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茂北历史的片段——读吴熙业《平猺拓荒者吴伯超传并序》  

2014-09-04 22:03:25|  分类: 高州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茂北历史的片段

——读吴熙业《平猺拓荒者吴伯超传并序》

 

我极力想从明末清初茂北零碎的历史资料来重构这个时期的地方历史,得到的仍是碎片。我佩服文化人类学学者,可以从一些非常琐碎的片段还原整个地方历史,譬如肖文评的《白堠乡的故事——地域史脉络下的乡村社会建构》,我把这本书作为我学习的典范,更因为,明清时期的粤东白堠乡(今属大埔县),这个过去具有瑶畲背景的地方社会的儒家化改造过程,与高州北部(旧为茂北,即茂名县北部)这个曾经的瑶族聚居之地,应该有着相似的历史制造过程。

之前以我的狼兵家族为中心探讨过茂北的地方历史片段,也探讨过明末清初茂北葛三先锋神明崇拜的产生历史渊源,这些都与那个时期“猺”的历史密切相关。然而,茂北并不像白堠乡那样在儒家化后产生了众多的高级知识分子,产生了详细的文化历史记录,从而可以较为容易进行历史还原。

因此,我只是在一条铺满杂草的道路上摸索。

 

《高雷文献专辑》是高雷旅港同乡会编印的一本史料文集,吴熙业先生是总编辑。吴熙业先生1918年出生,高州大坡镇杏花人,中山大学教育系毕业,曾任茂名县参议、广东省府南路行署秘书、广东省教育厅编审、省干训团人事科长、省立雷州师范校长、湛江市政府参事兼社会科长。1950年出港后从事教育事业。《高雷文献专辑》中有吴熙业先生的一篇《平猺拓荒者吴伯超传并序》,是我最近获得的关于茂北瑶族历史的重要资料。全文辑录于下:

郎韶在茂名北区之东南端,东南邻电白,西北界信宜,北接阳春。面积约四百华里。山深林密,河溪交错,耕地少而人口疏。明清鼎革之际,猺族匪帮,据之作乱。有吴氏名祖式、号如玉者,身负清剿之责,不幸遇害。遗孤伯超,年仅数龄,由一姚姓老妪,秘密收留,猺匪搜之不获,始得幸免。及长,志切报父仇,乃再纠众与猺匪战斗,卒于今之平猺坳地方,歼其巨魁,余党星散,朗韶悉平。以后吴氏族人,纷纷向朗韶迁徙恳殖,形成聚族而居,致有“朗韶吴”之称。伯超之裔孙,则更被称为“裙底吴”。盖闻彼当日系由姚姓老妇罩于所穿裙下,猺匪搜查时,她神色自若而织麻如故,始得避过去。兹将朗韶吴氏族谱所载伯超公传移录于后,以见梗概:

“公讳伯超,号嗣楚,别字匡夏。父如玉公,值明清鼎革之际,猺寇乘机窃发,玉公怀澄清之志,身陷寇穴,剿猺遇害。公年仅数龄,逃匿姚姓老妪家,得免。比出险,母旋逝,零仃孤苦,赖伯父如芝公抚养,底于成立。公天性纯笃,终天之恨,痛不欲生。闻盗魁为龙某,即指天誓曰:‘龙氏吾仇也,吾后世子孙,不许与其子孙通婚媾,违则不详。’其不共戴天之志,真可以感天地而泣鬼神者。公甫及冠,即裹餱粮,挟弓矢,暗集勇壮,潜入猺窟,俟巨魁于道旁,伏而歼之,(后名其地为平猺坳。)群盗次第枚平,地方以靖,父仇以伸。然猺患难除,猺役(因防猺而增设之税项)仍在,民户疲困,不堪其扰,公复为民请命,呈准两广总制,猺役始罢。迄今朗韶之得为乐土,皆公之力也。时地方有司,以公平猺荡寇事闻于朝,因功懋赏,授云骑都尉,赐郡城北门外为牧马地(今节孝坊一带),功勒县碑,世袭罔替。公以大仇已报,淡于仕途,屡征不就。生平立身制行,读书课子,一本先圣格言。后生齿渐繁,迁居平山坡。妣胡儒人,内助称贤,生五子:长兴佐。次兴东,庠生。三兴贤,邑庠生。四兴汉。五兴侯,郡庠生。后嗣复由平山迁朗韶,瓜瓞绵绵,代有闻人,盖明德之报也。

论曰:‘忠孝之理,天经地义,万古纲常,求能两全不缺如公者,古今曾不多觏。公奋身杀贼,使父获伸,于家则为孝子;荡平积寇,减朝廷宵旰之忧,于国则为忠臣。方诸郭儿祭父,方叔获丑,当毋多让也。孝子忠臣,如公者不诚兼而有之欤。”

文章似乎只是记录了一个简单的民族复仇故事,但我看到的不止如此简单。

朗韶,在我的家乡大众的口述当中,常常是与大坡并称为“朗韶大坡”,即朗韶为大坡。据明朝万历《高州府志》“卷之一·都市”记载:“茂名县都图二十有八,地安、怀德、朗韶,俱乡……据旧电所辖者附郭朗韶等,地安、怀得六乡,及后迁县改属茂名……”2006年版《高州县志》记载,万历年间茂名县分8个乡、28个都图,有朗韶(乡);清初,茂名县有39个都,有朗韶;至咸丰年间,实行路、局、乡三级行政制,县北路有朗韶分局,辖鹏程、旺禄、平石、贺坑、芙榕、神奇、人和、大周、曹河、鹤洞10乡,基本分布在建国后建立的高州大坡镇。

据高州黄塘《韦氏族谱》记载:“大明成化二年(即1466年),特旨调用我祖来于高郡……蒙皇帝恩宠,赐世袭千户侯,拨朗韶田米一百肆拾石奇,以为我祖犒赏军需,留高待用,镇守猖獗,有事则听从调从戎,无事则务农守隘。我祖以普天率土之义,遂卜筑于黄塘甲朗韶乡焉。”

《韦氏族谱》记载的“黄塘甲朗韶乡”恐有误,在栾成显的《明朝里甲编制原则与图保划分》一文中认为明朝以人户为中心的黄册里甲制度,与乡村都保制度并不一致。因此黄塘甲与朗韶乡不能并起来称呼,甚至是不同的两个地方(在此不详细讨论)。当然,我主要是想大家知道一点,来自于桂西的狼兵屯驻于茂北朗韶,其目的就是来镇压“猺”民,而朗韶吴氏祖先吴如玉、吴伯超,也正是与所谓的“猺匪”有着交集,伯超父亲负责清剿“猺匪”而被“猺匪”杀害,伯超长大后杀死“猺匪”为父报仇。明朝至清初时期,朗韶是“猺”民的聚居地,它是旧电白的附郭(即县城附城),也是因为此地的“猺”乱导致电白县城迁到了海边。

明、清茂名县的“猺”乱,此前我有多篇文章记述。本文对朗韶吴姓的民族身份的讨论,才是我真正目的,吴熙业先生记录的朗韶吴姓与“猺匪”龙姓的争斗,却没有记录自己吴姓祖先的民族身份,以致于让我们看到的似乎吴姓、龙姓之间是汉族与瑶族的民族斗争性质。事实上或许并非如此。

因为茂北从唐朝至明清时期,就生存着许多民族身份就是瑶族的吴氏宗族。

据2006年版《高州县志》记载:“凤凰山唐墓:位于平山镇凤凰山上,当地群众称该墓为‘吴三坟’或称‘吴三大帝墓’。据说‘吴三大帝’是唐代当地土著瑶人首领,排行第三,他占地为王,自称为帝,故名。该墓为土穴墓,土堆覆盖,墓周直径5米,墓址保存完整。”对于此记载我并不怀疑,唐朝茂名县就有瑶族迁徙到来,是我曾经探讨过的问题。

而明朝万历《高州府志》“卷之二·戎备·猺狼獞兵”中的对瑶族吴姓宗族的记载更加明确:“茂名县猺兵五百八十名,圆垌寨二十名、单洞寨三十名、大田水尾四十名、黄坡寨三十名、六甘寨二十名、长院寨三十名、坑塘寨三十名、潭婆寨二十名,俱周郁管;藤水寨四十名、陶井寨三十名、周敬寨三十名、白水寨六十名,俱吴弘志管;黄坑寨五十名,黄俸管;鹅头山一百名,吴聪管;丹章大寨五十名,周述魁管。”周敬就在今日的大坡旧时的朗韶,白水寨应该在今日云潭,今日高州龙氏宗族主要就分布于云潭、谢鸡等地。

据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明朝茂名县的瑶族有“听招猺”、“背招猺”、“险恶猺”之分,明朝万历《高州府志》记载的“猺兵”属于“听招猺”,如吴弘志这些瑶山首领,率领瑶兵,并不只有守御的作用,还负责征剿的军事职能。而吴熙业先生记载的吴氏先祖吴如玉、吴伯超负责清剿“猺匪”,似乎正是那些“猺兵”首领所具有的职能,他们也都是世袭的。这与我探讨过的茂北葛三先锋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而至于高州龙氏家族,我也首次知道其存在着瑶族血统,而湘西苗瑶就存在一支著名的龙氏家族。

当然在茂名地区,记载有一支吴廷瑜派系的吴姓宗族非常庞大,来自于南宋的吴廷瑜据称后裔有十万之众。在“至德春秋网”有一篇《茂名各市县吴氏分布》,记录了高州市吴氏分布概况,全市有燕山廷瑜派系为主共21镇(居委)121条村),包括了大坡镇、曹江、平山、东岸等地吴姓。这是颇让我诟病的宗族世系记录,我认为此有联宗认祖之嫌。显然,茂北就存在着一支过去的身份是瑶族的吴氏宗族,那怎么都会与吴廷瑜存在宗族关系呢!

如果朗韶吴氏过去的身份是瑶族,那么吴熙业对于吴氏先祖的记录也存在一个正统化、儒家化的过程。而又诸如茂北的周氏宗族,也可能存在瑶族的血统,但我只能看到其族谱记载是宋代大儒周敦颐的后代。我没有掌握高州吴氏宗族、龙氏宗族更多的族谱文献资料,以及其他地方志、田野调查资料,本文的讨论并不能下最后的结论。或许我只好依然在这条铺满杂草的道路上行走,这是我的人生。

 

2014年9月4日于桐庐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