一切不幸的事故如损伤、疾病、衰老、死亡,甚至家道穷困、生齿不繁等都归罪于“家鬼”(《粤西丛载》卷十七《出祖》)。原先壮人子女婚后都是“别栏另爨”,不与父母同居。父母死后,将死人生前用过的东西及住房全烧了;死了丈夫的女人被认为是“鬼妻”,谁也不敢与她结合,只能另搭茅寮让她单独居住。后来子女结婚不再“别栏另爨”,父母死了,为了将其鬼魂赶走,壮族临丧也不像汉族那样作冷处理而作热处理。“舅姑初丧,子妇金帛盛饰,鼓乐歌唱以虞(同”娱“)尸”(林希元《钦州志》卷1《风俗》)。“死则打鼓助哀,孝子尤无悲泣”(《永乐大典》卷2339梧字引《图经》)。“聚众搏击钲鼓作戏,叫噪逐其厉;其埋之中野,至亲不复送” (《永乐大典》卷2339梧字引《旧经》)。所以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周去非说:广西人“率用白紵为巾。道路弥望,白巾也”。“又南人死亡,邻里集其家,鼓吹穷昼夜,而制者反于白巾上缀少红线以表之。尝闻昔入诗云:‘萧鼓不分忧乐事,衣冠难辨吉凶人’,是也”(《岭外代答》卷7《白巾鼓乐》)。由于人鬼两途,父母疏离,父母死了,子女除请巫师作法外,还请邻里会集搏击钲鼓作戏,用“叫噪”声来驱除因父母之死而带来的祸患。这其中,孝子既不悲不泣,掩埋时子女也不送葬。因此,郭棐于明万历十三年(1585年)成书的《宾州志》卷2《风俗》引《邑志》记载:壮人“死丧三日不吊。不祭先,不设主,疾病跳鬼”。“不祭先,不设主”,自然对祖先就缺乏怀念之情,“尊祖重本”的观念不会形成。

谷口房男、白耀天引述各个时代的诸如“鼓乐歌唱以虞尸”、“孝子既不悲不泣,掩埋时子女也不送葬”的记载与我家乡的风俗十分相近,在我祖母葬礼上巫师的表演十分娱乐,最后出殡时,我们亲属也不送葬,要三年之后才能去祭拜。可以看见,我们家乡这种丧葬风俗也是源于古代百越民族畏惧“家鬼”的观念。而岭南百越所重视的二次葬,或许部分原因也是源于此,是因为没有送葬,导致以后会考虑择地重葬。

岭南百越人祖先观念的淡薄,是谷口房男、白耀天用来证明古代壮族人的族谱有一个再造的过程,即原先根本没有尊重祖先的观念,何以有制作族谱的风俗!

另外,我有更多的拓展,就是解释粤西南(指今日广东西南,非古书所指的“广西”)“亦神亦祖”民间信仰产生的文化根源。岭南百越民族中的西瓯、骆越(两广交界到广西西部、云南东部),既然祖先观念淡薄,就难以形成以祖先为神明的崇拜,那么庙宇“祖”的崇拜,就是“首领”的崇拜,首领是一个部落的最有权力、最受尊重、被敬畏的人物,是超越宗族的力量。譬如那时,部落首领拥有代表权力的铜鼓,而且死后要以铜鼓陪葬的情形可以看到首领崇拜的存在。这是儒家宗族思想和制度完全统治粤西之前,在部落酋领的奴隶制、封建制占统治地位时候的宗教信仰发展的必然,这时候,没有崇祀祖先的宗祠,只有神明崇拜的庙宇,其中部分神明来自于酋领。

看来,贺喜《亦神亦祖——粤西南信仰构建的社会史》的观点也并非不正确,他认为粤西南神明的演变是从神明到祖先崇拜,不过我认为他还是缺少了最初“首领”崇拜一环。

 

2014年3月20日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