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诸神的诞生(之二十二)——曹嵒  

2014-09-08 10:04:51|  分类: 文化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诞生(之二十二)——曹嵒

 

由于“猺”乱,明成化年间从广西调遣狼兵来到高州府属下的信宜、茂名、化州、电白等县屯守驻防,同时征调过来的还有獞兵。这部分獞兵主要分布在今日高州市(旧为茂名县)与电白区(旧为电白县)交界的云潭、黄岭、那霍等镇。据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103卷“广东下·猺獞”记载:

狼獞者,高州府所属州县先年节议招取广西耕守狼兵,共一百三十一村寮,兵一千七百六十三名;獞九寨,兵二百二十名。

明朝万历《高州府志》“卷二·戎备·猺狼獞兵”记载:

(茂名县)獞兵八十名,为东瓜寨二十名、博马寨二十名、马村寨四十名,俱曹应鳌管领。……(电白县)獞兵一百三十五名,罗霍一百一十四名,博马二十一名。

《天下郡国利病书》与明朝万历《高州府志》没有记录獞兵到来的时间,在清道光《重修电白县志》“卷十一·经政·军制”中则记录了具体的时间:

猺獞附

二十山猺兵八百九十八名,獞兵一百三十五名。

按猺与獞皆广西之狼人也,成化间都御史韩雍以高郡多盗招往各口隘拨荒田以俾之耕,而免其猺役,无事则耕守,有事则调遣。今圣化广被声教,暨讫猺獞悉化为民矣。

 

我开篇讨论獞兵的历史,难道与高州云潭镇高坎村灵王庙中的庙主曹嵒神祗有关系?事实上由于我缺乏资料,最终无法证明曹嵒是否来源于獞兵(我没有曹氏族谱详细的世系),不过在云潭镇甚至整个茂名地区,曹姓不是大姓,姓氏也较为特别,容易让我产生联想。本文并非专注于探讨神明的诞生,还侧重于探讨云潭曹氏宗族的来源以及他们身上发生的一些历史事件。

 

陈冬青在其《高州社会历史调查》的乙篇“高州部分地区宗族和信仰调查工作报告”中,云潭镇曹氏宗族及神明信仰有比较翔实的调查资料,引用如下:

一、榕木塘曹氏

榕木塘村委会位于云潭镇西南面,距镇中心约3公里。榕木塘村人口1800多人,绝大部分为曹姓,讲的是嘊话,部分杂姓乃水库移民,约600人。

曹氏族人将其源头追溯至西汉平阳侯曹参。迁居高州的始祖是曹嵒yán,号日成,于明成化初年自福建迁到广东高州云潭高坎村。现村里有座灵王庙,供奉的就是他。其后生有五子,散于潭头的榕木塘、新墟、深水垌等村,及电白、信宜、阳春、吴川梅箓等地。

曹氏现有1997年重修的《谯国郡曹氏族谱》一部和族人保留的手抄资料一本,包括同治七年十世族孙撰写的文章一篇,此文记录了始祖来高州定居及死后于当地设庙塑像等事。

榕木塘有曹氏祖祠一座,据其族谱记载,过去祠内分正、昭、穆三龛,神龛雕梁画凤,甚为美观,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于历史的原因被拆除,祠堂被用作学校幸而保存下来。……

……

三、灵王庙

位于云潭高坎村,现代重建,面积约100平方米,内奉九个神像,当中一位庙主,正是当地曹氏始祖曹嵒,号日成。具体事迹不详,《曹氏族谱》仅记载其由闽入粤,高坎还是荒野一片,其不避艰难,不辞劳苦,率众开垦荒地,种植五谷,饲养六畜,使荒芜之地变成鱼米乡,子孙后代得以安居乐业。后人及乡邻便建庙塑像供奉。其他神明不详,但从庙内遗留文字显示有“三大仙师”之名。

根据以上《曹氏族谱》记录,云潭高坎村灵王庙庙主是当地曹氏始祖曹嵒,他于明成化初年自福建迁到广东高州云潭高坎村。《曹氏族谱》并没有一丝一缕关于獞兵的记载,甚至曹氏家族现在的方言是“嘊话”(客家话),只不过巧合的是,他的到来与獞兵到此屯守的时间是一致的。到万历年间,府志记载獞兵首领的名字叫曹应鳌,因为獞兵首领是世袭的,可以推算成化年间獞兵的首领也是姓曹。

 

到了清朝初年,府、县志记载了云潭有一个著名的“山贼”曹玉(斌),这个曹玉是獞兵首领的后代吗?他的事迹辑录于下。

据陈舜系撰,陈景濂编辑加按语,吴宣崇(晚清举人)作补证的《离乱见闻录》中记载:

癸卯康熙二年口月,……粟总兵征剿茂名天官闸山寇曹斌(浑名狗虱),株连沙塱霞洞人民甚众。……

[补证]高州志,顺治十三年,粟养志剿茂名山寇曹玉等于云昙,玉即斌也。云昙之顶曰天官山,外有隘,曰天官闸,曹玉据为窟穴。顶平广,可屯万人,外陡立不可上。山分十二支,沿支可达于顶,玉分十二营守之,名十二火灶。时人语曰,天官有狗虱,高州有老粟,你出我入,你入我出。后以计使其党诱杀之,平。此记于康熙二年,与志异。

清光绪《高州府志》“卷四十八·纪述二·事纪”记载:

(顺治五年)山寇陈选作乱于信宜。

(顺治)十三年总兵粟养志剿山贼曹玉、陈选于云昙,平之。(黄府志)

玉等啸聚千余人,恣行劫掠。养志率城守王自功营于近寨以临逼之,官兵有被杀者,养志佯为畏避退屯四十里,夜半掩其不备大破之,曹玉遁去后获正法,陈选降敕之。

案石城志云斩其渠陈选,与此异。吴川岁贡吴宣崇见闻录补证云录载粟总兵剿天官闸山贼曹玉,混名狗虱,斌即玉也,云昙有山曰三官山,隘曰天官闸,玉据为巢时,人语曰:天官有狗虱,高州有老粟,尔出我入,尔入我出。后以计使其党诱杀之乃平。但记于康熙二年,与志不合。

清光绪《茂名县志》“卷八·纪述·兵事”记载:

(顺治)十三年总兵粟养志剿山贼曹玉、陈选于云昙,平之。(黄府志)

玉等啸聚千余人,恣行劫掠。养志率城守王自功营于近寨以逼之,官兵有被杀者,养志佯退四十里,夜半掩其不备大破之,选降敕之,玉遁后获正法。

吴川岁贡吴宣崇见闻录补证云录载康熙二年,粟总兵剿天官闸山贼曹玉,混名狗虱,斌即玉也,云昙有山曰三官山,隘曰天官闸,玉据为巢时,人语曰:天官有狗虱,高州有老粟,尔出我入,尔入我出。后以计使其党诱杀之乃平。但记于二年,与志异。

 

清朝地方志由于政治上的偏见,对清初那些残明抵抗势力多称之为“匪”、“贼”,因此对于曹玉的身份,我根据其他史料,对此进行厘清。首先我们来探讨曹玉同党陈选的身份,据清光绪《信宜县志》记载:

戊子,五年(1648年),山寇陈选作乱,逾年,讨之不克。

1996年新编《岑溪市志》“大事记“记载:

顺治九年(1652),县内土镇张隆称宁西军门、据连城;陈选称武卫将军,据西乡、南乡;宋相国、陈奇策称总兵,分据永业、义昌(当时属藤县)。县官走避归义谢村。

乾隆九年版(民国抄录版)《岑溪县志》“卷之三·大事志”记载:

三十五年,盗入岑溪连城乡,肆掠容县,巡检俞纶追捕,至岑被害。

容县贼杨彪潜入连城乡青墨山,肆行劫掠,山即伪总兵陈选故巢,南连信宜,西北跨苍梧、容县,深箐邃谷,搜捕为难。自康熙三十五年起,剽掠无虚日,西南连城三乡被害最甚。三十六年,劫容县波里大洞,巡检俞纶追捕至岑溪六告山伏发遇害,岑人哀之,为立祠,彪势益张。

“土镇”是什么官,我在明清职官中暂时没有寻找到,不过据我推测,这是广西东部的一种土司官职,主要是由于狼兵、獞兵等形成,似乎陈选也是“土镇”,再从乾隆九年版的《岑溪县志》看到,陈选曾任伪总兵,此应为南明朝廷的官职。因此陈选并非什么山贼、山寇,而是南明的反清义军,由此说明曹玉也是南明的反清义军。

而对曹玉、陈选的身份记载最为明确的是钱海岳的《南明史》,在“列传四十二”的“邓耀”传中,记载了他们的身份:

十年正月,赵连城攻灵山,彭兆龙、曹玉、陈选战死廉州天官闸,高雷廉全陷。十月,王之翰降清。耀闻上幸滇京,命士燝闻谒。

钱海岳的记载在地理上有错误,天官闸应在当时的高州府云昙,而不是廉州府(今日广西钦廉地区)。至此我们明白了曹玉作为南明的义军,清朝的官修地方志当然称之为山贼了。

 

曹嵒、曹应鳌、曹玉(斌)这三个云潭的历史人物,探讨到此时有了一定的交集:或许曹嵒是第一代獞兵首领,曹应鳌是万历年间的獞兵首领,而曹玉并非山贼,其历史使命或许正是来源于他是明朝的獞兵首领,拥有抗清的武装力量,从而又与“伪总兵”陈选聚集在一起。茂名县另一支狼兵的首领韦翅鸣却走上相反的道路,由于土地的纠纷,韦翅鸣率领狼兵与南明政府打了一架,导致后来韦氏率领狼兵直接拥护了清朝新政权。这是拥有枪杆子的武装势力在明清交替之际,所作出的各种选择,难以置身其外。

我并不认为方言能够确认曹氏宗族的来源,茂名县狼兵现在不也都说了白话(粤语)。而云潭的高坎村、深水垌村属新墟村委会,与榕木塘村委会与北面的旧时的獞寨博马村不过是直线约二、三公里的距离。或许要看到详细的曹氏族谱记录,也许也会失望,也许族谱已经不重要,毕竟许多族谱的记录已经与事实差了很远很远。高州八百狼兵、獞兵后裔的族谱,有几何记录了自己祖先是狼兵、獞兵呢?

 

2014年9月8日于桐庐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