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十五)——土地  

2014-04-06 23:13:36|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十五)——土地

  

我在前一篇“诸神的诞生——朝官庙里的刘祖、田祖”里讲到在《西游记》里,吴承恩贬损和矮化“土地公”的形象与地位,当时我认为,在以农业为根本古代中国社会里,《西游记》与我们尊崇土地神的文化传统大相径庭,特别是在粤西,土地公婆虽然并不处在主神地位,却是几乎村村皆有,无庙不祀的地位。

然而看了童乔慧《澳门土地神庙研究》之后,发现我的想法未必准确。童乔慧认为中国的土地崇拜最为广泛,正是由于无处不在,土地神经历了人格化、世俗化、伦理化的过程,地位逐渐下降,祭祀之地选择较为随意,形成了慈善可亲而神通有限的形象。

我想土地神的地位,或许是中国人存在的“人定胜地”的观念,人未必“胜天”,自然灾害至今仍然是人类难以战胜、改变的东西,人们畏天不畏地,土地是人类容易驾驭的因素,人们对土地感恩多于敬畏。所以我们看到,粤西的土地神,多是富有、和蔼可亲、和善的老员外形象。

有关土地神的诞生,与中国其它地方相比粤西地区几乎并没有特殊的情形存在,所以本文并没有什么开创性的研究,不过土地神明作为粤西最广泛的神明崇拜群体,我还是将引用现成的学者们的研究结果,并总结我们本地土地神明崇拜的一些特点。

有关土地神崇拜,童乔慧的《澳门土地神庙研究》由于涉及澳门,与茂名地区具有较近的地缘性关系,因此我主要引用其学术成果。

 

关于土地神的来源,童乔慧的《澳门土地神庙研究》记述如下:

土地神来自古老的社与稷,所谓“社为五土之祗,稷为原隰(yuánxí,广平与低湿之地,亦泛指原野)之祗,能生五谷,有功于民,故祀之”。(见乾隆《福清县志》祀典志)这就是社的信仰。古时,掌管一小块土地的神称为“社”,《周礼》中记载“二十五家为社”。另外,《左传》中也记载二十五家为里而建立社坛一所,祀奉本方土地神,这可以说是早期的民间土地神庙。社有“官社”与“民社”之分,这种划分与封建分封制相对应的。“官社”主要是指天子、诸侯、各级官府所立的社,如“太社”、“王社”、“州社”、“郡社”等,北京的地坛即属于官社。而乡村百姓自立的土地神庙属于民社。民间对土地神的信仰源于何时,目前不得而知。日本学者窪德忠从《搜神记》卷五记载的蒋子文自称土地神的故事推测,认为其信仰大体起源于公元3世纪前半期。土地神信仰在5世纪左右渐渐盛行,7世纪以后在中国各地纷纷兴建土地神庙,宋代以后土地神信仰更为盛行,向土地神祈祷已成为风俗习惯。

随着社会的发展,土地神越来越有人格化、世俗化倾向。同时土地神的地位日趋低下,土地神的权限和掌管范围也越来越窄。土地神的名称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多种多样的称呼,如土地、土地神、社神、土地公、土地爷、福德财神、福德爷、福德正神、土地财神等,人们将其配偶称为“土地婆婆”、“土地奶奶”等,客家人称土地为“大伯公”或“福神”。在澳门,人们通常称土地为“福德正神”,土地神庙又称之为“福德祠”。

童乔慧继续阐述了土地神信仰的起源:

原始人的采集狩猎生活和农牧业生产中,土地日益显示出它在人类社会经济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正是怀着对土地的感恩之情,人类建立起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原始的土地崇拜以及祭祀土地之神的仪式就出现了。人类感觉他的周围有种种力量为他所驾驭,因此很害怕,于是设法和他们修好,进而企图获得这种神秘的外在理论的佑护。(参见林惠祥《文化人类学》)《礼记·郊特牲》说:“社,所以神地之道也。地载万物,天垂象,取财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故教民美报焉。”这反映出人们祈求风调雨顺、人畜平安、丰富足的实际需要。在早期的原始人看来,土地“不但是他们表演人生的舞台,而且更有过之。他们把自己的土地看成是他们的神赐给他们占有的封地。土地对于他们来说是神圣的”。(见列维—布留尔《原始思维》)土地神观念就是产生于这种人们对土地有灵意识的认识。

中国很早应有土地神的记载。据《左传》中记载:“共工氏有子曰句龙,为后土。后土为社。”土神是共工氏之子句龙,因为他辅佐黄帝管理有关土地事宜,死后被奉祀为后土神,也就是“社”。

有了崇拜就有土地神庙,童乔慧认为土地神庙的演变历史是:

民众对土地神的直接祭祀后来演变成划分为各个不同的区域祭祀各自的土地神。《白虎通义》中记载:“地载万物者,释地所以得神之由也。”最初人们是向土地直接献祭、礼拜,后来演变为具有地域特征的土地神——社。《白虎通·社稷篇》中记载:“人非土不立,非谷不食。土地广博,不可遍敬也,五谷众多,不可一一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尊。稷,五谷之长,故封稷而祭之也。”这段话的大意是土地是广博的,人们不可能敬奉所有的土地,因此只能敬奉区域性的土地神,因此“封土立社”。

……

随着土地神信仰逐渐融入到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土地神变得日益世俗化和大众化,只要民众认为合适的人物都可奉祀为当地的土地神。不同的土地有不同的土地神管辖,如花园的土地神、菜园的土地神、堂屋的土地神等。随着土地神的世俗化,社神的地位逐渐下降,祭祀之地选择较为随意。

宋代土地神世俗化更加明显,土地神信仰遍及城市和乡村各处。。。。。土地神如同封建社会的官吏,有任官期限,可升迁调任。明代的土地神庙数量众多,很多学者认为这与朱元璋出生于二郎庙(土地庙)的传说有关系。。。。。经过种种变迁,土地神在民间形成了慈善可亲而神通有限的形象。

许多地方土地神庙尺寸元规定,最矮都不过二尺,许多土地神庙内并没有塑像,只是放置有长形木牌,题曰某某土地神之位。有的干脆就是几块石头。土地神庙或立于村巷街坊,或立于荒野之中,充分体现了其世俗化的特征。有的乡村因无钱建庙,甚至在破瓦缸上敲个窟窿,以此作为土地公公、土地婆婆的栖身之地。

有关土地神的祭祀:

古时祭祀社神称之为“社祭”。《礼记》中载:“春社秋省,而遂大蜡,一辈子这祭也。”这表明“土地神”的习俗分为几个时间,春天祭祀土地神实为祈福,秋天祭祀土地神实为酬谢,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祭祀活动,称之为特祭。

从先秦到明清,官方祭祀土地神的日期基本上都是二月和八月的第一个戍日。二月代表了春天的来临,八月代表了秋天的收获。有学者认为民间祭祀土地神的日期正式定在二月初二是在明代,一直延续至今。

童乔慧总结了土地神的特点:

(1)人格化。土地神的人格化是基于古人的尊祖敬宗思想,是把神设想为与人同形同性的东西。主要原因在于:首先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是人格化的原因;其次专制王权的形成是土地神身份多重性的政治因素;再次阴阳观念和男尊女卑思想是人们改造“社”性别的哲学伦理基础。(2)世俗化。有文献记载,汉末三国出现了人鬼结合的土地神。土地神的称谓从“社神”变为“社公”甚至“社鬼”。“公”是当时人们对于年长的尊称,“社公”之称拉近了人神之间的距离,体现了社神的世俗化。后世民间称土地神为“土地公”或者“土地公公”即来源于此。土地神的世俗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只要品性良好的人物都可以被民众奉祀为土地神。(3)伦理化。随着土地神世俗化的思想不断发展,人们开始以人间的家庭伦理观念重塑土地神,赋予土地神妻子、儿子。人的社会既然“男婚女嫁配成双”,所以“民间素有为土地等神择配之风。”土地神的一个基本社会职能就是劝人父慈子孝、夫唱妇随,维护封建伦理朝纲。

童乔慧把澳门土地神庙与广东地区的土地神庙历史进行了比较:

乾隆年间张渠《粤东见闻录》记载:“各乡具有社坛,盖村民祷赛之所。族大者自为社,或一村共之。其制砖砌石,方可数尺。高供奉一石,朝夕追虔。亦有靠树为坛者。”清代广州祭社在二月,社肉分给社中“小儿食之,使能言”。广州的妇女,有“除日”拜社风俗。拜社神是为了消灾。社神的职能广泛,是可以除病驱邪、保佑安康、消灾解难的一方守护之神。

广州旧俗,以三月二十九日为土地公生日,于此日及传统节日拜祭土地神。广府人家三间两廊宅屋入口廊间的壁上,首先设置的就是土地神位,名号往往冠以“生财降福”之类的字眼,有的花纹雕刻得十分精细。直到现代,广东地区很多居民人家门前都会摆一个牌位,或者在门口摆上一个苹果,在苹果上插着三枝香,以简单的形式延续着对土地的崇拜。

 

有童乔慧那么多有关土地神的研究成果在上,我就不必再班门弄斧。

在粤西地区,土地神的称呼与童乔慧的《澳门土地神庙研究》中的记载相差不多,但也有自己的一些特点,主要是有“土主、境主”等的称呼。古义“主”的含义非常多,土主大概就是“土地的控制者,土地的首脑、长官”等意思。“境”有疆域的意思,本地土地神庙,常常有以“XX境”来命名的。

本地土地神庙的类型有:树、石头、人物、牌位等。我们常见的有榕树,榕树下一般不立庙,只设坛;石头的崇拜我也见过,比较少;人物偶像的最多,不过土地神像最多就是古代员外的形像,譬如像榕树神、樟木神,偶像化后也是人物的形像;牌位也较常见,有木质、石质、布质,不过现在经济条件宽裕,基本上逐渐被偶像所取代。

原来我所说的土地神并不处在主神地位是错误的,实际上土地神庙分布广泛,一棵树、一块石头、一个牌位都可以奉祀,它存在许多独立的庙宇,以其中的土地神为主神。当然由于其神祗地位的低下,许多这些庙宇建筑规模也很小,往往为我们所忽略。而常见的情形是,在许多庙宇当中,土地神往往被置在庙宇主神旁边的左殿奉祀,是庙宇的辅神。

本地年例庙宇,有所谓的公庙、非公庙之分。公庙就是邻近几条村落的公共庙宇,公庙的神明往往在年例“游神”时出游;非公庙是单独村落自有的庙宇,神明年例时不出游。我们从童乔慧记载的“古时,掌管一小块土地的神称为‘社’,《周礼》中记载‘二十五家为社’。另外,《左传》中也记载二十五家为里而建立社坛一所,祀奉本方土地神,这可以说是早期的民间土地神庙”看到,公庙非常像古时的社(土地)庙,因此本地的春、秋两季的年例,显然也有着古代春社、秋社祭祀的痕迹,当然,年例更根本的渊源是“沿门逐疫”的古代“傩”仪式,但是应该也结合了土地崇拜,却不是主因,因为年例活动中,土地神并不是游神活动中“收瘟驱鬼”的主神,甚至有些地方,公庙中的土地神并不出游。

有关土地神明的流传,比如福建的“福德神”,在澳门也较为常见,本地的土地神资料我掌握十分有限,我只在广东省创建和谐寺观教堂第三批达标宗教活动场所名单中见到电白县有福德庙的存在,电白县大部分为闽南语居民区域。

 

2014年4月6日完成

 

附:童乔慧《澳门土地神庙研究》中澳门的土地神

以供奉对象来分类

神像、碑、石主

半岛地区:

菖蒲围土地庙——神位、石主、观音

巴波沙马路土地庙——土地公

福荣里土地庙——神位

河边新街福德祠——土地公、神位、观音、关公、门圣帝君、天后娘娘、北帝公公

筷子基中街土地庙——土地公、泰山石敢当

麻子街福德祠(永安社)——神位、观音

雀仔园福德祠——土地公、土地婆、神位

德隆新街土地庙——神位

海蛤里土地庙——石主、观音

吉祥里土地庙——神位、观音

蕉园围土地庙——神位

桔仔街土地庙——神位

聚龙里福德祠——土地公、神位

筷子基坊土地庙——神位

连胜街土地庙——土地公、土地婆、石敢当

龙安围土地庙——神位、石敢当

妈阁上街土地庙——神位、土地公、土地婆、观音

青洲新马路土地庙——神位、石敢当

三街会馆门口土地庙——神位、土地公、土地婆、观音

沙井地巷土地庙——土地公、观音

沙梨头土地庙——土地公、土地婆、观音、药仙、圣母、先锋、马头将军、泰山石敢当、韦驮田神

田螺石级土地庙——神位

新维里土地庙——神位、土地公、土地婆、关公、观音

草堆横巷土地庙——土地公、土地婆、观音

丛庆北街土地庙一——石主、神位、观音

丛庆北街土地庙二——石主、观音

柴船尾街土地庙——神位、土地公、土地婆

大码头街土地庙——土地公、土地奶、观音

聚龙社——神位、土地公、土地婆

老人围土地庙——土地公、土地婆、关公、观音大士

麻子街土地庙一——神位、观音

麻子街土地庙二——土地公、土地婆、石敢当

哪吒庙门口土地庙——土地公

人和里土地庙——神位

商人巷土地庙——石主、刻有“金花普主惠福夫人、五显灵官华天大帝、护国庇民天后元君、悦城龙母水口娘娘、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果山得道齐天大圣、北方真武主天上帝、忠义仁勇关圣帝君、都天至富财帛星君”的牌位

赵家巷土地庙——石主、观音、关公

小新巷——神位

显荣里福德祠——神位、土地公、观音、关公

菜园围土地庙——神位、关公、观音

吉庆一围——土地神

吉庆二围——石主

公仔围土地庙——神位

下环旧巷土地庙——神位

盐里土地庙——神位、观音4个、关公2 个

离岛地区:

石街土地庙——神位、石敢当

镜围土地庙——石敢当

北帝庙门口土地——土地公、石主、关公

施督宪正街土地庙一——石主、关公、观音

施督宪正街土地庙二——神位、麒麟一对

蚁围土地庙——神位、关公、观音

三圣宫门口土地庙——土地公、神位、关公、石主

木铎街土地庙——土地公、观音、关公、麒麟一对、狮子一对

船人街土地庙一——土地公、石主

船人街土地庙二——土地公、石主

观音古庙门口土地庙——土地公、观音9个、石主3个

民国马路土地庙一——神位、石主、土地公、关公

水鸭街土地庙——石主3个、关公

谭公庙门口土地庙——神位、土地公、关公、石主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