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州制造

孤独是思想者的宿命,思想是孤独者的狂欢

 
 
 

日志

 
 

电白獞寨猺山考  

2016-08-22 19:28:42|  分类: 狼兵家族史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白獞寨猺山考

 

由于对我的狼兵家族的历史研究,进而拓展到了与明、清时期广西狼兵有关的各地狼、猺、獞等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文化研究。它所呈现的来源复杂的茂名地区族群,并非地方姓氏族谱记载的那样大部分来自于汉族,并非大多来自于福建、珠玑巷,等等。当然,我无意去彻底改变民间族谱记录的传统观念,它有着所谓的来自于汉族、迁自福建或珠玑巷的能够建构宗族凝聚力的力量,不是我所展现的真实历史可以改变。

电白县的族群状况在以粤语为主的茂名地区很特殊,主要是它存在着一个分布面积广阔、人口众多的闽南语系方言岛,次之有客家方言岛,而粤语方言岛却是最小的。这种状况,主要是唐宋至清朝漫长时期里闽南语族群大规模迁徙进来,人口、文化、经济等资源占据了优势,并融合了原来的土著俚僚等居民形成,这里的闽南语包含较多的古越语成分,与原来的闽南语有了较大的区别。

另外,翻看历史,我们还能看到历史上电白人还有另外一些人数不少的族群的融入,比如明朝卫所的士兵,操旧时正方言(即明代的普通话),原籍主要为浙江地区;达兵,为明朝北方和西北少数民族内附被编为世袭军户的士兵;獞兵,为明代广西东部的壮族士兵;猺人,就是今日的瑶族,从南方各地迁徙进来,而且人口较多。最终这些族群都融合入闽南语、客家语、粤语族群中去,甚至族谱都失去了记载。

 

让我们来追溯猺、獞、达的这段史实。

据2000年版的《电白县志》第五章“军事”记载:

山瑶兵

明代初期,电白北部山区和中部丘陵地带有许多宜农荒地,无人耕种。广西的一些瑶族、壮族、达族(今已和汉族人同化)人相率迁到这里垦荒。他们既无户籍,对政府也无税捐任务。成化年间,高州知府孔镛饬令地方官吏对这些移民加以管理,编成保甲,蠲免他们的差役任务,却要他们服地方兵役——有征剿则调以为兵。后来,按各地移民人口多少,规定其出兵名额。其中以瑶族人口最多,各聚居区分配出兵名额为:

望夫山瑶15名,蛟潭山瑶10名,大水山瑶5名(以上属得善乡3瑶);

花山瑶46名,黄淡山瑶56名,河村山瑶56名,石堀山瑶28名,大石山瑶49名,踊原山瑶37名,石洒山瑶38名,水头山瑶38名,花山瑶83名(以上为保宁乡9瑶);

大离山瑶103名,浮山瑶75名,蕨菜山瑶68名,大水山瑶57名,茶山瑶68名,高简山瑶48名,浮山瑶49名,东随山瑶45名(以上属下博乡8瑶);21山瑶族移民共分配兵额984名。

另有那霍、博马壮族移民分别配兵114名和21名,共135名,还有归附的达族人(旧志未载其驻地)分配兵额25名,设百户1员领之。

以上瑶族21山,壮族2山,达族l山共为24山。因其中瑶族居绝大多数,以瑶山作为少数民族的通称,故统称之为24山瑶,共配兵额1144名,为当时营、堡、闸的主要守御军力。

现代2000年版的地方志记述有一些错误的地方,一是瑶族被招徕垦荒的记述不太准确,他们是迁徙性民族,来到这里,过一段时间也可能会迁走,不以定居为目的。地方志记载明成化年间迁县治神电卫后,招收韶州流民于县中部居住,这部分是否为瑶族,我认为值得研究,大概是客家先民,也是主要由瑶畲演变成的族群。电白原来瑶族的聚居区后来大部分成为客家人聚居区,似乎也说明了瑶族人与客家人有着天然的亲近关系(客家的演变见的的《客从何处来》);二是壮族、达族都是军事目的来这里,壮族兵、达兵既打仗又种田;三是“按人口多少规定其出兵额”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明代电白的瑶兵比茂名县(今高州)、化州县等地更多,但并非表明电白的瑶族人口比茂名县、化州县更多,没有按人口比例征调的历史记载。可能是地方的正规军队缺员较多,而倚重归附的瑶族军队而已;四是“统称之为24山瑶”也是不正确的,獞兵(壮族)称为獞寨;五是“山瑶是营、堡、闸的主要守御军力”也不一定正确,旧县志记载的“营、堡、闸”守御的军士为正规的部队,“猺、獞”兵不属于正规部队,在县志里只是附加记载的兵制。不过,根据《高州府志》、《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确实也有“猺、獞”兵甚至民壮(民兵)、乡夫在营、堡、闸守御的,以弥补正规部队兵力不足。

 

据万历《高州府志》卷之二“戎备”记载:

电白之……闸曰蕉林(在得善乡,民壮五名)、曰陀埇、曰三乂、覃坑、曰茶山,曰石?(山字头加中)曰东瓜、曰勒勾,各闸有千长领,保长副併,附之乡夫协守。

……达官营在神电卫西,成化八年达人归附安插于卫,年久故绝,见在达百户一员,有功达舍一名,无功达舍二十四名。

……

电白县猺二十山,兵八百九十八名。

望夫山十五名、蛟潭山十名、甘坑山十名、大水山五名,俱陈廷瑞管;花山四十六名、黄淡山五十六名、河村山三十八名、石窟山二十八名、大石山四十九名、埇源山三十七名、石洒山三十八名、水头山三十八名、花山三十八名,俱杨震管;

大离山一百三名、浮山七十五名,蕨菜山五十七名、茶山六十八名、高简山四十八名、浮山四十九名、东随山四十五名,俱王章管。

獞兵一百三十五名。

罗霍一百一十四名,博马二十一名。

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广东下”中关于猺兵、獞兵的记载与万历《高州府志》的区别很少,主要是顾志还有电白县城电城附近的猺山四座(清《四库全书》编者纠正为旧志记载是三座),茂名县界猺山一座(清《四库全书》编者纠正为旧志记载是木底山):

电白獞二寨,獞目三名,领兵约一百三十五名。罗霍屯兵一百一十四名,獞目二名,博马屯兵二十一名,獞目一名。

电白听招猺共二十一山,旧志,附近猺山四,曰河峒山、曰高简山、曰青水山、曰石狗山,接茂名县界猺山,一曰水底山。抚猺三名,领兵九百四十二名,望夫山兵十五名、蛟潭山兵十名、甘坑山兵十名、大水山兵五名,花山兵四十六名、黄淡山兵五十六名、河村山兵三十八名、石窟山兵二十八名、大石山兵四十九名、埇原山兵三十七名、石洒山兵三十八名、水头山兵三十八名、花山兵三十八名,大篱山兵一百零三名、浮山兵七十五名,蕨菜山兵六十八名、大水山兵五十七名,茶山兵六十八名、高简山兵四十八名、浮山兵四十九名、东随山兵四十五名。

据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十一“兵制”记载:

二十山猺,兵八百九十八名,獞兵一百九十八名。按猺与獞皆广西之狼人也,成化间都御史韩雍以高郡多盗贼招往各口隘,拨荒田以俾之耕而免其猺役,无事则耕守,有事则调遣,今圣化广被,声教暨讫,猺獞悉化为为民焉。

道光志的记载也是有错误的,即“猺与獞皆广西之狼人”的说法不正确,猺、獞、狼分别是不同的族群。

从各地方志的记载来看,明代电白县猺山分布在今日的电白区北部、西北部、中部地区,也是以山区、台地为主,有那霍、罗坑、望夫、黄岭、观珠、马踏、麻岗、树仔、电城、沙瑯、霞洞等地,有些地方甚至靠近了海边,说明了明代瑶族向海边渗透的状况。

旧志还记载了一些瑶山的首领名字,有得善乡陈廷瑞、保宁乡杨震、下博乡的王章,另外据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十三“前事纪”等记载:“明初邑中民猺杂处,每肆寇掠。永乐间榜募征剿,邑诸生王礼率民兵入其巢穴,擒渠魁。猺大震,服礼。示以朝廷威德,教以农桑。誓不敢劫掠。”“明永乐……十七年已亥夏五月佛子等山猺首黄满山等十人来朝贡降香等物,赐钞帑遣还。”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六“山川”记载了“佛子山,在县北五十里,其径有楼,楼有洞门,人行其下。”陈、杨、王、黄这四个姓氏俱是电白的大姓,其中必有分支宗族是瑶族的后裔。

电白有些姓氏比如何、刘、李、廖、吴、潘、谭、周、邓、黎、唐、蓝、徐、陆、龙、甘、全、祝、姚、赵等姓氏都是粤西古代瑶族的典型姓氏,或许这里面就存在瑶族的后裔。

2016年8月22日于桐庐

 

 

附一:电白明代“闸”地点考证(未注明来源者为2000年《电白县志》)。

蕉林:有黄岭镇东华村委会蕉林岗。

陀埇:有那霍镇马路村委会陀埇。

三乂:清道光《电白县志》三义闸在覃坑……南相去五里。

覃坑:有那霍镇覃坑村委会。

茶山:有那霍镇茶山村委会。

曰石?(“山”字头加“中”):清道光《电白县志》石?闸茂名县界在牛辒山麓。

东瓜:在今日黄岭镇东华寺村。

勒(簕)勾:簕勾闸,在县城北80里。在今日观珠镇。

据阳春市《韦氏族谱》记载,明末清初高州市大坡镇清湖村有韦姓迁徙到电白区那霍镇覃坑村,我认为这部分韦姓也是狼兵性质,来覃坑闸也是军事目的的。

 

附二:听招猺山地点考证。

(1)县城附近

河峒山: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六“山川”记载,铁板山、河垌山、石碇山俱在县西三十里。约今日树仔镇、麻岗镇。

高简山。

青水山。

石狗山: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六“山川”记载,石狗山,在县西二十五里,以山石类狗故名。约今日树仔镇、麻岗镇。

(2)接茂名县(今高州市)

水底山。

木底山。

(3)得善乡:辖今日观珠、沙琅、望夫、黄岭、罗坑、那霍、麻岗、大衙部分等镇。

望夫山:望夫山位于望夫镇北6.5公里,海拔789米。山有二石,若妇人望夫归状,故名。

蛟潭山:蛟潭岭(又名龙潭山、龙阵山、大洒岭)位于马踏镇西5公里,海拔349米。山麓有石岩,岩中涌清泉而为潭,石有龙迹,风景秀丽,“龙潭映日”为县旧八景之三。

甘坑山:有罗坑镇甘坑村委会。

大水山:有观珠镇观珠村委会大水山村。

(4)保宁乡:辖今日电城、麻岗、树仔、马踏、岭门、博贺、大衙部分等镇。

花山:有望夫镇花山村委会。清道光《重修电白县志》卷一“舆图”记载有花山山名,在望夫圩之西南。卷六“山川”记载有花山,在县北五十里,一名双甄山,高二百余丈。

黄淡山。

河村山:2000年《电白县志》记载有明代“盐司上里(在博贺镇原龙山镇),小乡为金村、劳炉、潘村、东头、球村、巽村、巷口、乾系、河村等。不知是否为此河村。

石堀山。

石窟山。

大石山:有马踏镇联群村委会大石村。另有大石岭位于霞洞镇西7公里,海拔118米。

踊原山。

埇源山。

石洒山: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六“山川”记载有那台山、石洒山俱在县西北四十里。

水头山:有那霍水石村委会水头。

花山。

(5)下博乡:辖今日霞洞、羊角、林头、水东、南海、陈村、七迳、旦场、沙院、坡心等镇。

大离山。

浮山:浮山岭位于霞洞镇西北北6公里,海拔941米,为电白、高州二县界山。相传尧时,洪水泛滥,此山独浮,因而得名。

蕨菜山: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六“山川”, 蕨菜山在县西北三十五里。

大水山。

茶山:明代营堡闸有茶山闸,在县城西北130里。

 

附三:獞寨地点考证。

那霍:在今日电白那霍镇。

博马:在今日高州云潭镇王羌村委会博马村

罗霍:据清道光《电白县志》卷十一“兵制”记载:“覃坑闸,县西北一百一十里阳春县界,在陀埇之南相去三十里,北去五里抵长头岭,过此即西山贼薮,来由山路十里至罗霍,又十五里合沙瑯出狮子堡。”根据里程数据,罗霍就是今日那霍圩所在地。

据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广东下·猺獞”记载:“(茂名县)獞七寨,招主二名,领兵约八十五名。桐油寨,兵十三名;永安寨,兵十一名;以上招主一名。博马寨,兵十六名;张村寨,兵十一名;东瓜寨,兵十一名;冯村寨,兵十二名;观珠寨,兵十名;以上招主一名。”从这里可以看到,茂名县的獞寨不仅包括茂名县地域的,也包括了电白县地域的东瓜寨、观珠寨。现在从《天下郡国利病书》看到,电白的獞寨也包括了茂名县的博马寨。其实这种现象我在《狼兵在阳春、信宜飞地军事管辖中的存在 》一文也探讨过,狼兵也有跨地域管辖的现象存在,獞寨也是如此,所以各地方志记载就有了相互重叠的情况。

这时的獞寨有东瓜寨,而《电白县志》记载有东瓜闸,应该是相同的地方,所以2000年《电白县志》称山瑶为当时营、堡、闸的守御军力,似乎也存在这样的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